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魏紫丹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第28章 周恩來的文章
   
   周遠鴻在飯場上宣讀周總理的文章,沒有引起同學們的熱烈反應,倒是引起自己的反復閱讀、深深體味和強勁地思索。想當初,朝鮮人民軍自衛反擊南朝鮮的進犯,一舉得勝、乘勝直追、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大家為勝利喝采都來不及,更不遑思考其中的蹊蹺了。再說,中國的解放戰爭的迅速勝利,使人們的思維形成一種定勢,想當然地認為,革命軍隊對於反動軍隊,總是摧枯拉杇、所向披靡。革命軍隊迅猛追擊的速度,也遠遠趕不上兵敗如山倒的反動軍隊敗退的速度。這在解放戰爭中已是司空見慣。老百姓的解釋是,好狗追不上怕狗嘛!
   曾幾何時?眼看著朝鮮人民親愛的父親、英明領袖金日成元帥,武力統一朝鮮的革命大業,就要作為世界二戰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偉績、載入史冊,突然,美軍從仁川登陸,遂使金領袖美夢驚醒,發現一鍋黃梁猶未煮熟。勝敗易勢,他的軍隊遭到攔腰斬斷,被打得稀哩嘩啦、屁滾尿流,形勢急轉直下、成了陷入甕中之鱉。不可一世的英雄,金領袖的屁股坐在熱鍋上、變成了熱鍋上爬螞蟻。他嘶喊救命:“毛澤東同志:。。。。。。美軍在仁川登陸以來,對我們已造成很不利的情況。。。。。切斷了我們的南北部隊。。。。。。因此,我們不得不請求您給予我們以特別的援助。。。。。”
   這時代,老少幾輩的中國人大多是生於戰亂、長於戰亂之中,僅憑耳濡目染、就都能具有一定的軍事常識。原先是,一切聽信黨的宣傳,誰也沒有開動自己的腦筯。現在的戰爭形勢急轉直下,逼得周遠鴻不得不想一想其中的蹊蹺——既然是如報紙上宣傳的那樣,是南朝鮮主動的放了第一槍,那麽,既然他主動權在手,必定是先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才下手的。為什麽竟會是出師不利到如此不堪一擊呢?如果是打了幾個回合,然後再吃敗仗,這還有可說,哪能一上前就在原地、“夾起尾巴逃跑”呢?

   再作個逆向思維,如果是北朝鮮發動突然襲擊、攻其不備,打了南朝鮮個措手不及,在倉促之間、迎戰強敵偷襲,那就會在不堪一擊之下、只有狼狽逃竄一途了。唯此,才符合正常人在正常情況下、正常的想象力所能推出的正常情理。雖然,《人民日報》把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在三八線視察的照片都登了出來,用以證明美帝唆使南朝鮮傀儡政權進攻北朝鮮,是早有預謀的。但是,如果這個消息是真實的和準確的,也就是說,在準備過程中,不是南朝鮮單幹,而是美國這個強大的因素、自始就參與其間,那麽,上述客觀形勢的進展軌跡、就更屬反常,而所引起的周遠鴻上述的懷疑,就更是有來由、簡直成為了定論:“這場戰爭確定無疑地是北朝鮮發動的!”你再挖空心思耍嘴皮、恐怕也是難以自圓其說的了。
   難道,腦瓜做如此轉動的,豈止小小的周遠鴻一人嗎?果如是,那也就無需勞駕我們的好總理、周恩來出面寫文章了。古人早有所雲:“殺雞焉用牛刀?”
   其實,這時的全國上下,人心都是惶惶不可終日,思想上亂成了一鍋粥。這個事實正是對周遠鴻上述懷疑、合理性的確證。隨後美國被迫介入、聯合國又先後宣布朝、中為侵略者,都使中國各階層人們的親美、崇美、恐美的癥候,更加凸顯出來。所謂“親美”,是看在她援助中國抗日的盟邦之誼上;所謂“崇美”,主要著眼於美國的先進科技和富有人性的民主政治;所謂“恐美”,那首先是中共自己和左派知識分子的心理寫照。其次呢,“恐美”情緒也在多數民眾的心理中普遍存在,並對中國介入朝鮮戰爭持悲觀情緒,認為“美國經濟實力強大、武器精良,而解放軍是土包子,沒法跟美國打,志願軍赴朝參戰是惹火燒身”。在通過抗美援朝運動,逐步肅清“親美”、“崇美”、“恐美”的思想後,周恩來就認為:“這更是一個無價的收獲”。因為,“這種侵略毒素不是一天侵入的,是長期地不知不覺迷惑、麻醉侵入的”。可見其意義是,遠在單純的戰爭動員之上的。針鋒相對,中共決定把“仇美、鄙美、蔑美”——“三視”當做宣傳教育中最重要的內容。
   在全國,尤其在知識分子中,迅即掀起、展開批判親美、崇美、恐美的政治思想運動的時候,一開始還沒有在學生中開展。但周遠鴻患有 “運動過敏症”,他已經感受到運動來勢、猶如猛虎。他心驚肉跳、“談虎色變”,早已形成牢固的條件反射。只要運動一來,他被當做批判對象,便成了“後娘打孩子——終究也饒不了” 的必然結局。在別人還沒有說整他、甚至還沒有嗅到運動來臨的風聲時,他已經開始搜羅自己的檢討材料,先做好了自己整自己的預演、類似於沙盤推演。
   在抗戰時期,賀恩廣老師在高崗固村教書,早把美國、把羅斯福當作人類的救星的思想,灌輸給了他和其他小學生們,這是他接受崇美教育的第一課。抗戰勝利後,他上的是教會中學,就做起到美國留學的夢,時常把英語課堂上學到的東西,到美國牧師面前去賣弄。這應該提到原則上來認識,叫做“洋奴思想”。
   他時常看到,牧師騎著自行車,奔在鄉間的小路上。一群農村的孩子們,緊隨其後,追逐嬉戲,大喊大叫:“攆上你了! 攆上你了!”牧師回頭,笑容可掬地說著洋腔洋調的中國話:“沒有! 沒有!你攆不上!”車子假裝蹬得更快了,逗著他們在後面追趕。場面充滿友誼、慈善、溫馨,哪像日本鬼子猙獰、殘忍、嗜殺成性! 對他這種錯誤的觀感不該扣上個“親美”的帽子嗎?
   這要算作“親美”。但從他的思想感情深處挖,還有比這更親的咧! 英語教師講了一個、出美國兵洋相的笑話。在周遠鴻看來,覺得幽默、可愛極了。
   日本無條件投降了。在元宵節那天,作為中國盟軍的兩個老美,到飯館去吃元霄。他們互相切磋、研究元霄的封口在哪裏?餡是怎樣包進去的?還沒有找出答案,就開口用“吃”來進行探索。大兵甲笨拙得連剛學用筷子的小孩都不如,勉為其難地抄起元霄、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 “oh, hot! ”他吐出來、吹了兩下,又試一下、覺得不 熱了,便又入嘴下咽。豈不知元霄這種東西,外面涼了的時候,裏面保持的溫度還是蠻高。他咽到嗓口眼兒裏時,熱勁兒顯示出來了、燙得他兩眼直冒淚水。大兵乙看他眼淚汪汪的,便問:“你是怎麽了?”
   甲不以實相告、想愚弄乙,讓他重蹈覆轍、鬧出笑話,便騙他說:“我想起了在戰場上犧牲的戰友,傷心得很!”
   “不必! 不必傷心落淚。打仗死人,是平常的事。仗已打過了,我們勝利了! Come on !”乙邊說、邊大大咧咧地、準備狼吞虎咽,表示自己很想得開。突然,他也熱淚盈眶,淚珠兒滾滾。甲說: “我看你比我還傷心,你也想起當時在戰場上犧牲的、咱們的戰友了嗎?”
   乙氣急敗壞、憤憤地說:“no! 我在想。。。。。。當時你怎麽沒有犧牲呢!”
    這些是他受到的親美、崇美的毒化教育。他支好了挨批的架子,一旦運動臨頭,他就和盤托出、加以清算。他們要是追查他的恐美思想,說實在話,他不恐美。要硬是搜腸刮肚的話,恐美方面,只好隨大流,說自己有怕原子彈的思想。自從日本投降後,原子彈就成了婦孺皆知、最厲害的家伙。就連“日本投降”,作為謎面,打一古人名,謎底竟是:“屈原”(屈服於原子彈)。在解放後,毛主席提出“一邊倒,”要倒向蘇聯的懷抱,“走俄國人的路”。斯大林說,原子彈只能嚇唬神經衰弱的人。毛主席說,原子彈是紙老虎。自然,日本投降的原因就不是“屈原”了;謎底隨著形勢的發展,就改變了說法,革命化為“蘇武”了。用那個流落在貝加爾湖牧羊的、漢朝使節“蘇武”的名字,顧名思義而附會為“蘇聯的武力”。
   他經過自我“腹誹”之後,憶起他在《四書》上讀過的“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自侮”,用在當前的語境就是“自我批評”、“自我交代”、“自卑”、“自賤”、“自辱”、“自罵”。。。。。。當周遠鴻考慮到下面的運動、無可避免地會整到自己頭上時,他上前不等人家來整、自己就把自己整到前頭。可謂:“人必自整而後人整之”。
   現在報上,批判親美、崇美、恐美;宣揚仇恨、醜化美國的文章,跟著周恩來的文章這根指揮棒而起舞。毛主席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但他也變相地說過,“筆桿子裏面也出政權”。他是這樣說的:“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必先造成輿論。革命階級是這樣,反革命階級也是這樣。”現在靠的,還是這兩桿子。槍桿子對外抗美援朝,對內鎮壓反革命。筆桿子當然也是大唱這兩臺戲,大造這方面的輿論(就是大事撒謊)。暴力和撒謊,水幫魚、魚幫水,要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相信:戰爭是美李反動派發動的。以人民領袖金日成為首的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進行的是反侵略的自衛戰爭,我們抗美援朝,則是為了保家衛國。
   周總理以他崇高的人格、動人的風采和卓越的才能,贏得了世人的尊重,享有極高的威信。周遠鴻和全國人民一樣,糊塗的思想碰上總理的文章,便風巻殘雲、一掃而光。他領悟到,是的,的確是的,是北朝鮮上當了,是南朝鮮“引誘朝鮮人民軍向其進攻”的。你這個杜勒斯! 好不該唆使李承晚到三八線虛晃一槍、扭頭就跑,把北朝鮮給誘入陷阱呀!
   真傻! 朝鮮人民軍。太實心眼了!你朝鮮人民軍的天才統帥金日成。還有,素有今日一諸葛之稱的周總理,這次當了事後諸葛。你為什麽不早一點向金日成同志提醒:“敵人倚仗晢時強大,有意制造陰謀”呢?
   罷! 罷! 罷! 朝鮮不說也罷。對於中國,好在“亡羊補牢,猶未為晚”。經總理點化,中國人民認透了美帝國主義侵朝的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走日本侵華的老路。弄不好,李承晚都被利用而當了“cats paw”。看來,美帝侵華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蔣介石不成,李承晚繼之。這樣,我們出兵抗美援朝,雖然在行動上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但在政治上卻是出師有名、可以眧告天下的:我們是為了“保家衛國”。
   岳校長在全校作時事講話中指明:“總理的文章起到了澄清混亂,端正視聽,引導輿論,統一思想的作用。”然後他就文章的幾個命題進行了展開和論證。“根據毛澤東思想,戰爭的性質是由戰爭的目的來決定的。凡是受到侵犯,起而自衛的戰爭,都是正義的戰爭。如蘇聯老大哥的衛國戰爭,中國的抗日戰爭。相反的,戰爭的目的不是為了自衛,而是為了侵略,這便是非正義的戰爭。馬克思主義者並不是和平主義者,並不一般地反對戰爭,而是支持自衛的正義性質的戰爭,反對侵略的非正義戰爭。南北朝鮮的現狀是兩個自主獨立的主權國家,誰發動戰爭、侵犯對方,誰就是戰犯、戰爭的罪魁禍首。美李反動派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發動對北朝鮮的侵略戰爭,當然,他們就是罪魁禍首! 玩火自焚,侵略戰爭必敗。”高中英語教師王槐元,聽著聽著、心起異趣,眼睛唿閃起來。根據他從“美國之音”偷聽來的消息,將要得出“金日成是罪魁禍首”的結論,而中國則扮演了喧賓奪主的“幫兇”角色。王槐元是燕京大學出身,賀恩廣是齊魯大學出身,“他倆是英美派”;人們半真半假地這樣戲說他倆。但人們說“韓劍魂是親日派”的時候,如果說也是黑色幽默的話,那就更是一抹黑了,把幽默的蹤影都給抹得一絲不見了。當然,當前再吃香不過的、就是親蘇派了。可以說,大家都有資格當親蘇派,因為,人人都是光榮的中蘇友好協會會員。但在學校的具體環境中,這類人則是以狂熱吹捧“五級計分法”、為其突出的標誌,故也被稱為“五級分派”;孟先覺是代表人物。什麽是“五級分派”?五級分是蘇聯學校實行的記分制,原來中國沿襲下來的計分制是百分制。兩種計分制,反映了兩種社會制度:“五級分”是社會主義的、先進的、優越的、科學的計分制;“百分制”是資本主義的、落後的、腐朽的,反科學的計分制。這裏邊的道理高深得很,奧妙無窮。如果你聲稱“一邊倒”、熱愛蘇聯、向蘇聯學習,卻懷疑五級分的優越性,留戀百分制,習慣於穿舊鞋、走老路,那就不是真的親蘇派。孟先覺、韓劍魂、葉效湖、胡安石。。。。。都是響當當的“五級分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