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外戚专政的起源]
谢选骏文集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戚专政的起源

   
   
   (一)
   
   外戚,亦称外家、戚畹,指东亚社会中的君主(中国皇帝、神道天皇以及朝鲜、越南、琉球的国王)的母族、妻族,即君主母亲或妻妾娘家的人。


   
   外戚干政是古代君王的外戚利用君王的年幼或者无能,而把持朝廷政权的现象。相对外戚专政的,则有宦官干政。
   
   君王年幼时,外戚往往干政擅权,中国尤以汉朝为烈。汉武帝晚年立小儿子刘弗陵做太子,命其母钩弋夫人自尽,就是为防外戚专政。汉哀帝、汉平帝之世,外戚王氏相继把持朝政,酿成王莽代汉的结局。
   
   《汉书·外戚传赞》:“夫女宠之兴,由至微而体尊,穷富贵而不以功,此固道家所畏,祸福之宗也。序自汉兴,终于孝平,外戚后庭色宠著闻二十有余人。
   
   王莽篡汉
   
   西汉自汉武帝以后,皆以外戚辅政,汉元帝皇后王政君,六十余年为天下母,辅佐了四个皇帝。外戚王莽以姑母王政君为凭借,最初装出恭谨勤劳的样子,不知疲倦地工作。后来他广结名士和将相大臣,深得人心,凡是来投奔他的,不论地方远近,出身贵贱,他一概收用,让他们做官。为了收买人心,他把从自己封邑里收来的钱和粮,都拿出来赠送给宾客,而自己家里却过着十分俭朴的生活,朝野上下皆赞王莽。汉哀帝死后,王莽官居大司马,以太后名义执掌军政大权,立汉平帝,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汉平帝做皇后,渐渐在朝中大权独揽。公元9年(元始五年)十二月,汉平帝死后,王莽指使同党向太皇太后王政君上书,要求让他代天子临朝。王政君假装无奈,趁机顺从这一要求,由王莽摄政,称为“摄皇帝”。
   
   公元10年,王莽改年号为居摄元年。三月,王莽立年仅两岁的刘婴为皇太子,号称“孺子婴”,以效仿周公摄政旧事,为代汉做准备。此后数年间,关于王莽代汉称帝的符命图谶频繁出现。公元12年(居摄三年),梓潼人哀章制作铜匮,内藏《天帝行玺金匮图》与《赤帝行玺某传予黄帝金策书》,伪托汉高祖遗命,令王莽称帝。于是王莽便到高帝祠庙接受铜匮,然后戴上王冠觐见太皇太后,坐在未央宫前殿,即天子位,定国号为“新”。至此,西汉灭亡,王莽达到了他的托古改制、篡汉自立的政治野心。
   
   窦氏干政
   
   东汉和帝以后不断出现外戚利用皇帝年幼把持政权的局面。
   
   章和二年(88年)章帝死,年仅10岁的和帝即位,窦太后临朝听政。其兄大将军窦宪乘机操纵朝政,“威权震朝廷”(《后汉书·窦宪传》),窦氏兄弟并居要职。和帝稍大,对大权旁落于外戚不满,与宦官郑众密谋,逼迫窦宪兄弟自杀,窦家宗族、宾客全部免官治罪。郑众因功封侯,宦官从此直接参政。
   
   邓氏干政
   
   和帝死后,邓太后立出生100多天的殇帝即位,殇帝2岁夭折,再立13岁的安帝。邓太后临朝,外戚邓骘兄弟又出面把持朝政。邓太后死后,安帝与乳母王圣、宦官李闰等合谋废逐邓氏。安帝除倚重宦官,也起用皇后的哥哥阎显等掌管枢要,一时出现外戚、宦官共同把持政权的局面。
   
   阎氏干政
   
   延光四年(125年)安帝死后,立幼童北乡侯为帝,阎太后临朝。阎显得势,把原来安帝宠信的宦官下狱处死,独揽大权。几个月后,幼帝病死,阎显又为宦官所杀,11 岁的顺帝上台。144 年顺帝死,2 岁的冲帝即位,梁太后临朝。太后兄大将军梁冀掌权。
   
   梁氏干政
   
   冲帝死,梁冀主谋立 8 岁的质帝。质帝少而聪慧,知道梁冀骄横,对群臣说:“此跋扈将军也”,即被梁冀毒死。梁冀把正准备和自己妹妹结婚的蠡吾侯立为皇帝,是为桓帝。
   
   从此,梁冀专权日甚,大小政事一切独断。皇宫近侍皆其亲信,皇帝一言一行,他都“纤微必知”。在梁冀专权的 20 多年中,外戚的势力发展到顶峰。梁家前后 7 人封侯,3 人做皇后,还有 6 个贵人,2 个大将军,女眷中有 7 人食邑称君。族中还有 3 人娶公主为妻,各级将官多至 57 人。当时官吏升迁调动,要先到梁家谢恩,然后才敢到尚书台办手续。
   
   延熹二年(159)梁冀的两个妹妹——皇太后和皇后先后死去,桓帝乘机与宦官通谋,发兵围攻梁冀,迫其自杀。查抄他家财产,多达 30 亿,相当政府全年税租收入之半。从此,外戚势力遭到沉重打击,趋于衰落。
   
   窦氏干政
   
   汉桓帝死后,刘汉的正支中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继承皇位了,当政的窦太后没有办法,才和其兄窦武(时任城门校尉)把河间王刘开的曾孙刘宏弄来按在皇位上,刘宏就是汉灵帝。刘宏即位后窦太后临朝,窦武升为大将军,以其辅政。同时令陈蕃为太傅,胡广为司徒,撑起了局面。
   
   接着他们想收拾那帮从前朝就祸乱朝纲的太监了,再杀了几个小太监后,身为中常侍的曹节就开始反击了。他纠集宫内一百多太监吧太后和小皇帝挟持走,关在一个密室里。逼太后下令关闭宫门,把传令印的印信拿拿到手,逼迫尚书台草拟以谋反罪捉拿大将军窦武。窦武跑到军营,把来杀他的太监杀了,这一步坐实了他的谋反罪。宦官王甫集合宫城卫军守住皇城,呼喊着要捉拿窦武。窦武没有办法,只能逃跑。可是王甫紧追不放,至南城,眼看无路可逃就自杀了。
   
   (二)
   
   外戚专政既然一再重演,就显而易见不是个案,而是制度性的痼疾。那么,其起源为何呢?
   
   谢选骏认为,外戚专政的起源是中央集权的统一帝国丧失了地方自治的贵族基础。其情况就像阿拉伯哈里发和土耳其苏丹的宫闱政治一样。
   
   帝制中国的历代朝政因此不乏外戚干政的情况。外戚干政还因皇权与阀阅之间的争权夺利,招致历代政权不稳、危害社稷安定,而为后世批判。
   
   外戚干政是后宫干政的扩大:
   
   西汉汉惠帝、西汉前少帝、后少帝刘弘时期,吕后一族外戚专权。
   
   西汉汉昭帝、昌邑王、汉宣帝时期,外戚霍光专权。
   
   西汉汉哀帝、汉平帝、孺子婴统治时期,外戚王莽专权,最终篡位代汉,建立新朝。
   
   东汉汉和帝统治初期,外戚窦宪专权,和帝长大后将其逮捕赐死。
   东汉汉顺帝、汉冲帝、汉质帝、汉桓帝时期,外戚梁冀专权,梁皇后逝世后被汉桓帝藉宦官之力诛杀。
   
   东汉汉少帝刘辩时期,外戚何进专权,但很快被宦官设伏杀死。
   
   北周静帝宇文阐统治时期,外戚杨坚专权,进而篡夺皇位、建立隋朝。
   
   唐玄宗天宝11至14年6月15日(旧历)、外戚杨国忠继任宰相兼文部尚书,并身兼四十余职。
   
   南宋宋理宗时期,外戚贾似道专权。
   
   明朝虽严令限制外戚干政但仍难以有效遏止宦官擅政;清朝前期则是严格限制外戚与宦官擅政。
   
   
   (三)
   
   相比中国中央集权,日本和朝鲜虽然只是地方国家(方国),但方国也还是具有方国的宫廷政治。
   
   日本古代神道领袖的皇子、皇女常由外祖父抚养,一些外戚因而掌握政治影响力。著名的外戚家族有苏我氏、藤原氏、三轮氏、物部氏、尾张氏、葛城氏、大伴氏、伊势平氏等。
   
   飞鸟时代第32代天皇崇峻天皇时期,外戚是苏我氏。崇峻天皇被身兼外戚的大臣苏我马子借东汉直驹杀害灭口。
   
   飞鸟时代第34代天皇推古天皇时期,外戚是苏我氏。
   
   平安时代第50代桓武天皇,外戚是藤原氏。
   
   平安时代第52代嵯峨天皇,外戚藤原冬嗣取得嵯峨天皇之信任,后来产生分歧。
   
   平安时代第56代清和天皇,外戚是藤原北家的藤原良房以天皇外祖父的身份任摄政太政大臣;良房养子藤原基经任摄政关白太政大臣,开始摄关政治。
   
   平安时代第66代一条天皇、第67代三条天皇、第68代后一条天皇时期,外戚是藤原道长,一共有三位女儿进宫为后妃,时人有“一家立三后”的叹语。
   
   平安时代第80代高仓天皇时期,伊势平氏平忠盛的嫡长子平清盛为其外戚。
   
   平安时代第81代安德天皇时期,伊势平氏平忠盛的嫡长子平清盛为安德天皇的外祖父。
   
   朝鲜王朝时期,坡平尹氏于朝鲜中宗有重大影响力,当时分为以章敬王后兄长尹任为首的大尹派和以文定王后兄长尹元老、尹元衡为首的小尹派,当时熙嫔洪氏之父洪景舟亦有朝廷中有影响力。
   
   安东金氏于朝鲜王朝后期权倾朝野,家族内曾有三位女性成为王后(哲仁王后、纯元王后、孝显王后),并有多人曾出任领议政,称为“势道政治”。
   
   还有骊兴闵氏,朝鲜太宗李芳远娶闵霁之女为妃,即元敬王后,闵霁被封为骊兴府院君,其子闵无咎、闵无疾、闵无悔、闵无恤又在第一次王子之乱立功。高宗之王妃闵兹暎(被追谥为明成皇后)亦出自骊兴闵氏,闵兹暎大量起用闵氏家族成员,如吏曹判书闵长镐、吏曹及兵曹判书闵谦镐、右议政闵圭镐、工曹判书闵致久、礼曹工曹兵曹判书闵致祥等,形成了宫中的闵氏势力。
   
   朝鲜王朝末年又有丰壤赵氏等外戚势力。
   
   (四)
   
   谢选骏认为:总的说来,外戚专政的起源,就是当“宫廷政治”获得了对于国家的支配性权力之后,社会平衡所发生的某种倾斜。
(2016/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