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谢选骏文集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谢选骏
   
   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尼克松的“破除”、卡特的“尖叫”、里根老布什的“蜜月”、克林顿的“无限开放”、小布什的“狂欢派对(北京奥运)”,都有不可抹杀的“历史性贡献”。
   
   网文《卡斯特罗带走一个时代:遭暗杀到美古和解》说,“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于当地时间2016年11月25日晚去世,享年90岁。几十年来,面对本国的独裁统治和外国的经济封锁,卡斯特罗领导古巴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维护了国家主权,是古巴领袖式和传奇式的人物。


   
   卡斯特罗1926年8月13日出生于古巴东方省比兰镇。他1950年毕业于哈瓦那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在大学期间,他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1961年他指挥古巴军民打败美国支持的古巴流亡分子的突袭,取得了著名的吉隆滩之战(美国称为猪湾事件)的胜利。在1981年、1986年、1993年、1998年2月和2003年3月的选举中获胜,连任国务委员会主席。
   
   卡斯特罗在维护民族独立、不畏强暴方面表现出的大智大勇,赢得了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拉美人民的钦佩,人们称赞他是“吓不怕、压不垮、打不倒的大胡子”。
   
   对于美国来说,卡斯特罗这个“家门口”的难啃骨头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眼中钉”。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中情局就将卡斯特罗作为其暗杀的首要目标。
   
   现已退休的前古巴反间谍总局局长法比安·艾斯卡兰特·冯特将军撰写的传记《刺杀卡斯特罗的638种方法》,详细讲述了美国中情局从1958年开始,为“刺卡”设计的638个恶毒计划,其中有164个计划曾付诸实施,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美国参议院的一项调查发现,中情局针对卡斯特罗的第一个暗杀阴谋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中情局试图雇佣古巴黑帮分子来进行暗杀。黑手党成员和“爱国的古巴流亡者”最后同意收10万美元的报酬来暗杀卡斯特罗,2万美元暗杀他的弟弟劳尔,2万美元暗杀革命者切·格瓦拉,另外还要2500美元作为经费。但这次暗杀未能得逞。
   
   有一次,CIA特工在卡斯特罗的潜水衣上做手脚。当时卡斯特罗正在加勒比海度假,特务在潜水衣上涂了一层会引起慢性皮肤病的真菌。但因潜水衣不合身,卡斯特罗改穿了另一件。另一次,则是在巧克力混合饮料里放毒,由于阴差阳错,勤快的佣人把有毒的饮料误放进冰箱的冰格里,结果冻成冰块,无法饮用。
   
   中情局甚至还想到利用卡斯特罗恋人进行暗杀。卡斯特罗的恋人洛伦茨(MaritaLorenz)在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爆料,她当年怀有卡斯特罗的骨肉,流产后返回美国,被CIA看中,要求到古巴暗杀卡斯特罗,但因心软没有成功。
   
   据资料披露,CIA直到2000年还在对卡斯特罗进行暗杀活动。其中的暗杀手段五花八门,包括雪茄炸弹、使用会爆炸的贝壳以及刺杀等等。卡斯特罗曾经说过:“如果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一个项目是躲避暗杀的话,那么金牌非我莫属。”
   
   当地时间2016年3月21日,古巴哈瓦那,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会晤。
   
   如今,这位90岁的老人已逝,他留下的传奇精神,却将永远在古巴人民心中留存。卡斯特罗走了,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都象征着一个复杂多变、危机四伏的时代的结束。
   
   对于昔日的“敌手”美国,今天的古巴有了不一样的情绪。随着两国关系变化,古巴人民正试图在新的时代风声里,从新的角度,去解读和继续塑造两个国家的关系。
   
   自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月入主白宫后,两国关系开始逐步解冻。从放松出口限制,到放宽旅行和财产控制,美国与古巴关系一步步走近。
   
   2015年7月,古巴和美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今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古巴进行了历史性访问,成为美国88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在任总统,并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呼吁美国国会停止对古巴的禁运。
   
   之后,美国对古巴进一步放宽限制的政策变化于10月17日生效。这是奥巴马推行的旨在与古巴关系正常化的计划的一部分。
   
   奥巴马希望,在他明年1月离开白宫后,对古巴进一步放松贸易、旅行、金融等方面的新措施将使得美国对古巴的开放政策变得不可逆转。
   
   ……
   
   谢选骏指出:“美古和解”真是奥巴马在卡斯特罗死前,送给共产党世界的一份厚礼!试想,要是等到现在,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卡斯特罗死后,再来启动“美古和解”的程序,无疑会对美国更为体面也更为主动。但是奥巴马等不及了,他要抢时间,在自己下台之前,代表美国政府,送给共产党世界一朵最后的玫瑰。这是否用以证明,“美古不能和解”是一项以往美国犯下的错误?
   
   回过头一想也许同理: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尼克松的“破除”、卡特的“尖叫”、里根老布什的“蜜月”、克林顿的“无限开放”、小布什的“狂欢派对(北京奥运)”,都有不可抹杀的“历史性贡献”。
   
   奥巴马为什么如此喜欢交接卡斯特罗?
   
   这可能与两者的身世相关。
   
   网文《卡斯特罗女儿出走美国 大揭其父老底》说卡斯特罗唯一一次正式婚姻曰:
   
   菲德立托是卡斯特罗唯一一次正式婚姻的结果。一九四八年,卡斯特罗还是哈瓦那大学法律系的学生时,他和米埃塔.迪亚兹.巴拉特结婚。米埃塔是哈瓦那大学哲学系的学生,出身名门,她的父亲是参议员,还是当时军事独裁者巴蒂斯塔的密友。卡斯特罗的父亲安吉尔是古巴南部的土财主,攀上这门亲事后非常高兴,给了儿子一大笔钱让他到纽约去度蜜月。巴蒂斯塔也送了两张五百美金的支票,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卡斯特罗在纽约租了一套公寓和一辆车,买到了《资本论》和《国家与革命》等革命著作,可以说是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
   
   婚后不久米埃塔生了个儿子,小名菲德立托。卡斯特罗毕业后虽然和别人合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但他主要精力放在政治活动上,对日常家务和开支不闻不问,米埃塔的日子非常难过,经常要向朋友借钱过日子。卡斯特罗一九五三年发动“七二六”暴动,袭击蒙卡塔兵营,事先米埃塔根本不知道。卡斯特罗兵败被俘并被判刑后,米埃塔日子过不下去,便由家庭庇佑在政府内政部找了一份工作糊口,狱中的卡斯特罗知道后大怒,认为玷污了他这个革命家的名声,和米埃塔离了婚。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卡斯特罗在从墨西哥返回古巴从事武装斗争前,让他的两个姐姐从前妻那里把菲德立托带来见了一面。到他用枪杆子打下政权后,已经再嫁的米埃塔十分知趣,把儿子送到他身边。
   
   菲德立托的全名是菲德尔.卡斯特罗.迪亚兹巴拉特(西班牙人名字中包括父母双方的姓氏)。卡斯特罗把他送到苏联去受高等教育,回来后委任他为古巴原子能委员会主席。当时古巴方面想依靠苏联技术发展核能源,建立核电站,但后来可能是苏联方面考虑到在古巴建核电站会刺激美国,违反美苏在古巴导弹危机后达成的协定,所以这个计划没有实现,不然现在很可能古巴会成为另一个北朝鲜。古巴的核国家梦想没有实现,菲德立托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后来长期担任科技方面的领导工作,现在的头衔也是古巴政府科技政策高级顾问。不知何故,他的父亲一直没有把他安排进“梯队”,他从来没有进入过古巴领导核心。
   
   今年六十一岁的菲德立托,常常代表古巴政府出国访问,从事文化和科技方面的交流。但最近他似乎不甘寂寞,也对本行以外的事务发表见解。上月初他去日本参加一个"科学技术与社会"的国际会议,在京都市接受采访时发表了"重要讲话"。日本是他父亲非常钦佩的国家(卡斯特罗从来对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历史含糊其辞)。菲德立托说日本经济发展的经验值得古巴借鉴,尤其是当古巴正在恢复私营经济的时候。菲德立托说:“缺乏自然资源,由受到战争的严重创伤,日本迅速恢复经济并成为世界第二第三的经济大国,这个模式对我们是一个好榜样。古巴和日本应该在生物技术、制药和教育方面展开合作。未来在这些方面有很大的可能性。”
   
   像菲德立托这样的人,其经历和知识可能会让他在古巴今后的转型中发挥一定的过渡性作用,但指望他成为开明派的领导人恐怕没有可能。
   
   卡斯特罗究竟有多少子女是一个谜。他有一个叫阿里娜的女儿,是他一九五五年和情人娜塔莉亚生的,当时娜塔莉亚是一个医生的妻子。因为娜塔莉亚不是他的正式妻子,所以阿里娜也就一直身分不明,虽然古巴人都知道这层关系。阿里娜一九九三年出走美国,在迈阿密定居,不久就用西班牙文在西班牙出了一本书,大揭父亲的老底,甚至把他给自己母亲当年的情书都拿了出来。
   
   这些“革命履历”在哪里有些似曾相识?是否让人想起了奥巴马的老爹?
   
   但是尼克松、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呢?他们的“破除”、“尖叫”、“蜜月”、“无限开放”、“狂欢派对”,是否也与他们自己的身世有关?只是指的历史学家们慢慢考就得。但是显然,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中国政策”为他们自己一度领导的国家,树立了一个日益强大的对手。但愿如此。

此文于2016年11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