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小平头夜话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张向阳把中共间谍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毅然按语:为盛雪打棍子的“马前卒”罗乐的真实品行大家早已看清,根本不需要再为他浪费笔墨,以前的文章都写的很清楚了,但他一次次重复的胡搅,恐怕也是想把自己炒作成名人,哪怕是臭名远扬,也不惜要扬。这个虚伪的小人,说谎从不脸红,不论你拿出什么人证物证、有多少人证明,都是一口否定,这点跟盛雪真有一拼。
   
   我使用“听说”完全是为了保护提供信息的人,我不会给自己没事找事,我的文章大家也都看得很清楚,除了让事实说话,我没兴趣浪费我的时间讲多余的废话。现在也一样,旧文重发就够了。我劝罗乐你别炒作了,你除了继续抹黑自己,其它方面什么也捞不到的。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图: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老先生、韓廣生(贪官,前沈阳市司法局长)。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羅樂(黑体恤脑满肠肥者)、逸君(又名:贺军)。这就是所谓盛记民阵之团队。
   
   
   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
   
   陈毅然
   
   罗乐这个十足的伪君子,小人,混进民运中搅浑水,打着民主的幌子,不断的造谣生事,民阵这几年的混乱状态与他有很大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他的阴谋,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
   
   以前我没有讲,是因为我懒的理这种卑鄙的小人,但现在看到他不断利用民阵内部和外部的矛盾,来达到他一步步破坏民阵的目的,我确实想提醒民阵理监会要警惕此人,并调查此人的身份,将他这几年混入民阵后的言行整理分析,看看这个化名罗乐的到底是什么人?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想把我掌握的事实,讲出来,供全球理监会参考。
   
   我首先发誓我讲的话绝无半句谎言,不管他承认不承认,他都是一个挑动是非,毫无诚信可言的人,而且他的可疑身份值得调查。我的理由如下:
   
   1,在多伦多和全球民阵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和经历。我知道他来自北京郊区通县,是农村还是县城不清楚。到外地一个大学读英语专业,毕业后在哪工作?怎么来的加拿大?都没人知晓。从一次会议上我认识他之后,他说要自己做生意,我帮了他两次忙,后来他加入多伦多民阵,并受到盛雪的重用,成为多伦多民阵秘书长。但一直以来他让我感觉他的口气很大,好像他的身份不一般,好像是凌驾于多伦多民阵和全球民阵之上,你们可以查查他写过的有限的一些文字,出现的语言,毫不客气,毫不尊重对方,好像是更上一级派来的领导,如:“我批评了某某”,“我批评了盛雪”,造谣蛊惑,挑动是非,看不到他写一篇像样的文章,参加过一次外地开会,而那些破坏团结,无中生有的事却都是从他开始,一个小小的矛盾从他的介入开始激化和升级。所以他的身份最值得质疑?他每年回国也从未听说过有麻烦。
   
   2,我对他的另一个疑点是:他不仅是挑起事端,又是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最擅长挑拨离间,造谣惑众。但水平又很低,手法也很拙劣。
   
   我几年前与盛雪的矛盾,起因和升级都是罗乐策划和操纵的。是他要查民阵的帐,而不是我,我不是民阵的人,我毫无兴趣,我只是跟他提过我的建议对捐款人给予收据,才能获得更多人支持。而罗乐要查账和管钱,是为了他自己手上有经费。这说起来也不是错,如果他用在正常开销上。有一年渥太华会议他打电话让我去,说他开车带我去,我拒绝了,他让我出钱赞助会场租金我也拒绝了。他对我抱怨说:盛雪每次都让他筹款,而不拿出民阵的钱,告诉他民阵没钱,他说他谁都不认识怎么筹到钱?他让我问一下财务还有多少钱?我就问了一下,得知有2千元,就告诉他。他当时就很坚决的说要公布捐款账目,在会议之后他在民阵网里也是这样写的,并且还将筹款的剩余留在了自己手中,既没交给民阵的财务也没交给盛雪。(这也是毫无道理的)不久召开总结会,他拟的会议日程中有一项是民阵公布账目,要求会计带帐本来。我开始没打算去开会,也没看邮箱,到走前看看开会时间,才看到他的通知。我打了个电话给他,给他一条建议,“要想让多伦多民阵的钱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要成为监视会成员之一。”我话音没落,就听他很兴奋的说“你说得太对了!”但在盛雪家时,会议到此程序,盛雪说:账本没带来,而且会计也没在场,出纳也没说一句话。但盛雪说了当年收入和支出的总数。我看着罗乐阴着脸不说话,一会他叫盛雪跟他出了开会房间,等他和盛雪再进来。盛雪就开始对我发威,说我凭什么查民阵帐之类,后来又说起于柬的100元捐款的收据问题,我们争吵起来,我真的很气愤,我看了看罗乐,他在一边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就生气的离开盛雪家。之后罗乐只字不提此事。但我心中已有数。
   
   事后我决定远离这个圈子,不再理睬他们。不久发生了我在我的教会英语班上课,盛雪进来,因为我已听说有人告诫她,向我道个歉摆平此事,以避免我将知道的内幕传出,我也在等待,本来我也没想把问题搞复杂,也没想说出去什么,不理他们就完了。所以我错误的估计了盛雪,我还怕3个小时耽误她很长时间,所以考虑半天,决定约她出去谈谈。我原来已经说过多次,我只是走到她对面,她是靠在椅子上,我只是轻碰她手臂,轻声问她是不是来找我的?可盛雪面带笑容说:不是,是找杰森。我就和坐在她旁边的教会姊妹寒暄了几句话,就走了。
   
   第二天罗乐突然来了电话,先跟我说盛雪说你在教会打了她后背打了她一拳;我说盛雪做得是高背椅,连头都露不出来,我怎么打她后背一拳?后来又跟我解释说“打的提法是我说的,因为你们俩人有矛盾,所以无论你多轻碰她,从法律上说都可以视为打。”这就是我打了盛雪的真相,是被罗乐这个法盲给演绎了,他觉得他很有法律头脑,分析得很有水平,我当时真不知对这么一个弱智者说什么好?我气愤的告诉这个法盲,不要偷换概念,好好学学法律再说话,并摔了电话,不再接。
   
   我回家后,打开电脑,盛雪有意行字给我,说”你要对我动粗,我就报警”并没说我打了她,也没告诉我她手臂痛,她的手臂就是纸糊的,都不可能有问题,我说过,我误认为盛雪是来向我道歉的,我可能用力压她手臂吗?我不仅从来没想过,也不认为有人会这样想、这样做.就是流氓想打她也不可能选择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教堂里。就是罗乐告诉盛雪一个可以诬陷我的机会,让同样法盲的盛雪感到有机可乘,周日晚他对刘绍夫讲了在教会看到我的事,没有说我打了她,可周一就加了我打了她一拳的说法,老刘已在他的文章中谈到:他从盛雪的对话中已经知道完全没有此事,告诉她“你这事做的过份了”盛雪没有吭气。
   
   她的行为激怒了我,我写了投诉信,拉开了民阵斗争的序幕。事情过去几年,老费在给盛雪电话中几次问她陈毅然是否真的打过你?她就把话叉开,一次都没有肯定过,而是由盛雪身边的顾明告诉老费说“是个误会”。
   
   罗乐组建对我投诉盛雪问题的调查组,为了显示调查组的公正,这一次,罗乐可是下了功夫,也终于可以以我的名义好好查查多伦多的明细账目,所以他公布了多伦多民阵财务,将个人买的彩票也从捐款中报销,被退回了。这已足可以让多伦多民阵的主席和财务人员统统下台。这天大的丑闻可以说在全球民阵历史上绝无仅有吧?这么清廉的调查组,怎么对我打盛雪这个主要问题没有结论呢?去我的教会取证嘛?
   
   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我本不打算追究了,民阵内部的战争我也无兴趣了解,但我听说,盛雪又在重提此事,现在说我是肯定打她了,说的理直气壮,如果这样,那么咱们法庭见吧!不要把我的宽容当软弱,我可是和盛雪一样不服输的人,我没动作是因为我对甘心被人当枪使的人还有点怜悯之心。如果永远执迷不悟,那就没救了。
   
   以前我没有戳穿罗乐,还是想给他留点面子。在我和盛雪矛盾产生前,罗乐与我的关系不错,什么都跟我讲,但我隐约感到他的野心,他很想当民阵主席,也很想能控制多伦多民阵的财权。他不仅没跟我说过盛雪任何好话,还常常表示不满。但之后,转了个弯,向他自己说的“我要保卫的是盛雪,而不是XX”,并在开会时高喊“誓死保卫民运,誓死保卫盛雪”这样疯狂幼稚的文革口号。
   
   在那年多伦多召开的大会前,罗乐写邮件告诉盛雪说我一定会去捣乱。什么人那?可真拿自己当块料,你们这种龌蹉的小瘪三值得我理吗?
   
   罗乐在网上给老韩造谣说老费不让老韩去澳洲开会,老人家很急要尽快澄清事实,但因电脑故障,想让我帮忙拍个他写的声明的照片,没想到声明发完了,罗乐又造谣说老韩回来说话不一样,言外之意,又有人暗示了老韩什么?这让老人家又非常气愤,他跟我讲要跟罗乐理论,为什么老是造谣?罗乐我奉劝你,不要欺负一个不善言说的老民运人士,当人们看清你时,你会摔得很难看,老实点别瞎搅合,干点有人味的事。别自我感觉那么好?听多伦多老民运给你的忠告“你算老几?”有点自知之明吧,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就你的恶劣人品不会有好的结果。
   
   陈毅然
   
   2015-05
   
   延伸阅读:
   
   再驳盛雪的跟班罗乐
   
   作者:陈毅然
   
   罗乐何许人也?他为何一直高调为盛雪帮腔拍马?外人有所不知其中原由,因为他与盛雪有着利益关系。罗乐的真名不为人知,这个肮脏小人是在2010年突然冒出来的,进入到多伦多民阵组织的盛雪小圈子中。他来历不明,非常可疑。
   
   2012年盛雪当上民阵主席后,就极力想把罗乐拉进自己的班底,在选举理事的时候,力挺罗乐,甚至在选举前就在底下运作,以至于罗乐缺席当选理事。盛雪后又提名罗乐担任副秘书长,于是乎,罗乐就成了盛雪的铁杆跟班和打手。罗乐不学无术,无德无才,只会一味迎逢盛雪。罗乐参加民阵以来的五六年中,没有做过一件民运的事情,没有写过一篇关于民主的文章,还悄悄回过几次北京。
   
   罗乐最初居心叵测地挑拨我与盛雪的关系,告诉我说盛雪账目不清,鼓动我在会议上提出来。后来我跟盛雪发生争执时,罗乐又挑动盛雪对我打击报复,并诬陷说我“打了”盛雪,使矛盾急剧恶化。后来,在盛雪遭到知情人揭露的时候,他又是非不分地力挺盛雪,跟盛雪一起诬陷举报者。罗乐混迹在民运队伍中,极尽挑拨造假之能事,作恶多端!这样的张狂小人却受到盛雪的赏识和重用,可谓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罗乐首先为盛雪接受难民送房的实情为盛雪帮腔说“没这么回事”。罗乐不顾真相,当初是盛雪的丈夫董昕自己吹嘘这所房子忍不住透露道“胖子送了我们一个房子”,“已交了5万元首期,以后我们租出去”。这话董昕也跟别人说了,不止我亲耳听到。我相信,将来法庭调查到庭作证的人绝不是我一个。刘劭夫听到此事时,是在看穿认清盛雪以前,当时刘劭夫还好心建议盛雪立刻停止过户,并劝告盛雪说,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盛雪很紧张地问老刘“已经过户了,怎么办?”刘劭夫在他那篇《让事实说话》里面,说到盛雪的那个公寓“完成过户日期是2013年8月7日。”这是来自于加拿大房地产网的资料,绝对真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