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徐水良文集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徐水良


   

2016-11-29日


   

   
   胡平:在世界范围内上演的昂纳克寓言 --再谈川普震撼
   
   徐水良:秦晖胡平仍然都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论述,改换基础理论,结论就将完全不同。
   
   所以,人类不能信奉旧经济学家和马列经济决定论,更不能信奉野蛮的土匪丛林哲学,而必须坚持文明社会的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的人性人道的文明哲学和原则。人类只有坚持人性人道文明原则和普适价值,坚持把中共这类野蛮土匪丛林社会,排除到文明社会和文明社会的市场经济之外,禁止其血汗工厂和血汗产品的销售,至少对其血汗工厂的血汗产品,课以高额惩罚性关税,才能保护文明世界的文明社会,同时也是施加压力迫使中共极权专制社会不得不转型。
   
   否则,一切由经济决定,必然是唯利是图,向动物性丛林性野蛮世界专制世界靠拢。
   
   旧经济学家,马列,中共,及其毛左和自由主义伪右派两群走卒,都是野蛮的经济决定论的信徒。
   
   旧经济学家的旧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也是建立在旧经济学家的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也必须加以改变。必须把它转移到人本主义人类本体理论和人道人性的文明理论的基础上来,坚持人道人性文明的市场经济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掠夺性的丛林血腥野蛮的血汗制度,不是市场经济。必须抛弃一切由经济说了算经济学家的旧理论。
   
   除了基本理论和指导思想的转变以外,还要制定一系列法律和国际法规,来规范此种情况,对中共以及投靠中共野蛮土匪丛林社会的、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帮凶,给于必要的惩罚。
   
   当今最重要的,是要阻止国际社会赋予中共丛林土匪社会血汗世界以文明世界的市场经济地位。
   
   老王社长:胡平的意思是说,中共领导的资本主义最终将全世界胜利
   
   老王社长:此坛多年前赴后继预言“明年中共垮台”的坛友加油!
   
   徐水良:没错,中共垮台主要取决于民众对中共丛林土匪血汗世界的容忍程度。
   
   如果中国民众都像你一样,捏造出打江山坐江山那野蛮的丛林土匪和奴才哲学来保中共,中共当然永远不会垮台。
   
   大陆的情况已经表明,民众对中共的血腥血汗掠夺制度,已经接近忍受的极限;中共的这一套模式,已经接近其发展的极限,目前东北经济接近崩溃的状态,就是中共模式走向穷途末路的典型标志;而国际社会对中共这一套血汗制度,也已经忍受到极限。因此,国际国内合力,外加中共模式的穷途末路,中共的垮台不仅是必然的,而且不会太远。
   
   老王社长:这段改成“中共邓右派垮台主要取决于民众对中共邓右派丛 这段改成“中共邓右派垮台主要取决于民众对中共邓右派丛林土匪血汗世界的容忍程度”就比较准确。这是毛派和邓左派正在鼓动和组织人民做的事情。因此,中共邓右派垮台了,也不会是反共派的上台,“打天下坐天下”,一定是邓左派的上台。即便毛派上台,也将在经济规律面前,演化成邓左派。中国的邓左派必胜,它较符合中国社会的特点和发展规律,且确实,可能影响全世界。因此,中共统治的寿命还相当相当的长,不以你的主观仇恨为转移。从实际出发,不犯政治急躁毛病或流于空洞革命口水,就应理性地确定自己的争民主斗争策略路线(如果你真是一位政治家)
   
   徐水良:你说的右派只是伪右派权贵走卒,不是真右派。此外,你连历史方向都搞反了,对行动策略和历史前途的判断,就更加是胡扯。
   
   自由主义伪右派是邓左权贵走卒,属于中共邓左权贵阵营。
   
   毛左派,孔庆东张宏良司马南等等,是另一群邓左权贵走卒。但其他许多毛左群众,往往是反对邓左权贵、但却被毛左权贵走卒欺骗上当的那些上当受骗的民众。
   
   老王社长:项观奇跟帖:
   
   秦晖是历史学者,寓言恰恰不是从历史出发。当年罗马尼亚动荡。我说,这里不是中国,在这里,谁开槍谁没有好下场。奏晖是中国人,但不了解中国人,包括他自己。更不了解欧美。胡平也没走出这个局限。
   
   自然,中西方历史何以差异这样大,历史学家说来说去说不清楚,谁也说不清楚,但事实就是这样。中国模式只能产生在中国,十足的中国貨。怎么能在东德发生?秦晖的老师赵俪生先生不在了,不然可以教教秦晖。
   
   复兴,复兴什么?皇权,帝制?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一派无知瞎说。还不是中体西用那点思路。在这些问题上,他们比刘晓波落后,自然更不懂马列毛,那才是复兴,人性从异化在更高形式上复兴。自然主席有一定局限,如斯大林有局限。
   
   徐水良:老项自己恰恰最不懂中国和世界。其实,共产阵营也没有那么大差别,如果89年邓小平的镇压失败,那中国就可能走到苏联东欧前面。
   
   问题的开始,89年,当时中国的客观条件和民主运动,实际上大大好于、优于苏联和东欧,而不是现在的人们认为的劣于苏联和东欧。两者的差别,只是一些具体的偶然因素:包括八九民运的仓促而起,中国最重要的反对派人士都被关在监狱,无法进行早期的理论和舆论准备;如果胡耀邦迟去世半年以上,如果当时的物价改革已经全面展开,89民运迟发生半年,让民众对中共及其权贵的不满情绪继续积累,那情况和结局就会有很大差别;此外,特别是因为历史的误会,被推上运动统帅的赵紫阳极度软弱,不敢反抗;相反,以邓小平为首的黑社会土匪专制势力,极端野蛮、残酷、专制、没有人性。这些偶然因素凑在一起,导致规模远超苏联东欧的八九民运的失败,中共六四镇压的胜利。这偶然因素造成的八九民运的失败和六四镇压的胜利,迅速拉大了中国和东欧的差距。使得64以后,中国民主转型的客观条件和历史进程,开始大大落后于苏联和东欧。
   
   然后,人们就反过来,把结果当原因,以为八九民运的失败和六四镇压的胜利不是上述偶然因素造成,而是现在已经拉大的巨大差距造成的。
   
   老项尤其不懂的是,他把最没有人性的禽兽和屠夫毛泽东、斯大林等等,看作人性的代表,把事实和事情完全搞反了。
   
   
   附:
   
   在世界范围内上演的昂纳克寓言
   --再谈川普震撼
   胡平
   
   在《川普震撼提出了什么问题?》一文里,我写道:“这次大选反映出美国的很多问题,其中主要的一个就是贫富分化的问题。实际上,这次美国的贫富分化,很大程度上和经济全球化有关,和中国有关。”“我们发现,偏偏是中国那样的专制政府,能充分利用低人权优势,造成更高的竞争力。好资本主义反倒比不过坏资本主义。”
   
   6年前,清华大学教授秦晖讲过一个“昂纳克寓言”。秦晖说:假如当年的昂纳克,也就是最后一位正式的东德领导人,成功地把东德的民主化镇压下去,柏林墙也还有,东德的老百姓也还是没有民主、没有自由、没有人权,但是昂纳克跑到巴黎逛了一通红磨坊,跑到美国逛了一通拉斯维加斯,忽然觉得花花世界很好,他也不想搞什么共产主义了,他就开始搞开放,就是要跟西德搞经济一体化。西德的资本可以过来,然后东德生产的商品可以过去,而且可以用无产阶级专政来创造全世界任何民主国家不可能提供的那种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比如说你看中那块土地,我就给你抢过来,你想赶走谁,我就给你赶走谁,比如说工人不准讨价还价,农民也不准讨价还价,国家财产想给谁就给谁,老百姓的财产想抢过来就抢过来,官商勾结什么的都可以做。
   
   如果昂纳克政府真是实行这一套,会产生什么后果呢?很简单,西德的工厂就会一窝蜂地跑到东德来,然后把整个东德变成一片血汗工厂,然后生产出大量的廉价商品去覆盖西德的市场,那样一来,西德的工业就垮掉了。当然在东德也会产生一些问题,就像我们现在在中国看到的,环境污染、血汗工厂、贫富差距、腐败,都会很厉害。但是假定东德人能接受,又假定西德也玩这个游戏,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秦晖认为,最后结果是,西德现在的这套社会制度将会完全崩溃。首先工会垮掉了,福利瓦解了,整个100多年来建立的所谓文明资本主义制度将荡然无存。
   
   面对这种困局,西德只有三个选择,一个是西德人搞自己的柏林墙,把东德的商品挡住不让进来,搞贸易保护主义,或者你把自己的投资管住,我的资本不许出去,你的商品不让进来。现在的西方就在这样搞,贸易保护主义越搞越厉害。但你这样做,在道义上就要付出很大代价,因为这套自由贸易制度本来是你自己倡导的。你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如果你不修柏林墙,你就要把你自己的条件降低到东德水平,否则你就不能跟它竞争,福利和自由都要大大往下降,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像东德看齐。如果西德真的做到这点,老实说你也就被东德统一了。因为从社会制度上讲你已经向它学习了。
     
   第三,西德现行的体制上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不管是自由还是福利的减少都会引起剧烈的社会动荡。不要说别的,看一下现在的希腊,福利减一点,马上就有人上街,而且闹得天翻地覆,更不用说引进东德的制度。如果你硬要这样干,西德就会发生社会动乱,那东德甚至不是完全没有可能采取军事手段统一西德。
   
   当然,昂纳克寓言只是寓言。昂纳克寓言并没有在德国发生。可是,昂纳克寓言在全球范围内并不是寓言,昂纳克寓言在世界范围内正在上演。其实,昂纳克寓言就算在德国发生了,后果也未必有那么严重。毕竟,东德很小,人口很少,只有1600万,而西德的人口有4600万,东德的人口还不到西德的三分之一。可是,世界范围内上演的昂纳克寓言就不一样了。中国的人口有13亿,而所有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包括欧盟(把脱欧的英国也算上)、日本,还有韩国,加起来才只有10亿。中国能吸收多少发达国家的资本?一旦中国成了血汗工厂,那会对自由世界的经济、并进而对自由世界的政治乃至整个秩序造成何等的冲击?这些都不再是寓言。在很大程度上,它们已经是现实。
   
   我们知道,经济全球化的理论基础之一是比较优势理论。比较优势理论是两百年前由英国经济学家李嘉图提出的。按照比较优势理论,如果每个国家都集中生产并出口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进口其具有比较劣势的产品,那么到头来,交易双方都可以增进自己的利益。然而,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是建立在一系列理论前提之上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生产要素在一国之内可以自由流动,在两国间则不能流动。在李嘉图的时代,国与国的自由贸易只限于产品。在当时,资本和私人企业是不会移动的,是留在本国的。今天的经济全球化,却是在产品自由流动之外,还加上了资本和私人企业的自由流动。人员的流动也增加了,不过人员的流动总有各种障碍,因而总是缓慢的,有限的;而资本的流动则易如反掌,十分快捷。既然比较优势理论赖以成立的理论前提发生了重大改变,因此,原先从比较优势理论推出的结论也就不一定还成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