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魏紫丹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第4 章 歌劇《白毛女》是虛構階級鬥爭的藝術傑作
   
   艺术可以使撒谎变成对天发誓的真实,也可以揭示本质达到真实的极致;艺术可以是贞洁的美女,也可以是卖淫的妓女。如有幸,艺术不沦落到政治家手中,就不会身不由己、任其摆弄了。
   市委宣傳部指令本市文工團排演的歌劇《白毛女》,今天開始在人民劇院上演。早到的單位,互相在拉歌。知識青年訓練班學員甫入劇場,剛剛坐定,軍分區部隊就“猛攻”過來:
   “歡迎訓練班的同學來一個――好不好?”

   一呼百應:“好!”喊聲雷動、震破天花板。
   “訓練班――來一個!”
    “叫你唱――一二:叫你唱,你就唱,忸忸怩怩不大方。
   “訓練班呀!——來一個呀!”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們等得真著急!”
   梁乖真站出來,領著大家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據說是毛主席採納了民主人士的意見,提出要在“中國”之前加上一個“新”字,這是後來的事。現在唱的是原歌詞):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
   共產黨辛勞為民族
   共產黨一心救中國
   他指給了人民解放的道路
   他領導中國走向光明
   他堅持抗戰八年多呀
   他改善了人民生活
   他建立了革命根據地呀
   他實行了民主好處多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
   梁乖真打完最後一拍,迅即發起向解放軍的還擊,直到他們開唱:
   
   團結就是力量
   團結就是力量
   這力量是鐵
   這力量是綱
   比鐵還硬
   比鋼還強
   朝著法西斯蒂開火
   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著太陽
   向著勝利
   向著全中國發出萬丈光芒
   周遠鴻想,全國很多有識之士所以向往共產黨,這兩首歌就是答案。一個是他愛國,一心救中國,決不專謀一黨私利,更不會出賣中國;一個是實行民主,向法西斯蒂開火,讓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自然不會搞一黨專政,更不會出現領袖獨裁。有這兩條保證,看中國會怎樣地民主自由和富強康樂吧!
   部隊剛唱完,就不失時機地與訓練班搞起統一戰線,向婦聯會開炮:“咱們請婦聯會唱一個,訓練班你們同意不?”――“同意!”
   “婦聯會呀!——來一個呀!”
   “一二――快!一二――快!一二——快!快!快!”
   婦聯會經不住聯軍的夾擊,只好唱了。由柳茹意同志領唱《婦女自由唱》,由於她感情豐富、唱腔淒美,模仿郭蘭英維妙維肖,引起了會場一片喝采聲。到底是女同志唱得耐人尋味:
   黑咕隆咚的枯井望不到天
   井底下壓著咱們老百姓
   婦女在最底層
   。。。。。。
   沒等唱完,舞臺上鄭重宣布:歌劇《白毛女》正式演出——現在開始。
   
   隨著那撕肝裂肺、悲慟欲絕的劇情的展開,聽著喜兒、楊白勞那淒慘悲壯的歌聲,觀眾個個淌鼻涕、流眼淚、欷歔聲四起,整個劇場浸沈在憂傷悲憤之中。周遠鴻由於心情急易被感動,過份情緒化,竟然獨自泣不成聲。“座中泣下誰最多?”黑血兒在哭白毛女。雖然他家也是地主,但未曾發生過像黃世仁家、這類傷天害理的事呀!自己家是小地主,可本村大地主連家是方圓的首富,也不是這樣的壞呀!周遠鴻絕對不曾產生“這是共產黨騙人的把戲”的念頭,寧可自欺欺人地歸因於、他一直生活在學校的環境中,對社會缺乏了解。世界之大,連三個老奶奶只長著兩根頭髮的稀罕事,你也不敢閉起眼睛說“沒有”!
   喜兒、楊白勞父女是多麽純樸、忠厚、美好、善良、直正、親和而值得尊敬、喜愛和憐憫啊!舞臺上楊白勞“天明倒在雪地裏”,喜兒呼天搶地:“爹爹!爹爹!你為什麽?”觀眾怒吼了:
   “打倒萬惡的黃世仁!”
   “為楊白勞報仇!”
   “為喜兒伸冤!”
   當黃世仁強奸喜兒的時候,一位解放軍戰士朝著舞臺,顫抖著手,舉起槍,摒住呼吸,努力控制手中的槍,讓它穩靜下來、瞄準黃世仁,生怕萬一誤傷了喜兒、大嬸等階級兄弟姊妹,於是靜心地瞄啊瞄!傍他身邊的另一位戰士,本在目不轉睛地看演出,忽然第六感覺器官、發現不大對頭的信號,幾乎是本能地擡手將槍身向上一托。“咣”!子彈朝天上打飛了,驚呆了全場,臺上臺下,驟然鴉雀無聲,霎時間靜極而動、又產生一片混亂。後來這位戰士被帶下去。有驚無險,戲接著演。直到八路軍雄糾糾、氣昂昂,唱著:
   革命軍人個個要牢記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第一一切行動聽指揮
   目標一致才能得勝利
   第二不拿群眾一針線
   群眾對我擁護又歡喜
   。。。。。。
   ——威武雄壯地開進楊各莊,解放軍戰士大春到深山追搜白毛仙姑的時候,觀眾才轉悲為喜,呱呱地鼓掌,此起彼落地持續著。拍疼了手,稍停又拍,好像誰先停了鼓掌,誰就是缺乏革命激情。這時周遠鴻卻忘記了鼓掌,表現得坐立不安、焦躁得不知如何是好。他為大春著急,也為白毛女著急,實際是“看三國,掉眼淚――替古人擔憂” 。這是由於屢遭迫害的白毛女,發現身後有人追她,還以為又是黃家來捉拿她。她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在她身後緊追不舍的、竟是她朝思暮想的大春哥!這時,她腦子裏正響起當初逃出時的心聲:
   要想謀害我
   瞎了你眼窩
   我是那撲不滅的火
   舀不乾的河
   我的冤仇比天高
   我的血淚流成河
   
   她發出了要活下去報仇雪恨的錚錚誓言:
   喜兒啊,你要活
   大海枯了你要活
   石頭爛了你要活
   你要報仇,你要活
   。。。。。。
   她拿出在深山練就的硬朗勁兒,害得八路軍小夥子大春,使盡全身解數也追不上她。這可急壞了臺下的周遠鴻,恨不得跑上臺去,一把撈住白毛女、交給大春,於是他情急地、沖著在舞臺上疾步迅跑的白毛女、可著嗓門猛吼:
   “別跑了!別跑了呀白毛女!是大春來救你的!”
   回到訓練班,別文郁調侃他說:“多虧你提醒、白毛女才放慢腳步,否則,夠大春追的!”他發窘地笑著,為自己剛才大出洋相、感到不好意思。怎麽自己竟看得、迷了心竅呢?
   這真是一堂別開生面的政治課。在小組討論的時候,周遠鴻由感動而激動,受到一次深入心窩的階級教育。從書本到現實,充分地認識到地主階級剝削的反動性、殘酷性、超經濟性,以及,地主階級失去人性、具有寡廉鮮恥的卑鄙性,因而更進一步印證了董部長在《社會發展史》中講的土地改革的必要性和正義性。他也覺得,殺了黃世仁、穆仁智,方能解了以楊白勞父女為代表的貧苦農民的心頭之恨;平分了地主的土地才能解放生產力。
   別文郁說:“我是城市貧民,生活也很苦,但遠沒有農村貧民苦。貧農竟是這樣悲慘,饑寒交迫,還要受地主的欺負、侮辱。只有共產黨才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毛主席是全國人民的大救星。過去聽那些逃亡地主說,解放區農民用牲口拖地主,用烙鐵燙他們,讓他們登上望蔣臺摔死他們,甚至機槍點名集體屠殺他們,。。。。。。聽著毛骨悚然,對他們產生同情之心。心想,那樣太不人道。現在看了《白毛女》,我的思想變過來了,認識到那是他們自作自受,怪不得別人。”
   王光誠說:“我也有別文郁的感受,看過《白毛女》,前後的思想迥然兩樣。不過,別文郁說的鬥地主的情況,完全是中了國民黨無中生有、造謠汙蔑的毒。”他大聲疾呼:“我們再也不要受騙了!”他還揭露,國民黨饒抓了他、當壯丁,還汙蔑共產黨是“自願參軍用繩綁”——用繩索綁著你去‘自願’參軍,其手段比抓壯丁還毒辣。國民黨血口噴人、說:‘共產黨搞土改,流血鬥爭,你死我活,自然窮人與富人就結下了深仇大恨。你殺了人家,人家回來能不殺你?逼得貧農只好志願參軍、保衛鬥爭的勝利果實了。如果你階級覺悟低、不自願參軍,那就強給你戴上光榮花、繩捆索綁著你、讓你‘自願’;分了二畝田地,賠出一個兒子上前線送死。名曰‘自願’,實際是變相抓壯丁。”他接著說:“看了《白毛女》,真相恍然大白,是他們壓迫得農民無法生活下去了,才跟著共產黨鬧革命的。這便戳穿了國民黨對共產黨的造謠汙蔑。”
   
   王光誠是從國民黨軍隊裏逃跑出來的逃兵,為了免得再次被抓壯丁,才又跑到學校把上學、用“學生身份”充當他的護身符。所以他的年齡就比周遠鴻要大十來歲。在待人處事上,很懂進退之道,比一般同學要成熟得多。
   董部長對王光誠高大的個子、高大的鼻子,有特別突出的印象。王光誠在大街上扭秧歌,總是扮演杜魯門、司徒雷登等角色,活龍活現地表演出帝國主義洋大人、趾高氣揚的紙老虎架式,出盡洋相、醜態畢露。
   在這當兒,許多人都懷著滿腔怒火,爭搶著發言,罵黃世仁是小蔣介石,國民黨代表黃世仁的利益。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舊社會是個人吃人的黑暗社會。
   董部長瞟了梁乖真一眼,向他顯示自己別開生面的政治課、已經大告成功。學員們仇恨舊社會、仇恨地主階級的火、已經點燃起來了。所謂“啟發階級覺悟”就是點燃仇恨之火。
   他要大家別急躁,慢慢談、深入談、多談談、都談談,只有甩掉包袱才能輕裝前進。有什麽糊塗思想,要敢於大膽暴露自己,洗掉骯臟的舊思想、才能裝進純凈的新思想,破舊立新嘛!
    “當年許多年輕人冒著生命危險,跑到延安去尋找真理,現在是共產黨來到我們這些年輕人中間、來傳播真理”。他講了“葉公好龍”的故事之後,接著說:“就看你們敢不敢直面現實,接受真理了!在歌劇《白毛女》中就顯示了共產黨主張階級鬥爭、反對階級調和的革命真理。要是光聽我講社會發展史,你們還不清楚明白地主的罪惡,甚至有抵觸情緒:‘哪裏的話?你純粹是挑撥階級矛盾。我那個地主家庭是勤勞起家、忠厚傳家,好得不得了呀!’現在眼見為實,你從《白毛女》裏照鏡子,就可以照見地主階級的本真面目。你們可以對如下的、這些問題有了豐富的感性體會:地主階級剝削的真相是怎麽回事?那樣的罪惡社會、人還能活下去嗎?該不該徹底打倒?”
   大家咬牙切齒地回答:“罪惡的舊社會,萬惡的地主階級,壞得頭上生瘡、腳底流膿――壞透了!應該乾脆、徹底、全面地打倒!”
   “這就對了。事實勝於雄辯,真金不怕火煉。你們现在的思想認識,是無論如何也不能保持原封不動了吧!”
    董部長剛一住口,王光誠脱口而出:“不僅僅是變,而且是劇變!”
   周遠鴻聽到董部長熱愛真理的肺腑之言,就像是被《白毛女》中的悲情所動,又一次為部長的真情所動。既然他認定董部長是真正的共產黨人,那麽,在真人面前就不能說假話。他推心置服地說:
   “王光誠並沒有跟黨說真話,別文郁說的確實是真情。因為逃到北蒙市的地主很多,可以說當時城內充滿了流亡地主。他們以親身所受、所見、所聞,見證著這些遭遇。恐怕歸為國民黨的欺遍造謠、是說不過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