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魏紫丹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第 16章  妳的屁股出了問題
   
   人是社會的人,社會是人的社會。人化社會與社會化人是個統一的過程。周遠鴻在思考,玩味這個“統一的過程”:到底是人好了、社會才會好,還是社會好了、人才會好?抽象地憑空演繹“雞生蛋,蛋生雞”,意義不大。還是結合著新舊楊茂森、好歹楊茂森、真偽君子楊茂森,來就人論事、具體地考察一番吧!
   說來說去,他壞都怨舊社會,要是輪到今天,還會有哪個學生去幹那些屙膿尿血的勾當呢?湯之盤銘曰:“茍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天天都在追求進步,人人都在棄舊圖新,努力樹立革命人生觀,就這,還唯恐成為新時代的落伍者,哪裏還會有閑心不行光明正道、專走歪門邪道呢?楊茂森現在的表現也是蠻好的嘛!或有人說(申鎮就是這樣說的),楊茂森是裝出來的,是偽善、是偽君子。即使如此,也證明和確認了真善、真君子在社會上的強大存在,真惡、真小人是無法存身的。要想存身就得偽裝。而在舊社會,他卻是把那些見不得人的事,當作很風光、很有面子的事,在人面前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得意洋洋地大事炫耀的呀!

   現在的胡峰中學,兩個同學如果坐在剩下很少的破汽車棚裏談話,絕不會談別的,都是說:“你給我指指缺點,看看我最近哪些地方做得不夠好,我要努力克服。”
   現在整個學校都是要革命、求進步的新空氣。每周,利用星期日晚自習,還要召開個小組生活會。每個組員都先自我檢討,然後,展開相互批評,把檢討人在本周中出現的錯誤、缺點,給一一指出,最後,個人再認認錯,表一表改正的決心。周遠鴻對這種小組會的第一印像,是從剛一解放時參加解放軍的小組生活會上取得的。每思及此,郝蓬有、連指導員等人親切、誠懇的面容,精到、深入、尖新的論點和論述,以及小組會嚴肅、活潑、溫馨的氣氛。。。。。。就會清晰、鮮活地呈現於腦際。
   現在,高中班的小組生活會也是這樣,大家都是誠心誠意地迫切要求提高自己,希望得到別人的幫助,所以能自覺自動地把自己思想深處――自己要不說,別人就無從知道自己陰暗的東西,或家人的錯誤、醜惡,一五一十地暴露出來,像是把毒菌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讓太陽的紫外線來消毒。同時,自己對別人也是抱著治病救人的態度,熱忱地予以幫助。意見提得尖銳的程度,接受意見的虛心程度,是“分子”歸類的根據之一。“你是積極分子”、“你是先進分子” 、“他是落後分子(後來改了個客氣說法,叫做‘後進分子’,他落在後面,也在進步嘛!)”你是什麽分子不僅決定你目前的處境,而且決定你的前途,如入黨、入團、升學,和出學後分配工作。。。。。。
   周遠鴻檢討自己作為組長,工作不全面,開學至今,尚未對全組每人個別談話、談夠一遍;作為副班長,沒有當好楊班長的助手,工作上顧此失彼,抓學習如出壁報、交流學習方法等方面多些,思想、勞動等方面很少過問;在生活上,有時在課堂上打瞌睡。但他主要的,是要檢討思想裏的剝削意識。從打算借李林的錢,到白吃黨的(註)魚肝油,這都是自己想占別人的光、楷國家的油的剝削意識的反映。並且上升到階級根源的高度來認識,即地主階級剝削的卑鄙性和劣根性。
   
   常篤真聽著聽著,這才恍然大悟,啊!難怪後來他還她那一角錢的態度是那樣堅決!那架式是恨不得拼著打一架,也非要還錢。原來他是用行動來挖掉剝削意識。當時,常篤真為了說服他不必急於還錢,用盡腦汁網羅理由、費盡口舌表白心意:“這一角錢對於阿拉,是絲毫無關疼癢的。而你現在卻是處於魚困沙灘的境地,一角錢就如同一滴水,絕對不會減輕你的處境到哪裏,但畢竟會是不加斤、也會加兩吧!我要是再聽你說一個‘還’字,心裏就會很難受的,就會把我的耐性考驗垮的。難道你,遠鴻小同學!真的不在乎阿拉會生氣嗎?”
   周遠鴻的乾皮瘦臉上,眼裏汪著淚水,卻現出一絲苦澀的笑意,連聲說道:“君子固窮、君子固窮” 。他引經據典地、艱難地爭取她的理解,把在私塾裏朱培緒老先生搖頭晃腦地給講的“君子固窮”,也給搬了出來。直到常篤真說:“好吧!我纏不過你。”氣呼呼地把錢接了過去,他才向她道謝,說他和弟弟撈了幾頓飽飯,存底還有2角錢的營利,深深感到:“餓時給一口,剩過飽時給一斗。還了你錢,我就了卻了一樁心事,也就心安理得了。再一次謝謝你!常篤真學姐。”――正在常篤真回味得出神時,是楊茂森的發言把她拉回小組生活會現場。
   本來楊茂森是四組的,他是以班長身分特意來參加第一組討論的,目的是要了解與掌握高中班的全局。胡萬義覺得怪怪的,“我們組長就是副班長,哪裏還用你來掌握全局?你為什麽不到二,三,五,六組去掌握全局?難道‘全局’就在我們組嗎?鬼才知道你來掌握什麽。”他心裏搗鼓著這些想法,向楊茂森開玩笑說:“你來當我們的組長吧!周遠鴻當副組長。正、副班長成為我們的正、副組長,這樣,第一組就會像北伐時葉挺的團被稱為‘鐵團’那樣,我們第一組就成了‘鐵組’了。楊班長你信不信?”
   “胡萬義,你真有意思!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言歸正傳。”楊茂森班長把話題一轉,就著周遠鴻剛才的檢討,展開批評說:“一個人認識不到自己錯誤的嚴重性、危害性,就不會對自己的錯誤深惡痛絕,一刀兩斷。從遠鴻同學的檢討,就可以看出他沒有認識到這一點。革命是幹什麽的?革命要消滅剝削。如果你有剝削意識,就會覺得革命是在革你的命,你和革命是對立的,那麽,你就要正視自己,面對自己、問一下:‘我是什麽人?革命者還是反革命?’ 毛主席說,不革命就是反革命,中立是偽裝,騎墻是不行的。”他看著周遠鴻,又轉向大家, 發出了“嗯?嗯?”的強氣流,語氣逼人的質問。
   周遠鴻又震驚、又偑服:“怎麽他一開口就總能高人一籌,語驚四座?我還是知青訓練班學習過呢,為什麽我的認識從高度、從深度,都不能到位呢?”
   “這是一則。”楊茂森接著說下去:“再則,一個人只要犯過某種錯誤,下決心改當然是好的。遠鴻同學三番五次檢討自己的剝削意識,並認識到家庭的、社會的、階級的根源,正說明他下決心要改。如果誰要說他不想改,我第一個不信。但是,我希望他和咱們大家都要認識到,思想改造具有艱巨性、復雜性和反復性,不是說改就改了,即便是改了,也不具有終身免疫性,當到一旦氣候、條件適宜時,舊病還會復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周遠鴻表態說:“楊茂森同學的寶貴意見,對我是對症良藥,是敲的及時的警鐘。促我警惕,發我奮發,否則,如果有朝一日舊病復發,那可真是噬臍莫及,悔之晚矣!所以我懷著感激不盡的心情,接受您寶貴的批評意見。”
   
   周遠鴻表態以後,常篤真接著檢討自己。但周遠鴻仍自縛於關於“舊病復發”的思考中。他在對照自己的鏡子裏,忽然出現了楊茂森的頭像。“是不是他那一個‘逮血屁股’的惡疾,也會舊病復發?先別說‘復發’,即便是痊愈,也尚無確鑿的跡象呀!”他這樣浮想聯翩,竟對常篤真的發言,充耳不聞。
   常篤真在檢討自己的學習態度,下面的話才開始為周遠鴻的聽覺所關注:“我在咱班壁報上,讀到同學們的稿子,都說要‘為革命而學習’,‘為祖國而學習’,‘為人民服務而學習’,‘為共產主義而學習’等等。大家都有明確的學習目的,端正的學習態度。反思自身,我在和周遠鴻同學的對比中,找到了差距。我時常看到他在演數學題時,一會兒嘖嘴有聲、愁眉苦臉,一會兒伸出食指、比劃咂摸,一道題能打好多草圖、創設各種思路的輔助線,一次次失敗、一次次推倒重來。對比我自己,學習浮飄、怕艱苦,僅僅是演題過程中一時找不出解題門路,我就躁不可耐,由失敗帶來的反三復四的情緒折磨,這種挫折感我就招架不住,承受不了。更別忘了一個大前提,我們是一日三餐、飽吃飽喝,而他卻是勒緊腰帶、在腹中有饑民騷亂的情況下奮力苦戰哩!他這樣踏實的學習態度,是我從未見過的。我,當然我也希望咱們同學們,都來向他學習!學習他揪住一個難題不輕易放過的、那樣一股鉆勁兒;學習他只有失敗、沒有崩潰的那股韌勁兒;學習他茹苦如飴的樂天派性格。我痛切地感到,如果我能學到他的精神的一半,將會大幅度提高我的學習質量,相反,如果我改不掉自己的毛病,‘為革命而學習’等一類口號,喊得再響,也是一句落地無聲的空話,一句‘牛皮吹得震天響’的大話。”
   楊茂森反感極了,簡直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只是由於他跟她早已預約,小組會散會後他與她要進行個別談話;所以他認為,停一會再提高她的思想覺悟,也不算太晚。這才避免了他拍案而起,當面鼓、對面鑼,一觸即跳地立即對她予以迎頭痛擊。
   常篤真卻義無反顧地繼續照說不誤,“我和周遠鴻同學接觸頻繁,怎麽我就看不出他有什麽剝削意識?相反,我倒可以證明他廉潔自守,兩袖清風、一塵不染。他才窮得有骨氣呢!我看他貧病交加,想主動借錢給他。他開始堅持不借,由於拗不過我的一番誠意,只借了一角錢,並且不久就堅決地還我了。他為什麽光剝削別人,不剝削我呢?至於借李林的錢,也是李林主動提出的,後來只是白落了個‘剝削意識’,他其實並沒有借。”
   小組會如果說是在尷尬中結束了,似乎也不那麽準確;只好說是在無法描述——有懷鬼胎、有懷人情的氣氛中結束了。
   小組會結束後,班組幹部到韓老師辦公室去開例行的碰頭會。楊茂森沒有參加,他帶著常篤真走在稀稀拉拉幾輛破汽車中間,經歷“深入虎穴”,才找到一輛車棚比較完好、進去關車門後能產生安全感的汽車,二人雙雙進去,展開從工作出發的個別談話。
   他拋出的第一句話,就是沒頭沒腦地指責她:“妳的屁股出了問題!”他言出手隨,拍了拍她出問題的地方。並於同時,他感應到她呼吸氣息的咄咄逼人和怒目而視!他警覺到:“哎喲,還真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地!”雖然從生理上說,屁股是人體中感覺遲鈍的部位,但從心理上說,特別是對於一個女孩子,屁股卻是敏感區。常篤真白白凈凈的臉色,刷地變成紅醬缸,出言有千鈞之重:“楊班長,你也太不封建了!”
   楊茂森經過極短暫地心慌意亂之後,定了定神,根據他的經驗,女孩子遇上這類事不會張揚,多半是啞吧吃黃連,吃了苦頭悶肚裏。只是由于他憑着這種認定,才敢于出手“不凡”。而從他豐富的“把MISS”經歷中,遇到常笃真、却是他破天荒第一次遇到敢于向他發出“斬斷魔爪”信息的唯一姑娘。他在心裏繼續暗叮嚀:由此看來,把她變成手中之物,還只能放長線、從長計議,來他個三年計劃或五年計劃;只是時間的問題,那時他們就都快要大學畢業了。當務之急是阻止周遠鴻捷足先登、早早地把生米做成熟飯。“哼!不要慌,不要忙,只要氣力長!我就不信,拼著功夫真,鐵梁不能夠磨成繡花針!”他腦子裏出現了一幅猥褻的畫面。目前雖表現出出師不利,但也沒關系;沒有紅的、有綠的,隨便先找一個女孩子支吾著對付吧!他不知為什麽對常篤真居心良苦、情有獨鐘,把她看得那麽高貴?一番自我琢磨後覺得,這可能是所有“馴馬人”的習性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