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生存与超越
·对外向型经济转型的思考 (2015 01)
·[zt]遇见2015:风雨之年(2015 04)
·[zt]中国式雾霾:你想不到的重要原因(2015 04)
·[zt]中国爆红“大师”释永信王林都是啥玩意? (2015 08)
·[zt]为什么各种重大安全事故频繁爆发?(2015 08)
·[zt]兄弟规则:中国的饭局、性交易与生意潜规则(2016 02)
·[zt]空姐谈中日乘客:巨大的素质差距(2016 02)
·[zt]失业潮--3亿饥饿流民席卷中国的场景或许不远!(2016 03)
·[zt]我们很快就会见证历史(201603)
·[zt]悬崖上的中国楼市 (2016 04)
·[zt]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2016 04)
·[zt]谁让全民成了牺牲品?(2016 05)
·[zt]瓷器村食堂的故事(2016 05)
·[zt]从出租车暴力谈底层的逻辑(2016 06)
·[zt]房地产开发商说出了真相(2016 07)
·[zt]改革难在触动政府利益 危机会不断出现(2016 07)
·[zt]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2016 07)
·[zt]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2016 07)
·[zt]中国海洋权益争端漫谈(2016 07)
·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与预测 (201610)
·[zt]我们今天如何评价朱镕基?(201611)
·[zt]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201611)
·[zt]为什么说医改是失败的!(2017 02)
·丁酉年中国房市狂想曲[2017 03]
时评(国际)
·听“歪歪”老师讲“邪门歪道”(2003)
·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2003)
·全球化的困境与可能的前景(2005)
·美国政府的财政机制及其可能的前景(2007/06)
·美国的次级按揭危机与2008年的两场战争(2007/09)
·处于行为取向转变中的美国--从美国的道德困境看未来走向(2007/06)
·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列出的美国走向金融灾难12步(2008/02)
·2008年之后美国会怎样拯救自己?(2008/03)
·[转贴]下一场风暴6月开始(2008/04)
·[转贴]美元与信贷危机(2008/04)
·[转贴]中国投资美房债巨亏被质疑(2008/07)
·[转贴]金融危机本质:美国过度消费和中国生产过剩(2008/09)
·[转贴]全球经济滞胀的可能性大于通缩(2008/10)
·[转贴]全球流动性匮乏:一个真实的假象(2008/10)
·政府真的想好了吗?——也谈新“土地改革”(2008/10)
·[转贴]拒绝“世外桃源”--美国MALL文化的衰亡(2008/11)
·[转贴]美联储救市代表大投机资本,挤压劳工和实业(2008/12)
·[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2008/12)
·[转贴]勿把更深的痛苦留给明天(2009/02)
·[转贴]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2009/03)
·[转帖]奢华的迪拜(2009/05)
·[转帖]反经济理论:美元为何不跌反涨(2009/05)
·[转帖]海地濒临崩溃边缘(2009/05)
·[转帖]美国人伤疤没好却忘了痛(2009/05)
·[转帖]下一轮金融危机将爆发在货币市场(2009/05)
·[转帖]世界经济进入滞涨时代(2009/06)
·[转帖]全球危机的最坏结局(2009/06)
·[转帖]美国产业空洞化和金融崩溃(2009/06)
·[转帖]宋鸿兵对话弗格森:我们对当前金融局势很悲观(2009/07)
·[转帖]加州的现状是否是在预示美国的未来? (2009/07)
·[转帖]中经访谈-对话宋鸿兵(2009/08)
·[转帖]美国金融危机是三周期叠加不可救(2009/08)
·[转帖]美国未来的国家政策(2009/09)
·[转帖]雷曼兄弟崩溃一年后,发生了哪些改变?(2009/10)
·[转帖]美失业好转或拖至2011(2009/11)
·[转贴]美国借货币战争驱逐全球资本回流(2010/06)
·从一则新闻窥测未来美国战略转变的可能[2010/06]
·[zt]美国家庭的经济苦痛 将会越来越糟(2010/07)
·[ZT]华尔街下一步进攻计划 (2010/08)
·[zt]美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及前景(2010/08)
·[zt]美军要搞“气候战”(2010/08)
·[zt]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已经破产而我们并不知情(2010/08)
·[zt]制造业开始回流美国(2010/08)
·[zt]通胀全球化(2010/08)
·[zt]IMF:全球就业危机恐引起“社会大爆炸”(2010/09)
·[zt]2011年春季世界经济与金融系统趋向严重崩溃(2010/09)
·[zt]华尔街将怎样攻击日元(2010/09)
·[zt]奥巴马表示美国学校需延长学年(2010/09)
·[zt]下一个全球定时炸弹是日本?(2010/09)
·[zt]奥巴马若想力挽狂澜则必需靠美元贬值实现(2010/09)
·[zt]量化宽松是通向地狱之路(2010/11)
·[zt]美国人好了伤疤忘了疼(2010/12)
·[zt]财金主笔:10个理由避开美股(2010/12)
·[zt]美国各州纷草拟苛刻移民法(2010/12)
·[zt]通用核心课程----美国中小学教育的改革(2011/01)
·[zt]粮价再创新高 联合国警告动荡年代来临(2011/02)
·[zt]从中东到欧美的恐慌 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2011/02)
·[zt]平井宪夫揭示日本核电业惊天内幕(2011/03)
·[zt]西方逼迫印度还钱 印度反思购武对抗中国意义(2011/03)
·[zt]警惕日本金融大地震(2011/03)
·[zt]华盛顿正准备与中国长期冷战(2011/04)
·[zt]社会衰败是日本救灾与重建的最大挑战(2011/04)
·[zt]美欧控世集团优先实施“携俄裂中”战略(2011/04)
·[zt]美国参院揭华尔街乱象 高盛被指牺牲客户利益 (2011/04)
·[zt]阿拉伯记者眼中的变局(2011/04)
·[zt]美军退役上将:未来百分百将与中俄两国交战(2011/05)
·[zt]除非改革全球粮食系统 否则粮价还要翻倍(2011/06)
·由摊贩夏俊峰被判处死刑想到的(2011/06)
·[zt]分裂的欧洲:欧债危机能否推动欧洲走向联邦(2011/08)
·[t]美国评级被下调背后隐藏的巨大阴谋(2011/08)
·[zt]欧洲金融危机即将全面爆发(2011/08)
·[zt]新的货币战争正在打响(2011/08)
·[zt]债务危机下真实的美国:“穷政府+富企业”(2011/08)
·[zt]美元必将崩溃 越早远离损失越小(2011/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 信源:陆铭博客|编辑:2016-11-03|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关注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中,我说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不能以经济周期作为托辞。文章发表以后引起了很多讨论,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对其中的几个问题,再做一些阐述。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不符合周期理论

   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2003年-2008期间越来越快,之后,经济增长速度逐渐下滑。从表面上看,这是非常典型的经济周期的现象。但是,这只能说是表面的。

   我需要强调一下,我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不能以经济周期为托辞,并不是说中国经济一点没有周期性的特征。中国经济已经高度开放,全球经济形势当然会对中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产生影响,这是一般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特征。接下来,如果国际经济形势出现好转,有可能会再一次带动中国经济的上升,这当然带有经济周期的性质。

   然而我要说的是,把中国经济增长的下滑理解为经济周期,没有揭示问题的关键。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研究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滑有一些政策的影响,而这些都与传统的经济周期理论所揭示的规律并不吻合。这里让我与读者一一道来。

   在通常的市场经济情况下,全要素生产率变化趋势是顺周期的。换句话来说,在经济增长的上升期,全要素生产率会加速上涨,而在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时候,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趋势就会相应的下滑。要理解这一点,我们不妨举个例子。比如说一家企业,在经济增长速度加快的周期里,它的产量和销售额增长都会比较快,但是,这时候企业的员工雇佣数量却并不一定同步增长,它只是提高了产能利用率,那么这家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就提高得更快了。反过来说,在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周期里,如果一家企业产量有所下降,但是它并没有相应的减少产能和员工雇佣数量,那么这家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就会下滑。

   中国的情况并不符合上面这样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趋势顺周期的现象。根据我们的研究,中国在2003年以后,工业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就明显下滑了。同时,如果用企业间的全要素生产率差距来度量资源配置效率,这个指标也明显在2003年之后出现了恶化。在经济增长速度很快的时期出现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恶化和配置效率的恶化,只能解释为经济政策导致资源发生严重错配。同时,在2003年以后,直到经济危机之前,国际经济形势向好给中国带来了外需的快速增长,掩盖了中国内部的结构性问题。

   2003年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的关键问题,就是要解释为什么在2003年之后出现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的下滑。只有了解了这些变化的政策背景,才能准确把握之后经济增长速度的变化背后所隐藏的真正原因,才能真正把握今天政策的走向。

   2003年构成了中国经济很多政策的拐点,和我今天讨论的议题特别相关的是土地政策。2003年之前,中国的东部在土地供应当中所占的份额是提高的,适应了经济集聚程度不断提高的趋势。但是在2003年以后,政策的导向却是将越来越多的建设用地指标分配给中西部的地区和一些三四线城市。我们的研究显示,在2003年之后,相对来说欠发达的地区、人口密度低的地区和中西部城市更可能成为建设用地指标在全国所占份额增加的地区。土地资源的配置,已经完全跟人口流动的方向以及价格机制所显示出的信号(地价和房价)反向操作了。这些用地指标被用于建设了大量在中西部分散分布的工业园,以及大量的新城。

   2003年发生的另一件重大的政策是压缩开发区。当时政府觉得开发区开发过度,于是关闭了全国大约70%的开发区。其中,受到冲击更多的是东部沿海地区。之后,伴随着土地政策倾向于中西部,开发区的设立也更加倾向于中西部。中西部开始出现全面的工业化进程,并且在空间布局上形成了几乎每个县都有自己的工业园的状况。这种发展模式严重背离了两个经济规律。第一,背离了工业需要集中发展,从而发挥规模经济的规律。第二,中西部全面进行工业化,特别是大量发展重化工业,也违背了这些地区的比较优势。这就势必造成2003年以后全要素生产率和资源配置效率双双出现恶化的局面。

   读者可能会问我,除了制度背景之外,有什么直接的证据来证明2003年以后的全要素生产率下滑是因为政策导致的呢?在我们的一项研究里特别关注了开发区关闭这项政策对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数据显示,那些没有受到开发区关闭影响的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基本上是持续增长的。而受到开发区关闭的影响的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却在2003-04年间出现了突然下滑,受影响的主要是东部的企业。可以判断,在加总层面上,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下降主要是由那些受到开发区关闭政策影响的企业所驱使的。我们的研究指出,政策制定者可能是希望在东部获得成功的开发区政策能够同样给中西部的工业发展带来繁荣。但是吊诡的是,如果开发区政策要获得成功,恰恰是需要获得政策支持的地区能够拥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这样的话,一点点开发区政策优惠就能够带来产出更大的增长,从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我们在另一篇文章当中,研究了2003年土地资源配置的区域倾向所带来的对于企业竞争力的影响。当年土地供应相对收紧的主要是东部沿海地区的省份,而这些地区恰恰是跨地区人口流入的地区。人口大量流入,而土地的供应却相对收紧,结果就是东部地区出现了房价增长快于工资增长的现象。由于房价体现了人口流入地区的生活成本,因此土地供应跟不上人口流入速度,就造成了这些地区生活成本快速上涨,反过来又阻碍了劳动力流入,从供给侧推动了这些地区的工资上升。而这种工资上升不是由于劳动生产率有同步的增长,仅仅是因为供给侧的政策因素所导致的。因此,它对于东部的经济竞争力造成了负面影响。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这样的工资"拐点式的"上涨现象是政策的扭曲所导致的,并不是全国劳动力市场上开始出现短缺的正常现象。成本的上升对于企业生产形成了压力,一些企业退出实体经济,另一些企业,转战其他国家。还有不少企业将生产资源转而投向房地产市场,而实体经济当中的投资增长却被挤出。

   上面我已经说过,中国恰恰是在经济增长速度很快的2003年到2008年期间,出现了效率的恶化。那么,2008年之后,这些结构扭曲性的因素得到扭转了吗?非常遗憾的是,这些扭曲不仅没有被逆转,反而有进一步的恶化。

   2009年的4万亿支出计划的投资方向大量仍然是在原本就已经有大量投资,并且投资过度、投资回报率比较低的中西部地区和三四线城市。如果要给这一个观察提供一些进一步地证据,我想借此机会谈谈中国的新城建设。我们近来的研究发现,在2009年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建设大量的新城,当时的新城建设有不少是建设在大城市周围,情况还不算严重。但是2009年之后的新城却大量建设在人口规模较少的三四线城市。中国今天出现的在一线城市土地和住房相对供给不足,而三、四城市却去库存压力巨大,可以说, 2003年就已经埋下了祸根,2009年之后,则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扭曲。

   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不只是投资和消费的比重失衡

   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不能将中国经济的增长下滑简单归结为经济周期。也恰恰因此,如果仅仅采取总量的刺激政策,而不通过改革调整经济的结构,那么这样的政策不仅可能效果不大,反而有可能加剧经济的结构矛盾。2009年的刺激计划,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的。

   通常人们在谈到中国的结构问题时,往往偏重于探讨投资和消费的比重失衡。这篇文章里,我不想再重复地讨论这个问题,我要指出的是,问题不是消费和投资的结构失衡这么简单。

   中国的问题不只是投资的总量过剩了,关键的问题在于,总量上的投资回报下降,是因为投资的结构出现了问题,是大量的投资被投在了回报并不高的地区和产能过剩部门。需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是说中西部和三四线城市不需要投资。我到一些贫困的山区去调研,当地反映那里的农产品和水果运不出来。如果在这些地区的投资是帮他们把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运出来,或者在那些可以发展旅游的地方,兴建基础设施(比如机场)把人运进去,这样的投资当然就会有回报。关键的问题在于,在过去十多年,大量在中西部(特别是三四线城市)进行的投资是工业生产,而且是重化工业,严重偏离当地的比较优势。

   如果再往下深究,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一些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虽然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让市场经济成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政府发挥更好的作用。但是,若干年来,在实践上,经济政策有时却起到试图抵消市场经济的作用。

   地价、房价等价格信号恰恰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地方出现了供给小于需求。市场经济国家里,企业是投资的主体。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就是供给去适应需求,而不是在供给小于需求的时候,动用行政力量去限制需求。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不会在人口大量流入的城市通过行政力量限制土地供应,同时,却在人口流出地增加土地供应,建设工业园和造新城。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当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有一个空间的思维,改变当前"有需求的地方缺供给、有供给的地方缺需求"的结构性矛盾,让经济资源在城乡间和地区间得到更加有效的配置。

   近些年来,有一些经济学的文献研究了中国不同所有制的企业之间的资源错配问题,而在城乡间和地区间的资源错配却被严重的忽视了。我也借此机会,向学术界和政策界呼吁,重视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在空间上有效配置资源。充分尊重市场规律,让经济资源能够流入到更加有效率的地区,就能够提高全国总体的投资回报率、资源配置效率和经济增长率。通过改革,经济增长可能会跳脱L的形状。但是,即使未来经济增长速度加快,这也不同于通常的经济周期里从衰退走向复苏的情况。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