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 一个人的革命 —— 《荒原异象》节选]
吴倩文集
·耶稣基督:我的孩子们在这“净化之年”已经被剥夺得空无一物
·童贞玛利亚:末世时期的先知由天上引导着
·耶稣基督:现在需要比以往更热心祈祷
·耶稣基督:转向我的罪人即刻获得宠爱
·童贞玛利亚: “第二次来临”拯救人类的计划已经完成了
·天主圣父:我的圣子即将被派遣来收回祂的王位
·耶稣基督:推崇家庭的重要性
·你们的耶稣:我在世时被指控为异端和亵渎
·童贞玛利亚:产痛已经开始了
·耶稣基督:大大减少世界人口及推翻世界列强统治者的环球性计划
· 耶穌基督:當天空爆炸時,你們要歡欣!因爲你們將會知道我正在來臨
·天父圣父:接受这最后的机会,否则将面临一个可怕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在东方发动核子战争的企图
·你们亲爱的耶稣:没有我的慈悲之举,国家之间将会互相毁灭。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是不会透露那日期的。
·童贞玛利亚:如果黑暗的灵魂皈依,世界将有短暂的和平
·耶稣基督:只有一个真理!一道真光!任何其它的都是谎言!
·耶稣基督:只有一个真理!一道真光!任何其它的都是谎言!
·由《牛牤》而引起的联想-血祭,心祭
·童贞玛利亚:我的无玷圣心胜利的日子不远了
·天主圣父:二十亿灵魂将因这些信息而皈依
·亲爱的耶稣:我会很快让自己广为人知
·耶稣基督:关于《真理书》
·天主圣父︰亲爱的孩子们,你们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
·耶稣基督:耶稣呼唤世界各地的孩子们
·耶稣基督:全球性的忏悔之后,我将准备我的第二次来临
· 救恩之母:这么多灵魂选择忽视我给予的标记
·耶稣基督:自大屠杀以来,最大的反对犹太人的可憎恶行正在密谋中
·耶稣基督:为身陷大罪的灵魂祈祷,他们可能没有机会寻获救赎
·救恩之母:《慈悲祷文》之(19):为青年人祈祷
· 天主圣父:最后的使者是第二次来临的先驱
·. 救恩之母: 我的孩子,和平即将君临于世
·. 救恩之母: 我的孩子,和平即将君临于世
· 耶稣基督:科学家将公开否认这个奇迹的发生
·耶稣基督:圣仆们,你们将被引领至“假先知”
·你们的耶稣: 长久以来隐藏在“神圣领域”档案内的奥秘
·救恩之母:梵蒂冈内有邪恶的、摧毁天主教会的阴谋
·耶稣基督:藏在幕后的假基督将很快出现在世界上
·耶稣基督:被密封的《真理书》将会打开,以准备我的第二次来临
·耶稣基督.“假先知”将像个活圣人似的受人对待,那些反对他的人将被视为异
·耶稣基督:请听我的急切恳求,为无神论者的灵魂祈祷
· 救恩之母:牵涉到伊朗的核战争正在谋划中
·耶稣基督:法蒂玛的最后秘密揭示了撒殚的邪派进入梵蒂冈的真相
·救恩之母:没有人能阻止《真理书》揭示给世界
· 救恩之母:对神职人员的呼吁:为期待已久的“第二次来临于世”准备我的羊群
· 耶稣说:很快,一名自称是我的男子将会出现
·天主圣父:世界将要经历一场惩罚——我的干预是必需的
·天主圣父:欧洲将是红龙的首个目标,随后是美国
· 救恩之母:全心全意地为教宗本笃祈祷
·耶稣基督:祈祷,使那要摧毁人类三分之一的核战争能够避免
·救恩之母:诵念玫瑰经时,你们能协助拯救自己的国家
·童贞玛利亚:呼吁祈祷和守斋的日子为“大警告”做准备
·耶稣基督:我的神圣慈悲将如揭示给圣傅天娜的一样实现
·耶稣基督:耶稣启示了“全大赦”的恩赐,为赦免一切罪过
· 荒原异象
·耶稣基督:你们以为我会忽略你们直到审判之日吗?
·天主圣父:你们要不是支持我就是反对我。那是你们的选择
·你们的耶稣:你们为何拒绝我为预备我的第二次再临的警告.
·天主圣父:你们极其需要用以平静你们灵魂的香膏。
·你们的主耶稣: 世界快将经历下一阶段的净化
·耶稣基督:难道你们不知道圣神不能亦不会进入心硬的灵魂?
·耶稣基督:欧洲国家将屈服于独裁统治,丝毫不亚于希特勒时期。
·救恩之母:其他国家将跟随英格兰(英国)禁止国民作公开祈祷。
·耶稣基督: 撒旦的最后的日子:就像黄蜂临死时的叮咬,会最令人疼痛。
·你们心爱的耶稣:圣经并没有为有利于这些信息而被挤到一边
·耶稣基督:教会大分裂的时辰几乎到临了,你们现今必须作好准备。
· 耶稣基督 :耶穌揭示祂被钉十字架酷刑的細節。
·你們心愛的耶穌:我恳求你们不要再把我钉在十字架上。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是那代祷者。透过我,我会将你们的祷告带到我宝贵圣子面
· 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新的奇迹将会展示给世界。
·童贞圣母玛利亚:醒来吧! 孩子们。你们要拥抱真理。
· 一个人的革命 —— 《荒原异象》节选
·你们心爱的耶稣:《真理书》正被揭示给你,末世时期的第七位使者。
·耶稣基督: 我将会在众天使和诸位圣人的环绕中乘着云彩从天降下。
·童貞聖母瑪利亞:由現在起至復活主日,世界各国一起頌唸玫瑰經。
·天主圣父:警告世人关於“撒旦邪教”以及“新纪元运动”的教义。
·耶稣基督: 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结盟,并且有更多的天主子女被大一统的体系
· 耶稣基督:永远不要待人不公道,取他人便宜,即使在商业、政治或各行各业
·耶稣基督: 那些忠信於我的人会在转瞬间,没有痛苦地被带到新天新地里去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的孩子,爱我圣子的人将不经历死亡。
·耶稣基督: 天地会成为一体。只有其一而没有其二则不会存在的。
·耶稣基督:我就是教会。教会是由我创立,永远不能消逝。
·耶稣基督:即使那些犯有严重罪过的人,也都被天父所爱。
· 童贞圣母玛利亚:孩子们,当日子看似困难或痛苦,要时常来求助於我。
· 童贞圣母玛利亚:孩子们,当日子看似困难或痛苦,要时常来求助於我。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在花地玛讲及的“和平时代”已被遗忘了。
·耶稣基督: 仇恨将会对你发动攻势。你会被告知这事工是来自撒旦的。
·你们心爱的耶稣:---但他会是“假先知”。
· 你们的耶稣:让他们向我祈求作分辨好了
·耶稣基督:只有透过代祷,那些在黑暗中的灵魂才能获救。
·悼念彭明---我召鸷鸟从东方来
·耶稣基督: 耶稣受难日是我切愿人们记住它的真正含义的一天,特别是今年。
·耶稣基督;请诵念我的《神圣慈悲串经》,并在救主苦难日开始我的九日敬礼。
·你们心爱的救主:成立《祈祷小组》,奉献给耶稣去救人类的灵魂。
·耶稣基督: 那“唯一的遺存教會”會屹立不搖、不被擊敗,直至新耶路撒冷的
·童贞圣母玛利亚:邪恶者攻击那些最爱天主的人。
·耶稣基督:祈愿你们能够从那些不因我的圣名而说话的人中,认出真正的先知。
·耶稣基督:大警告发生的时刻已较为接近了。
·天主聖父: 世界现时所受的痛苦已与我圣子耶稣的痛苦结合起来了。
·耶稣基督:他们打算采用狡猾的手段把教宗本笃十六世从伯多禄的圣座驱逐出去
·耶稣基督:要知道,默示录(启示录)中提到的1000年,就是一千年的字面意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的革命 —— 《荒原异象》节选

一个人的革命
   
    —— 《荒原异象》节选
    作者:吴倩
   

   那是一个雨天,春雨绵绵。我已经忘了,我是 怎么把行李拖到我们集中要去的市中心-就是要乘车 去苏北乡下的鼓楼附近。我抱着一把二胡。穿着一件蓝色旧呢子夹大衣。没带雨伞,直接钻进了 一辆长途汽车。汽车车身写着:东辛农场 马庄。 车站挤满了人,有哭的,有笑的,有叫的。一同要去东辛农场的少年人,从不同的学校来,就在 这一天认识了。别人都有家长送。我是独自来的。
   
   离别母亲的前几天,我告诉母亲:我被批准下 乡了。母亲低着头在摘韭菜。脸上无甚表情。我要离开家离开南京了。我心里对母亲有种隐而未 显的幸灾乐祸,好像我所有的不愉快,压抑,失意都是由她和家和南京引起的。可是我的离去,对 于母亲是什么滋味,却是我不了解也没有关心的。
   
   这一天是 1969 年 3 月 26 日。我 19 岁的生日。 几十辆公交车冒雨离开南京城,蜿蜒朝苏北开去。车队路过洪泽湖时,只见白茫茫一片,车队沿 着洪泽湖蠕动,望不到尾。 苏北盛产洪泽湖大闸蟹、洪泽湖小龙虾、洪泽湖银鱼等,素有“日出斗金”之誉。洪泽湖、 白马湖及内河水系还盛产甲鱼、黄鳝、黑鱼、小黄鱼、大青虾、毛刀鱼、鲫鱼、鲤 鱼、蚬、螺等鱼虾类 90 多种;菱角、芡实(鸡头)、莲蓬、藕、茭白、水芹等水生植物 30 多种。 可是那天,除了白茫茫的湖水,霏霏淫雨,四围迷迷茫茫,褐灰色的天地。天地间蠕动的车队,就是 呜咽的哭泣聲。我们都开始想家了。
   
   这荒原上本来就没有什麽植物。一马平川。很远,会兀兀地凸起一个小山岗,小山岗上一大片刚刚被火烧过的烟灰。我有些後悔挤进这支队伍中,说不定在熟识的人中要好些,受起审查来也知根知底。
   
   果然、当晚行李还未打开,就有紧张空气迷漫,我惴惴不安地立在地上,张佩萝职业的敏感,她扫了我一眼又扫了了我一眼,抖抖然地问我:“你家什麽成份?”“你填表了吗?”我被她看得慌里慌张,她用门牙咬咬手指甲,盯住我看,很胜利的样子,然後从包里摸出一本毛主席语录,头勾勾地跑出去。她在院子里不知对谁讲:“有人成份有问题。”而後又咚咚跑走了,非常地兴奋,有把这消息告诉每一个人的兴致。我潜出门,想绕过小桥,截住张佩萝,求她不要揭我老底。
   
   桥头边支愣愣地坐著一个乾瘪的人,脸孔模糊,从上到下捆满草绳,样子迷惑,他每隔五分钟朝河里扔一块玻璃,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旁边一口古钟便泛起一片回音。一群小孩坐在不远的地方,个个呆头呆脑。默不作声,像是坐了许久。 忽而,他朝我惊鸿一瞥,顿时,勾起我一种记忆。
   
   是夜,牛屋那边响起了钟声,有嗓子从那边黑黝黝地传过来:到牛屋里开会喽!传达文件喽——
   清理阶级队伍喽 ———————
   
   天黑压压地,彩女家的老屋像一堵黑墙,朝著我压过来。四周是一片漆黑的海,远处的狗在叫,高一声,低一声。从黑处悄无声息地冒出一只黄鼠狼队伍,一只跟著一只,右手里提著一只油灯,左手举一杆黑旗,朝牛屋鱼贯而去。小时候听我外婆讲过黄鼠狼的事,说要是撞见这东西千万不能得罪喔。我一边朝後院退——边心惴惴地想:它们去牛屋做什麽?
   
   我朝後院跑,後院有只石碾子,彩女家女儿大香子不知从哪儿蜇出来,她鬼蜮蜮地对我讲:
   “姨哩,那个石碾子喔,蹲不得喔——”
   半夜,张佩萝回来了,她悉悉索索地点著了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我抱著双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你不去开会?你害怕?”
   远处传来一头牛的低吼声,像从梦中传来的,还有瓦斯灯的嘶嘶声,不是听到的,而是神经感觉到的。
   “会开到一半,一头牛突然死了,这就更需要开会了。”她二眼炽红如在火里燃烧。
   “关於牛的历史,你知不知道?”人们都在议论纷纷,关於填表的事。
   
   我一夜没有安睡,白天蹲在彩女家屋後。彩女家屋後,是红薯地,红薯早被起光,我弯腰一垄垄地想寻漏网的生红薯吃,红薯垄子一条挨住一条。盯住一条死看到底,便会把条垄子看得竖立起来。正午时的太阳照在我的头顶上刹时就把我的影子吞掉了.我转著圈子找自己的影子,找不到,一阵悚然。
   
   我的关于黄海,关于原野,关于农舍,关于淳朴的乡下人,关于小鸡小鸭----一切关于遥远的梦 浪漫的幻想,很快就破碎了。
   
   下乡一年,“一打三反”运动就开始了。 我的心情是惶恐的,紧缩 的。在我的记忆中,一打三反运动是自文革以来最红色恐怖的日子。对我来说,后来是直接被卷进去 了。 文革中有几次杀人高潮,就像“红八月”学生杀人, “一打三反”是文革十年中的一个小阶段,重点是打击现行反革命,但在这个短短的时间内, 从一九七零年一月到五月,但实际上应该是从六九年八月开始,有些地方一直延续到一九七零年十 月为止。 这是中共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以正式的法律程序,大批量的以言论罪和思想罪为罪名而判 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的一次恐怖运动。而过去,即一九四九年以来,以及后来都没有如此严重过。 所以“一打三反”这次杀人高潮,它的很深远的投影似的影响在于一种“条件反射”的训练。就像“红八月”杀人 一样,实际上是对学生的一种启发和训练。而这次“一打三反”的宣判与其不同的是,“红八月”告 诉你,你的出身可以决定你的命运。而这次“一打三反”的宣判,则是不管你出身如何,只要你有 反动的思想,就可以枪毙你。按照古代的说法就是“诛心”,意思是你在灵魂最深处的东西,都可 以成为判处你死刑的理由,而且是经过正式的法律程序,你没有可逃的地方。这给很多人久久地在 内心深处留下了阴影,直到现在。
   
   那时生产建设兵团的宿舍还未盖好,我们都分住在农民家。我被分配住在彩女家 。彩女是个奇丑 的女人,眼睛凹,鼻梁都凹下去,嘴巴却是凸出来的。但是由于她善良单纯倒像是刚刚从土里长 出的一个红薯。生动活泼。她的先生骆习满参加抗美援朝时被大炮震傻了。他们两人好像是化外 之人,对当下的时代懵然无知,格格不入。但是他家却成了我的避风港。自文革爆发以来,除了亲人好朋友,我第一次 从他们的眼光里没有接受到“他人目光即地狱”的折磨。
   我住进她家不久,她爸爸从阜宁讨饭讨到 灌云她家来了。她爸是个瞎子,一路靠给人算命糊口。有天中午,我们围着小桌子喝棒子粥。 彩女的爸突然冲着我说:“你幸亏是个女命,要不然阿,你不是下大牢就是上刑场。”彩女顿时 用筷子把她爸的话打断。我平日不是个好事者。但是这话令我心惊,是我心中有鬼,就是我爸爸是亡命于刑场的人。
   
   在我十六岁以前,我只知道我没有爸爸,但我始终不知道我爸爸是干嘛的。直到文革开始后,有 一天马老师到课堂来发表格让我们填。我回家填表格,我第一次正面问我妈妈,怎么填父亲的 职业背景。我妈妈转身去到另一间屋,过了许久来到我身前,递给我一张纸条:反革命 伏法 。我妈妈脸色通红低着头,额上暴出两根青筋,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但是人生所有的重负都涌现 出来。我们俩静默在那里许久。奇怪的是,我不感到震惊。好像本来就是如此。我一声不吭,接 过那个纸条------- 马老师接到我的表格时,那脸上的表情既复杂又矛盾。我是个分外敏感的人。其实在我升上初中 三年级的时候。就隐约感到我是“异类”。但我不敢问我的妈妈。我在班上表现好,语文成绩在 全年级数一数二。被选为文娱委员。负责班上的周报。那是我很拿手的工作,我也很喜爱。每周 六写墙报一直忙到很晚。墙报反映也不错。可是不久不经通知,就被班上新近入团的宣传干部刘 宝珍取代了。有同学为我抱不平。跑来在我面前谈这件事。我一声不吭。心里关于我的家庭出身 是有猜想了。
   
   当我知道我父亲的身份后,文革的血统论已经以它千钧逼人的气势压迫下来了。我的好友蒋宜萍 的家就在我们隔壁市传染病医院。她的爸爸妈妈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旧社会余孽---成为斗争对象。 她家也一再被抄家。她在班上被划为“反动学术权威子女”。被勒令在班上扫地。虽然我还没揪 出来,但是我自动与蒋宜萍为伍。我们俩因此相依为命。每天我们在校门口相约最后入校门,在 校门口把门的红卫兵自然要我们报家庭出身。我们低头进校门沿着校园的墙根一直避着人绕到学 校后院荒僻之处---学校食堂的后面猪圈旁边-----一个倚墙的斜竹披子,那是一个废弃的兔子笼。我们 钻进去,正好可以挤进两个人。我们把“运动”关在兔子笼外面。建立了终生的患难之交。
   
   在血统论弥漫全国,渗透人心之际,我深深尝到他人目光即地狱的黑暗。成为被控告定罪的对象。 那时我内心软弱,无知愚昧,自动进入“罪人”的角色。豆蔻年华就被红色恐怖雕塑。 当彩女她爸爸突然对我说那番话,在我心灵地狱里震荡。而自从妈妈交给我那张纸条,钩起我对 父亲的想象。从此“父亲”成了我的斯芬克斯之谜。 我在六六年文革开始后。逃避之心让我陷入各种幻想里。能够逃到黄海边是我梦寐以求的。那时 年少,岂会想到,血统论的攻击和压迫已经构筑了我的心灵之狱。逃到这里不过是落进虎口,更 广深的地狱就在这个叫做“兵团”的荒漠之地。
   
   我每天悄悄跑到彩女家茅草屋后的红薯地里,独自呆坐在那里。想我的妈妈。我太对不起她了。 临走时,她没送我,不是冷漠,而是难过,是经不起分离又怕影响我前途。我真残酷,告诉她我 要下乡了。以为从此我可以结束城市的恐怖折磨。远走高飞,到一个浪漫的风光无限的地方去。 却毫不为她着想。在这艰难时代,她多么需要儿女与她依偎一起阿。眼泪沿着我的脸颊流淌---- 刚到乡下就给妈妈写第一封信。很快妈妈就回信了: 我亲爱的孩子!你永远是我可爱的孩子!------我的心如刀割。还会有晚上我们靠着床头聊天的日 子吗?还有我们围着小桌子吃饭的日子吗?还有文革前,我与好朋友一起去玄武湖的日子,互相比谁的裙 子漂亮的日子吗?从小长大的工人新村,那些少年时光,那么美好,多少好玩的日子,还会再有吗? 不会再有了!
    从此我单薄的肩膀要独自承担文革的暴风骤雨。我没有离开恐怖,生产建设兵团张开恐怖的大 口, 已经对准我了。
   
   我们每天晚上要去马庄的牛棚开会。学习中央文件。每人都要写批判稿。用我的感觉来说,我们就像一队队黄鼠狼,在烟熏火燎的牛棚里开鬼会。这时是“血统论”最升级的时候。知识青年中三 六九等早就被连队领导分好了。我混迹在人群中寡言少语。白天干农活,晚上诚惶诚恐地和彩 女一起去牛棚开会。惶惶然地念鬼话。我万没想到,因为我的文字能力,连队大批判小分队把我吸 收为队员。意味着我们这几个队员要写比别人多的批判稿,要比别人表现积极,就是斗争“敌 人” 积极。每天晚上牛棚都有一队牛鬼蛇神被推搡到台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