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魏紫丹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第32章 公審大會
   
   一連數日,天兒不陰不陽,時有狂風大作,春天名副其實是風的季節。乾旱的風,裹挾著飛沙走石,碰臉迷眼。太陽偶爾露面,像是鍍了金,成了金太陽,陽光也變成了金光燦燦。東西南北上下,金色煙靄、彌漫六合,整個世界成了黃天黃地。金太陽,出奇地可愛。無怪乎萬民縱情歌唱:
   北京的金色的光芒照四方
   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陽

   多麽溫暖
   多麽慈祥
   。。。。。。
   今天北蒙市、縣,也許還有很多地方,同時在召開萬人大會,宣判對反革命分子的懲處。農村因為人口分散,所以縣政府決定、公審大會在城東和城西分兩灘兒舉行。
   市裏,工礦企業、機關、學校的成員和市民群眾,都集中在南關體育廣場。在主席臺前面的大面積空地上,公安人員提溜過一隊隊的反革命分子。然後讓他們成秦朝兵馬俑式的陣勢,縱成行、橫成列地跪倒在地。與其有所不同的,是槍棒換成了亡命旗,豎在耷拉著的腦袋後面,直指黃天。
   會場周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還有摩托車篤篤地在周圍巡邏。細心的人,還觀察到、四周制高點上都架著機槍。像是圓周上的點,隨時可以發出射線、直達圓心。
   主席臺上的麥克風,盡管傳播著震耳欲聾的巨響,但因人山人海造成了山呼海嘯的聲浪,一波掩過一波,像是滾疙瘩成蛋的蜜蜂群與篩著鑼的蒼蠅群在進行聯歡大合唱,所以人聲嗡嗡、喇叭聲隆隆,互相干擾,人們耳朵裏收聽到的只是強烈的、空洞的噪音刺激。
   事實上,說來也就是,平常各忙各的,雖不能說是老死不相往來,但真的却有咫尺天涯之感;不是沒機會,就是沒閑空。現在政府成全了大家,誰不抓緊時間嗑嗑閑話,噓噓寒、問問暖,小姨長、大伯短,交流交流經過選擇的、不會惹出禍端的信息,並且炫耀一下、相互比賽一番、看誰口中吐出的新名詞最多?
   在胡峰中學的隊伍區間,走過一個肥胖到癰腫程度的女人,怕有一公噸重吧!大腹便便、腰粗如草簍,豐碩的肥臀、猶如腰下扣上一個大籮筐。走起路來一搖三擺,活像是只笨鴨子踏進沼澤地——一跩一屁股泥。要是在平日,大家就會少見多怪、視為奇觀,少不得要看一番熱鬧。可在這樣肅殺的、彌漫著恐怖的氛圍中,馬上就會有一場血腥的腦袋開花的大熱鬧可看,哪個還稀罕這區區小熱鬧?大多對她看見、就當沒有看見。
   偏偏梁乖真還有這種興致,或者說,他的淫語癖不擇場合地發作。他興沖沖地勾引大家都快來看這肥胖娘兒們。“過時不候!”他說:“我敢打賭,我100%肯定她是個臭老板娘! 用工人的血汗餵得那麽肥!”然後戲謔道:“看這浪娘兒們的一身膘,肉厚得怕是一雞巴還攮不透哩!”他開口前還掃了一眼,看有沒有令他說話礙口的人,特別是他注意到了常篤真、沒在佐近。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 周遠鴻還想咒一句:“下流坯子!”但他話到嘴邊留半句;因為他發現梁乖真、話雖說得比較粗俗,但心理、實底上還不像楊茂森那樣卑鄙下流。
   周遠鴻站起來,要到遠處的廁所去解手。路過主席臺後面,看到解放前曾教過他英語的天主教神父潘樂多文。看他那偉岸的身軀頗似董部長,但又比他的塊頭更高大。他體態魁梧,器宇軒昂,倒背著手來回度步的瀟灑,在在宣示著自己的神聖不可侵犯,體現著“任憑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毛詩的意境。
   這種情景,由於不是潘樂多文刻意的表演,他那山安泉注式的氣派,又像山安泉注那樣自然而然,卻引起了周遠鴻想起了反面的例子。有些幹部,模仿偉人的動作、腔調,畫虎類犬,醜態畢露。他又想起《漫畫》雜誌上、諷刺一個假裝斯文的地主。說他正在赴晏,長工遞過來一張條子。條子上說、是朋友借用一下他的牛。因為他是文盲、又怕露了餡,遂把條子還給長工、裝腔作勢地說:“好好! 停一會兒我親自去。” 《漫畫》雜誌,当然祗能讽刺地主,其實,這用來諷刺土八路幹部,倒更具有現實意義。
   周遠鴻的毛病是心猿意馬,本來他是對潘樂多文這種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辱之而不怒的堅定氣派,要追根求源、歸結為高度的文化素養和虔誠的宗教信仰,而不是表面地“東施效顰”。誰知他竟陷入心猿意馬、竟扯到《漫畫》雜誌諷刺地主;又聯想到土八路幹部、土包子硬要裝洋包子。當然,這也可以朝好處說,說他這是創造性思维,具體說是發散性思維。
   一個解放軍戰士持著槍、威武嚴肅地在神父旁站崗。兩者似乎訂有互不侵犯的條約,戰士雖是虎視眈眈,卻止於引而不發,誰也不咋地誰。
   剛一解放,人民政府召集各級學校校長開會。他是天主教教會中學的校長 ( 在胡峰中學教英語是兼課 ),隨着大流也來參加。文教局長不客氣地質問:“你來幹什麽?”
   “接到你們的通知,我來參會”。他能把 “參加會議”簡化為“參會”,說明意大利人潘樂道文在說中國話方面、是相當訓練有素的。
   “中國的主權不容侵犯! 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必須立即制止! 回你的意大利去! 你沒資格當中國的校長。”
   自那時起,他就被撤消校長職務,但不知為什麽、今天又要他來參加萬人公審大會?莫非要向帝國主義分子表明什麽叫“人民民主專政,或曰人民民主獨裁”嗎?
   周遠鴻與他相遇的這個場合、太沈重了,打一聲招呼、都會惹出大是大非的。但卻拉開他回憶的抽屜。他曾對潘樂多文調皮地做過惡作劇。具體情景是:每堂課一開始,喊過“Stand up !”接著,大家同聲向神父問好:“Good morning ,father!”周遠鴻覺得,你們外國人為什麽要中國學生喊你“父親”呢?他不樂意,就於問好時,在father後面加重了兒音,喊成“father——兒!”“叫你也當一回兒子!”聊表自己自幼養成的民族自尊心。
   潘神父因他勤學好問,成績優異,很喜愛他,笑嬉嬉地指著他:“你,你。。。。。。周遠鴻!”
   當周遠鴻從廁所解手回來,跟跟趁趁傍近“兵馬俑”旁邊,路過時,特意假裝作目不斜視、卻偷偷掃了幾眼林立的亡命旗。有惡霸地主反動倒算、有反動會道門一貫道點傳師、有聖母軍、有反動軍官、特務、有土豪劣紳鄉、保、甲長,還有反共抗俄救國軍、有偷聽敵臺、撒布反動謠言。。。。。。而當“罪大惡極還鄉團主犯房立倫”這桿亡命旗映入他的眼簾時,禁不住眼花繚亂、身打寒噤:“完了! 完了! 置之絕地了! 果然是他、房老師! 心裏怕啥就來啥。”他又看了一眼,多麽希望後一眼能證明、前一眼是看錯了!“什麽想頭都沒有了! 一個天大的不幸、要降臨在師母的頭上,接蹤而至、一個家庭要毀滅。”他已經看得不可能再清楚了,房立倫的名子上打著紅叉! 房老師沈垂著頭,臉是怎麽也看不清的。外在的黃天黃地,籠罩著插有亡命旗的炎黃子孫、死黃的臉,五星紅旗上的黃、融化在外在世界了,國旗上只剩下一种颜色:血的風采、血的淋漓、血的跋扈了。
   周遠鴻再也無心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也沒有用了。他回到隊伍,低著頭、止不住暗嘆:“為什麽最懂知識分子政策的岳校長也不站出來說句話?可见是,‘素娥唯與月,青女不饒霜’。”
   忽然間,席地而坐的人們、一窩蜂站起來、拍打屁股,搞得塵土飛揚、狼煙動地。主席臺上麥克風嗷嗷叫:“坐下! 都坐下! 各單位維持秩序!”看熱鬧的風潮還是不退。原來是一位訴苦者,在主席臺上講到怒不可遏時,拿起半砄磚頭、砸向“兵馬俑”,擊錯了目標,被砸者頭部的血、流了滿臉。原定目標是一位保丁,不行正道、連他大娘家的兒媳,都給奸汙了。砸磚頭的訴苦者便是他大娘;一位全市出名的街道辦事處苗主任。至於對被錯砸者,既不用道歉、也不用包紮,反正是一個立即會被槍斃的反動家夥。
   周遠鴻死死地坐在地上,對此末曾稍加理會。一片亂哄哄、直到散會,主席臺上傳來鎮反的口號聲、誰也聽不清楚,沒法喊、又不能不喊。如果誰不喊,就會有積極分子向領導打小報告,誰誰誰對鎮反不滿。惟其如此,也就只好跟著舉手、含糊其詞地瞎哼哼,算是意思到了。
   十幾輛裝得結結實實的汽車,慢慢悠悠、蠕動而行,把死刑犯載往刑場。車上,士兵端著槍刺,刀光閃閃、殺氣騰騰。路兩旁,圍觀的群眾形成人墻、密不透風。
   可能是預定的,縣裏的公審大會也於同時、進行著同一的步驟。北蒙縣的城東片、連希孟在刑車上孤注一擲地高喊:
   “中國國民黨萬歲!”
   “蔣總統萬歲!”
   觀眾有了興頭,覺得這才不平鋪直敘,這才看得過癮。連希孟並不是國民黨員。他也清楚地知道國民黨腐敗、不得人心,但比起共產黨的陰險毒辣、嗜殺成性來,兩害相權取其輕,他寧肯追隨孫中山先生創辦的國民黨。他當了鄉長,聽他的校長張資深專員跟他說,駐軍316團的團長,被一位美貌的地下女共黨員所勾引。。。。。。竟率團倒戈,投奔共產黨。共產黨派到國民黨的重要部門很多美女,許多要員中了美人計,這是腐敗現象為共黨所利用的沈痛教訓。“但是” ,連希孟發表意見,“共產黨用這種卑鄙手段,即便勝利了,也丟人”。直到今天要槍斃他,他仍掙紮著喊:“我看不起共產黨! 那些西瓜偎大邊的投機分子,總有一天會、悔不當初的!”
   行刑的公安大兵用槍托猛搗他的身軀,班長更是劈頭狠命地砸來。他血流滿面,將最後的一點生命力,匯聚為最後的一聲呼喊:
   中華民國萬歲!
   在圍觀的農民中,仍有偑服老東家有種的。其中周遠哲,一向就尊敬連希孟,現在更增加了幾分。這可能是受他父親周老大的影響。周老大也在刑車上,還有孫業巨,都垂頭喪氣,面帶一厚層灰土,絕望地挨着這最難挨的、最後的時辰。
   王香在城西。他在刑車上痛哭流涕。“我可沒有血債啊! 我是屬於可殺可不殺的——這是毛主席說過的話呀!”好像他把這話說給班長,班長停會兒就會刀下留人似的。不料班長回答他的是——“老實點兒!”附加一槍托。
   北蒙市的刑車,浩浩蕩蕩,仍是慢悠悠地滾動著。圍觀者有的在數車的數量。房立倫所在的刑車開過來了。他不動聲色地在修身養性、默朗誦著《留侯論》:“古之所謂英雄豪傑之士,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嗯!”大兵的槍托、猛擊臂部:“住口!”這時班長却制止大兵:“別理他! 他是個酸秀才”。不知班長認為他背的內容不夠反動和默朗讀聲音較小,還是他們有過一段師生關系,並且他們師生曾授受過這篇古文的緣故?總之,酸秀才在臨死前得以繼續酸下去:“。。。。。。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此不是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