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第27章 猴不上竿直敲鑼
   
   周遠鴻把他的小瓦盆先放到廚房裏,然後,把夾在腋間的《人民日報》拿出來,站到露天大飯場的中央,就一字一句地讀起報來。他為了使飯場上嘈雜、喧嘩的聲浪平靜下來,高聲宣布:
   “今天我們讀的是周總理的文章!”

    大家一聽“周總理”三個字,立馬斂聲,肅然起敬。周遠鴻才把剛剛在眾聲喧嘩中讀過的句子,再從頭讀來,並且,首先說明文章的題目是,《抗美援朝,保衛和平》,發表於《人民日報》1950年10月24日。
   “朝鮮反侵略戰爭勝利地開始,大家看到了朝鮮人民的英勇,也看到了美帝國主義的殘暴。七月半以後,美帝國主義向南撒退,迅速地把軍力集結在朝鮮半島南方大邱地區,意圖引誘朝鮮人民軍向其進攻。年輕的朝鮮人民軍是英勇的,要一直把美國兵趕下海去。。。。。。”
   “美帝國主義在東方實行麥克阿瑟的政策,利用日本的基地,繼承日本軍國主義的衣缽,沿襲著甲午戰爭以來的歷史,走吞並中國必先占領東北,占領東北必先占領朝鮮的老路。不過日本帝國主義是用四十多年的時間逐步進行的,而美帝國主義則要在四五年內來完成。”
   大家雖然是都在聚精會神地聽,但聽罷之後思想反應並不活躍。這使摟著饑肚子、讀得嘴乾舌燥的周遠鴻有點掃興。他前天讀過《宣傳員講話》,聽眾議論得口沫橫飛。他反思今天,是他讀得不好,還是其中缺乏與他們有關連的、令他們鼓舞或憂心的信息?其實,根本原因在於,周總理的文章不是在飯場讀讀聽聽、就可以得其要領的,它不是就飯吃的小菜,而是大塊文章。例如一讀而過的“意圖引誘朝鮮人民軍向其進攻”,“敵人倚仗暫時強大,有意制造陰謀”。。。。。。就是政治家有時也不能在腦子裏快速地轉過彎兒來。何況是一群知識貧乏、閱歷短淺、政治上幼稚的中學生呢?
   《宣傳員講話》每周兩期,在中共北蒙市委還沒自己的報紙之前,它暫行理市委機關報的職能。周遠鴻前天讀的是一篇城北郊區,胡庵河兩岸發展生產的報道,其中有改造二流子的故事,也有兩個流亡在外的豪紳,聽信黨的寬大政策,回到家鄉安心生產,得到安居樂業的消息。這類本地的人和事,許多學生都耳熟能詳,聽罷讀報,還能補充許多報上沒登的、自己的見聞。這一陣兒,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匯報等,全國發行的大報,還有各省、市地方發行的報紙,以及其他小報,都開始在大力地集中宣傳黨的寬大政策,號召有各種歷史問題而流亡在外的人,迅即回歸,到當地人民政府登記,認罪悔過,今後安心生產,過安定的日子。
   回歸的人越來越多,一般的地主老財聞訊而歸,因為他們流亡在外,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實在不好過。隨後,逐漸、逐漸,即便是歷史上罪惡較大者、也都陸續來歸。這類報道,連篇累牘,絡續不絕。
   一方面,結合實例宣傳黨的寬大政策,受感召的人與日俱增。二方面,接受朋友、親屬規勸、動員,因而解除了顧慮。這類人推想,如果說信不過共產黨,難道連自己的親朋好友、子女、夫妻、父母,也要疑神疑鬼嗎?當然,規勸、動員他們的人,也不比他們受到的規勸、動員少。三方面,來歸者都是經過明察暗訪,作出對問題的嚴重程度認真對比、衡量過的。就像老鼠出洞,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縮縮探探、看準張三回歸無事、甚至受到優待,才最後作出豁出老命、“砂鍋搗蒜——一錘子”的決定的。共產黨一向有優待俘虜的政策。李四自認是屬於同類項,自然而當然地也就接蹤而至。他們抱的一線希望是基於這樣的邏輯推理:如果不寬大,就要多住幾年“司法科”,頂多不過殺頭。如今講寬大,可能性就會在少住或不住司法科之間,至於自己去投案、即便在在最壞的情況下也總該能保住性命吧。
   只有第四方面的那些人,認定共產黨會置他們於死地,才抱定“你有你的千條計,我有我的老主意”。像連希孟就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躲過一時說一時,躲過兩晌算一天。他把頭掖在腰裏,抱定決心對黨國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當然也就沒有可能來理睬你共產黨那一套“猴不上竿直敲鑼”的鬼把戲了!
   連希孟是個死刑在逃犯。日本鬼子打進北平那年,他北京大學肄業,不願當“偽學生”,就輟學回家務農了。在瘦削的臉龐上,架著一副玲瓏剔透的近視眼鏡,顯得精明而雅致,說起話來尚不能完全回復鄉音,略帶京腔,一板三眼的談吐和溫文爾雅的舉止,混雜在鄉下人中間,赫然乎鶴立雞群,陽春白雪。
   他家是方圓幾十里內的首富,“首戶”便是平常人們談起話來對他家的稱呼。先人們世代以農為本,耕讀傳家,無有居官者,家業興盛,歷久不衰。周遠鴻的祖父輩,還是他家的佃農呢。
   1938年春,希孟從哥哥希孔手裏,接過操持家政的任務。哥哥和弟弟,從塊頭到性體,判然兩人。一個是小頭、小臉兒、小鼻子、小眼兒、長脖細項、瘦骨嶙峋;一個是方頭大臉、脖子短粗、虎背熊腰、脂肪肥厚。在作風上,弟弟是個知書達理、謹小慎微、精明強幹、與人為善、事從理前讓三分的人;哥哥則是個大大咧咧、渾渾噩噩、吃吃屙屙、無所用心的人。弟弟一著手管家,便聘請了本村精於勘丈一道的周遠明,重新丈量地畝,刨出毗鄰土地間的邊界灰橛。僅此一項,就為家庭找回土地30余畝。充分表明哥哥管家理事、是多麽地馬大哈了。
   凡是與首戶土地搭界的人,都有意無意、跟跟趁趁,經年累月、蠶食得寸、鯨吞進尺。而連希孔卻飽食終日、當著太平官,不聞不問、視而不見,結果土地大量流失。經希孟這一清查,竟查出如此驚人的、丟撇了的田地數目! 他卻面無愧色,還說著打腫臉充胖子的、滿不在乎的話:
   “他們多種了我的地,我也沒有窮到哪裏去、他們也沒有富到哪裏去。我的日子還是比他們強過十倍。常言不是說過麽?——‘能,能,能! 必受窮。老天嫌你太是能。憨憨癡癡有飯吃,老天憐你沒本事’。”
   不過,要說他是“打腫臉充胖子”,這話也有些刻薄了,因為他不用打腫臉,臉已經胖到臃腫的程度了。
   這樣的兩弟兄,自不會有鬩於墻一類事情發生,倒是兄友弟恭、手足情深、互敬互補、家和萬事興。
   農民們的心情忐忑不安,生怕連希孟不會與他們善罷甘休,就拜托能與首戶說上話、幫首户勘查土地的人周遠明為代表,到連家說合,情願作出若干退賠,希望連家二少爺能高擡貴手。不料連希孟乾脆退回說合人,一定要叫事主個個躬身親到,把話說到當面。這樣,那些抱著“明白不了、糊塗了”的想法,便碰了壁。
   所有當事人都齊集連家大院,個個心裏搗鼓,不知是要認打、還是認罰?有個上歲數的農民說:“不用怕。有屁股還會愁、挨的板子打?”
   連希孟在人們貫注的眼光中走了過來。只見他,上身是白色府綢襯衫、下身穿米黃色斜紋西褲,颯爽英姿、翩翩少年。他向上托了托眼鏡,把手搭在老槐樹的樹身上,另一只手打著招呼,然後像教授跟他上課那樣,慢言慢語,細聲細氣地講道:
   “窮沾富光,富沾天光,自古一理。希孟清丈土地以後,就把事情辦到了明處。這一季小麥,誰種誰收,割麥後把地騰出就是。事情到此為止,一切成為過去,一筆勾消不再提起。將來鄉親如遇上天災人禍、婚喪嫁娶,有不測時,大忙幫不了、石鬥升合,鄙人謹進鄰理之情,但請衆位笑納、用不着客氣。”
   農民們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一顆心,落到實處了。從此,一切按常規運作,日出而作、日沒而息,已無必要再做多慮、心存疑懼。
   單說他的哥哥連希孔,不知怎的一時官迷心竅,竟在日偽政府裏當了個什麽辦公室主任。這是連家、家史上出的第一個“達官貴人”。日本剛一投降後,他找的麻煩可就大了。怕國民黨抓他的“漢奸”,到處左藏右躲,像陰鬼懼怕天光一樣,白天、黑夜圈在暗室裏。他的兒子連順正在高中讀書,一聽到同學談論“抓漢奸”的消息,就汗毛紮煞。一天,有個同學舉報了自己的漢奸父親,大家議論紛紛。有說他“伸張了民族正氣”,也有誇贊他“大義滅親”的,唯有連順說這不符合孔聖人的教導,“子為父隱,父為子隱嘛!”
   值得他家萬分慶幸的是,國共內戰如火如荼,就在這千家萬戶、家破人亡,傾城傾國、血流成河的時候,連希孔才逢凶化吉、尋到了千載難逢的、得以逍遙法外的安全空間。
   內戰的戰火日熾,連希孟率領全家逃難至北蒙縣城內,自己過著隱士的生活,深居簡出。哥哥希孔卻如出籠之鳥,一天也不能穩坐家中。當他大搖大擺地徜徉於馬路之上,突然一輛黑色烏龜小車、在他身旁嘎然而止。“壞了! 被捕了!”這是引起他肉跳的心聲。
   原來是張資深專員向他打聽連希孟的下落,並要他轉告弟弟、到專員公署去一趟。他們能夠認識,是由於在日本投降前張資深作為接收大員,曾在他村周振華家、潛伏過一段時日,並召見過他弟兄倆。
   “你的張校長教你抓緊到專員公署去一趟。”哥哥回到家告訴弟弟。弟弟想起了自己讀省立北蒙高中時的張資深校長,前二年、即日本投降那年,曾在周振華家跟他見過面、談過話。當時周振華就告訴他,張校長要當咱們專區專員。所以這次,兩人見面的情景就顯得更親切些。
   “國亂出忠臣”。張校長在學校時早已看中他是個人材,現在,就任命他當了一個他本鄉的鄉長。
   “我記得上次校長說,‘天下無道則隱’。現在,蔣委員長要領導國民建國,政治走上軌道,可共匪要出來搗亂,政府只有先戡亂、而後建國了。”
   二人相談甚契,連希孟走馬上任、擔當北蒙縣精忠鄉鄉長。
   有友人勸告他:“天已到這般時候,你再出山、實不相宜,一輩子老百姓都當了,還是當下去比較穩當。”而他卻不再悔棋,談出了充足的理由,指名道姓地舉出一串兒被共產黨殘酷迫害而死的地主老財和知識分子。其中一個勤勞起家,老實得跌倒不知先起哪頭、走路怕踩死螞蟻的老地主,被牲口拖死了;一個協和醫院出身的西醫朋友,被冰雹般的亂石擊死了。“他們都是平頭百姓啊! 你說說,國難、家難當頭日,你不出頭就能躲過大災大難、甚至人頭落地?所以我呀,就算頭斷血流,熱愛中華民國就要愛到底!”在他的觀念裏,愛祖國、愛國民黨、愛蔣委員長是一而三、三而一的事情。這是歷史傳統、忠君愛國文化基因在他身上的發酵。
   他當上了鄉長,口碑甚好。因為他一不貪贓,二不賣法,全心全意勤政、愛民、反共。
   在共產黨占領下的他老家高崗固村,民心也都向著他。共產党的民兵隊隊長周老大,原是他家的長工,按共產黨給他的教育,應該恨地主對他的壓迫和剝削才是。而連希孟和一切地主一樣,從未教育過自己的長工仇恨共產黨。但是,不知出於什麽動機,周老大這個老八輩子貧農,被共產黨稱為“基本群眾”的人,卻冒著生命危險,要帶領民兵、投奔自己的老主家、現在已成了精忠鄉的鄉長連希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