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谢选骏文集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谢选骏
   
   (一)
   
   网文《企业社工:政府、企业及劳工间的寄生虫?》说:

   
   作为一个旁观者,近日列席于广东企业社会工作专业委员会会议时,给我最深的感触是:套路,全是套路。
   
   或许可以用郑广怀老师分享的那句话:“做了那么多研究、实践,改变了什么?我的调研对象的处境依然和十年前一样,我的服务对象的处境依然是那样!我们之所以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劳动工人的处境,是因为我们的行动没有回应他们最根本的需求。”
   
   支持者、治疗者、教育者、协调者、整合者、倡导者,一位发言的老师就这种套路化地说出了社工在企业社会工作中可以担当的角色,但是具体如何去实践,什么样的立场,言语模糊,重点总是在表达“帮助工人适应当前的环境”。在具体建议部分,该老师提到在“政府层面、社会层面、企业层面、社工机构层面”的改善,但却没有论及劳动阶层自身层面如何发挥主体性。并且指出,企业社会工作要在兼顾企业效率的方面做出贡献。
   
   另一作为企业主的发言者表明,工人更多的需求是加工资,养活家庭。然而作为曾经的一员社工,我不禁要问:既然是为了养活家庭,那家庭的主要需求在哪里?父母、孩子、医疗,这里开销的重头是房子、上学、医疗等,当他们能够在本地住上足够的房子、可以在公立学校上学、父母可以享受医疗,当他们可以在他们建设的城市立足,他们对工资需求还会那么高吗?这位企业主非常聪明,不会将这些根本性问题直接与政府探讨,想必是为了能在这块区域能有立足之地,闷声发大财。
   
   企业社会工作到底做了什么?应该属东莞理工学院成伟教授分享总结得最为精辟:不过是“四三〇课堂、亲子学堂、郊游、联谊、文艺晚会”等等“活动”。每一个活动都可以拥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但从内容上来看,这些活动基本上沦为不切合实际的表演式工作。这些“满足他们的需要”的表面式工作基本上可以涵盖广东大部分企业社会工作模式了,但真的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吗?
   
   为什么不能够从根本上化解这些问题,笔者认为,或许跟企业社会工作的“金主”来源有关。企业社会工作资助放来源有多样:政府、企业、基金会等。寄生于政府、企业、基金会等的后果,是社会工作的立场陷入尴尬——维护金主利益和企业工人权益之间的立场尴尬。于是广东企业社会工作采用“寄生虫”式的非常“聪明”的策略——灵活。为了争取“金主(企业、政府)”的支持,作为服务承办方的社工机构避重就轻,回应企业工人的表面式需求,甚至将原本应该做的工作给丢弃了,并且告诉企业可以促进“利润提升”。
   
   其实与会的企业社会工作实践者也知道他们的行动是指标不治本,他们依然在做着表演式/表面式的工作。或许他们认为当问题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之后,他们就没有立足之地,没有伸手要钱的理由了。于是要继续通过自欺欺人方式骗取金主的钱,然后作为寄生于政府、企业和劳工的寄生虫,并且将自己养的白白胖胖。
   
   政府、企业难道不知道劳动工人最根本的需求是“安居乐业”?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真实的情况或许是——政府不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去解决根本性问题,不愿意以同等待遇对待外来工人,也不愿意工会等部门发挥原有争取工人权益的具体工作。于是他们花钱去养一批社会工作机构(寄生虫)来帮助他们争取合法性,并且通过大量文书来证明政府政绩。企业,虽然在经济上占有强势,但相对于任性的权力也是弱势的,迫于压力/合法性,也只能配合政府,一起供养“寄生虫”,并且在政府和社会赢得一个“好名声”。在经济新常态下,企业不得不继续供养政府(各种税收),还要继续去接纳“企业社会工作”……“寄生虫”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并且将数字式的、菜单式的靓丽成效展现给宿主(包括企业工人),最后形成虚幻靓丽的美景。
   
   这些虚幻的美景没能推进问题的根本解决,没能达致工人处境的真正改变,更遑论实现最本土化的“中国梦”——安居乐业,不再是没有户籍的“外来人”,不再是被剥削的“领导阶级”。
   
   聊到现在,就用一句话总结对企业社会工作的看法:社会工作专业教了我们一门技术/理论,但实践中却被阉割成为一个花瓶,给政府带来政绩、给企业创造利润和形象、养肥寄生虫大佬……
   
   (二)
   
   网文《经济危机:危险和机会并存》说:
   
   由于大多数中国人是通过留学,工作的方式来到美国,成为辛苦工作的中产阶级。这里主要是从中产阶级的利益出发来分析经济危机和如何避免自己的财富受到损失和如何在危险中找到赚钱的机会。
   
   经济危机的方式
   
   经济危机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实体经济的经济危机,也叫做生产过剩的危机,中国目前已经发生了,一种是虚拟经济的危机,债务危机,像2008年美国的房屋次级贷款危机, 中国正在发生的地方政府的债务,民间的高利贷,欧洲的欧债,都是这种。最白话的理解就是说有很多人欠债不还了。
   
   美国经济的本性
   
   美国已经成为消费驱动的经济体,也就是实质的寄生虫模式经济体,需要寄生虫的持续过度消费做支撑。一旦寄生虫借不到债,无法继续消费,直接影响到消费,导致经济下行。经济下行导致企业收入下降,影响民众收入,并且促使金融紧缩。寄生虫阶层更难借债,进一步紧缩消费,进一步推动经济下行,导致更多的债务成为坏账,结果形成快速的螺旋下降的经济危机模式
   
   欧美国家现在都是社会主义,而不是所谓的资本主义,因为欧美国家实体经济空心化,和美国民主党实行的大政府,小社会,增加税收的模式,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资本家为了节约人力和环境成本,把制造业输出到新兴国家,造成大部分美国工人失业,领取国家福利。
   
   美国经济危机的本质
   
   社会主义经济的经济危机,是源于寄生虫阶层过度消耗的债务危机。撒切尔夫人曾经说过一句话,“社会主义是好的,直到花光其他人的钱。”经济形势恶化的意思是,创造价值的人越来越少,在社会寄生虫阶层的消耗越来越大,造成整个社会的生产无法满足消费。随着社会寄生虫借债消费日益增多,难以借到更多的债务,经济放缓。当寄生虫的债务到期,无法偿还债务,就形成经济危机和崩溃。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就是美国寄生虫阶层的债务无法偿还,导致大规模银行坏账和次债违约,进而引发整个金融系统崩溃。次贷后,美国政府迅速行动,挽救寄生虫阶层造成的银行坏账。而且,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成为寄生虫的代表,通过大量的增税剥削劳动者群体,大幅增加财政赤字,以政府信誉借贷,支持美国寄生虫阶层的生活和消耗。美联储则通过大量印钞,向经济中注入更多的货币。这样的结果是进一步掠夺劳动者群体的储蓄,并且让劳动者的劳动实际贬值。在更多货币的推动下,寄生虫更积极地借贷,继续维持入不敷出的消费。
   
   美联储QE(印钱)的本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通过3次大规模的QE,把天量钞票注入世界市场,维持世界经济的运转。随着美联储逐步退出QE3,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世界经济重新急剧恶化,
   
   操控的本质是转嫁负担。美联储QE印钞的行为,实质上是贯彻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也就是以印钞的方式解决危机。从世界历史的轨迹看,所有印钞的结果,最终都导致大规模通货膨胀,进而摧毁经济。凯恩斯的印钞政策,与20世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发展紧密相关,支持欧美社会主义政府的运转。社会主义政府的特点是,通过对辛勤劳动、创造价值的人们掠夺,支持社会中的寄生虫阶层。美联储QE则通过向经济印钞放水,稀释社会中的钱,也就是掠夺社会中储户的钱。通过这样的印钞掠夺,让欧美政府能够得到更多的钱,继续花钱支持社会中的寄生虫。
   
   美联储QE是关键输血机制,支持寄生虫阶层的生存。寄生虫阶层如同恶性肿瘤,必须持续消耗营养。欧美各国政府通过大力提高税收、大量借债的方式,对工作和储蓄的人群征税;随后以各种所谓的福利分配贴补各类寄生虫群体。但是,随着寄生虫阶层的扩大,仅仅提高税收已经无法解决问题,而且借债也越来越难。2013年,法国对富人征收特别税,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实际税率达到75%,也就是四分之三都被政府抢劫。这种税收的结果是,富人或者离开法国,或者不再努力工作,最终减少法国的税收。在欧元区,德国是主要的顺差国,把大部分欧元都赚到自己腰包里。德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坚决反对欧洲央行的欧元大规模QE,防止自己积累的欧元财产被稀释。虽然其它入不敷出的国家对德国越来越厌恶,但是因为德国在欧元区的绝对重要地位,导致欧洲央行无法通过大规模印钞解决问题。大多数欧元区国家政府只能熬日子,能坚持一天是一天。结果,整个欧洲死气沉沉,随时因为外部冲击而爆发全面经济危机和系统崩溃。美国因为联邦共和制下“小政府、大社会”的传统,各级政府的增税行为,容易遭到国民的强烈抵制,美国政府只能通过曲线增税和借债的方式,填补收支亏空。另一方面,由于美联储的印钞权力集中,可以通过少数技术官僚的会议大规模QE印钞。美联储通过QE印钞购买房地产债券和国债等方式,填补天量的房地产债务黑洞,并支持美国政府的债务增长
   
   美国政府三大难题
   
   随着大规模的债务增长,美国政府面对三个关键难关:1、借钱的来源,美国政府虽然已经大量增税,但是债务孩子迅速积累。随着QE3减少,未来从哪里借更多的债。2、支付利息,随着QE3减少和结束,社会中的资金将变得短缺。在QE后,市场已经维持了数年接近0的债息水平,极大节约了债务人的成本。QE3的结束将引发利息上升,每一点利率上升,对于天量债务的欧美政府也就是实际上的政府倒闭。3、还本压力:在QE3结束后,欧美各国政府需要花钱购回已经到期的国债,再发行新的债券。但是,一旦社会资金短缺,欧美国家政府回购到期债券后,以很高的利率(收益率)发行新债券,甚至导致新债券难以发行的严重困境。一旦欧美各国政府和寄生虫阶层再也借不到钱,直接陷入破产危机。一旦新危机爆发,意味着将发生比2008年规模大很多倍的危机和崩溃。
   
   美联储的两难
   
   美联储很难承受相应的一系列后果。在大宗原油和粮食下跌后,物价指数看似出于较低的水平。出于对经济下行和危机的恐惧,有的美联储官员开始公开放风,尽可能推迟加息的时间点。而且,一旦经济开始放缓,不排除再次QE4。在美联储内部,强烈呼吁尽快加息的官员,和鼓吹推出QE4的官员,形成观点日益对立,这种观点对立反映出美联储面对难以解决的困境。从经济和QE的关键角度,困境的关键在于选择:1、停止大规模QE,让经济自行选择,也就是任由寄生虫经济倒掉,较快发生经济危机。不过,这样的结果是,直接否定伯南克时代实施的3次QE,也就是承认美联储自身犯的根本政策错误,对于美国经济造成更加严重的影响。基于美国宪法界定、以及QE造成的严重影响,可以提高到叛国罪的层面。2、随时准备重新大规模QE,也就是为了挽救经济,加快摧垮美元信用。短期能够维持寄生虫经济,但是长期造成极为严重的通胀,进而导致社会分裂。随着美元信用丧失,美联储自身也将解体。所以,从美联储的角度,两者都很难接受,都影响到自身的权力地位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