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徐沛文集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1989年6月,邓共把坦克开进北京,血腥镇压以60后为主的八九一代。1949年后成长起来的又一代中国人遭到共产党的致命打击与残酷摧残,与文革一代和五七一代相比,他们还算幸运,因为不少天安门运动的发起者与参与者都能像当时还是北大研究生的封从德一样躲过邓共的抓捕与囚禁,来到海外,获得自由。
   
   六四屠杀前,经台湾、香港和东南亚来到欧美的华人牧师很难邀请到大陆人去参加他们的活动,但六四屠杀让无数大陆人深受创伤,开始参与由教会举办的各种活动,然后相继入教。这些人多半申报“六四血卡”,这之后更多人用脚投票,千方百计来到海外。在异国的外语环境中,华人教会难能可贵,既有助移民适应新的生活,又可以给他们心灵的慰籍。


   
   六四屠杀促使无数大陆人与中共决裂,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我人已在德国,也没加入中共。其时还是研究生的熊焱于1989年6月4日,在北大墙上贴出两张大字报:左边是“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右边是“声明  我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此与中共断绝一切关系!”1992年,遭受中共囚禁的熊焱流亡美国,加入教会,就读神学院,现为美国陆军少校军牧。像熊焱一样选择信教的八九一代不少,像汤志敏一样在当了基督徒后又走入法轮功的也有。
   
   我没有选择走入西方宗教,虽然我在四川外语学院求学时就乐于与东西方宗教各门各派的信徒来往与交流。因为我从小就信神,热衷探求人生真谛,向往古书比如唐诗中的学仙访道。如果人真能自己选择人生之路,我肯定不会获得学位后继续留在德国。可惜只要中共不垮,我就有国难归,因为我已习惯自由,不可能放弃人权,接受在中共领导下的特权。这也算人命天定由不得我。我庆幸自己能在36岁前读到《转法轮》,从中找到在东西方宗教经典中都没有找到的人生答案。我也更知道珍惜身在德国的自由,也更有精力声援海内外的反共志士。
   
   封从德在采访中透露,天安门一代在六四屠杀后,大约三分之二出国。大多数上学后工作,有的经商,其中“小部份人完全放弃理想,甚至与中共合作”;有的换了轨道,但还沒有放弃理想,比如熊焱;封从德认为自己处于“脱轨状态”,因为“一直忘不了六四“。他原来是北大遥感所的硕士生,因为逃亡途中的神奇经历,到法国后进入索邦大学研究宗教,他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中医的宇宙论与道教的关系》,他也获得法国工业部的工程師文凭。他九八年起就转到电脑行业,自建六四档案网64memo.com。
   
   身在海外的华人既有信仰自由,又有言论自由,可惜好些人不知道珍惜甚至滥用大陆同胞没有的自由。他们也把群发件投入我的邮箱,有时会让我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我因此获知封从德对基督教信仰与美国现代文明的看法,其中下列论述甚合我意,特此分享:
   
   有人宣称真理是唯一的,听起来不错。
   
   只是,人是罪人(基督教圣经中的“罪”,其实古希腊文是“过”、“不中”,即“不中靶心”的意思,这样说来,人人有“罪”也就很好理解了),因此,人人有局限。因为有局限,所以不可能认识真理的全貌,各人所知的“真理”,必然如盲人摸象。大象还是大象,但每个盲人/罪人的认识就不一定相同,若各执己见,就很难沟通了。由此可见,宣扬“真理是唯一的”,这可以说得过去;但如果加上一句,说“真理是唯一的,而且就是我(们)认识的那样”,那就麻烦了,一切宗教战争都是以此为借口的。
   
   而认识真理的过程,则好比登山,有境界的高低。通往山顶的路不止一条,只有临近山顶,才能明白,其它很多条也都能通向山顶。
   
   有些人顺一条路被带到半山腰,领路者自然要宣称这是“唯一的道路、真理与生命”,跟随者也自然需要这样的信心,才能坚定不移地向上攀登。这就是大多数信徒的状态,尤其是新信徒刚刚向上攀登时的状态。这时的“唯一性”与排他性,既很自然,也很必要,因此很容易以己之雅比人之俗,这样才能巩固信心。但也是因为境界不够高,眼界不够宽,而形成严重的促狭与偏见,不知道也不愿意相信其它路也能登顶。因此我们可以看见一种现象,叫“新教徒综合症”,他们极其热忱,急不可耐地要把自己刚刚认识到的真理传遍全世界,同时也有极强的排他性甚至攻击性。他们不是说“这是辣子鸡丁,很好吃,你也试试?”,而是说“这是辣子鸡丁,最好吃,你一定要吃”,有时候还会加一句,“不吃就下地狱”。
   
   ……无神论在认知方法上是荒谬的。无神论是另一种信仰,一种比有神论更为坚固、但违背基本逻辑方法的信仰。当然,大多数自称无神论的人,其实是不可知论或怀疑论者,他们还是相信有一个“本体”存在的。
   
   那么,我们在山脚的时候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很多古人比较有福气,那时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其它道路根本没听说过,于是就一路上升,直到山顶。当然,也有很多被盲目地带到了山洞中或小山顶而走不出来。
   
   问题是,现代人在资讯极度发达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先用广度与深度结合、再一门深入的办法比较合适:先对各教都稍微了解一下,进去试一试,然后选择对自己合适的道路奋力向上。这时就需要“正心诚意”……“邪心修正法,正法亦邪”。所以正心很重要,假如真的一开始走上了邪道,正心(也就是上帝在我们内心的良知声音)也会带我们改邪归正。
   
   以上是封从德的观点。在我看来王若望等昔日共产党员就是青少年时被鲁迅们误导上了邪道,好在他们的良知没有泯灭,还能在六四屠杀后幡然醒悟,从此与共产党决裂,走上正道。同样,有的基督徒根本算不上真信徒,因为他们违背耶稣的教诲。比如敢于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对他们不了解的人事加以“毁谤”。违背圣经,既“毁谤”又“随伙毁谤”的基督徒即使不是共特,也不能算基督徒。
   
   我因六四屠杀开始反共,因获知法轮功开始上网,我发现法轮功学员中也有共特。法轮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修身养性的佛家大法,如果谁既不真诚又不善良,那么,他连正派人都算不上,遑论法轮功学员。至于我算不算法轮功学员,欢迎读者自己判断。总之,我乐于写下自己的真实想法与观点,本着善心评判进入视线的是非,供读者参考,为历史见证。
(2016/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