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第25章 兩頭躲滑
   
   周遠鴻單獨打飯,使他和大家在吃飯上產生了一個時間差,即,只有等大家全都打過飯後,才能輪上、再單另給他打飯。他就利用這一會兒去給教師宿舍掃地、抹桌、搞清潔衛生一類工作。他在幹、大家在吃飯,一面幹、一面想,想來想去自己還是孤苦伶仃、孤雁不入群。但,這是不能怨天尤人的,只能靠自己奮力爭取,既與命運抗爭、又要順應時來運轉;直到喚回東風來。
   常篤真的鼓勵,使他增強了作一個合格團員、稱職團幹的信心。也啓發他想出了一條發揮自己宣傳才能、展現優勢、當好宣傳委員的新途徑。
   “我何不利用這個與大家開飯的時間差,來進行飯場的宣傳工作呢?”從現在做起,每當大家開飯的時候,他就拿著《人民日報》給大家讀。他高分貝的朗朗聲,賽過大肚子青蛙的鼓噪。飯場成了時事廣播站,同學們從這裏知曉了天下大事。特別是成為當前大家關切的焦點_——朝鮮戰爭的新聞。

   美帝國主義一手扶植的南朝鮮傀儡總統李承晚,奉他主子、戰爭狂人杜魯門的旨意,悍然於6月25日發動了侵略朝鮮的戰爭。在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一再警告無效下,英明領袖金日成及朝鮮勞動黨才決定予以反擊。朝鮮人民軍這支正義之師旗開得勝、以摧枯拉朽之勢,打得李承晚偽軍抱頭鼠竄,現已拿下大邱,接近了最南端的釜山等地,馬上就會把這個傀儡政權趕到大海裏,去餵魚鱉蝦蟹。英明領袖金日成完成統一朝鮮的革命大業,指日可待。
   同學們聽著這些形勢大好的消息,振奮人心、大快人心,就像是吃的飯菜裏又添加了一勺肥肉,實在香甜可口,吃得過癮。大家不約而同,把飯碗放在地上,騰出雙手,讓它們碰擊出熱烈的掌聲。
   挨傍是教師食堂,老師也聽到掌聲、出來觀看。岳校長在這火候上,又又火上澆油。“我們把朝鮮這場反侵力戰爭的勝利,引以為中國人民的勝利,引以為社會主義、民主陣營對帝國主義、侵略陣營的勝利,引以為全世界人民保衛和平的偉大勝利!”飯場喧騰了起來。
   常篤真也引以為,這是周遠鴻宣傳的勝利。大家吃罷了飯,周遠鴻才端起小瓦盆去打飯。她擦過他身邊,交代他:“飯菜已經是冷涼咕咚的了,你讓李林給你再熱一熱。”他打飯回來的時候,瓦盆上冒著雲霧裊裊似的熱氣。原來李林已把飯菜又熱了個滾燙。
   王九丹碰上他打飯回來,嬉皮笑臉地說:“小心點兒,可別把老盆摔了!”可不是唄! 他用的這種小瓦盆,的確是人家買去當老盆用的。周遠鸿不耐煩地,但卻又是隨意地,回敬他一句:“去你的吧!”
   王九丹很不知趣,逮住了周遠鴻好欺負,還要接著奚落他:“這一下,你的肺結核可再也沒法傳染我們了! ”緊接著又問:“你吃的小鍋飯、是否比我們吃的大鍋飯香?”
   
   “什麽小鍋飯?” 遠鸿質問之后,還真的當成一回事,跟他解釋了一番:“我這是從大鍋裏打的,並不是專門為我做的小鍋飯;咱們都是吃的一鍋飯。”
   
   “我還以為是專門做了小鍋飯,招待你這個宣傳委員哩!”
   他口口聲聲提到“小鍋飯”,令周遠鴻不由得想起了前時吃的一頓鹹飯,還被他給吃了一碗,憤郁地說:“你曾經吃過、我的小鍋裏的一碗鹹飯;忘記了嗎?”
   “記得! 記得! 還真吃得比大鍋飯香。”
   “你也真夠狠心哩! 明知我天天在挨餓,你還要‘閆王不嫌鬼瘦’,厚著臉皮來敲我、一碗飯的竹杠。你說這叫不叫‘敲骨取髓’?他不等他回答,就又不停地連珠發炮:“那時候、你怎麽不怕我把肺結核傳染給你呢?”質問得他張口結舌,幸虧他不識羞恥,竟還能厚著臉皮、“王(他的貴姓)顧左右而言他”:“吃你的吧! 飯已不冒氣了、涼了。”
   他還擊他的挑戰後,趕忙抓緊吃飯,三下五除二,填鴨式地結束“戰鬥”,趁上課前、趕到茶爐去給老師的熱水瓶充水。人們看著他兩只手提兩個熱水瓶,一次次穿梭,悠悠蕩蕩地,還挺來勁呢! 都稱贊地說:“他瘦、有個瘦勁兒!”
   一年四季,他每天總像是在搞“三級跳遠”,忙功課,忙改造,忙勞役,搞得身心交瘁。好心人擔心他,光憑心勁硬撐、撐來撐去也不是一回事。畢竟是身小力薄,“渾鐵能打幾枚釘?”長此以往,在某一天,果然他累倒、臥床不起了。
   黃校醫來看他,量了體溫,40•5°C。說是重感冒,群眾稱作“勞火傷風”或“小溫疫”。給他注射了 一針安痛定,留下幾片阿斯匹靈。
   常篤真知道,學生看病是自费,就啞不悄兒地付了藥費。她摸了摸他的頭,滾熱燙手。他發燒得有點糊了,大天白日,沖著她、含淚喊了一聲“娘!”
   人即便在清醒時,遇到了大災大難,也會不由自主地喊聲“娘”的。當一個人在最無可奈何的時候,最沒有指望的時候,他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花花落、落花流水;落花流水、山窮水盡的時候,母親的牽掛是綿綿的山、源源的水、永不雕謝的花。母親們無論是得意還是哀嘆,總是那一句:“我的兒啊!”;“我的娘啊!”則是兒女最沈痛、最無奈時的呼喚,而在最快樂的時候,一般是想不起老娘的。
   常篤真看著周遠鴻沖她喊娘時、閃出的那份悲哀的淚光,很覺傷感和淒涼,她便也眼淚盈眶地離開了。
   停了不到兩節課的時間,她又騎著自行車趕了回來,七手八腳、解開大茶缸外圍包裹著的外層、麻紗頭巾,然後又去掉纏繞在裏層的毛巾,打開茶缸蓋兒。周遠鴻看到,掛面湯蒸騰出的熱氣,嗅到小磨香油、蔥花、芫荽的撲鼻香氣,接著映入眼瞼的是一個被蛋白緊包著的荷包蛋、紅艷艷的紅蘿蔔細絲、梗兒嫩白的綠豆牙。
   這是常篤真的傑作。觀色:色澤鮮艷,五顏六色;聞香:熱氣飄香,沁人脾胃;品味:酸甜鹹淡皆相宜,味美可口、甚飽口福。營養價值就更是沒得說的了,蛋白質、澱粉質、植物脂肪、維生素、纖維素。。。。。。
   周遠鴻端起碗、皺起眉、搖著頭,說:“嘴苦溜溜的,苦得很! 不想吃。”
   這簡直對篤真是當頭一棒! 她平平氣,端起茶缸,剝出圓兜兜的小蛋黃,給他送到嘴頭下,半是解勸、半是強迫:“配合著休息和吃藥,再喝下這碗熱湯,出一身汗,病就會好的。”
   
   “我要是沒病該多好啊! 篤真:我現在是真不想吃。”
   下課鈴響了! 篤真有點發毛:“你給我快喝下去吧! 你要是沒有病——我會曠著課、去給你煮掛面湯?”她又摸了一下他滾燙的頭,看他的樣子仍是拒絕合作的態度,於是不得不采用組織手段了:
   
   “你生了病也還是團員,是一位團員生病了。他仍不忘組織性、紀律性,仍牢記著革命的利益。他清楚地知道,他的身體並不是他個人的私有財產,而是革命的本錢。”常笃真以團總支書記的身份給她的團員在上政治课。
   周遠鴻表示要吃,她要幫助他、餵他吃。他要自己端起茶缸,手突突地顫抖著,不聽使喚。他才意識到發高燒真不是開玩笑的。她幫他端著,他大口小口地吃、像是小孩賣乖一樣,勝利完成了吃飯的任務,看著她溫存的笑容,眼角扯下兩行熱淚:
   “謝謝組織的關懷!我病好後要更完滿地、完成組織布置的一切任務。”
   篤真說:“你忍着嘴苦、喝了這碗掛面湯,實際也是在完任務!”周遠鴻苦笑了一下。她用毛巾給他擦了擦額頭沁出的、像小米粒似的細碎汗珠。因為毛巾原來一直在裹著茶缸,積存著豐富的熱量,他感到暖乎乎、熱烘烘的。
   “你出汗了,好。”她臨跑去上課、特又交代他:“蒙住頭睡它一大覺,再出出汗,病就會好的。你這一陣太勞累了。”
   
   她趕著去上、上午的最後一節課,是賀老師的歷史課。周遠鴻是多麽熱愛這門課和任課的老師啊! 大病臨身,他只能躺在床上、任內心躁動。他看著她留下的茶缸、毛巾和紗巾,見物思人,起了愛的沖動。她,人長得美麗、心長得善良。“我要是能配上與篤真這樣的人終生相愛,那樣,我將會有一個最有意味的人生:事業與愛情,會比翼高飛!”他自以為,又是在營造自己的烏托幫。丟掉不切實際的幻想吧! 人家是共產黨員,是以無產階級的情感來熱愛群眾、團結群眾、教育群眾,你怎麽又帶著地主階級可惡的劣根性來觀察問題呢?看來,觀音涪薩就不該救你,更不該獻給你一絲溫柔,免得你蹬著鼻子上臉,要萌發“凡心”、人間的“戀愛”邪念。他警告自己:“你這是第二次了! 周遠鴻呀周遠鴻! 你什麽時候思想才能純潔得一個心眼兒向黨,不在自身利益上打圈圈呢?”但她在他腦子的美好形象是根深柢固的,不可能揮之即去的。他變著法子為她找尋合法、合理、合情的定位。“她多麽像一位賢慧的大姐姐、知道呵護自己的弟弟呀! 我正好沒有姐姐,她要真是我的大姐姐該多好!” 又一轉念,“好什麽?那就壞透了,她也就會掉進火坑成為——地主羔子、準專政對象了。”
   周遠鴻的病倒,只是當前學生負擔過重、健康狀況普遍欠佳的特別嚴重的一個特例。毛主席從全國學生普遍健康狀況欠佳出發,發出了“健康第一、學習第二”的號召。
   岳校長也很關心本校學生的健康,從尋求改善學生的火食上、想方設法。一次,他在作學校工作報告時講了一句“學校的糞便,統統撥給學生火上,供學生吃掉。”
   教職員工們乍聽之下,惡心地一楞,隨即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其實,這是真的,只是話沒說清楚。學校廁所的糞便,由糞業公司按月作價拉去。這筆收入,作為結合貫徹毛主席“健康第一”指示的具體措施,決定不準他用,作為一筆專款、撥給學生食堂,作為夥食補貼。在從前,如果哪個月、學校的菜園需要施肥,糞業公司就會要求學校把糞錢、酌情予以減免。
   [email protected]肥,高中班“打了一個漂亮的仗”,受到岳校長表揚,韓劍魂作為班主任,與有榮焉,衷心鼓舞,於是呈請學校把這項工作給高中包下來。
   同學們幹這活已是熟套子了。什麽要求?怎樣操作?如何分工?都屬於不說自明。只用楊班長說句“按老皇歷辦事”,就會自動地各就各位,各辦其事,萬事大吉,萬無一 失。第一組情況稍有變動,組長周遠鴻去給老師幹雜活去了,由胡萬義代行組長職責,進行領導。
   王九丹琢磨著周遠鴻大大地占了便宜,就給楊茂森說:“班長! 這是義務勞動,他不應該躲滑。”
   楊班長說:“他也沒有閑著。”
   “在老師那裏幹活兒是有報酬的,他不應該占用義務勞動的時間呀! 何況這會兒老師那裏、也不一定正巧有事可幹。”他要去探明一下周遠鴻到底這時在幹啥。算是請示,也權充請假,說:“我去一遭就回來。”班長無言地點點頭。
   這時,周遠鴻打了一鍋稀漿糊,在給老師糊窗戶。把破舊的窗紙摳的摳、撕的撕,先弄乾凈,再糊上麻刀紙。幾間屋都糊得好好的,他坐在老師床上端詳著自己的勞動成果,產生煥然一新的新鮮感覺。他支煞著沾滿漿糊的手,眼睛盯著臉盆裏的水,想洗過手去參加班裏的勞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