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些基本知识]
徐水良文集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些基本知识


徐水良


   

2016-11-19~20日


   

   
   高玉秋(徐文立)先生上贴和转贴了多篇文章。其中有修宪:《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我对《民宪论》的回应》,丁毅回应修宪:《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修宪暂最后一次回应丁毅》等等。
   
   其中修宪的《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我对《民宪论》的回应》等文,对人类意识、制度、价值、自由、民主、信仰、自由主义等等许多基本问题的最基本知识也不懂,混乱又错误。
   
   我没有读过丁毅的《民宪论》,【注:昨日写了上帖以后,我读了《民宪论》中的一部分,虽然我不太赞同丁毅先生的一些观点,但我非常尊重丁毅先生对民国宪法的研究和努力。丁毅至少是个认证研究宪法的学者,修宪却是对理论问题几乎一窍不通。】见到徐文立转帖的这些文章里的许多谬误,牵涉许多重要的基本理论问题,觉得有必要谈一些相关的基本知识,以免其中的谬种流传。所以,我这里的批评,与丁毅先生的《民宪论》本身无关。
   
   制度是人类主观制定的规则,由人类主观价值体系决定,道德、制度、规章等等,都属于人类规范,都是人类主观价值体系的组成部分。
   
   人类的主观价值不一定以道德、制度等规范的形式出现。但制度和道德等规范,却属于人类主观价值体系的组成部分。
   
   所以,全人类都把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制法治宪政等等,称为普适价值。自由民主怎么可能不是价值?
   
   这里修宪等文章谬误充斥,可惜我没有时间对这些谬误一一加以厘清和说明。
   
   中国的伪精英伪右派对理论一窍不通,又想故作惊人之言,哗众取宠出风头,结果,谬误和洋相百出。中国伪精英伪右派理论上的无知、混乱、糊涂和错误,常常让人非常惊奇。这些朋友连民主、自由、制度、价值这些基本概念都没有搞清楚,就高谈阔论,乱说一气。
   
   可能很多人不懂这个问题,我再简单补充说一些基本知识。
   
   可以根据人类主观价值的流动性,把人类主观价值分成两种。一种是不断流动变化着的人们的价值观念和价值判断,这是大量的。另一种是相对固化下来的制度、规章和道德等等规范体系。与前者相比,固化下来的规范体系的量,当然要少得多。但这些固化下来的规范体系,却是人们主观价值观念、价值判断和价值体系的结晶。
   
   上面修宪的主帖,搞不清楚这两者的关系,把它们与其他许多问题混淆起来。此外,他还把其他许多问题相互混淆了,例如把自由和自由主义相混淆,把理性和信仰相混淆,把某些自由问题,说成民主问题;把某些民主问题,说成自由问题。还有其他许多概念,他都搞不清楚或者搞混了,结果造成许多混乱和错误。
   
   修宪不懂自由和自由主义两个概念的区别,把两者混为一谈,思想停留在中国特有的伪右派自由主义狂潮时的伪右派水平。也就是停留在中共及其特线阵营,以及伪精英伪右派撒谎,说自由主义是西方主流,把美国左派(欧洲中派)的自由主义,说成右派,撒谎欺骗中国人,为中共权贵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制造舆论,掀起自由主义狂潮时的伪右派水平。不过,十多年来,我已经无数次论述这个问题,我这里不再重复它。
   
   我们这里研究的是理性领域中的学术领域的问题,包括价值问题,研究的都是理性问题。可是这个修宪,与徐文立先生一样,非要把它们这些理性问题,与非理性的信仰混为一谈,真是混乱至极。
   
   此外,修宪又把对客观世界的客观认识,与主观价值系统混为一谈。其实,两者不是一回事情。
   
   就人类的客观认识说来,有对自然的客观认识,也有对社会的客观认识。前者对自然的客观认识,属于自然知识和科学的范畴,后者对社会的客观认识,属于社会知识和社会科学的范畴。
   
   自然科学和知识,与人类主观价值相结合,产生出改造客观自然世界的方法,那就是技术、诀窍等等。那就是人类与自然知识和自然科学相对应的技术和技术科学,与社会知识和社会科学相对应的策略和策略科学。技术规范,包括技术标准等等,是人类技术加人类自然价值观的固化;社会规范则是人类社会知识加社会价值观的固化,包括道德规范,政治规范、制度,和法律规范、制度,以及其他各种规章制度等等。
   
   另外还有修宪在民族主义和国族主义、多数决定(多数原则),和保护少数(少数原则)等等许多问题上的胡扯,我过去早已经有许多论述,这里也不一一列举和说明了。
   
   高玉秋:徐老师,请转发我的简单回复
   
   徐水良:能否告知民宪论网址?至于人民一词,别理会伪右派胡扯。美国宪法一开头三个词就是:
   
   We the people。
   
   那些中共特线和伪右派不断污蔑攻击人民这个概念,就是与告别革命不断污蔑攻击革命概念,使用的是同一种手法:
   
   就是把中共歪曲的“革命”概念或“人民”概念,说成“革命”概念或“人民”概念的本身,然后大肆攻击污蔑否定这些概念,达到否定革命和人民,维护中共统治的目的。
   
   丁毅先生问道于盲,请教和委托不懂理论的北京徐。估计北徐不会懂这些问题,所以,我看到帖子后,觉得问题重要,就说一点我南京南徐的浅见,供参考。
   
   
   附一:
   
   高玉秋 修宪: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我对《民宪论》的回应/转载 2016-11-19
   
   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
   ——我对《民宪论》的回应
   修宪
   (2016年11月19日)
   
   德先生(民主)自1919年五四运动提出来至今一个世纪了,中国人前赴后继地去争取它在中国落地而不成,为什么?因为人们并未认识到我们完全忽视了自由必须是我们首要的价值信念而不是民主,因为民主只是一个政治制度而不是价值信仰。民主不一定能带来自由,但是自由不能离开民主的护佑。
   
   当今中国民运最大的问题是以为反共和民主就是最终目标,死抱住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同时拒绝自由主义。可能大家不知三民主义翻译成英文就是nationalism;国民党的英文翻译名是nationalist party,也就是:国民党与中华民国的核心价值是民族主义,台湾的官方中华百科针对三民主义有明确的定义就是民族主义。不知道大家是否能理解为何当年国民党得不到自由社会的认同?
   
   今天的民运,你去了解任何一个人,都会发现,他们均排斥自由,或者说根本不知自由为何物。天天搞传统天天捧三民主义天天以为反共就是追求自由天天以为民主就是自由。其实所谓的反共,在价值体系上却仍与共产党不谋而合。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民运说的:奥巴马不支持中国民运。这是否能使我们反思:西方政府不支持中国民运,为何却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
   
   法轮还拼命宣传"爱国不等于爱党",实际上就是宣传爱国主义,而爱国主义是极端的民族主义。现在法轮搞传统文化民运搞三民主义,差不多齐全了。然而,至少我知道美国的情况,民族主义是被排斥的。美国因为秉持自由主义价值体系,而自由主义坚持的是个人的权利和个人主义,民族主义坚持的是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是排斥个人权利更排斥个人主义的,所以,美国是反对民族主义的,欧洲一些自由主义国家也反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居然就可以得到美国支持,为何中国民运不行?因为你若坚持民族主义(三民主义、爱国主义),对于西方来说,是对自由主义的威胁。不要以为坚持反共,那么国际上就应当有很多自由国家的政府支持你。至今中国的民运,国内外,仅仅有少量的国际NGO组织针对少数个别案例表示关注和声援,任何国家政府哪怕是秘密的支持都不会给,因为除了反共之外,你缺乏独立的价值信仰。
   
   异议人士们从1976年到今天仍处于冷战思维时代,认为全世界理所应当地反共,所以,只要自己声明反共就觉得全世界自由国家都应该支持。其实冷战过后,仅剩的几个共产国家根本不会成为自由国家的目标,因为共产残余势力已经不可能摧毁自由国家了。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在共产国际的进攻威胁下联合起来对付共产阵营,所以反共就是获得他们支持的充分条件;但是当苏东瓦解后,共产主义不再是自由价值的威胁,所以若还觉得他们有义务帮中国反共,根本就是老幼稚。今天许多异议人士叫嚷西方绥靖主义,其实绥靖主义是指面对战争威胁而不敢站出来对抗的策略,它是英国在一战后为了换取和平而对德国采取政治军事上的让步或旁观的态度;而中国虽然对内极权却没有对外扩张的实力,在可预见的未来的很长时间,中国不会强大到如当年共产阵营那样威胁西方的自由价值和安全,这种翻不起浪的小势力,西方自然不会消耗资源去做过度反应:谁有义务管中国啊?都是纳税人的钱,他们管非纳税人非主权内的事,有病啊?又不会威胁到他们自己国家。
   
   自由国家的政府只会关心自己国家的安全,而不会在自己国家安全不受威胁时去攻打它国。关于美国有一段非常让人吃惊的历史:法国帮美国打败了英国,美国制宪会议的两年后法国民主了,却遭到英国带领的各国联合部队的进攻,结果华盛顿作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决定不参与双方的战争,保持中立。罗斯福总统参与二战的目的不是别的,是因为飞机可以越过大西洋轰炸美国本土,这对美国构成了威胁。这是罗斯福总统的一次著名演说中明确表达的。二战后,罗斯福总统之所以建立目前这样一个国际秩序,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保护所有其他国家,而是为了确保战争不要打到美国本土,所以任何军事冲突和威慑都首先让他们只局限在所发生的地区;同时联合欧洲等西方国家对决共产主义的威胁,这是因为共产阵营叫嚣解放全人类,试图武力消灭自由国家,所以美国必须要保护自己国家的自由和保持最大范围内的世界其他地区的盟国的自由,也就是捍卫自由的存在。尼克松1972年开始连共是为了抗苏和分化共产阵营。
   
   而信仰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中国民运和反共阵营在根本上和中共无分别,人家美国和西方干嘛支持民运呢?他们站在局外人角度才看得清楚,就是反共人士自身就是一群具有专制独裁倾向的不理解自由价值的人,他们的各种表现让人看到他们没有树立独立的价值信仰,只不过是对中共表示反对,但中共就将民族主义(强制性的爱国主义)和传统文化(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当作强制性的国民信仰,那么反共究竟反的是什么?不要以为声称反共人家就看不出你对自由的不解和你的个人倾向。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民主不代表自由,只有自由主义民主才是自由的保护者,但是民运却不知道民主还分自由主义民主和非自由主义民主。
   
   国外关注中国的人权受到极端侵害的现象,那都是百万分之一不到的概率,而且他们的非政治性的定位也决定了他们不会帮助中国人要求中共修改法律和制度,而中国人跟著少数的个案维权的国际组织呼吁一些个案,也不基于个案具体提出法律和制度问题,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各种啦啦队——个案维权者,其他什么也没有。天天做梦一分钱不花就能靠上街推翻中共,这已经在1989年尝试过了,当时就是缺乏独立的明确的新价值观,当年就是将民主与自由混为一谈了,可悲的是,我们今天仍在原地踏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