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小平头夜话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盛记团伙改选出炉

   
   2016年10月16日盛记多伦多民阵搞所谓换届选举,这就是所谓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
   
   (1)理事七人:逸君、高昇、伊利、梁咏春、陈祖闽、蒋佳冀、余晓智
   理事会主席:逸君
   副主席:陈祖闽
   (2)监事三人:应宏善、罗乐、李铁
   监事会主席:应宏善
   新任主席逸君任命:
   秘书长:罗乐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图: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老先生、韓廣生(贪官,前沈阳市司法局长)。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山西假难民)、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咏春(红体恤者,广西假难民)、羅樂(黑体恤脑满肠肥者)、逸君(又名:贺军,盛雪之男宠)。
   
   盛雪团伙合影照唯一慈眉善目的韩文光老先生(前排右二长者,貌由心生,其他男士不是獐目鼠首,就是脑满肠肥。唯一的女士盛雪就不多说了,她的风流浪事都快能编成一本言情小说了……只能用“恶之花”来形容——网上至今还有展露生殖器的“盛开的雪莲”在那陈列),韩老知耻而后勇(多伦多民阵此前也有苏君砚、刘劭夫、陈毅然拍案而起揭露盛雪),幡然醒悟与盛雪团伙切割,不与流氓团伙同流合污,勇气可嘉,是一个正直的民运之士!
   
   平头点评:

   
   
   “小赤佬”逸君

   
   贺军(即上海阿拉“小赤佬”逸君,图中后排右一戴眼镜者)做了多伦多民阵理事十年了,没写过一篇文章,没发表过一次演讲,没召开过一次会议,没缺席过一次国际会议。贺军作为盛大娘之男宠,唯盛雪马首是瞻,盛雪把他看作就是一个摆设。贺军是个贪杯之人,几杯黄汤下肚,于是有过“酒是英雄色是胆”的壮举——分别于民阵2005年澳洲悉尼会议和民阵2010年布达佩斯会议期间,喝得酩酊大醉地嚷嚷然要与盛雪姘居的面首潘永忠、张小刚决斗。一时成为会议众人谈资的头条新闻。这次盛雪将“小赤佬”逸君再次“旧瓶装新酒”委以多伦多民阵主席的宝座,也算是安抚贺男宠在盛张“淫照门”事件中醋意大发躁动受伤的心。
   
   
   “小白脸”罗乐

   
   盛领军的御前马仔“小白脸”罗乐(图中后排右二黑T恤包子脸者)。罗乐这个人姓名都是假的,据说多伦多民运圈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盛雪团伙里面,像这样的套中人还真不少。比如说,“瘪三”难民诸葛乐群、逸君、李心佛(又名边大卫)之流都是以化名示人,整个地下工作者的干活。罗乐是前两年突然出现在多伦多民运圈子的,现在是民阵总部理事,副秘书长,加拿大分部秘书长,他在担任重要民运职务之后,去年和前年两次回北京,形迹可疑。此人“小人得志”便瞪鼻子上眼,是个给点颜色他就敢开染坊的主。但罗乐到底是通县小农意识之劣根性未除(这点与另一“通县卖膏的”民运骗子张健倒是惊人的相似!盛记团伙张健、罗乐强强联手,堪称无敌“通县双煞”,张罗团结如一人,至贱天下谁能敌?!),穷惯了逮住民阵多伦多会议印刷品的机会便上下其手,漫天报价贪污钱款,被逮个正着,酿成轰动一时的“假发票事件”。“小瘪三”罗乐自组所谓调查组高调挺盛,甚至闹出“此地无银”为“盛雪的贞节” 打保票背书的拍案惊奇。一说盛雪是圣洁的贞女,唐人街按摩女都笑了!——1990年跟她在唐人街按摩院一起讨生活的姐妹看到了星岛日报对盛雪的报道,大吃一惊,说这不是莱梦娜吗?怎么成了民运人士呢?于是到处跟人将盛雪在按摩院如何勾搭男人,抢姐妹的客源那些个丑事。如今莱梦娜摇身一变为民运圈“盛开的雪莲”招摇撞骗,风生水起,可惜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又被打回原形。众所周知,盛雪胆肥欲盛野心賊大,有关盛雪的滥性,就连盛雪的老公董昕都无奈地实话实说“她婚前婚后都那样,上瘾,我也没办法!”现在大家都知道,由于盛雪在1976年,十四岁之际,她母亲李桂琴勾搭在建筑队一起劳动的一个江湖郎中,引狼入室,盛雪和其妹妹受到了这个禽兽的性侵犯,失去了贞操,从此破罐子破摔,早已把女人的羞涩,矜持,贞操丢到九霄云外了。这个少年时代的变故,或多或少的影响了盛雪的人生道路。据董昕跟人家诉说,没有跟盛雪结婚前,她的男人多得是。原来以为结婚后会收敛一点,没料到盛雪这个人早就把廉耻踩在脚下了,所以跟董昕婚后依然故我,可怜忍者神龟只能徒呼奈何。小罗子究竟算是哪根葱,竟敢“董昕不急太监急”两眼一抹黑地为婊子盛雪立贞节牌坊,喊出了“保卫民运,保卫盛雪”的雷人之语。未几,网上闹出盛雪、张小刚展示生殖器的“淫照门”丑闻(像张晓刚这样的无耻之徒,最后搭上了盛雪的末班车,吃了残花败柳的残羹冷炙,无耻的说谎,装逼,在崇高的旗帜下做着最无耻的事情,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样无耻的),“小白脸”罗乐着实被重重地打脸,不过他不在乎,盖因其包子脸耐打欠揍,最绝的是他不要脸!“人至贱则无敌”,信哉斯言!
   
   
   “通天”人物應宏善

   
   应宏善(图中后排左二白衬衫阴沉脸者),此人自称胡锦涛是其在清华的同学,是盛雪团伙通共“通天”的人物。原本做鸡肉加工的生意,现已退休,目前是盛记多伦多民阵监事会主席,陈毅然退出后担任盛雪十元人道援助的负责人,所以捐款人和受捐人的名单全在他手里。此人每年回国,还把儿子弄回国内做事,有人担心 应宏善会把这些名单交给中共,作为他在国内开展事业的交换。应宏善虽然在民阵中地位不高,可是掌管十元救助计划,举足轻重,回国应该会受到讯问,他能安然无事令人生疑。
   
   
   “玩命潜伏”边大卫

   
   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图中后排中间光头格子衬衫者)边姓是真的,名字谁都不知道。此人自从2009年被盛雪拉进北美华文传媒参访团,去了一次达兰萨拉之后,就正式参加民运了,现在成了盛记民阵总部理事,加拿大分部理事。此人背景模糊,据说有军方的背景,还做军火生意发了财。但是,自从进入了盛雪的圈子,所有国际会议从没缺席的,而且负责全程录像,每一次开完会,他就马上回国,也没什么麻烦,照样来去潇洒。他们夫妻两人操控着盛雪所召开的每一次会议,有人说叫做贴身紧逼。也许潜伏工作压力山大,也许夜路走多终遇鬼,也许亏心事做得太多遭报应,总之边大卫一命呜呼死翘翘,可惜呀,死了也只能是“无名英雄”!不過為党國而死也死得其所,隨後宣傳機構將丧事办成喜事,下一步英模報告會家属坐在主席臺上讀著文宣部門提供的講稿,大談做鬼也幸褔的過程,接受万眾屁民的荣誉。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八旬难民之子余小智

   
   年过半百还是“王老五”的余小智(图中后排左一者)是个有故事之人,别看他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木讷之人,老话怎么说来着,“不叫的狗咬人!”余小智入伙盛记团队还是他八十老母搭的线:听说盛雪法力无边,手眼通天,办假政庇成功率在多伦多地面是声名远播。为了让自己来多伦多探亲的老母留下来,于是决定花钱请盛雪帮忙帮他妈申请政治庇护,这就成就了余老太八旬难民的名号,成了盛记民阵奇花异草丛中的一朵奇葩。可能是加拿大的移民官从来没有遇见过八旬老人申请难民这样的案例,以余老太八旬高龄申请难民可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这不是给习包子的“中国梦”添堵吗?!也可能这案件本身过于荒唐,难以自圆其说;更可能是母子俩实在太穷,没啥油水,盛雪也没用心办事。总之,加拿大移民当局驳回了余老太的政庇的申请。可是,余老太还不罢休,继续上诉,所以还能滞留在加拿大。
   
   话说余老太也不是一个目不识丁,昧于世事的愚妇,老人家退休前还是太原的一个中学物理教师呢,因受人撺掇,晚节不保,到了这把年纪,还干出了欺骗加拿大政府这样荒唐的事情,真是丢人现眼,可怜可悲!
   
   当年多伦多有一位高人,在出席了盛雪举办的活动之后就说,这哪是什么追求民主啊,这就是盛雪的政治把戏——政治塔台,经济唱戏!盛雪把民运作为生意来经营了,盛雪无职无业,整个就是职业经办假难民“政庇”敛财的“革命家”。多伦多的民运组织就是盛雪家的生意。实在是高论,一语中的!
   
   余小智参加盛雪的聚会,说话不多,也说不出一个字丑寅卯来,可是母子俩作为盛雪鼓弄的那些所谓民运活动的活动展板,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他们成了盛雪在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干民运“锡红报道盛雪”骗人把戏的背景。可是我们千万不要小瞧了余小智,话虽不多,可是却掷地有声。当盛雪说陈毅然是特务,他也跟着说陈毅然是特务。还振振有词的说,陈毅然攻击民阵主席,她就是特务!跟文革谁攻击江青谁就是“反革命”有得一拼。奴才是怎么炼成的,余小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鲁迅说过:做奴才做久了寻出美来,甚至心生感谢之情,这种奴才身主子心的人今天仍然不少。做党国的奴才而生,众奴才描出的美感早以胜过鲁迅笔下描述的年代许多倍了。
   
   由于余小智立场坚定,爱憎分明,陷于丑闻缠身,危机四伏的盛雪火线提拔余小智,立刻委任余小智为民阵加拿大理事,在山寨里“威虎厅”排行老九,成了胡彪的干活。这回盛记改选上升到老七,但还是敬陪末座。于是,盛记多伦多的坚强团队全部都当官了,政治局七常委呀,没一个是群众,真够猪坚强的!
   
   
   一门“假难民”梁咏春

   
   2012年广西南宁仔梁咏春(图中后排右三红T恤挺胸叠肚者)持合法身份进入加拿大,立刻熟门熟路投靠臧锡红(盛雪),住进了她家的地下室,过上了假难民的生活。现在,梁咏春按盛雪的程序,先申请难民,编造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故事,然后参加“民运”。这不,梁咏春如今官拜民阵加拿大分部理事,还为盛雪挺枪立马,绞杀异己,“该出手时就出手”,大打“咏春拳”一点不含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