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2016-11-21

   

   贾敬龙先生因要娶妻成家,新盖的房子被村长强行拆毁了。在几经交涉不果的情形下,怒杀村长,自首投案。由于此案充分反映出的实在是官逼民反的实质,于是引发了民间舆论对贾敬龙的强烈同情及求情。但是,贾敬龙还是被习近平所依的法处决了。这等于是在告诉中国人,即使是在官逼民反之下的民反,习政权也认为是该杀之罪。

   奴隶就是奴隶。奴隶主可以为所欲为,奴隶就应该逆来顺受。稍有反抗,就是不赦之罪。但毕竟已是二十一世纪了,人民和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如大潮般势不可挡。唯有几个包括习政权在内的邪恶政权,仍然坚持狗眼看人低的主义和思想,而自以为得意。但是人毕竟就是人。虽说习相远,但性相近。

   11月16日,陕西省延长县七里村镇曹渠村的村长、及其他七个人被反抗者刀捅,造成四死六重伤的血案。报出这条消息的人并没有解释事发的原因,但是从1978年上访告状的民众总数不足两万人,到现在的超过一亿的冤民大军来分析,侵犯民权的罪行已经从中央发展到了地方,又继而普遍流毒到了基层。任何一个未入流级的蜗角小官,也敢有恃无恐地公开抢劫民财,草菅人命。如果基层民众再不横刀立马给予惩治的话,这群人渣子早晚有一天会理直气壮地享受新娘的初夜权的。

   本人是经历过六四大屠杀的人。大屠杀使我猛醒:共党是无可救药的团伙!于是第一次喊出了“打倒共产党”、“推翻共党暴政”的怒吼。但在当时,并不等于本人主张以暴易暴,而是以血腥的事实去启发民智,唤起广大的民众,自觉抵制共党;同时提高国民的自身修养,使共党彻底失去在这块土地上滋生蔓延的人文环境。所以我始终坚持着印度的甘地先生和尊者达赖喇嘛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主张。本人崇尚自由主义,也一直在努力去做一个自由主义者。

   从定义上讲,做一个自由主义者似乎并不难。可是,我不愿意被人奴役,所以我也不会去奴役任何人。难的是由此而反对一切奴役人的制度,这却是要以毕生的精力去从事的事业。更难的是,自由主义者并不高尚,但却有殉道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精神。

   管理着十八层地狱的地藏王的果位是菩萨。他不是不能成佛,而是因为他曾发大誓愿说:“不度尽地狱中的一切恶鬼,誓不成佛。”然而,做了恶鬼不知改悔、继续作恶的也不在少数,所以地狱就把它们变成了永不能超生的聻。佛家慈悲到底也有一成恶。佛经上说:“除恶务尽,便是善行。”现在说出这这句话,似乎很容易,但这也是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读了大量的书后,才明白的道理。

   自进入本世纪以来,本人开始支持暴力抗争了。理由是,政权的暴力统治越演越烈,如果再不以暴力的手段去推翻它,便是无理性、无理智的行为。天晓得共党的抢劫、杀人的罪行,哪一天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屈死、枉死、冤死的中国人有亿万,超过了日本的总人口。但共党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个事,中国人似乎也麻木了,这就更助长了共党把杀人当做家常便饭的罪行。

   习近平把极权主义的统治推向了最高阶段,民间被捕、被判、被杀的越来越多。可是,民间的大规模的反抗仍还没出现。有人认为这是共党多年来对中国人的奴化、愚化、矮化的毒化成功。本人却不这样认为。

   前不久,一万多名转业复员军人进京包围了军委大楼的行动,不难看出他们的组织得法,行动划一,目的明确,理由充足,致使几千名包围他们的武警也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暴力行为。我总是相信民间隐藏着大量的隐士、居士、处士、侠士、大德之士、智勇之士。有了这些人士,使看上去表面平静的民间,其实是在蓄势待发。

   所谓静极则动。一旦动起来,便是山呼海啸,貌似强大实则中空的习政权,就如同摧枯拉朽、犁庭扫穴般地垮掉了。这不是臆想,更不是梦想,而是人人都可以预见到的,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大变革。

   俗话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习近平是面对着全球民主大潮中的浊者更浊之辈。习的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造试点方法》,《人民日报》紧跟着发表文章,称“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开启了扩大国家民主生活的全新境界。在当前的党内监察全覆盖基础上,将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等纳入监察范围,实现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国家监察全覆盖。”

   估计能够被这段话迷惑敌人恐怕寥寥无几。中华民国实行的是五权分立,于是订立了五权宪法。在行政、立法和司法的三权之外,又设立了监察和考试的两权,唯独没有党权。执政党只有行政权,不但不得干预其他四权,还要受到在野党、媒体、民间团体和公民社会的监察和监督。国民党就是由于与共党政权走得太近,引起了公民社会的极大不满,所以在半年前的大选中败得很惨,预计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容易恢复人气。

   共党实行的是党权至上,并拥有无限的权力。但共党却又是一个腐败得烂透了的党。由这个烂透了的共党去监察立法、司法、行政和检查,岂不是在开玩笑?那么谁又去监察共党呢?!

   国家的主人是人民。人民的监察的权力反而被剥夺了。政协的八个花瓶党,如同共党豢养的的八条狗。媒体被强迫姓了党,民间团体受打压,正义的维权人士遭抓捕,于是共党就理所当然地行使起监察权来了。更为无耻的是竟然把这说成是“民主生活的全新境界”。受到如此地被强奸意愿的中国人应该痛哭。民主宪政的国家是不会哭的。她们不但敬法,而且时常反躬自省,更正错误。

   美国的摩根大通公司因非法雇用太子党被罚款两亿美元;美国的国会委员会根据以往的教训,禁止中国的国企收购美国的企业;川普的首席战略顾问正在拟定新政策,其中的一条是不欢迎亚裔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求职。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员工,有三分之一是中国人。在川普当选后,这些中国人已经离开了硅谷。可笑的是这批中国人曾疯狂地支持川普。究竟是因为什么发生了如此巨大的逆转,其中的奥妙也只有这些中国人知道。

   韩国政府报导,在韩国落网的毒贩人数大增,其中中国人占了53.9%。《福克斯新闻》援引美国政府的报告,美国境内的毒品芬太尼来自墨西哥,但源头在中国。用信用卡就可以在网上直接从中国药品公司购买。

   《德国之声》报道,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问卷调查显示,98%的受访者表示,在中国从事新闻工作的环境难以符合国际标准。29%的记者认为,情形正在恶化中。还有26%的记者反映,他们的采访对象遭到中国当局的骚扰。

   11月16日去意大利花钱买风头的习近平,在与该国总理共进晚餐时,意大利警方在普拉托省展开了大突袭行动,抓获了83名专为非法移民伪造合法居留身份的嫌犯。报道说,普拉托省是欧洲最大的华人聚居地之一,服装工业发达,同时也是假冒伪劣服装的发源地,血汗工厂的臭名远扬。据官方统计,住在这里的华人有1.6万,但知情人说,实际上有5万。

   估计不等习近平的这顿饭吃完,意大利的警方就会拿出华人非法移民的数字。不知习核心是否感到自以为的英明正确逊色了呢?伟大的人物必然德被黎庶,领导出伟大的人民。当人民宁愿非法生活在外国时,这个所谓的伟大人物其实是在犯罪。

   在印尼召开的第八十五届国际刑警大会上,共党的公安副部长孟宏伟当上了任期四年的主席。好心的人劝告我说,共党一贯地把政治问题刑事化的做法,很可能借此机会对海外异见人士发通缉令,要我以后少写评论,少说话。对他的好心,我笑着表示了感谢。同时也对他说,恶魔固然可怕,但在古今中外所有的事实都表明,没有一个恶魔最后不被正义的人们战胜的。

   在人的社会里,假恶丑永远不占一席之地,因为人民崇高的是真善美。要我停止批判共党的罪恶,且不提作为一个人的责任和义务,仅就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为个人安危去对共党自律。况且共党历来外强中干,你怕它,它就欺辱你;你不怕它,它就怕你。这就是流氓痞子的性质所决定的。

   时至今日,共党仍在中国大陆上为所欲为,横行霸道,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当然,也不能说不是中国人的耻辱。共党为了苟延残喘,也算是煞费了苦心,耗光了心智。满清的西太后用以自保的最后办法,就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说白了,就是花钱去讨外国人喜欢。

   江、朱当政时,就已经开始忠实地执行了这道圣旨;胡、温当政时,继续遵行。与江、朱不同之处,是他们给外国送的钱更多。现在看起来,真正忠实于太后圣旨的是习近平。恐怕他四年间送给外国的钱,比江朱、胡温二十年送出的钱还多。江朱创造出了三十几万亿的国债,胡温把国债提高到一百一十几万亿,习李的四年,再把国债推高到182万亿。

   这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一件事,那就是共党拿纳税人的血汗钱在为它们买后路。它们从不在乎国计和民生,全心全意所做的是如何逃避最后将受到的大清算。唯一共党比西太后聪明的是,几届共党头子都会搜肠刮肚地发明出个不伦不类的理论作为合法性。江泽民弄出了三、四十个字的三代表,国民不买这个帐。胡锦涛一口气发明出保鲜、八耻八荣、和发展观,其实它自己也知道,这些都是上不得台盘的东西,于是又把孔夫子请出来救共党。

   没知识的人反知识,没文化的人反文化,这句话太对了。孔夫子发明了“革命”这两个字,是要人们努力自强去变革天命。共党盗用了“革命”,搞极权专制复辟。一尊九米高的孔子塑像在天安门摆了五十天,就又被共党搬走了。共党怕人民起来革了共党的命。

   习近平学毛泽东给自己造神没成功,于是抬出了孙中山先生保共党。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百五十周年诞辰的大会上,习的讲话中褒孙中山先生的话不多,贬孙中山先生的话不少。例如:“、、、、、、孙中山先生同中共真诚合作,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改组国民党,推动北伐战争取得胜利。、、、、.”

   “我们要学习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心系民众的博大情怀,、、、、. 我们党要坚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永远同人民站在一起。”

   “我们要学习孙中山先生热爱祖国,献身祖国的崇高风范。、、、、、、改造中国必须从中国出发,、、、、.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必须长期坚持、自信。”

   “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忠诚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

   稍有点近代史常识的人,就明白习近平又在编造美妙的故事。这是继“七.一共匪结伙”,和“共匪大溃逃”两个美妙的故事后的第三个故事。对这些臆想中的一厢情愿的故事,实在是不存在批判的价值。但是,在他的满纸荒唐言中,习又为共党的垮台打开了一个大缺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