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魏紫丹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第 1章 頭打解放第一天
   第 2章 两个“羔子”擺戰場

   第 3章 槍斃靈魂
   第 4章 歌劇《白毛女》是虛構階級鬥爭的藝術傑作
   第 5章 父盜母娼
   第 6章 貨真價實的黑血兒(上)
   第 7章 貨真價實的黑血兒(下)
   第 8章 喪家之犬
   第 9章 獨占鰲頭與名落孫山
   第10章 大名鼎鼎
   第11章 啊!大名鼎鼎的高材生
   第12章 周遠鴻真是個“樂天派”
   第13章 為甚麽毛主席說右派不是反動派
   第14章 周末的 政治情結和倫理情結
   第15章 光兒哲學和眼子哲學
   第16章 妳的屁股出了問題
   第17章 孺子可教也
   第18章 黨恩浩蕩
   第19章 假李逵頓現尴尬相
   第20章 白天鵝與黑血兒
   第21章 愧對苦命的大妹妹
   第22章 他鄉遇故知
   第23章 吾愛吾師
   第24章 少年飽嘗愁滋味
   第25章 兩頭躲滑
   第26章 依然十里杏花紅
   第27章 猴不上竿直敲鑼
   第28章 周恩來的文章
   第29章 家喻戶曉
   第30章 花好月圓
   第31章 探監
   第32章 公審大會
   第33章 第一流的任務
   第34章 歡送
   第35章 韓劍魂是漢奸混
   第36章 房立倫是好人
   第37章 夠嗆的滑稽劇
   第38章 粥浪滔天
   第39章 金子般的心
   第40章 一副美帝洋奴相
   第41章 悲歡離合
   第42章 班級生活的光譜
   第43章 紅染缸
   第44章 十九層地獄的警示
   第45章 留校生
   第46章 鷹聲初啼
   第47章 三反風聲急
   第48章 起跑線
   第49章 竅門遍地跑
   第50章 親愛的志願軍“兒子”
   第51章 多事之秋
   第52章 晚餐之緣
   第53章 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第54章 清水衙門
   第55章 重整旗鼓
   第56章 鬥貪污犯
   第57章 鐵證如山
   第58章 余波蕩漾
   第59章 鬼門關
   第60章 服刑
   第61章 蹚“實踐論”的地雷
   第62章 越“矛盾論”的雷池
   第63章 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第64章 漫天紅霞朝陽升
   第65章 走! 跟著毛澤東走
   
   
   
   
   
   
   第1章 頭打解放第一天
   
   炮火連天,殺聲震地,中國人在打中國人。在抗戰時期捉迷藏,中共唯恐暴露的、暗中急劇增長的軍事實力,現在展示得如惡性腫瘤般的紅腫高大。如果說,禦外侮、打日本時,為了養精蓄銳、連喝一口冷水的勁兒都舍不得去用;如今呀如今!毛澤東帶著一幫養精蓄銳的中國人,撲向蔣介石帶的那幫精疲力盡的中國人,兄弟鬩於墻、自相殘殺,恨不得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
   位於泱泱胡庵河之濱、巍巍武峰塔之下,胡峰中學的師生們、為躲避圍城共軍的槍林彈雨,就在教室裏桌子上摞桌子、一層層疊床架屋、直抵房頂,然後都龜縮在桌子下面:或死或活只有聼天由命,把命交給老天爺。
   胡峰中學是一所完全中學,坐北朝南。一進校門,望東看,是一泓荷花池。芙蓉,這天生麗質的美女,每個季節都展現出別有一番可愛的風韻:春天裏,“小荷才露尖尖角”,於稚嫩中跳動著盎然生意,於柔弱中蘊涵著不屈不撓;像一個小姑娘在嘟著嘴。盛夏裏,“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熱情洋溢,大氣磅礡,意境遼闊幽深,於驕陽似火下,更有“碧荷綻露伴蟬鳴”的神定氣閑。金秋裏,有“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一說是“留得殘荷聽雨聲”,這種慘淡造成殘缺美的意境,與林黛玉超然紅塵,悲天憫人的情懷,心有戚戚焉。(賈府老太太一行人坐船去吃酒,寶玉說,這些破荷葉可恨,怎麼還不叫人來拔去。黛玉說,我不愛李義山的詩,就喜歡他的這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偏你們又不留著殘荷了。寶玉說,果然是好詩,咱們別拔了。)嚴冬裏,有“雪浸七孔藕當知”的靈悟,有“枯枝莫言死,藕斷尚有絲”的倔強,以及“藕雖有孔,胸中不染塵埃”的高潔。春夏秋冬,荷經歷了自己生命的起承轉合。
   再望西看,隋朝年間建造的這座高40米的文峰塔,便赫然入目,與水深4米的荷花池東西相對,俯仰相望,似乎這位嚴肅而又溫存的“老者”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少女”在交談著人生的奧義。
   文峰塔共有五層,逐層增大,和常見的造型相反,上大下小、是其別致所在;每層的周邊鋪砌有彩釉瓦片,六個角翹起的是彩龍的飛簷,閃爍著五光十色,甚是華貴壯麗;在塔頂豎起的長桿上端,鑲嵌著一個銅帽,歷經風化腐蝕,已覆蓋上厚厚一層墨綠色的銅銹,使它黯然失去當年的燦然光輝;先後曾有過龍旗、五色旗、膏藥旗、青天白日旗,解放後又換成五星紅旗,系在長桿上、飄揚在當空,作出流水般、嘩啷的響聲;塔身上的新傷舊痕,瘡痍滿目,銘刻著各種旗幟下的戰火硝煙;於今,它茍延殘喘地迎送著每天的旭日東昇、夕陽西下,有氣無力地回首著過往的歲歲年年;周遭的荒草,以其強勁的生命力,穿透堆積的古樹落葉,散發出清新的芳香,與朽木枯葉釀造的腐酸奇臭參合在一起,陣陣撲鼻;令人香臭難辨,辨不清是何樣的一種氣息?
   如晴天霹雳,一枚炮彈、帶著呼嘯的哨音撲打過來,落到教室房頂、唿咚一聲炸了開來。打破了戰爭隙間、茍存一時的和平景象。梁檁瓦塊,應聲忽喇喇傾塌得七零八落、一塌糊塗,給房子開了一個老大的天窗。師生們一個個被震駭得喪魂落魄;而滾滾的煙浪和揚起的塵土,又把人們搞得灰頭土臉,只剩下一雙眼珠在眼框裏伴隨着口呆、驚而後瞪。不幸中之萬幸,是叨“疊床架屋”的光,總算落得個有驚無險、師生無一傷亡。
   內戰已經打了三年。共軍過去圍城,好像只是大軍南下路過這裏,捎帶地攻打一下,攻開了、當是額外收獲,攻不開、也不戀戰;乒乒乓乓打兩天,隨著兵過、瞬即解圍。這次兵臨城下、卻摽上了,在激戰不勝、強攻不克之後,不但沒有退兵的跡象、且戰勢愈行酣急。戰鬥打得一片紅通通,苦難的廣土眾民、盡被置於戰火之中。
   正值此時,那震耳欲聾、讓人聞風喪膽的、如炸雷巨響的砲聲,突如其來地停息下來了;那嘎嘎、脆聲響亮——掠過發梢、只抓頭皮的歪把機槍聲,也啞然失聲;狂吼怒號了一夜、北風吹散了昨日的烏雲,頓時平靜得使人感到、壓抑得透不過氣來。周遠鴻同學禁不住寂寞、吃不住憋悶,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他像小猴子一樣跳到院子裏、痛快地伸了個懶腰,感到從未有過的地闊天空。於是,他又壯著膽子把就近的、緊閉著的、學校朝東的偏門,打開個縫隙、窺視大街上有何動靜。距這裏較遠的朝南的學校正門、反而給壘得嚴嚴實實,掛著“此門不開”的牌示。全城的住戶和生意門面,也都是封門閉戶,只在門右下方的一個角落留個小門洞。人們出出進進、好像是爬狗洞。用這種掩耳盜鈴的辦法,企圖給心理上一個安全的屏障,以為這樣就能把戰火災禍、關在門外。
   他試著把小門縫漸漸拓寬,賊頭賊腦地、把頭探了出去,左右轉動、南北巡視,乍猛地迸發出“嘔!”地一聲巨吼,像是被馬蜂螫了一下、作出的過激反應;他轉回頭、向師生們聲嘶力竭地喊話:
   “壞事啦!八路軍進城了!”
   原來都是把政府的軍隊叫“國軍”,共產黨的軍隊叫“匪軍”,現在他說“八路軍”已是識時勢者為俊傑了;他一時還說不順嘴、“中國人民解放軍”這麽個佶屈聱牙的長名詞。他揮動著瘦骨嶙峋的手臂,連說帶比畫: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旗手在前頭、還擎著一桿大紅旗,迎風獵獵、飄蕩在前。。。。。。
   蟄伏在別的教室的人們,也都聞聲爬了出來,忪眼還不適應朝陽似血的強光。春天,本是颳風的季節,風剛喘息片刻、就又發起新的一輪勁吹。
   說話不及,常勝將軍林彪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這支過關斬將的勝利之師、蜂擁而至,急促地高喊著:
   “繳槍不殺!出來!出來!”
   “都站好!站好隊!”
   一個戰士用槍刺指著具有威嚴氣質、儒雅風度、一望而知是頭面人物的方殿英校長,咆哮道:
   “你個是張資深?”因為攻城的解放軍官兵都把“活捉張資深”,視為要立的第一戰功。
   方校長急忙向上衣口袋內摸身份證,結果掏出來的是國民黨黨員證。雖然可以證明他不是張資深,但卻證明他是“反動黨團的頭子”,也是載在進城後、要逮捕的對象名單中。一群尾隨在穿綠色軍裝大兵後面的“工作員”,身著灰藍色粗布太行服,胸前左上方別著標誌身份的符號——白底、藍框的長方形內,書寫著黑色、仿宋體字型的三個字:“工作證”。工作員把方校長押了去。只聽說:“跟我們到軍管會一趟!”
   這在周遠鴻看來,純粹屬於誤會。抓捕一個校長幹什麽,將來還不是要靠著他來辦教育嗎?他主觀地斷定:是工作員把他和張資深弄混了。張資深是管屬左近十來個縣的專區專員,在地方上是最高行政長官。在中共的檔案裏是罪大惡極的反動頭子,劃歸“首惡者必辦”的政策範疇。方殿英校長兼任北蒙縣三民主義青年團、縣團部主任,是張專員信賴的好友和智囊。就在解放軍發動、這次最後攻勢之前的時間空隙裏,方校長還請張專員來學校、作過精神訓話。周遠鴻只知其表,並不知他們之間的深層關系。他在日記裏,慣用著平常說話信馬由韁的口氣、作了記載:
   “張專員指責校方貫徹、宣導戡亂建國的思想不力,聲色俱厲、以至於咆哮如雷。要不是他光光的腦袋、又沒有戴帽子,看那神氣、恐怕難免要‘怒發沖冠’了。”
   班主任房立倫老師批閱日記時,看到他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嬉笑輕薄的筆法,倒也有點真的要“怒發沖冠”了,遂苦皺著眉頭、嚴肅批示道:
   “忒不像話!如此下去,余將為君前途弔!”
   因為這是一座強敵壓境、四面楚歌的孤城,共產黨的地下活動異常猖獗、防不勝防,連北蒙縣縣長馬付安、都是中共的地工。這能不使當局急紅了眼、以致狗急跳墻嗎?
   房立倫非常理解當局對付“匪嫌”、格殺勿論的白色恐怖,是何等地可怖!可這些中學生小毛孩子,不諳世事、不知天高地厚、一味信口開河,還不知道這是能掉了腦袋的事哩。這怎能不引起房老師為他們捏一把冷汗、“為君前途弔”呢?
   師生從校園的各個角落、三五成群地靠攏來,集合在操場上。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對著布滿大大小小的、破爛不堪的汽車發楞。他不知道,這裏曾經駐紮著國軍的一個汽車連。隨後,他攀高爬低地、挺立在汽車的駕駛棚上,居高臨下、趾高氣揚地對著下面發問:
   “你們都是一些什麽人哪?”
   “學生。”
   “啊!小生。”軍官的東北口音,把“學生”發音為“小生”。
   周圍是黑壓壓的士兵、充斥著學校,有的托著步槍、有的端著沖鋒式、有的握著手榴彈,房頂上還架著機關槍,虎視眈眈、蓄勢待發。上下左右,像一口大鐵鍋在籠罩著。只要人群中能發出驚異的訊號,立刻就會萬箭齊發、把師生們整個兒化為一堆肉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