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圣灵光照中国
·第二圣殿期对旧约经文的诠释2
·新约的作者如何解释旧约?
·泰坦尼克号上最后的英雄
·转发:全球首富的信仰见证
· 转发:幸福是什么?
·年长的勇士——迦勒
· 教会历史概要(第一世纪—325年)Shen Jihong
·使徒信经
·转发何忠杰牧师:活出你的标竿人生 1
·转发何忠杰牧师:活出你的标竿人生 2
·我不同意说:中古世纪是欧洲的黑暗时期1Shen JH
·基督教带给世界的改变,原来这么大!
·一个有福人生 Shen Jihong
·英文有声圣经网站:中英文对照 英语配乐音频
·再次提供英语全本圣经音频网站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 2
·过红海所带来的思考 Shenjihong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3 Shen Jihong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4
·转发:易中天:只有信耶稣才是真信仰
·世上只有1%的人能达到的智慧境界(pixabay.com)
·《《释经讲道学 》》读后感1 Shen Jihong
·《释经讲道学》读后感2 ShenJihong
·《释经讲道学》读后感3 ShenJihong
·温以诺教授:西风东渐 1
·温以诺教授:西风东渐 2
·诗篇中的赞美 Shen Jihong
·温以诺教授:宣教的「落实」1
·温以诺教授:宣教的「落实」2
·美国人宗教信仰变化对政治的影响
·《荒漠甘泉》5月5日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5
·《荒漠甘泉》5月6日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1 Shen Jihong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7日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3 Shen Jihong
·转发:如何战胜情欲 无名
·《荒漠甘泉》5月8日
·《《克胜内心的挣扎:你能够改变》
·《圣经》中五位伟大的母亲
·《荒漠甘泉》5月9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圣经中关于接纳的观点》
·《《荒漠甘泉》5月10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学习克服愤怒》
·《荒漠甘泉》5月11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何处理忧虑?》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1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2
·《荒漠甘泉》5月12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压力》
· 《荒漠甘泉》5月13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伺避免衰竭又能实现目标?》 》
·《荒漠甘泉》5月14日
·《当代护教手册》
·《荒漠甘泉》5月15日
· 旧约圣经中的安息日探讨 Shen Jihong
· 《荒漠甘泉》5月16日
·第二圣殿期时的安息日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17日
·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1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荒漠甘泉》5月18日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2
·《荒漠甘泉》5月19日
·《荒漠甘泉》5月20日
·转:超過80位穆斯林難民 德國漢堡市公園受洗
·《荒漠甘泉》5月21日
·《荒漠甘泉》5月22日
·申命记概论 1 Shen Jihong
·申命记概论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23日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1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3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4
·《荒漠甘泉》5月24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1
·微信圈公认的一篇好文章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2
·《荒漠甘泉》5月25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3
·《荒漠甘泉》5月26日
·《荒漠甘泉》5月27日
·《荒漠甘泉》5月28日
·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吕蒙正:1000年前的一篇美文,远胜当今所有〝鸡汤〞!
·《荒漠甘泉》5月29日
·《荒漠甘泉》5月30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呢?1 Shen Jihong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31日
·荒漠甘泉 6月1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3 Shen Jihong
·何光沪:中国道德腐烂的病根是什么?
·《荒漠甘泉》6月2日
·《荒漠甘泉》6月3日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人生的奋斗
   
     我从小就在教会里聚会呀!上主日学呀!参加团契呀!当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在一个夏令营里认识了神,接受了主耶稣作为我个人的救主,成为一个基督徒了。从此以后,我在教会当中还是很活跃的,什么少年团契呀!主日学呀!都参加,且在学校里也是很用功的。我还记得我打小就是好积极的人,不仅是读书,样样都得比人强。总之,都欢喜出人头第。当时老师啊!父母啊!都挺喜欢我的,都说这孩子不错。那么我呢?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读完了中学。然后来到北美州了。
   
     我到了美国。刚下飞机的时候,马上就觉得这个时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非常适合我本人的性格。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出人头第的。开始的时候,我在加洲大学读书,以后拿到了一个学士学位,就考进了医学院,两年以后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之下,得到了一个加拿大勋章学会给的奖学金。这样,我就转到加拿大的温哥华去完成我医学博士的这个进修了。然后我又读了一个哲学博士。从离开香港到拿了两个博士学位,前后花了九年时间。

   
     当时我心里感觉非常满足了,于是我就再回到南加洲。这里很多同学跟我说加洲的机会多。记得当初我回去的时候,有很多医生都邀请我跟他们合作。还有些退休的医生,甚至于把他们自己的诊所要卖给我,我都没有接受。因为我觉得我不要靠别人,我觉得我要靠自己一定能行。就这样,我在加洲开了一个医务所,我请了一个女职员,那是我太太啊!头一天,我只看了一个病人,那还是我房东送来的。我想她当然怕我付不起房租,是不是?居然间我没有使我失望,在短短的三年当中,我的诊所就从一个职员一个病人,发展成了十几个职员,甚至还请了两位医生来作我的帮手,当然收入是非常好了。在美国,有了钱就可以得到非常好的享受。住大房子,开漂亮的汽车,如果你想环游世界,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可是跟着我就想了,书么!念完了,事业呢!也打好了基础。钱呢!也有了我还想要什么呢?过去不断的新挑战,现在心愿也完成了,还有什么挑战呢?有吗?
   
     我记得我刚出来做事的时候,我的病人当中,有的需要住院,可我的诊所里边没有地方,那么就在一个犹太人开的医院当中做医生了。而那个医院呢!是差不多可以说青一色的都是犹太人,虽然当中也有三个中国的同事,但是他们三人都默不作声,只做自己的事,什么医院里的发言政策!他们都不参加意见。所以,我就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比这些犹太人有什么比不上呢?我知道我读书比他们多,诊所比他们好,病人也比他们多,我也比他们强,那我就要在这个医院当中作医生的头。可我太太呢?本来很多事都顺着我,原来读两个博士学位,她从来不反对。我喜欢小孩子呢,她替我生了三个孩子。可是,我告诉她我要在这犹太人的医院里作医生头的时候,她说这可不行!犹太人是神的选民,特别聪明,手段可厉害,你可千万别得罪他们。如果要和他们争,恐怕你的前途都会断送了。她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我还非做头不可。就这样,果然就在三、四年之后,经过了很多的代价和牺牲,终于达到我的愿望,成为这个医院里医生的头了。不仅如此,还成为那个城市里医生社团的会长。
   
     当时,我只有三十七岁。我自己觉得我这么一个亚洲的移民,来到北美洲,短短的日子,得到最好的学位,有了出色的诊所,有好多病人,又在犹太人的医院里成为医生的领袖。我当时真的觉得非常的满足,不知不觉当中也就从一个自信满足的人变成一个相当骄傲自负的人了。我常常对自己说:有什么可以难倒我呢?我赤手空拳十几年的功夫,来到北美洲。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只要我肯干,用脑子,我什么都可以得到。这个时候的朋友啊!亲戚啊!也都非常羡慕我,我对自己的成就也沾沾自喜。因为我的命运就在我自己手里.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么!
   
     人生的思索有一天,我坐在家里的游泳池旁边享受的时候,有两个念头突然走到我脑海里。头一个就是说,下一步我要作什么呢?哎!我觉得这个奇怪,我就想深一层,我在社会上已经挣扎了十七年,已经奋斗过了,尽了好大的努力,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成就也都不少。不错,很多人也有我这样的本领,但是事实上却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所以他们得到的没有我多。竟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这么好的成就,为什么我还要想下一步作什么呢?跟着就想到第二个念头。那就是说,过去的十七年眨眼间就过去了。离开香港启德机场的情况就在眼前,可是已经十几年了。不可否认这十七年过的非常的快,转眼之间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既然好多人说人生四十是刚刚开头,但如果第二个十七年也像头一个十七年那样快的话,那我不就很快六十了?结果到了六十,总不能说六十才是人生的开始吧!这一阶段,这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想要得的东西了,我的学位呀!事业呀!我的地位呀!还有钱财……等等,但是,似乎这些并不能给我真正的满足。
   
     我马上要进行下一步了,找一个新的挑战,一个新的追求。那就是说,我已经拥有的东西并没有真正的价值。过去十七年的挣扎所得到的,如果不是真的有一种永恒的价值的话,那我一辈子所作的事,很可能也没有什么意义,没有什么价值。当我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为什么我拥有的东西不能给我真正的价值的感觉呢?当然啦,我不是说学位不好,也不是说我的事业不好,甚至不能说钱对我没有用。我总希奇的是,当我拥有这一切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带给我真正的满足呢?在吃的方面,我记得我们中国人常说:“民以食为天”。有了钱,就去找什么山珍海味呀!甚至欧洲法国一百元钱的美金吃一顿,我觉得也不错。当时实在给我满足感。但是深想一点,可能我太太在家里做一餐便饭给我吃,会给我更大的满足吧!比如说住的问题,很多人都觉得应该有一个漂亮的房子,结果我来到美国以后就不停的搬,越搬越大,越搬越豪华,最后搬进八千多平方尺的房子里去了。里边有游泳池啊!网球场啊!都有了。但是,好多时候自己想一想是不是真正享受到了? 因为读书我是坐在书房里,睡的时候也不过是4X6尺的床,其他的地方很少用。觉得人一生就是为了追求这些东西?现在追求到了又怎么样呢?越想越烦啊!
   
     认识我太太和一些接近我的朋友就建议说:大概是因为我以前过去几年太忙了,需要休息休息了。于是我就放下一切的工作。结果是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仍然没有答案。我又花些时间去读文学啊!诗词啊!历史啊!甚至艺术等等。我是希望藉着这些精神活动带给我一些满足。结果一个很惊人的发现,就是这些音乐家也好,文学家也好,他们好像都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毛病,他们也正在找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真正的价值。但是很可惜, 从他们的著作作品当中绝对没有给以人生的答案。但经过各方面的研究挣扎,仍然找不到一样东西能把我心里的结儿给解开。我是越来越不开心了,我要结束我的业务,我甚至于要离开我的家乡。当时我的心情是非常难受的,我已经接近了一个绝望的阶段。
   
     为了要明白自己多一点,我决定去找一位心理医生。我想问问他,是不是我精神有毛病呢?还是我心理有毛病呢?医生告诉我,他不觉得我有什么精神病或是心理病。那么就证明,经过一年多每个星期的去看医生,他都没有给我一个很好的答案。有一次,这个医生好象给我说笑话。他说,从前亚历山大帝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他年青的时候东征西战,当他三十二岁的时候,什么地方也都征服了,再也没有新的挑战了。他就觉得人生没有价值了。结果什么样呢?结果是喝酒喝死了。我听了医生这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为什么呢?我连喝酒的机会都没有,因我自己是一个戒毒戒酒中心的主持人。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有超过一千个病人,他们都是有烦恼啊!有吸毒啊!又喝酒,到头来麻烦就更大了。我知道喝酒、吸毒绝对找不到人生的答案。我连这一步也都免了。当我在种种方向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就想到死了。也许死是人生真正的了结,可是作为一个医生来说,对自杀这回事不太向往。我自己虽然觉得人生的结局可能越早来越好,但是总是没去想自杀。很多时候,我自己抱着一个非常无奈的心情去上班,一边开着车,眼泪很自然的就流下泪来了。我常常想好像我自己是坐在一辆特别快的火车上,它要带我到一个我不愿意去的目的地,心里很想跳下来,但是没有这个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有三个同学(三个基督徒的同学)来找我。这三个人是我的老同学,我们一块儿读中学。后来一块儿读医学院。医学院毕业以后都作医生。按说他们也可以在社会上得到一定的地位呀!和我一样赚很多钱呀!事实上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和我的分别,就是毕业以后并没有觉得什么了不起,仍然爱他们的神。依靠他们的神。毕业以后自然都作医生了。但是,有一个去到神学院,教神学了,还有一个去做社会工作了,另外一个干脆去作了宣教士了。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不仅不富余,简直是很穷。住的地方又小,也没有车子。甚至连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下个月的生活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有没有机会读大学。这一些好象他们全不在乎。他们却关心我来了,听说我感到人生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满足感。他们来看我的时候,提醒我。志伟呀!咱们年青的时候,都敬畏神哪!在咱们的生命里有一个神哪!你今天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没有价值,活得这么痛苦,那是因为你离神太远了。
   
     人生的危机我没办法接受他们的劝告。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十七年的奋斗,自己很有成就。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么!我觉得我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并不需要神来主管我的生命。不过我也得承认,当他们看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在世上的物质啊!地位啊!其他的东西好象都很缺乏,可是在他们的生命当中,有一种平安、喜乐和充实。我当时也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他们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有平安、喜乐呢?而我什么都有了却活着一点儿也不快乐,反而非常痛苦、忧虑,有一种失落感。但是我呢,当时心里很硬,虽然知道他们生命的当中,可能是因为有了神的缘故。但是我要主管我的生命。我也不要交给神。有时候我和自己说,如果我的生命真的象一般美国男人那样,能活到七、八十岁的话,我还要活三十多年啦!强是有的时候呢?我正在觉得连一天都熬不过去了。么长的时间我怎么活啊!我就坐这儿想了,到底我的生命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但是出乎意料我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了。比我想象当中快得多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