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徐水良文集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本人部分帖子汇编)


   

徐水良


   

2016-11-13~18日


   
   
   胡平:ZT:川普顾问:美国反对亚投行是“战略错误”
   
   徐水良:川普亲俄,推崇中共镇压。我大选前看到鼓吹美国对中共和解合作,主张不要对中共专制和侵犯人权进行批评,放弃颜色革命等等极端亲共的组织,也是以全力攻击欧巴马政策的极端保守派面目出现,在皇后大学旁边发他们的宣传品,我当时就批评他们是为中共魔鬼张目。
   
   鸡头肉:毕竟“闷声发大财”来的实惠
   
   旁观者昏:川普怎么会支持民运?
   
   徐水良:除非中国与美国开战了,否则,幻想川普真心真诚地而不是应付地支持民运,那是做白日梦。
   
   旁观者昏:打仗的机会只有全面施行美国在欧洲和东亚撤退才会大起来。
   
   徐水良:狭义民运圈早已经不能代表中国的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我指的是川普当选后,有些变化也许会有助与中国全民性的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我们必须加以注意的问题。
   
   陆七:zt美国民主怪现象:为何不能一人一票选总统?
   
   踏并:如此看来,联合国应按各国世界人口比例投票?
   
   徐水良:一国一票,第三世界落后反动国家控制选票,当然不合理,亟需改革。
   
   楼下戈倍儿曾,我对你小痞特极端鄙视,你还纠缠不休,一再造谣撒谎污蔑攻击。
   
   你小痞特什么也不懂,当然以为世界上除了一国一票,就只能是一人一票,不知道这里可能有各种设计。
   
   联合国一国一票制度给中共纠集反动落后第三世界国家对抗自由民主文明世界留下很好机会,当然必须改。
   
   怎么改,考虑哪些因素,怎样设计比较合适,多大程度上照顾小国,多大程度上照顾大国,多大程度上人口因素,多大程度上照顾地区特点,多大程度上照顾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问题非常多,不是你连常识也不懂小痞特能够理解的。
   
   曾节明:老贼糊涂,按人口比例定选票,中共国在联合国将手拿最多选票
   
   曾节明: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张三一言:(指曾节明)反动透顶:定儒教为中国国教。
   
   徐水良:这戈倍儿曾小特骨子里就是拥护政教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中共走卒。
   
   楼下戈倍儿曾纯粹人渣,还要反诬别人人渣,也不怕让大家笑掉大牙,骂张老人渣,完全暴露戈倍儿曾自己是人渣。
   
   看看出丑了,只好删除。就像刚才污言秽语骂我的贴子出丑了,只好删去一样。
   
   臭名昭著小痞特戈倍儿曾,你以为造谣污蔑,以此协助中共攻击我电脑,能有很大效果吗?
   
   cwing:现要美多元联邦搞一人一票的,正是之前太阳花要在台湾弹丸搞代议
   
   徐水良:胡扯,我坚决批评太阳花,但主张一人一票人人平等,那是民主本质。
   
   那赢者通吃的制度,违反一人一票人人平等民主原则,很不合理。某人在某州比对方多一票,就可以通吃全州,也就等于多一票就可以拿走全州选票,这无论如何是交通通讯不发达时代,以及立国不久制度不成熟的时候,留下来的不合理习惯。
   
   这习惯明显违反民主原则,并无宪法宪政依据,不知道有无法律规定作依据,法学学者,应该研究它是否与宪法抵触。
   
   cwing:多元大国,就该是“一类人一票”,而非“一人一票”,才能保护多元
   
   左派就是口号左,什么倡导多元啦,这个那个啦,但是真要按照他们那极端的路子走,多元灭的更快。
   
   什么叫左?左就是偏执
   
   徐水良:天方夜谭式胡扯,而且是专制原则。你是要回到法国大革命前,几个等级作分类,人数众多的第三等级与少数第一等级僧侣,第二等级贵族成三类的那种状况去。大概那是你们的理想状态。
   
   在中国,就是搞人数1%以下的权贵,与人数95%以上的民众,再加上什么其他阶层分类,一类一票。
   
   民主原则就是一人一票,人人平等。不会是专制主义的一类一票。
   
   这里的胡扯,暴露川粉是一批企图推翻一人一票,人人平等这个民主原则的专制主义者。
   
   徐水良:顽固反对一人一票人人平等这个最基本民主原则和其他一系列表现,包括不准批评领导人,只准为领导歌功颂德等等中国人的专制习惯,以及其他表现,暴露了川粉某些人内心里顽固的的专制理念。
   
   中国民众和民主力量,为了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民主原则,与中共特线五毛御用文人辩论了论战了十多年、二三十年。现在川粉们竟然站到中共特线、五毛和御用文人反对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谬论一边去了。
   
   ====
   
   刘刚:试说规则的合理与不合理
   
   徐水良:长篇大论来论证一切规则包括中共制度都合理,暴露你中共走卒本质。
   
   你说一千,道一万,长篇大论论证一切规则和制度都是合理的,彻底抹杀合理规则制度和不合理规则制度之间的差别,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论证中共规则制度也是合理的。这恐怕恰恰暴露你被迫反戈一击反叛政法系特线队伍之后,现在“改邪归正”归队习中央系特线队伍,继续加倍为中共卖力的本质。
   
   徐水良:ZT川普接受《60分钟》专访全文
   
   徐水良:川普认为选举人团是灾难性制度。现又认为希拉里奥巴马是好人。
   
   川普曾经认为选举人团是灾难性制度。现在选赢了,又改口说它也有优点。选战时,坚持把对方说成罪犯,强调要派检察官起诉她,把她关进监狱。现在却又认为希拉里奥巴马是好人,吞吞吐吐不愿起诉,再三说不愿伤害他们。还有对奥巴马全民健保,以及其他等等,也是类似。观点反复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而离谱赞扬选举人团制度是天才制度,则是中国式川粉的伟大发明。却是川普从来不敢说的。
   
   不知道中国式式川粉,特别是戈倍儿曾和在中共特线阵营翻来复去的刘刚等特别卖劲的人物,他们是怎么选择当哪一种川粉的。
   
   当然,对于刘刚,他出身公安世家,翻来复去变换主子,技术纯熟高超。他先当反对派,看反对派被政法系整得不成样子,就投政法系。因家暴案,又不得不反戈一击反叛政法系,回反对派,自诩揭露特务,徐水良第一,他第二,以徐水良第二自居。但过一年又受不了反对派的清苦,于是又拼命向习中央系献媚,要“改邪归正”归队改投习中央系。写了大量献媚习系的文章。现在大概归队成功,就加倍努力报效新主子,特别卖劲攻击徐水良,以免再被主子真的当作徐水良第二。
   
   古有吕布,三姓家奴,现有刘刚,三系走卒。翻来复去早已成为本能。这观点上的反复,更加是小菜一碟,不在刘刚话下。
   
   徐水良:中共讨好川普,川普在中国打了十年的商标官司胜诉。当选总统后,川普在中国的商标纠纷中胜诉。
   
   踏并:zt川普首次任命就找了“美国最危险政治人物”
   
   徐水良:未来四年,不容乐观。尤其种族冲突问题,华人应该预先有思想准备。
   
   徐水良:转一个推特的不同观点,供大家参考:
   
   川普楼盘打(大)量钢材从中国进口(新闻周刊报导),在中国有领带厂,曼哈顿5大道的川普大楼四大债主之一是中国银行(纽约时报)。他在新泽西州一座楼盘买主全是以买楼盘而办移民身份的中共国人(彭博新闻社)。他多次公开夸奖中共领导人聪明,骂天安门学运是暴乱,赞中共镇压六四正确。他会给中共施压?
   
   mac:谢牛主席有容乃大
   
   徐水良:这里从来不是有容乃大。我批评老牛,马上就被剥夺提导权已经许多年。这次180度反转,也完全证明这里不是有容乃大,而是非常偏狭。所以共舞台永远就是一个小小的舞台。
   
   XO:你从来没有批评过我,我也从来没有剥夺你的提导权
   
   
   徐水良:你属下死党黄版主一看我批评你就冒火立刻取消提导权,不过是小圈子小帮派习惯做法而已。
   
   我因为批评你被取消提导权,当时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的。不过我不想花时间去找原帖,不值得找。但你否认也没用。
   
   XO:你继续攻击黄主席,他再取消你的提导权
   
   徐水良:你把这个小舞台也看得太了不起了吧?在你这里提导别人需放弃言论自由批评自由做代价?
   
   飞鸿黄:提导权是特权
   
   徐水良:我宁要批评你们的自由,不要只能对你们献媚拍马的特权,也让大家看到你们的小肚鸡肠。
   
   何勇军:为什么说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在革命的时代是民主的敌人
   
   徐水良:此事已经辩论二十多年。你们不遗馀力参加中共反对一人一票人人平等民主原则大合唱,倒是一个新情况。不过是利用连川普也曾经在网上发帖认为是灾难性制度的美国选举人团制度,为中共攻击一人一票,人人平等这个基本民主原则,抓一根稻草而已。
   
   ====
   
   AlphaQ:川普取消TPP以后的可能。
   
   螺杆:说的太对了,我是亲眼见到老美土地的辽阔肥沃,农民的富裕,地还都荒着呢
   
   徐水良:美国只耕种国土面积7%耕地。但不是世界战争或饥荒时期,粮食做武器,不可能有大作用。而且,即使战争禁运地区,国际上都是粮食和人道物资不禁运,用粮食做武器,违反国际道义准则,让美国背上不惜饿死穷人很不道德的国际骂名,大大损害美国信誉,即使能把专制国家搞成北韩那样,仍然无法搞垮北韩,相反,让美国自己丧失美国最强大的力量之一————自己的国际道义力量,是个大大的馊主意。
   
   和平正常时期出粮食武器这个馊主意,是不懂国际事务的表现,吹捧馊主意的,同样不懂。
   
   螺杆:我认为Q主席比你懂得多,人家说的句句在理,都说到点子上了,没有一句空谈
   
   徐水良:我早已经说过这个道理了: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例如让小学生评论高等数学,不告诉他这是大学课程,那他们可能就会说,设么乱七八糟的,连加减乘除都写不好。你让他与初一或小学高年级数学比,他就会说初一或小学高年级比那个高等数学乱七八糟的东西水平高得多。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徐水良
   
   2010-11-28日
   
   (全文略)
   
   不过,上文没有研究小团体小圈子以及特线互相吹捧带任务污蔑贬低对方这些更重要的现象。
   
   美国非常重视国际社会。AlphaQ说美国强大到不需要国际社会,完全是不懂国际关系的胡话疯话。
   
   如美国强大不需要国际社会,那川普对美国的批评以及使美国再度强大之类的说辞就站不住脚。
   
   我多年前早说过,此类马甲的长处只是插科打诨,以表面风趣的语言,骗骗外行而已。实实际上根本不懂理论。
   
   棒子面:(批评AlphaQ)您这是给大伙儿画饼充饥开白条。且没有对现的时间与可行的措施,最最不靠谱的是……
   
   徐水良:不仅是画饼充饥,而且多疯话胡话,有朋友竟然还大力赞扬。
   
   莫愁:BBC:美国会委员会建议禁中国国企收购美公司
   
   徐水良:川普和这里川粉的许多说法和疯话,完全是外交外行。这建议才是内行,但需要找合理理由。
   
   其实最重要的是否定中共市场经济地位,侵犯知识产权,互联网禁闭且网军骇客攻击互联网,破坏包括实体经济、知识经济、互联网经济,盗窃科技和其他知识,以及用政治专制保证经济垄断,危害全世界等一系列问题,以此取消中共享受的贸易和其他各方面的优惠,才是打中共要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