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第30章 花好月圓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運動,像是血紅的花朵,開遍中華大地。你就聽吧! 無論什麽時候,無論你走到哪兒,都能聽到用歌聲表達心聲,用歌聲響應號召,用歌聲傳播謊言,把美妙的謊言扮得更加悅耳動聽;好像全民在賣乖、全民在冒傻: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天空出彩霞呀
   地上開紅花呀
   中朝人民力量大
   打敗了美國兵呀
   全世界人民拍手笑
   帝國主義害了怕呀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全世界人民團結起
   把帝國主義連根拔
   那個連根拔
   中國大地上盛開著的兩朵大紅花,爭葩鬥艷。抗美援朝之外的另一朵,是大張旗鼓鎮壓反革命運動。同樣也是“地上開紅花呀!”也是一朵朵血染的大紅花;但大紅花和腦漿迸裂冒出的白色汁液配在一起,就讓你找不出、在人間還會有比這更不協調的搭配!
   原先,知識分子們根據包括共產主義運動(主要是蘇聯)的歷史經驗,估計到新中國成立之後,於初期定會用重典,開殺戒,嚴厲鎮壓以敉平四海,達到鞏固新政權的目的。不料,與此正好相反,共產黨宣布要實行寬大政策,務使人人得以安居樂業,解放和發展生產力。
   知寬而感的房立倫,細數歷朝歷代的太平盛世,什麽“文景之治” (漢文帝、漢景帝)、“貞觀之治”(唐太宗)、“元嘉之治”(宋文帝)、“仁宣之治”(明仁宗、明宣宗)。。。。。。都不足以與當代相比。他情不自禁地向來他辦公室、求教的申鎮周遠鴻眾弟子們、得意地吟頌: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
   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程吉思漢
   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數風流人物——申鎮、周遠鴻眾弟子接下去、同聲相 應:
   還看今朝
   文人哪裏曉得?——老百姓口頭上說的“風流人物”,是一個大大的貶義詞,概指男女流氓也。毛澤東這位農家出身的風流人物,在農業上自幼就懂得“沈著氣、不少打糧食”;作為軍事上的風流人物,他一向以“誘敵深入”而玩得敵人團團轉;作為政治上的風流人物,他認為久經戰亂、人心思安、安居樂業,便以之為魚餌、昭告流亡在外的人:安心地回來過好日子吧!當魚貫而來、紛紛上鉤時,不失時機地猛一收網、斷然變臉地宣布:“糾正‘寬大無邊’的右傾思想,大張旗鼓地、堅決鎮壓反革命!”
   予豈好殺人哉?不殺不足於平民憤也。城鄉、街道、村莊,到處都開訴苦會,訴舊社會災荒年賣兒賣女、地主討債逼租、鄉保甲長幫著國民黨催糧草、抓壯丁,反動軍官為非作歹、敲榨勒索。。。。。。的苦。
   在黨團員、積極分子帶動下,“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血債要用血來還”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在政府保證“為人民撐腰作主”的煽風點火下,群情激憤,撕破臉皮,把揭發出來的西瓜芝麻、大小事件;哪管你是“六亲”?都照能當面對號入座不悞,指名道姓、毫不含糊,强烈要求政府:
   鎮壓X X X為民伸冤!
   向X X X討還血債!
   不殺X X X 不足以平民憤!
   一切好像,政府想不殺或少殺——都無法向人民群眾交代似的。
   原先,報紙、廣播、文藝、宣傳等輿論工具,都是為黨的寬大政策歌功頌德,宣揚共產黨、毛主席是如何如何地偉大、英明、仁慈、寬厚、講信義、說話算數。。。。。。到如今,風雲突變,趕緊出爾反爾,又理直氣壯地同聲譴責“寬大無邊”的右傾機會主義思想。並且,煞有介事地捏造出好像群眾真的發出過“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產黨講寬大”的強烈呼籲。
   如此這般,用寬大政策的感召、吸引來許許多多在逃者,都像飛蛾撲火那樣、紛紛棄暗投明。毛澤東掌握火候,一聲令下,一致行動,一夜之間,滾水潑老鼠、一個跑不掉! 任你說“陰謀”,任你說“誘敵深入”,任你說“欲擒故縱”,任你說“引魚上鉤”,任你狼哭鬼嚎。。。。。。反正毛主席早就批判過宋襄公;所以他絕不會像宋襄公那樣愚蠢地、對你們講仁義道德的。你們能得到的回答,是刑場上雨點般的槍聲。
   房立倫還在感覺良好,批改完最後一摞作文本,走出室外伸展幾下拳腳,讓乍暖還寒的春風,吹去濃濃睡意。灰藍的天空,一輪明月當頭,他舒暢地來了一口深呼吸,今晚想要回家過夜。
   他回到家,喬曉月已經入睡。暖溶溶的月輝,透過窗紙,映著她眉頭微皺的面容,漾著悲哀、眼角兒有一星兒細珠。
    “誰家女兒美如花?”房立倫欣賞之中感今昔。他腦子裏浮現了他村村長、農會主席、民兵隊長的嘴臉,自己猛勁地甩幌腦袋,“認了!”他用食指小心翼翼地去拭她眼角的淚珠,她醒了,又驚又喜地說:
   “今天沒到禮拜六啊!。。。。。。不說這個,用不用給你做點吃的?”
   “吃是不用吃了,就是太睏,得抓緊睡覺。”
   她把被窩放開,納他鑽進,為不誤他睡覺,連粗氣也不敢出。他卻不睡,反來精神了。他吻她的唇,帶著久違了的激情,吻額、眼睛、耳輪、頭發、脖頸、乳房、小
   肚。。。。。。好像這時候、他才想起他的曉月是個女人。
   “梅他爸! 我真高興、難得你今晚有這般好心情。。。。。。”
   這倒是真的! 自解放以來,他從未有過、過夫妻生活的興趣。照例是一禮拜住校六天、禮拜六住家一夜,談罷家事、倒頭入睡。今晚是日出西方,不,是大年初一出月亮! 曉月雖莫明其妙,但畢竟是驚喜交加。“難道輪到我們孩子大人、時來運轉了嗎?我們竟真的會熬到了有這一天到了眼前吗?”她想起了村長、農會主任、民兵隊長輪番强姦她後、又要逼她上望蒋台的前一天,她向婆母和儿女作的最後交代:——
   “他们还会斗争我的。要是禁闭起我,不让我回家;娘!您可别一直这样,一天到晚泪洗面孔, 要等着我回来。小梅!二宝!要听奶奶的话,千万别淘神。”她把双手握住婆婆的双手,瞪着婆婆,但婆婆的双目已经哭瞎,再也看不到儿媳欲哭无泪的愁眉苦脸。
   “娘啊!我的老娘!要是我有三长两短,您要拖着孙子孙女,硬撑着熬立伦回来……不孝儿媳竟不能对您养老送终,竟不得已而走这一步!”
   小梅问妈妈: “什么叫 ‘三长两短’?”
   晓月一再控制,但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好像泪库的闸门被冲决了,倾盆的泪水哗哗流下: “儿啊!你们要跟着奶奶、熬爸爸回来……”
   
   從坑窪不平的街道上,傳來咣哩咣當的汽車顛波聲,嘎然停止於家門口,接著就是不懂、不懂、不懂! 神氣搗怪的敲門聲。房立倫披衣準備去開門; “你太困了、就安生睡會兒吧!” 立倫還未坐穩、被曉月一把拉倒,趁勢掖了掖被窩、重又立即入睡。
   由戶籍警帶頭、幾個公安隨後,進院就喊: “查戶口哩,都快出來!”立馬,大人、小孩都陸陸續續來到院子裏。戶籍警說:“不對!房立倫怎麽沒出來?”曉月進屋喊他:“梅他爹!查戶口哩!”他睡得好死啊!磨蹭了半天,才囈囈癥癥地扭著紐扣、打屋裏咕容出來。那個曾跟房立倫老師談笑風生地、講寬大政策的員警,好像好友、久別重逢一樣地驚喜:“就是他——房立倫!”員警立即給他帶上手銬,一揮手:“走吧!上車吧!”院子裏留下的人鴉雀無聲、好生目瞪口呆了一頓兒,才像大夢初醒:“啊!原來是司法科來逮捕罪犯!”
   白天還在跟學生一起,由衷地為毛主席歌功頌德的房老師,遵照這位在場的警員、曾經說過的那樣——“你就回去白天安心工作”,可到晚上、還沒輪到“晚上打著呼嚕睡大覺好了” 的時候;就被戴上冰冷的手銬、給逮捕了。
   房立倫上了汽車,連氣憤一下命運的作弄都無心、無力了。冷冷的月光,照見另外幾個被抓捕者,垂頭喪氣地蹲蹴在車廂裏,用帶手銬的手、扒著車傍。
   司機搖著汽車的搖把,吃力地搖了好一陣,猛地響起喔突突突!——顛波起伏、如扭大秧歌似地開走了。
   各路汽車上的員警相遇時,神色匆忙地打個招呼,各趕各的路程、各完各的任務,好像最後還有閆王在等著要與他們這些小鬼們算帳似的。
   
   辜負了良辰美景,可憐的喬曉月在如一面銀鏡的月光下,打著寒噤發著癡呆,跑出門追趕汽車,再也追不到自己的丈夫,心裏也想不到、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他腦子裏沒有“逮捕”這個概念,什麽也沒有,一片空白,一如這白白的月光彌漫着 腦際。從院子跑到街上,從街這頭跑到那頭,再跑回家去看看,“萬一他已經又被送回到家了。”
   蒼白的月亮,把白天交給太陽。在東方的地平線上,驚風飄起曈曈日、紅光萬道灑人間。
   紅頭脹腦的太陽,光芒刺目,將整個天空給染個血一似的紅彤彤。北蒙市的居民們開始了新的一天。無論是住在大街還是小巷,開街門時都是伸頭探腦地觀察動靜;而隨後走親訪友的人們,都緊繃著神經、互相打聽:“你們街道昨夜抓走幾個?”
   《人民日報》等,每張報紙都像從前起勁地宣傳寬大政策那樣,現在大版大版地登載鎮壓反革命的消息,登載對舊政權的控訴。北京、天津、上海、廣州。。。。。。報載一串串被槍斃者的名單,成千上百地。。。。。。至於不見報的永久失蹤者,更是不計其數。
   常篤真同學聽爸爸從上海回來說,在潘漢年同志的主持下,上海的鎮反是比較徹底的。在一兩天之內,就處決了數目相當可觀的反革命分子。至於為數幾何?即便爸爸知道真實數字,那也是上不傳父母、下不傳妻女的。報上公布的數字,所有的,絕無例外的都非實然性的,而是應然性的,是經過拿捏、認為最適可的數字。公布的鎮壓數目小了,起不到鎮壓、威懾的作用,也起不到令各地互相攀比、慫恿的效果,如果按實把天文數字公布出來,那不讓全世界的人、都得了神經病才怪呢! 就已公布的數字來察視國際觀瞻,就發現了普天之下,一片驚怪的大呼小叫聲和嚴厲的譴責聲。所以要嚴格把握見報數字、與實際數目的百分比。
   爸爸還給常篤真說,出於策略上考慮,上海市委後來規定,盧灣區被捕的那批國民黨殘余、特務,分批處決,每次不可超過千人。潘漢年同志說:“要清除舊社會留下的汙泥濁水,要肅清隱患暗敵,不能不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上述市委的規定,沒有維持多久,就給運動的浪潮給沖破了。
   在北蒙市、縣,為廓清反動政權的社會基礎,縣鄉保甲長,黨政軍警人員和部分地富分子。。。。。一汽車、一汽車地給押進各個監獄,已經獄滿為患,如不快刀斬亂麻地、及時消滅一批,下批人犯就別想再進來一個。
   胡峰中學教師房立倫、低崗固村中醫孫業巨、精忠鄉鄉長連希孟,惡霸地主分子王香,全都鋃鐺入獄,無一幸免。在他們被抓的一霎那,心中蹦出的頭一個念頭是:“寬大政策啊!”——房立倫暈乎了;“果然是 ‘欲擒故縱’!”——孫業巨不幸而言中;“求仁而得仁” ——連希孟“有何怨?”“到底高保長是玩政治的!”——王香悔之晚矣! 悔不該聽小子的話、沒跟高保長一條道兒走到黑。“罷! 罷! 罷! 男人沒主意必受窮。窮啊窮!到如今、山窮水盡已無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