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圣灵光照中国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西欧的改教运动
   
   
   
   1.在法国的预备工作


   
     正如所有运动一样,改教运动早已生根在历史之中,它的预备工作可以追溯数世纪之久。
   
     在西欧其它国家产生影响的各种力量,也在法国为改教种子预备好土,其中包括教会的巴比伦被掳、大分裂、信徒对教会腐化的不满、三次大公会议、文艺复兴及伊拉斯姆的著作。
   
     此外,在法国的预备工作中,尚有独特的一项:法国南部亚尔比根派及瓦勒度派的影响仍然滞留着。
   
     最后,是赖非甫尔、路德及加尔文在法国直接的预备工作。
   
     赖非甫尔修习古希腊罗马文学,也是圣经学者。公元1512年,他以拉丁文出版罗马书注释;在书中,他否认善行可以赚取救恩,而教导「因信称义」的真理。为使所有人都能读圣经,他将新约大部份译成法文。他最关心平民,希望教会以浅显简明之法传讲基督,因此有人称赖非甫尔为「小路德」。
   
     然而,赖非甫尔和他的门徒绝不发动改教运动;因为他们不愿脱离罗马教会,希望保持旧日的形态与信仰,而将教会显着的弊端加以改革。
   
   
   
   2.路德在法国有广大影响力
   
     路德的著作先在法国带出改教的冲力:一本包括路德在公元1518年以前所有著作的书,运进了法国。这本书引起了广大的兴趣,两年之后,没有一本书比路德的书更畅销。路德的著作继续自法兰克福、斯特拉斯堡及巴塞尔涌入法国;虽然原文是用拉丁文写的,但不需多久,法文译本就问世了,以致一位主教说:「老百姓都被这异端的生动风格带偏了!」
   
     在法国的天主教神学家们惊慌了起来,他们开始出版单张以对抗改教运动,伊拉斯姆的希腊文新约及赖非甫尔的法文译本均被斥为反教会、反圣灵之作。
   
     但改教运动无法停止,首先在城里有许多跟从者,第一批投入改教运动的是商人及技工;中产阶级及高阶层份子则多花时间读圣经及路德的著作。在法王姊妹玛格丽特的鼓励下,一个「小组读经」在宫廷中秘密进行;许多宣传路德信仰的单张,继续不断地发行。
   
     「路德瘟疫」一直在扩散、流传,除了贵族外,社会各阶层中都有拥护路德的人。虽没有确切统计,但据公元1534年的一项估计显示,单单巴黎就有三万路德的跟从者。
   
     到目前为止,路德是改教运动的主要影响力;慈运理及其它德国、瑞士改教者也有影响,但由于缺乏领导者与组织,使复原派信仰在法国仍然很弱,无力反对罗马教会的腐化。
   
     有一段时期,法惹勒似乎可以起来领导,因他有学识,口才好,又热切。他鼓励加尔文的亲戚阿立威坦(Olivetan)把新约译成法文,这译本虽为改教运动带来很大的帮助,但法国的改教运动仍停在零乱的阶段。
   
     到公元1536年,情况突然有了转变。
   
   
   
   3.加尔文发挥领导作用
   
     公元1536年,伊拉斯姆及赖非甫尔去世,他们的离开意味着基督教文艺复兴运动的结束,该运动的宗旨是改善教会,而非改教运动。
   
     公元1536年,加尔文也出版了「基督教原理」,并在日内瓦开始工作;因看这本书,这位在巴塞尔的法国难民,一跃而居改教运动的领导地位。也因着这本书,法国的改教运动接纳了加尔文,成为他们的领导者与组织家。
   
     一个理想若要得到人的跟从,必须有完善的表达;这些跟从者若要成为一股力量,则必须有完善的组织。公元1536年,法国的改教运动早已因路德等人的著作赢得无数跟从者;但唯有等到加尔文定居日内瓦,并开始以法文,依照法国人所能接受的方式表达改教运动的理想之后,这运动才发挥效力。加尔文比前人更会表达思想,他同时提供了确定的组织体系、清楚的教义内容、崇拜方式及教会管理制度。
   
     加尔文天生是个领袖。他写完书之后,紧接着写了不少信:他与法国复原派信徒保持频繁的书信来往,他极其用心,以技巧的文笔,把他的观念坚定地灌输在跟从者的心中。
   
   
   
   4.法国的改教运动成熟
   
     没有多久,在巴黎就有了组织完善的教会;为了避免受逼迫,信徒们秘密地在私宅中学行小组聚会。到公元1559年,法国全地出现了无数复原派教会。据可靠统计,当时将近六分之一的法国人是复原派信徒,甚至一些重要人物也加入了改教运动。
   
     公元1559年五月,法国复原派教会在巴黎召开一次大会,议决采用加利亚信经(Gallic Confession)为信仰内容。
   
     这次大会也将法国的复原教会依全国性规模组织起来;在这方面,加尔文再一次提供了组织的范本:全国被分成几个区,在特订的时间内,每个区内的各教会派牧师及长老聚在一起开会;全国性大会,则由全国各教会派牧师及长老出席。
   
     过去法国的复原派信徒有时被称为路德派,有时被称为加尔文派,直到此时,才正式被称为历史上的名称——预格诺派(Huguenots)。
   
   
   
   5.在荷兰的预备工作
   
     在德国、法国为改教运动铺路的各种力量,也在荷兰进行。只是荷兰本身有一个比较独特的活动,称为共同生活弟兄派(Brethren of the Common Life),我们还记得这些弟兄如何改善教会,公开传道,并设立好学校,提供基督教教育。韦索约翰出身于这样的好学校,他攻击赎罪券,宣讲「因信称义」之道,正如后来路德所做的一样。
   
     路德的著作及英勇的榜样,早已在荷兰家喻户晓,许多人因此跟从路德。但荷兰的改教运动却比法国的更零乱,时间上拖延更久;参加改教运动的,有些是路德派、有些是慈运理派、还有重洗派,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仍没有一位领导者。
   
   
   
   6.加尔文成为主要的影响
   
     这位头脑清楚又有组织才干的人物,为法国的混乱局面带来秩序,也在荷兰做了同样的事。当然,荷兰感受到这位伟大改教者的影响,远在法国之后。
   
     公元1536年,当基督教原理一出版,法国几乎立时有了转变;但荷兰却延迟到1550年,才开始感受到加尔文卓越思想的冲击,而这思想立刻赢得胜利,使路德派、慈运理派、重洗派都退到后面。以前,荷兰的学生们到威登堡去就读路德的大学;现在,他们前往日内瓦就学。渐渐地,这些跟从慈运理及加尔文的复原派信徒被称为改革派(Reformed);他们与路德在圣餐的看法上不同,同时认为他们将改教运动带到更高境界。所有持改革派信仰的复原教徒都极爱、也极尊敬路德,因他勇敢地开始这项脱离罗马教会的奋斗,但他们仍以加尔文为属灵父亲,而非路德。
   
     荷兰教会也写了一份信仰说明。公元1561年,基道(Guido de Bres)拟定了一份信条,称为比利时信条(Be1gic Confession),也叫「荷兰信条」或「三十七信条」。两年后,达斯诺(Dathenus)将「海得堡信仰问答」(Heidelberg Catechism)译成荷文。这份信仰问答原来以德文写成,由海得堡大学教授郎新努(Zacharias Ursinus)和官廷讲道师俄勒维安奴(Caspar Olevianus)合写而成,它也成为荷兰改革宗教会的信条之一。达斯诺又将日内瓦诗篇集(GenevanPsa1ter)译成荷文,在荷兰改革宗教会内,广被使用。
   
     在这期间,荷兰国王查理五世一直在逼迫复原教信徒。由于逼迫激烈,在荷兰境内无法安全开会,他们只得离开自己的国家,于公元1571年,前往东弗立斯兰靠近德国边界的安姆丹城(Emden),在那里举行宗教会议,在会中采用日内瓦方式制订了教会制度。
   
     藉着信条、诗篇集及教会制度的采纳,完成了荷兰改革宗教会的大部份组织,并把教会稳固地建立起来。
(2016/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