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小平头夜话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毅然按语:为盛雪打棍子的“马前卒”罗乐的真实品行大家早已看清,根本不需要再为他浪费笔墨,以前的文章都写的很清楚了,但他一次次重复的胡搅,恐怕也是想把自己炒作成名人,哪怕是臭名远扬,也不惜要扬。这个虚伪的小人,说谎从不脸红,不论你拿出什么人证物证、有多少人证明,都是一口否定,这点跟盛雪真有一拼。
   
   我使用“听说”完全是为了保护提供信息的人,我不会给自己没事找事,我的文章大家也都看得很清楚,除了让事实说话,我没兴趣浪费我的时间讲多余的废话。现在也一样,旧文重发就够了。我劝罗乐你别炒作了,你除了继续抹黑自己,其它方面什么也捞不到的。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图: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老先生、韓廣生(贪官,前沈阳市司法局长)。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羅樂(黑体恤脑满肠肥者)、逸君(又名:贺军)。这就是所谓盛记民阵之团队。
   
   
   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
   
   陈毅然
   
   罗乐这个十足的伪君子,小人,混进民运中搅浑水,打着民主的幌子,不断的造谣生事,民阵这几年的混乱状态与他有很大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他的阴谋,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
   
   以前我没有讲,是因为我懒的理这种卑鄙的小人,但现在看到他不断利用民阵内部和外部的矛盾,来达到他一步步破坏民阵的目的,我确实想提醒民阵理监会要警惕此人,并调查此人的身份,将他这几年混入民阵后的言行整理分析,看看这个化名罗乐的到底是什么人?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想把我掌握的事实,讲出来,供全球理监会参考。
   
   我首先发誓我讲的话绝无半句谎言,不管他承认不承认,他都是一个挑动是非,毫无诚信可言的人,而且他的可疑身份值得调查。我的理由如下:
   
   1,在多伦多和全球民阵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和经历。我知道他来自北京郊区通县,是农村还是县城不清楚。到外地一个大学读英语专业,毕业后在哪工作?怎么来的加拿大?都没人知晓。从一次会议上我认识他之后,他说要自己做生意,我帮了他两次忙,后来他加入多伦多民阵,并受到盛雪的重用,成为多伦多民阵秘书长。但一直以来他让我感觉他的口气很大,好像他的身份不一般,好像是凌驾于多伦多民阵和全球民阵之上,你们可以查查他写过的有限的一些文字,出现的语言,毫不客气,毫不尊重对方,好像是更上一级派来的领导,如:“我批评了某某”,“我批评了盛雪”,造谣蛊惑,挑动是非,看不到他写一篇像样的文章,参加过一次外地开会,而那些破坏团结,无中生有的事却都是从他开始,一个小小的矛盾从他的介入开始激化和升级。所以他的身份最值得质疑?他每年回国也从未听说过有麻烦。
   
   2,我对他的另一个疑点是:他不仅是挑起事端,又是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最擅长挑拨离间,造谣惑众。但水平又很低,手法也很拙劣。
   
   我几年前与盛雪的矛盾,起因和升级都是罗乐策划和操纵的。是他要查民阵的帐,而不是我,我不是民阵的人,我毫无兴趣,我只是跟他提过我的建议对捐款人给予收据,才能获得更多人支持。而罗乐要查账和管钱,是为了他自己手上有经费。这说起来也不是错,如果他用在正常开销上。有一年渥太华会议他打电话让我去,说他开车带我去,我拒绝了,他让我出钱赞助会场租金我也拒绝了。他对我抱怨说:盛雪每次都让他筹款,而不拿出民阵的钱,告诉他民阵没钱,他说他谁都不认识怎么筹到钱?他让我问一下财务还有多少钱?我就问了一下,得知有2千元,就告诉他。他当时就很坚决的说要公布捐款账目,在会议之后他在民阵网里也是这样写的,并且还将筹款的剩余留在了自己手中,既没交给民阵的财务也没交给盛雪。(这也是毫无道理的)不久召开总结会,他拟的会议日程中有一项是民阵公布账目,要求会计带帐本来。我开始没打算去开会,也没看邮箱,到走前看看开会时间,才看到他的通知。我打了个电话给他,给他一条建议,“要想让多伦多民阵的钱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要成为监视会成员之一。”我话音没落,就听他很兴奋的说“你说得太对了!”但在盛雪家时,会议到此程序,盛雪说:账本没带来,而且会计也没在场,出纳也没说一句话。但盛雪说了当年收入和支出的总数。我看着罗乐阴着脸不说话,一会他叫盛雪跟他出了开会房间,等他和盛雪再进来。盛雪就开始对我发威,说我凭什么查民阵帐之类,后来又说起于柬的100元捐款的收据问题,我们争吵起来,我真的很气愤,我看了看罗乐,他在一边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就生气的离开盛雪家。之后罗乐只字不提此事。但我心中已有数。
   
   事后我决定远离这个圈子,不再理睬他们。不久发生了我在我的教会英语班上课,盛雪进来,因为我已听说有人告诫她,向我道个歉摆平此事,以避免我将知道的内幕传出,我也在等待,本来我也没想把问题搞复杂,也没想说出去什么,不理他们就完了。所以我错误的估计了盛雪,我还怕3个小时耽误她很长时间,所以考虑半天,决定约她出去谈谈。我原来已经说过多次,我只是走到她对面,她是靠在椅子上,我只是轻碰她手臂,轻声问她是不是来找我的?可盛雪面带笑容说:不是,是找杰森。我就和坐在她旁边的教会姊妹寒暄了几句话,就走了。
   
   第二天罗乐突然来了电话,先跟我说盛雪说你在教会打了她后背打了她一拳;我说盛雪做得是高背椅,连头都露不出来,我怎么打她后背一拳?后来又跟我解释说“打的提法是我说的,因为你们俩人有矛盾,所以无论你多轻碰她,从法律上说都可以视为打。”这就是我打了盛雪的真相,是被罗乐这个法盲给演绎了,他觉得他很有法律头脑,分析得很有水平,我当时真不知对这么一个弱智者说什么好?我气愤的告诉这个法盲,不要偷换概念,好好学学法律再说话,并摔了电话,不再接。
   
   我回家后,打开电脑,盛雪有意行字给我,说”你要对我动粗,我就报警”并没说我打了她,也没告诉我她手臂痛,她的手臂就是纸糊的,都不可能有问题,我说过,我误认为盛雪是来向我道歉的,我可能用力压她手臂吗?我不仅从来没想过,也不认为有人会这样想、这样做.就是流氓想打她也不可能选择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教堂里。就是罗乐告诉盛雪一个可以诬陷我的机会,让同样法盲的盛雪感到有机可乘,周日晚他对刘绍夫讲了在教会看到我的事,没有说我打了她,可周一就加了我打了她一拳的说法,老刘已在他的文章中谈到:他从盛雪的对话中已经知道完全没有此事,告诉她“你这事做的过份了”盛雪没有吭气。
   
   她的行为激怒了我,我写了投诉信,拉开了民阵斗争的序幕。事情过去几年,老费在给盛雪电话中几次问她陈毅然是否真的打过你?她就把话叉开,一次都没有肯定过,而是由盛雪身边的顾明告诉老费说“是个误会”。
   
   罗乐组建对我投诉盛雪问题的调查组,为了显示调查组的公正,这一次,罗乐可是下了功夫,也终于可以以我的名义好好查查多伦多的明细账目,所以他公布了多伦多民阵财务,将个人买的彩票也从捐款中报销,被退回了。这已足可以让多伦多民阵的主席和财务人员统统下台。这天大的丑闻可以说在全球民阵历史上绝无仅有吧?这么清廉的调查组,怎么对我打盛雪这个主要问题没有结论呢?去我的教会取证嘛?
   
   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我本不打算追究了,民阵内部的战争我也无兴趣了解,但我听说,盛雪又在重提此事,现在说我是肯定打她了,说的理直气壮,如果这样,那么咱们法庭见吧!不要把我的宽容当软弱,我可是和盛雪一样不服输的人,我没动作是因为我对甘心被人当枪使的人还有点怜悯之心。如果永远执迷不悟,那就没救了。
   
   以前我没有戳穿罗乐,还是想给他留点面子。在我和盛雪矛盾产生前,罗乐与我的关系不错,什么都跟我讲,但我隐约感到他的野心,他很想当民阵主席,也很想能控制多伦多民阵的财权。他不仅没跟我说过盛雪任何好话,还常常表示不满。但之后,转了个弯,向他自己说的“我要保卫的是盛雪,而不是XX”,并在开会时高喊“誓死保卫民运,誓死保卫盛雪”这样疯狂幼稚的文革口号。
   
   在那年多伦多召开的大会前,罗乐写邮件告诉盛雪说我一定会去捣乱。什么人那?可真拿自己当块料,你们这种龌蹉的小瘪三值得我理吗?
   
   罗乐在网上给老韩造谣说老费不让老韩去澳洲开会,老人家很急要尽快澄清事实,但因电脑故障,想让我帮忙拍个他写的声明的照片,没想到声明发完了,罗乐又造谣说老韩回来说话不一样,言外之意,又有人暗示了老韩什么?这让老人家又非常气愤,他跟我讲要跟罗乐理论,为什么老是造谣?罗乐我奉劝你,不要欺负一个不善言说的老民运人士,当人们看清你时,你会摔得很难看,老实点别瞎搅合,干点有人味的事。别自我感觉那么好?听多伦多老民运给你的忠告“你算老几?”有点自知之明吧,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就你的恶劣人品不会有好的结果。
   
   陈毅然
   
   2015-05
   
   延伸阅读:
   
   再驳盛雪的跟班罗乐
   
   作者:陈毅然
   
   罗乐何许人也?他为何一直高调为盛雪帮腔拍马?外人有所不知其中原由,因为他与盛雪有着利益关系。罗乐的真名不为人知,这个肮脏小人是在2010年突然冒出来的,进入到多伦多民阵组织的盛雪小圈子中。他来历不明,非常可疑。
   
   2012年盛雪当上民阵主席后,就极力想把罗乐拉进自己的班底,在选举理事的时候,力挺罗乐,甚至在选举前就在底下运作,以至于罗乐缺席当选理事。盛雪后又提名罗乐担任副秘书长,于是乎,罗乐就成了盛雪的铁杆跟班和打手。罗乐不学无术,无德无才,只会一味迎逢盛雪。罗乐参加民阵以来的五六年中,没有做过一件民运的事情,没有写过一篇关于民主的文章,还悄悄回过几次北京。
   
   罗乐最初居心叵测地挑拨我与盛雪的关系,告诉我说盛雪账目不清,鼓动我在会议上提出来。后来我跟盛雪发生争执时,罗乐又挑动盛雪对我打击报复,并诬陷说我“打了”盛雪,使矛盾急剧恶化。后来,在盛雪遭到知情人揭露的时候,他又是非不分地力挺盛雪,跟盛雪一起诬陷举报者。罗乐混迹在民运队伍中,极尽挑拨造假之能事,作恶多端!这样的张狂小人却受到盛雪的赏识和重用,可谓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罗乐首先为盛雪接受难民送房的实情为盛雪帮腔说“没这么回事”。罗乐不顾真相,当初是盛雪的丈夫董昕自己吹嘘这所房子忍不住透露道“胖子送了我们一个房子”,“已交了5万元首期,以后我们租出去”。这话董昕也跟别人说了,不止我亲耳听到。我相信,将来法庭调查到庭作证的人绝不是我一个。刘劭夫听到此事时,是在看穿认清盛雪以前,当时刘劭夫还好心建议盛雪立刻停止过户,并劝告盛雪说,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盛雪很紧张地问老刘“已经过户了,怎么办?”刘劭夫在他那篇《让事实说话》里面,说到盛雪的那个公寓“完成过户日期是2013年8月7日。”这是来自于加拿大房地产网的资料,绝对真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