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魏紫丹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第20 章 白天鵝與黑血兒
   
   常篤真在班上受到另眼相待,雖然她一再強調老師和同學要對她嚴加要求,但事實上卻相反,一個人越是落後才越是有更多的人來對你嚴加要求。所謂“愛之愈深,責之愈嚴”,不能理解為,我們熱愛黨、熱愛共產黨員越深,就會、或者說就應該責之愈嚴,而是對跌入低谷的人,不會愛之愈深,卻會責之愈嚴。
   常篤真處在眾星捧月的氛圍中,楊茂森班長每開展一頂工作,總是向同學們宣布,我們的常篤真同志認為如何如何;先打起這個旗號,然後才說事情本身。
   當然,常篤真對周遠鴻的親近,甚至表現得像是一對親姐弟,別人也就不可能想入非非了。用當前的流行語來說,這只能表明,她,常篤真,一個優秀黨員的群眾作風好。她的座位在他的正後,自習堂時,她把腿向前伸伸、用腳踢踢他的凳子腿兒,他就轉過身,兩個頭對頭、髮觸髮地呢喃起來,研究一道作業題、或是生活中的事兒。

   她對他好是好,但也只是政治上、精神上的關懷,比如,她送給他一本小冊子《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章講話》,又推薦他參加了寒假期間的團市委組織的團員學習班。這個學習班的辦班目的是,為了提高團員的政治思想覺悟和對團的知識水平。凡是被吸收來的非團員,都是作為團組織發展對象的先進青年。至於生活上、物質上,她對他仍是愛莫能助的。他也仍然過著食不果腹、苦中作樂的歡愉生活。
   在團訓班裏,他又有機會聆聽到董萬里部長高水平的報告,產生一種失而復得的幸福感。董部長深入淺出,饒有風趣地給團員們講辯證唯物主義基本原理。當講到量變、質變時,他舉例說:“十月懷胎是量變,於一朝、唿哧一傢夥生出來了——這就是質變。”在思想改造中,日常的學習、反省、整風、實踐鍛煉是量變,日積月累,形成了新思想,取代了舊思想,人看上去似乎仍是那個人,但其實是起了質變,具有了新的本質。周遠鴻已把這個原理,及早用在了楊茂森身上,所以能在近來,不再把他看得如往昔般、那麽可鄙。
   董部長說,對於思想改造,要進行原則的鬥爭,不要糾緾生活的細節。部長特別喜歡就近取喻,說道:“比如一位同學,晚上光著腚去廁所,寒冬臘月冷得很,怕冷又嫌遠,就近找了個角落就撒起尿泡。被別人發現了,就要展開批評。這是個什麽性質的問題呢?這是生活細節,是不講究衛生的問題。但是,如果有人說蘇聯的壞話,那問題可就大了,大得越出國界,成為世界性的問題,因為這是涉及到世界和平、民主、社會主義陣營與帝國主義陣營,兩大陣營的問題,這是涉及到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問題。我們堅定地要‘一邊倒’,倒向蘇聯,‘走俄國人的路’,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美好的明天。你反對蘇聯,就要倒向帝國主義一邊,在國內就會反對共產黨,擁護國民黨。所以,反蘇、反共、反人民是三位一體的,一反俱反,一擁俱擁,這裏包含了事物作為一個整體其中具有的必然的有機聯系。”
   團員們歡欣鼓舞地聽著講、記著筆記,不時地鼓掌,津津有味地交頭接耳,表達著茅塞頓開的興奮。周遠鴻這時卻低垂著頭,偷眼睨視部長的視線是否投向他?憶起自己在知識青年訓練班曾大發反蘇的言論,還自認為是愛國主義表現呢! 再也想不到,黨會把這個問題看得這麽嚴重,當成具有反革命的性質! 但是,蘇聯不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就沒有說服人的份量,嘴上不反蘇,思想上卻是100個想不通! 正好跟梁乖真的100個贊成——針鋒相對。因周遠鴻讀過幾本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的入門書籍,所以,對董部長的整個報告,也只是偑服其生動活潑的“淺出”的功夫,而在以“深入”求新方面,尚未能滿足他的要求。可見周遠鴻在理論上,現在是胃口大得多了。
   冬天的陽光,像棉花一樣柔軟、暖和,溫暖著人們的周身。周遠鴻看到身軀高大的董部長走來了,忽然想到了在知識青年訓練班的一個場景:也是聽過部長的報告後,部長來到他身邊,居高臨下、泰山壓頂,開言道:“你父親周振華在北蒙縣,可謂嚇嚇有名!。。。。。。”當時嚇得他喪魂落魄。現在,他居然一點也不害怕了,可能是該害的怕、都已經害過了。這次,部長和顏悅色、微笑可掬地說:“小周! 你也來學習了?”可能部長是發“士別三日”之慨,因見到“貨真價實的黑血兒”已加入到先進分子的群體。毫無疑問,這個發展境況也是完全合乎辯證法的。
   對周遠鴻來說,參加這個團員學習班與半年前的知青訓練班相比,真是有天地之別。天者天堂也,地者地獄也。這裏只搞學習,正面地學習,用新思想、新知識來充實你的頭腦、提高你的認識,重在塑造,而不是像對舊知識分子那樣重在改造,槍斃靈魂。這正符合周遠鴻的需要,使他如魚得水,得其所哉! 他既有濃厚的理論興趣,又相對於其他學員具有理論知識的優勢,所以他的發言,總是受到同輩男女的羨慕、敬偑與喝采。這使他在內心深處撿回了自尊感,重新建構起自己的主體人格。
   小組會上的討論,有說有笑,你發言我補充,他說錯、我糾正,雙向互動,平等交流,大家不煴不火,彼此不僅不用戒備,還具有親切的人情味道。哪裏像在知青訓練班,都瞪著餓狼般的眼睛,露著磨尖了的牙齒,撲食般想逮住對方來充饑。
   人生啊人生! 周遠鴻最大的收獲是,到今天這個份兒上,人生才多少具有了點兒人生的意味。在學習班有飽飯吃——解決了肚皮問題;有人格尊嚴——讓乾渴龜裂的心田,淋上甘露;在學習班,他真有點樂不思蜀了。經過學習班的學習,他得到身心雙豐收,臉蛋也泛紅、光潤了,精神也飽滿了,也不用有心為樂了,對於學習的主要內容——青年團的性質也有所洞達了。團的先進性與群眾性表現在哪裏?為什麽說團是黨教育青年的共產主義學校?怎樣理解團是黨最親密的助手和後備軍?他對這些問題,已經了然於心,所以討論時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
   常篤真是團員學習班的小組長,她幫助和鼓勵周遠鴻寫入團申請書,說:“拿出你解題時的堅持性、頑強性來! 申請入團也是人生中的一道政治作業題。如果需設置輔助線的話,我算一條。我跟你當入團介紹人,也就等於是你解幾何題時設置的一條輔助線嘛!”
   “這是天賜良。。。。。。”常篤真腦海裏浮現一“緣”字,周遠鴻卻出口一個“機”字,接著說:“機不可失,我要鼓足勇氣,發揮出我最大的主觀能動性來。”
   遞上申請書即在小組順利通過了,與在知青訓練班第六組他的交代始終沒有過關,的確是不可同年、同月、同日而語矣。正是,俗話不俗:“兔子也有三個月的好運氣。”
   學習班臨近尾聲,團市委組織部來人,通知常篤真,領來周遠鴻談話。經過盤詢入團動機,對團的認識等問題,他都能對答如流,恰到好處。後來,又逆向發問:“不入團不一樣革命嗎?”
   常篤真聽到這個問題,好像是受到了突然襲擊,心想,這可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她暫且沈住氣、端看周遠鴻如何隨機應辯吧!
   周遠鴻不像回答前面的問題那樣張口就來,楞怔了一會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上前說出:“不一樣!肯定不一樣!”然後,他決定從犖犖三端,條剖縷析,做出論證:
   “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是無產階級(通過共產黨)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大眾反對帝、官、封的革命。共產黨的領導是革命勝利的首要條件和根本保證。中國近代史證明,只有組織起來,才能形成力量,一盤散沙,烏合之眾,分散的努力統統歸於共同的失敗。以洪秀全為代表的農民革命,由於本階級政治上的保守性,思想上的自私性和組織上的散漫性而失敗。孫中山先生的資產階級革命因其妥協性和軟弱性,也致其革命一直‘尚未成功’。只有代表先進生產力的工業無產階級,他的先鋒隊共產黨,才能把革命引向徹底勝利。青年人革命就要接受黨的領導和教育,並造就自己成為共產黨員。要做到這一點,青年人必須先參入團的組織,經受思想教育,政治鍛煉,組織培訓,然後由團的組織輸送進黨的組織。這是一條必由之路。因為,從思想上說,團是黨對青年進行教育的共產主義學校;從政治上說,團的政治綱領就是黨的最低綱領;從組織上說,團的組織原則,就是完全按黨的組織原則辦事。總括起來說,沒有先進組織共產黨的領導,就沒有革命的勝利。青年人不先入團,經受思想、政治、組織的教育、鍛煉,是不能夠成為一各合格的共產黨員的。那種‘青年人不入團也一樣幹革命’的說法是沒有事實根據的,只能表明說的人沒有思想覺悟、政治覺悟,尤其是沒有組織覺悟。事實和邏輯都能得出並證明,青年人入不入團,幹起革命來,從任何一個方面說,都是大不一樣的。青年人,先入團、後入黨,這便是唯一正確的革命的必由之路。”
   常篤真在一旁聽著,內心為他只伸大姆指。待組織部的同志離席後,她叫著“遠鴻”的名子說:“想不到你關於團的知識這樣豐富,這樣運用自如!”
   “完全是你送我那本書《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章講話》上面的東西。”
   “我也不曾想到你是這樣地雄辯! 建立咱們高中團支部時,你是一個好宣傳委員的料兒。”她用拳頭,在他面前比試了一下,然後,又照著他的左胸上方輕輕地捶去。這是當時青年人表示贊賞與激動的方式,在解放初期也是一種表達同志友誼的革命情調。
   1950年3月3日,在團市委書記柳川雪領誓下,在董部長監誓下,團員學習班舉行了入團宣誓大會,在眾多被吸收入團的人群中,在他們高中班有周遠鴻、楊茂森、胡萬義等三個同學,候補期都是三個月。
   楊茂森發現,常篤真與周遠鴻一天比一天更親熱、更紅火。他覺得有點過火,也太不封建了。上一學期,她僅僅是在自習堂上有時目不轉睛地欣賞他作題時展現的各種動作,各種表情,從團員學習班回來後,這學期她在自習堂上,時不時地就將置於桌下的雙腿向前伸、用腳踢他的凳子腿兒。他應聲轉身扭臉,兩人便熱嗒嗒地談了起來。這也影響了楊茂森的學習注意力,就像他小時晚上睡覺一樣,一聽到爸爸、媽媽有什麽動靜,就再也不睡了,直到把爸媽演的“電影 ”聽完而後已。本來,常篤真踢凳子腿是從上學期期末開始的,但那時楊茂森還沒有捕捉到這個“新生事物”,所以也就沒有引起内心騷動。現在已經是自我騷擾得不行了。難道他倆真能是在談戀愛嗎?他怎樣分析也認為決不可能。一般地說,學校斷然不許可談戀愛,如果要談,那簡直冒天下之大不韙,何況,她是黨員、他剛入團,都正在追求進步,別說違犯校紀,單以革命覺悟來講,也是視戀愛為畏途、為自甘墮落的表現。特殊地說,就憑他周遠鴻這個“黑血兒”癩蛤螞,就敢對常篤真這共產黨員、美女“白天鵝”,抱有非分之想嗎?簡直是狗膽包天、蛇呑象! 按著革命的常理,共產黨員常篤真與地主羔子周遠鴻的關系,只能是改造與被改造的關系。“如此而已,豈有他哉!”哈哈! 嘿嘿! 楊茂森由於慶幸周遠鴻對常篤真高不可攀而快樂得像是當上了黨員,同時也廓清了長期隱晦在心底的絲絲妒意。也不知是出於什麽奇怪的邏輯,他自得其樂地意識到自己又有了信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難道他說的“青山在”就是指的常篤真不被周遠鴻捷手先得嗎?他信心增強了,自以為得到了放長線、從長計議的新求證、新論據,從此可以穩步地按圖索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