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闹除夕]
远见
·反腐与民主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闹除夕


   
   
   
   

   ——攻其无备 出其不意
   
   《博讯》网站《远见》文集 史伏初 2003年5月12日
   
   自从我母亲和妻子在1998年去世后,家中只有我与女儿两人了。她在离家25公里的一乡镇小学当老师,只到周末才回家住。但寒假在家,与我一起过大年。2001年春节是1月24日,1月22日(阴历十二月廿八)是“小年夜”,晚饭后,我与女儿正在闲聊,忽然有人敲门,女儿开门,原来是王云浩来访。
   
   王牛一进门喊声“师父”就坐下,看他气色不好,我问他原因,他说:“又被人骗了钱去,还要请师父帮助。”
   
   我一听就光火,“又被人骗了?哦,你三天两次的被骗,我却天天帮你解骗檫屁股?马上过年了,谁有穷功夫烦你被骗的琐事?”
   
   王牛:“以后保证不再被骗,这次还请师父帮帮忙。”
   
   我看他左一声“师父”右一声“师父”,可怜兮兮的,就软了心,不帮他解决这麻烦事,他天天来找我,我家的年也过不安稳,没办法,只得帮他。
   
   于是说:“好吧,再帮你一次。把被骗经过说说吧。”他精神来了,滔滔不绝地说:“我与溧阳法院的法警周某是好朋友,今年年初,他的好朋友颜伯林与我们二人一道喝酒。席间我得知这位颜兄在上海做房地产包工头,听起来大有来头,此时我正没业务可干,就请颜兄‘帮带小弟’,说我有一帮子人,会水电工,希望在他工地带队打工,他一口答应,说他正缺人手,‘跟我干吧。’隔几天后,周某对我说:‘颜兄已接到包工任务,但要先投入一点担保费,他感手头紧,问你我能否略借几万,等接到工程,你就跟他做,那时他会立即付清你的借款。我已奏了二万元,你如何?’我考虑了一整天,生怕有诈。想来,既要跟人做事,就应担点责任,凑出6500元,说家中仅有此数,已全数借出,‘帮带小弟’的事不可失信。周兄送来颜兄的欠条,说颜兄已到了上海,等他消息吧。后来关于‘帮带小弟’的事终无消息,周某还说弄不到颜伯林的新住址和电话号,联系不上。想来又上当了,年关将到,家无分文,如何过年呢?”
   
   我说:“唉,明眼人一听就知这是场小骗局,你还在等什么‘帮带小弟’哩,可笑。看来你的6500元不是颜伯林拿去的,是被你这位周兄骗去了。”
   
   “不会,老周与我好朋友,怎会坑我?”
   
   “傻瓜蛋,睡在鼓里还不醒悟,你那些酒肉朋友,都是靠吃朋友为生,有什么不能?颜伯林作为一个上海的包工头,钱银过手,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值得来篇你这6500元吗?必定是周法警借颜伯林的名义骗走你这6500元。他请你吃的酒肉钱,其实是从你那里骗来的,是你在请他吃!””
   
   “不会是周法警骗我吧?不好冤枉他啊。”
   
   “你这个蠢材,还怕冤枉了他,那里够当流氓头子呢?毛老头子一生就靠冤枉别人打败内外对手,冤枉人是他的基本方法,你还怕冤枉了周法警,如何不老被骗?就要在他头上算账。否则别想找回这6500元!”
   
   “不管这个了,师父出妙计嘛,把钱要回来,让我过个安稳年吧。”
   
   我问:“有多少联防队员听你调动?”
   
   “大约可调到二十多个。有什么用?”
   
   我说:“你带上这20个人于明日晚上7点半去敲周某家的门,只要门一开,你们就蜂拥而入,周某肯定要问你什么意思,你就说:‘通过你借给颜伯林的6500元其实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很穷,有钱也聚不起来。你说老颜向我们借钱,我不能丢脸说没钱,只得与我的联防队兄弟商量,我对他们说了,我到上海弄到工程包工,诸位也跟我到大上海去混混,现在颜总要凑钱作担保,我又没多少钱,不如大家凑凑吧。’他们信了我,自愿凑起这6500元借给老颜,指望我能帮带他们,现在不但没有机会去上海打工,而且连老颜的消息都没了,今天是“大年夜”,大家家里穷,靠这点钱过年哩。老颜对别人说,他已把借的钱全数还给你了,你不把我的钱还我,兄弟们还以为我吞吃了,所以带他们来向你讨债过年,请老兄谅解。’老周一定否认收到颜伯林的还款,但你要咬住他不放,并说:‘你把颜伯林的电话、住址告诉我,我自去上海向他要钱,若果他真没还款给你,我向你道歉。’老周若说不知颜伯林的电话、住址,你就说:‘你不知他电话、住址,大家又过不了年,只好在你家过年了。’然后对队员们说:‘兄弟们,不必客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大家动手取菜取饭吃,吃完了再烧,睡觉不拘地点,自找地方倒头就睡,……;’老周或他的老婆、老娘来吵骂,你们不要理睬,然后你离开他家来向我报告情况,听下一步指示。”
   
   王说:“这样对待老周是否对不住他?”
   
   我说:“啊呀,你还算个流氓头子,水平竟这么差。弄苦了老周,他才会吐出颜伯林的电话、住址,就这样干吧。”
   
   王牛竟胆小起来:“老周请他的法警朋友或领导来帮助,我们没理,会吃亏否?”
   
   我说:“放心!没人会来帮他。”
   
   王牛点点头,说:“听命。有情况马上来汇报。”
   
   次日是除夕,晚上九点钟,王云浩突然到来,详细汇报:“今天我带了18个队员敲老周家的门,他老婆刚开门,还来不及问话,18位已经拥入室内,老周慌忙出来问什么事,我按师父教的对他说了,他说他借出的2万元也没要到,还把颜伯林给他的2万元欠条拿出来给我看,我心里顿时发软,怕是冤枉了他,但一想到师父的教导,马上一口咬定他,‘你若没吞吃我们的6500元,为何不把颜伯林的住址、电话告诉我?’他说实在不知,我就对18人说:‘周兄实在不知颜伯林消息,怎么办?’大家按我事先教他们的话说:‘也不能逼人家知道消息,而我们也没脸面回家见老婆,就在这里过年吧。’话音刚落,大家已自动手拿菜拿饭,把他家的过年菜吃得精光。老周老婆出来骂人,没人理她,老周的老娘喊老周进屋训了很久,老周就出来打电话给溧阳法院领导,办公室没人接电话,打到领导家里,家里人说他外出到岳丈家喝酒了,打到他岳丈家,说领导喝醉了,没法接电话。又打电话给法警朋友,请他们帮忙,回说:‘今天没空,到年初四再说。’他绝望了。到八点多钟,他独自出门一会儿,回来说:‘我终于弄到颜伯林电话了,你自己打电话与他联系吧。’我还真打通了颜伯林的电话,颜说:‘的确没还老周的2万元和你的6500 元,你到上海来拿吧。’把他的住址也告诉了我。下一步怎办?”
   
   我说:“我所以让你除夕晚到他家,就是因为他今天找不到人帮忙,法警朋友也不肯除夕晚弄事做。否则,法警一窝蜂出动也能压倒你的联防队,你会弄得偷鸡不着蚀米一把。别被他的假象又迷惑了,他外出一趟就弄到颜伯林的电话,说明他早知道电话号,只是不告诉你。他外出是打电话给颜伯林的,让颜对你说他的确没还钱给老周,让你快离开他家。你若轻易离开他家,就要不到钱了。你回去对老周说:‘我带两人连夜去上海,若找到颜伯林,他还了我的钱,我打电话到这里,他们听我电话就会撤离。希望颜伯林告知的住址不会假。’你转身对其他16人说:‘你们16人由某人指挥,没有我的亲口电话来叫你们撤,你们绝不能撤。’然后向老周借三百元作路费出发去上海。”他听后说声“好”拔脚就走。
   
   我又叫:“回来!”
   
   “什么事?”
   
   我关照你:“你到上海找到颜伯林,他会爽快给你6500元现款,但你不能答应立即打电话回来命令撤人。”
   
   “他既然给了钱,我们为什么还不撤人?那太对不起人了吧?”
   
   “你懂个屁!老周这次骗钱失败,非常恨你。颜伯林在上海人手多,你在他家打电话撤了人,他就让手下跟踪你们,在暗旮旯里把你们打伤,枪回那6500元,你们三人孤苦伶仃在上海街头过年,只好讨饭回溧阳……”
   
   王牛恍然大悟:“幸亏师父关照,否则又要上他当了。到什么时候才可撤人呢?”
   
   “等你们上了回家的汽车,汽车出了上海,看看没有一群不带行李的男青年乘客,没人跟踪你们,才可打电话命令撤人。切记、切记。”
   
   王牛走了几天也没再来,我女儿问:“王云浩走后怎不来了?不知他要回那6500元吗?”
   
   我答说:“肯定要到钱啦。若到上海没要到钱,必来找我,他不来,就说明要到钱了。要到钱再来干么,会舍得化钱来谢我?”
   
   事隔9个月王牛忽然到访。我第一句话就问:“颜伯林欠你的6500元已要到了吧?”他说:“多亏师父的神机妙算,颜伯林见了我二话没说,拿出6200元给我,叫我立即打电话撤人,我按师傅的密授,回答他:‘等我上了回家的汽车我一定打电话撤人。’我真上了汽车才打电话撤人。这事就这样结束了。”
   
   【谋略剖析】
   
   谁是骗子呢?颜伯林还是法警周?王牛认定是颜伯林,其实很可能是周法警,引狼的是他,经手借钱的是他,说颜伯林失踪的是他,后来又弄到颜伯林的电话、地址的也是他,6500元多半被他吞吃了,颜伯林只是他的帮手。周是骗手,认识到这点,就好办了。正好年关将临,就计上心来。王牛被公安局贾局长委任为联防队副队长,手下有几十名队员,其实就是一帮地痞流氓,现在可以派上用途了。让王牛一帮人在除夕晚7点半钟以后闯入周法警家“共产”—— 共吃共喝,周法警想求助法官、法警,没人愿意在除夕出来处理一个地位低下的法警的麻烦事,周无奈,只好请他的诈骗朋友颜伯林出来解围了。这个谋略里,关键是认请谁是骗子,该向谁去发难。其次是巧妙利用年关权力真空期,来个流氓斗骗子的好戏,事情就会有戏剧性后果。果如所料。
   
   这是《孙子兵法》中的“攻其无备,出其不意”计谋的应用。从这一实战事例应深刻体会“谋略公式”“识大势,造小势,一击成功”的要领。认识到这一小骗局的关键人物是周某,就是“大势”,要想讨回借款就要向他讨,若直接去找颜伯林就毫无结果。第二个“大势”就是时值阴历年“大年夜”,是权力真空时段。周某虽然是个地位低下的法警,若在平时,或许可以借用到权力帮助,但在“除夕”不行,就利用这个权力真空时段发难,打他个“出其不意”,使他孤军无援,立地被歼。至于“造小势”,就是演出流氓斗骗子的好戏,周某处在如此突然袭击中,又孤立无援,只得跪地投降了。设计要周密,所谓“算无遗策”,行计结果就如数学公式演算一样准确无误。
   
   【读者反馈】
   
   ▲楚樵:呵呵,我的朋友里也有这样的人!
   
   ▲石胜文:受教了!领略了!
   
   ▲汪廷奎:这又是你的一大杰作,很有趣,如还有,请再发来赤。从中,我才知那时已是父女相依,现在家庭情况如何?
   
   ▲汪德麟:你这两编“谋略”,有意思。防人之心不可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