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华德福教育之路]
逸风文集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德福教育之路


   
   
   
   华德福教育之路

   
   当全国还是拥抱考试为衡量标准,并采用适合大班制的教学方法的时候,一种既古老又时兴的,且几乎没有考试的教育方法,正在大行其道。
   
   Edgar Allen Beem[美] 卢泰之(译)
   
   一
   
   在缅因州的福丽波特(Freeport),在一个有走廊的大平房里面,有一至四年级的梅里考利哥(Merriconeag )华德福学校的学生在上课。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场所,天窗和墙壁上的颜色有鸭黄、柔紫、天蓝等,平房顶上的天窗,也给人以欲飞的感觉。各教室的门是手工制作的,连门把手也是树枝形状的。从这些带着村舍泥土气息的门后,传来儿童学习的声音。有竖笛声、 背诵颂诗声、还有跺脚和拍手声。
   
   "二四得八。" (拍拍手。) "三四十二 。" (拍拍手。) "四四十六 。" (拍拍手。)
   
   萨拉.凡.芙丽特的班上有26 名四年级学生。学生们都站着,围个圈子背诵乘法表---一种永恒的在数学熟记方面的练习。但是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他们背诵时, 他们一边随着节拍拍手,一边绕着许多橙色的装有豆子的袋子转圈。凡.芙丽特把这些袋子交给挨她最近的孩子,然后孩子们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传给身后面的孩子,直到每一个孩子都有了一个袋子。最后,凡.芙丽特在圈子中心放一个木制的篮子,能正确回答对一道算术题的孩子,就可以把豆袋子抛入木篮子里去了。
   
   根据华德福教育理论, 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学习乘法不仅能给予学生在记忆方面的练习,也可以使孩子们在规范发言、韵律节奏、手眼协调、空间领悟和合作精神等方面得到学习,这正是老师所期盼的效果。这种示范性的多任务式的(multi-tasking)教学方法正是华德福教育的特性------寻求一种对孩子在体能上、社交上、情感上、智力上以及精神成长上整合性的学习方法。
   
   当凡.芙丽特的所有学生把他们的豆袋扔在篮子里后, 她就开始大声数数。这是要求他们把东倒西弯的桌椅整理好并归位的信号。当她数到40 的时候,萨拉.凡.芙丽特老师 已经站立在坐成四排并且非常齐整的26名学生面前。
   
   "这个想法是让他们先尽情释放自己的精力,然后他们就可以静下心来学习了。"她解释说。
   
   二
   
   为了应对政治上对责任和能力的要求,在公立学校日益追求更高的教育标准和取消不必要的考试之时, 华德福 学校平静地进行一条不同的路线。他们寻求提供给他们学生的不是更强的学术气氛,而是加强对个体的关注, 这种竞争优势也许描述为心灵教育会更确切些。
   
   这里的学生读书比在公立学校更晚些。学生和同一个老师需要在一起学习和生活八年, 班额大小是有一定标准的。伴随以奇特的训练和没有国家统一标准化的测试,这些 拥有200 名到300 名学生规模的学校越来越适应21 世纪学生和父母的需要。
   
   华德福学校是鲁道夫.史代纳 (1861-1925)的新构想, 他是一个奥地利哲学家, 自然科学家, 他也被人描述为一个观察十分敏锐的人物。1919 年, 他在德国斯图加特华德福--阿斯托利亚(Waldorf-Astoria)香烟厂里,他开发了用以教育工人们的孩子华德福 课程来教育工人的孩子。作为一个在德国很受欢迎的大教育项目,华德福学校日益 成为这个国家人民的一个选择。
   
   1928 年,纽约市最初的华德福学校建立了。 但是到1965 年为止只有8所这样的学校。如今已有130所了 。之所以数量增加总的是归因于有许多流向新区居住的小孩子,他们的家长渴望孩子得到良好教育和进步。一些家长是国家政策领导和社区的著名成员, 他们能为孩子支付得起那平均$7,500 一年的学费。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对于公立教育的主动性认同基本被扫清,诸如缅因州教育评估(MEA)标准化 测试和马萨诸塞州全面评估系统(MCAS)的标准化考试,许多父母都很反感这些基于标准的( standards-based )教育改革。
   
   "华德福教育是比公立学校的教育更加被社会认可的教育,"凡.芙丽特说,"公立学校教育的主要是"头"。华德福学校教育的有"头"、"心" 和"手"(指智力、心灵和劳动技能---译者注),所有这些对于孩子们来说,这要比仅仅学会用"头"来考虑问题的教育要强的多。"
   
   18 所在新英格来州的华德福 学校, 13个是建立于1980 年以来, 现在每年都有主动建立和扩展的华德福学校。一些华德福学校是完全小学性质的, 其他的则是高中。一些是住宿制学校, 其他的是公立的有特许证的学校。五所在马萨诸塞州的华德福 学校分别位于列克星敦, Beverly 农场, Great Barrington 、Bourne, 和Hadley 。
   
   梅里考利哥学校的面积从店面一直到梅里考利哥的田园区。 这所学校的名字在当地的意思是"容易通行的地方"(place of easy passage)----- -可以想见这个学校很大。 这个学校有一至八个年级,注册生有150 名,还有另外70 个孩子在幼稚园里学习, 不过幼稚园被安置在另外的地方。因为华德福 学校致力于他们的学生的成长, 所以计划最终要在Merriconeag 增加一所高中。
   
   象所有的华德福学校一样, 梅里考利哥学校努力追随鲁道夫.史代纳 的教育理念: "以真诚接纳孩子, 以爱心教育孩子, 以自由精神引导孩子 。"
   
   三
   
   华德福学校天天以老师问候学生这样的方式作为开端: "你身体好么? 你妈妈好吗? 我希望你带来了室外比赛时穿的衣裳。"
   
   凡.芙丽特的学生大约早晨8:15到达, 她会向每位学生致意表示欢迎,和他们 握手并同他们的目光接触。这种个人化的交流方式是所有华德福 学校的日常仪式, 也是一种在礼貌上的锻炼,还有助于老师端量孩子的情绪以及整个班级的整体性特征。
   
   萨拉.凡.芙丽特, 曾经在公立学校任教17 年,最初对华德福 教育感兴趣的起因是她在 1990 年参加了一次华德福工作实习车间以后的事。"很是奇怪," 她边回忆着说。"它对于我来说很是陌生。他们正在谈论教一年级学生学编织。" 之后,在1997 年, 她离开了缅因州的Yarmouth的正规学校系统,开始在梅里考利哥学校任教。
   
   她说:"现在的教育越来越把重点放在教育成果、测试成绩和学习结果上,我意识到这是没有道理的要求。我相信教学是艺术, 并且我感到我在那个方面做的是越来越少了。"
   
   在公立学校和华德福 学校之间,起码 在班级的大小方面存在着很显然的区别。凡.芙丽特带着四年级的26 个学生.华德福学校一直奉行着一项大家庭原则, 请相信这个数字的力量,华德福学校的学生要和老师一起呆八年,这是期望大家庭之间进行 健康的个性影响和渗透。
   
   "您的目标是为了大家,"凡.芙丽特说。"在华德福学校, 如果我有18个学生, 这还是不很够的。要是在公立学校, 18个就足够了。"
   
   精神上的差异也是很明显的。尽管华德福学校是不分宗教派系的, 但他们承认有比人类自身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的存在。耳闻目睹华德福学校(包括在梅里考利哥学校的学生)所有一年级至四年级正在晨颂的 学生,他们背诵道:
   
   太阳充满爱的光每天点亮我
   
   来自精神的力量通过灵魂渗透了我的肌体
   
   圣灵的精神力量休浴于
   
   灿烂的阳光中
   
   我发出由衷的感叹
   
   噢! 我的上帝
   
   您慈爱人,给人以力量
   
   并永驻于我的灵魂里
   
   让我能尽心尽力投入劳作和学习
   
   我沐浴着您的光辉和您爱的力量
   
   对于您我惟有爱意和感恩
   
   (The sun with loving light makes bright for me the day;
   
   The soul with spirit power gives strength unto my limbs;
   
   In sunlight shining clear I reverence, O God,
   
   The strength of humankind,
   
   Which Thou so graciously has planted in my soul,
   
   That I with all my might may love to work and learn.
   
   From you comes light and strength,
   
   To you rise love and thanks.)
   
   "我们这里不会不提到上帝和灵魂,精神需求空间要进入课堂教学,这仅是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尽管看不见,但是对我们的生活很重要。"凡.芙丽特说。
   
   在她所在的教室里有一样东西没有看到,就是电脑。华德福学校不鼓励学生看电视和使用电脑。她说:"这些东西对学生的想象力是致命的。"
   
   在华德福学校有一个惯例,就是每天的最初两个小时是"主课"。在她的主课上,学生演奏竖笛、唱歌、诵读圣歌、背诵乘法表、听她讲Hiawatha的故事、然后把他们写好的关于神秘的印地安人物 Glooskap的 故事抄写在螺旋活页的笔记本上,这样他们这一年的工作学习情况就被记录和保存下来了。
   
   "我对公立教育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孩子们每天的最初两个小时要留在教室里面,拥有一个较完整的时间。"她说。对于公立学校把学生的时间弄得支离破碎,对于把诸如艺术、体育、心理指导、矫正性阅读等课程被停止的这样的作法,她表示出不满和失望。她说:"我不会在孩子的童年阶段就把重点放在阅读和写作教学上,在华德福学校,如果在一年级就学会了阅读,尽管看起来很棒,但是在我们这里是不会这样做的。"
   
   反而, 华德福学校在起步阶段则强调听的技能技巧。在二年级才有阅读课。
   
   "华德福 孩子学会真正的听这才是最好的," 凡.芙丽特说,"大多数课程是由老师口授的,但这绝不是做讲座。上课是以讲故事的方式进行的。而在公立学校, 很少有以老师讲故事的方式授课; 他们仅仅是读故事。"
   
   凡.芙丽特的班里有一个很明显的东西,就是所有华德福学校都有这样的一张课程表。这种课程表是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制作的,也就是说,它依据的是人类智力的文明开化发展的特性和规律。一年级学生学的是童话故事和传说故事,二年级学的是传奇故事、寓言故事和自然故事,三年级学的是旧约故事,四年级重点学习古挪威神话传奇故事和美国本地神话故事。
   
   通过将人类历史浓缩于八年的华德福教学之中,凡.芙丽特的书面工作评估报告成为评价孩子们进步的重要方法和措施,因为在华德福学校里,学生直到八年级才开始进行书面教学。
   
   上午10:30, 孩子们吃点心并做小憩。然后, 从11:00到12:15,John Saccone,曾经是前Tony Montanaro's Celebration Mime Troupe 马戏团的一名演员,指导孩子们投入到象跳绳、平衡木、拍球等一系列的运动之中。 当他们锻炼罢,就回来吃午餐, 他们打开书桌, 拿出他们自己编织的垫子, 坐在上面,一边安静地吃着饭,一边听凡.芙丽特老师读的一个章节,这本书的名字是《学校之轮》(The Wheel on the School)。 当他们吃过饭, 几名学生, 包括男生和女生,边听故事,边编制东西。在12:45,凡.芙丽特回家去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