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转文揭露苏联扶持中共祸华,被中共强迫掩埋的苏联红军奸淫东北妇女内幕(图)]
吕千荣的博客
·中共革命家们沒有恋爱婚姻,只有性交
·波兰乌克兰继续去共产主义化 街道改名
·王钢:紧急关注——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极可能已经身亡;9岁半女儿失踪
·文革百种酷刑:人头当球,人皮活剥
·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因绝食在塘沽中医院住院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
·习近平保卫战/吴祚来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两会闭幕日女访民在天安门喝农药自杀被戴手铐抓走"的
·震惊:长平兄妹何罪之有?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
·某党要完了,谷歌计划通过卫星向全球各个角落提供免费wifi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
·枪决赵紫阳父亲的大会 他装胃病不去参加
·国内媒体重磅新闻:高层内部消息:习近平要民主转型
·中共政权六十多年来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恶!
·再揭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
·国外未获批药物流入中国 沦为“小白鼠”的国人如何反应?
·罗宇:最根本的问题是江泽民 军队已经完蛋了 图
·不知中共这次会不会也把这个自杀死亡的上访冤民刑拘了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推荐秦永敏先生为2016年“中国杰出民主人士”的推荐信
·巴拿马文件冲击波:震荡的世界与无动于衷的中共
·高智晟:请刀下留命 一一一 于天津争村官血案的紧急呼吁
·中共关押迫害癌症病人黄燕,又软禁倪玉兰,到底是政党还是匪帮?
·吕千荣:关于为何非要揭露张健是中共特务的声明
·平壤日报: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
·从朱承志被赤壁公安酷刑折断手指,来看中共是匪治还是法治
·郭飛雄獄中大出血 當局不准送院
·罗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八)必须把江、曾拿下
·朱承志苏州纪念林昭遭黑帮绑架到江苏省公安厅控告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费良勇向德国政府呼吁紧急救援中国人权活动家杨茂东(郭飞雄)先生
·民阵主席盛雪参与声援郭飞雄的有限绝食
·民阵主席盛雪已在2016年5月4日参与声援郭飞雄、于世文的接力绝食
·中共战史自曝红军强奸妇女 团长参谋长被“慰劳”
·徐秦和律师到武汉追问秦永敏下落被武汉国保扣押
·铁证揭开徐水良是中共特务的面纱
·“雷洋事件”,再次撕下了中共体制性邪恶的遮羞布
·重庆曝疫苗案 网民:现场警察全撕了警号(组图)
·紧急声援:重庆公民崔斌夜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 现在医院急救
·张昆死于昌平警察之手冤魂未散 雷洋又命丧黄泉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紧急求助呼吁
·蔡英文上任,马晓力发震撼言论:极左破坏力最大
·紧急求助:重庆当局想害死崔斌,造成他无钱救治也无钱吃饭
·中共中高级官员淫乱大盘点,这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
·号外!武汉国保迫害六四幸存者张毅 竟拆掉了他家屋顶
·人民网员工辞职信:我不想再颂盛了!我不想再敲诈了!
·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是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吕千荣为郭飞雄、于世文两弟兄和秦永敏夫妇禁食祷告的声明
·辛子陵:廖锡龙李继耐被查 习要他们交代活摘罪行 组图
·西安市军属访民曹秀琴被拘留释放后又被镇干部关黑监狱 儿子李启红四处呼救
·徐 秦: 赵素利生死追查行动
·北京八旬老人写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共去注册
·纽约时报:西藏的秘密战争,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峰案涉三大常委家族 〝交代的干干净净〞
·网曝海淀公交杀人者金重齐杀的可能是国保或黑社会
·快讯:网曝海淀公交杀人者金重齐是怒杀国保 中共网监急删消息
·RFA:北京维权人士金重齐刺死两人 死者或为国保
·揭拆迁国家补偿款3300对比地方补偿900遭报复无处申冤,湖北农民微信群中发
·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709大抓捕一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网曝闽清洪灾系政府私自水库泄洪造成千人死亡 政府瞒报死一人并封网辟谣
·【禁聞】不能說的黨史?中共再反歷史虛無
·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大家都是貪官 要抓从村长开始一直抓到“中国长”
·转几文:习紧急部署防政变, 江泽民、曾庆红可能会被拿下
·郭飞雄绝食73天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紧急关注
·转两文:刘云山借“炎黄春秋案”向习近平叫板 郭伯雄之后是江泽民?
·黑省委书记和周永康一起嫖洋妓 610科长坦言活摘器官来钱最快 组图/音频
·反美却奔美?看看咱有多少“反美斗士”移民美国(组图)
·中共不敢公布红后代八成经商成亿万富豪 在职党员仅2%合格
·强烈抗议中共把北京家庭教会长老胡石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半
·寻人启示:李绍虎2012年失去联系,两个小孩无人照顾 ,恳求网友网上转发帮
·转几文:逮捕虎王江泽民,是习中央不二选择
·抓捕江泽民 是中共的出路 中国的选择(上)
·陈大山:三问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中共江泽民的腐败淫乱治国,造成中国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已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中共江泽民的腐败淫乱治国,造成中国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已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中共江泽民集团正在迫害谋杀我————吕千荣2016年8月31日受迫害的微博
·中共国安国保对我的迫害谋杀都通知到的士公司和司机让用车撞死我了————
·我因和孙林约好明天到南京看他, 国保因此软禁了孙林——吕千荣2016年9月13
·贵州派出所所长因堵车枪击一对夫妻 致1死1伤
·中南海博弈白热化刘云山贾廷安G20前遭追究
·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我参与赵素利生死追查行动游行示威的申请,只为呼吁中共
·润涛阎:胡耀邦赵紫阳至死误解邓小平 图
·吕千荣2016年9月26日受迫害的微博
·转文两篇:看看官媒怎样报道刘云山张德江的
·中共加紧对我迫害谋杀又开始放徐水良咬我了
·揭露中共特务徐水良参与中共对我的疯狂迫害及其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行
·徐水良,你一天不说谎诬蔑诽谤攻击中国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和冤民你会死呀?
·声明:我揭露中共特务徐水良,中共把我的电脑网络攻击的不能正常上网
·从陈毅然回国秘密调查盛雪有没有做过【管理世界】的编辑和记者,暴露了陈毅
·孙宝强:國殤之日談國殤
·中共放出的疯狗特务徐水良,你们有一天不说谎不耍流氓不诬蔑诽谤中国民运人
·可能是博讯控制我在博讯无法发表《《转文解读中共内幕:习近平促学习《胡锦涛
·南都案震动朝野 张德江被高干质问哑口无言 图
·转文解读内幕:张德江刘云山公开对抗习近平王岐山
·重建中华民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经之路
·吕千荣控诉中共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
·驳诉胡佳先生回复我的求助:"如果有脑控中共为什麽不脑控我、高智晟和艾未未
·盘点国际社会敦促中共停止活摘中国良心犯器官的决议和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文揭露苏联扶持中共祸华,被中共强迫掩埋的苏联红军奸淫东北妇女内幕(图)

转文揭露苏联扶持中共祸华,被中共强迫掩埋的苏联红军奸淫东北妇女内幕(图)
   
   
   
   看中国首页 › 看史海 › 民国往事

   太残暴了!被中共强迫掩埋的苏联红军奸淫内幕(图)
   2016-11-1 02:00作者: 姜万里
   
   转文揭露苏联扶持中共祸华,被中共强迫掩埋的苏联红军奸淫东北妇女内幕(图)

    苏联红军在东北强奸妇女,抢劫财物。(网络图片)
   
   东北人的亲身经历
   
   1956年10月下旬,领导派我和另一名同志下基层检查工作。当时我从军队转业地方已经二年,工作单位在湖北省江陵县。
   
   和我同行的名叫熊克武,比我大几岁,约二十七八。湖北当地人。
   
   我们去的单位在长江南岸的弥市镇,小镇坐落在长江支流虎渡河畔。
   
   一天晚饭后,我二人到河边散步,信步走在河滩的细沙上,头顶秋日晴空、望着渐下的艳红夕阳,两岸恬静的田园农舍,呼吸着暑气已退的清新空气,真是心旷神怡,边走边唠,天南地北。
   
   “解放”初期的湖北农村,比较闭塞。当地人对我这个外来的东北汉一切都好奇,有些人时常问我:东北人是不是一生只洗三次澡?那里的人们传说东北人一生只有出生、结婚、死亡各洗一次澡。还问我:腊月小年是阴历二十三还是二十四?湖北当地小年是在阴历二十四,东北是二十三日。等等,问个没了。
   
   唠着唠着,熊克武忽然问:“听说1945年苏联红军在东北有强奸妇女、抢劫财物的行为,是真的吗?”我脱口而出:“有啊!”
   
   1945年我十四岁,当年秋天苏联红军进入沈阳。我家住在沈阳方城大南门外、大南街中段药王庙附近,距张作霖大帅府二里多地。沿大南街有许多商铺,日本投降后,这里一时涌出很多游商摊贩。大约8月末、9月初,我们这里就出现了满街的苏联红军。
   
   9月,就在我家附近的大南街上我目睹一个苏联红军抢冥币。当时情景是:那年9月2日是农历七月十五,佛教的“盂兰盆节”,民间叫“鬼节”。这天佛庙要举行仪式,焚香礼拜,超度众生;民间百姓也家家烧冥币遥祭亡灵。接下来10月1日是农历中秋节,也有祭祀先人的。所以这期间满街到处有售卖冥品冥币的。
   
   这天,从大南门方向走来一个苏联兵,走到咱家附近的一个售卖冥品的小摊前,看见花花绿绿的冥币,以为是能流通的货币,上前抢了一捆就走,来到另一个售卖食品的小摊前拿了食品扔下几张冥币就要走。小贩不干,比比划划拒收。这个苏联兵眼睛一瞪,抡起转盘枪逼着小贩,吓得小贩再不敢吱声。许多中国老百姓背后咒骂、当笑话。
   
   有的还从仓库里偷盗出各种物资叫卖,或跟中国老百姓换物。
   
   一个苏联兵弄来一瓶海洛因,站在大南门附近要跟中国人交换贵重物品。有一个吸毒老头,拿了一块银壳怀表去换。那个苏联兵接过怀表揣起来,却不肯给海洛因。这老头不干,他就端起转盘枪,吓得老头只得认倒霉。
   
   最招老百姓痛恨的是强奸妇女。一天,咱院大人们传说大东门附近一女子被从电车上拽走,又某处妇女被强奸等等。我虽然没亲见,但满城惊慌,我们大院的各家妇女都不敢出门,互相转告往脸上抹锅底灰。
   
   除了一些士兵单独或结伙施暴,当时苏军还有组织地拆卸日本遗留下来的工厂的机器设备,我们沈阳东关的兵工厂、飞机制造厂、铁西区的重工业厂等等,日以继夜地把机器拆下来,装火车运往苏联国去。这些事,我们沈阳的老百姓都气愤,说:“老毛子简直就是红胡子。”
   
   后来,苏联部队上级开始管束,单独士兵的暴行才逐渐稳定。不过拆运机器设备的活动还继续了一段时间。
   
   这些事,经熊克武一问,我就回想起来,大概地对他讲了。讲过之后我也就把此事抛在脑后。
   
   谁知第二年兴起反右派运动,毛泽东发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列出识别香花与毒草的六条标准,其中第六条写明:“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国际团结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国际团结,而不是有损于这些团结。”
   
   那位熊克武为了表现积极,写大字报揭发我那次对他讲苏联红军恶行的事。这就成为我右派罪状之一。其他还有“攻击粮食统购统销政策”、“丑化老干部”两条。
   
   说我“诬蔑苏联红军”,我总也想不通。一是二人闲聊,而且是他发问,而非我主动散布,二是我所说都是事实,而非捏造。坏事不许说,说了事实就算诬蔑,岂有此理?
   
   说出苏军暴行真相者惨遭中共迫害
   
   二十二年后,我右派改正、走出监狱、回归社会、接触了一些朋友,才发现:为了苏联红军在东北暴行这件事,还有很多蒙冤者。
   
   一位姓栾,原是沈阳市政府车队的小车司机,鸣放期间他说了苏联红军暴行,被打成坏分子,投入劳动教养数年。
   
   一位Chen-shuxiang,沈阳市无线电机械厂技术员,当年21岁。鸣放初期他一直没发言,后来因为本单位一位同事讲了苏联红军抢劫和强奸妇女的事,批判者说他“破坏社会主义国际团结”,主持人诡辩说那些犯下暴行的分子是十月革命俘虏过来的白匪兵。而Chen认为这是强词夺理,忍不住打抱不平,反驳主持人。
   
   他对笔者说:“1945年我家住在南塔村,此村距离大南门约5华里,当年是个城郊村。1945年10月间,南塔村闯进来一名骑着洋马的苏联红军,他挨户踅摸,最后闯进王升老两口的家,要强奸女主人。王升保护妻子,这个俄国毛子就操起一个大洋酒瓶子把老头打死,继而侮辱老太太。老太太叽哇喊叫,惊动了四邻。村里有一家姓蔡,有九弟兄。大家闻声扒窗户往里看,见鬼子正在干坏事,蔡家兄弟就破门冲入,一顿棍棒把作恶的鬼子打死,解救了老太太,可是老头已无法回天。
   
   大家怕苏联军队来找人,经商量,把鬼子尸体掩埋,洋马杀了分肉给各户。
   
   那年Chen10岁,也跟着看热闹。忽然回头看见埋着鬼子尸体的土堆还在拱动,就喊鬼子没死。大家就重新把鬼子彻底打死。
   
   大家分得马肉,各回各家,这事也就平息。
   
   1948年沈阳“解放”,建立了新政权。1952年搞三反运动,有人检举老蔡家几弟兄打死苏联兵这档事,政府就把蔡家兄弟抓起来,枪毙一名,另判管制几名。罪名是“杀死红军,破坏中苏团结”。这件事在当地村民中引起极大不满,大家议论:鬼子杀了我们的人,还要强奸女主人,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村民自发地惩办匪徒,是完全正义的。你若不整死他,他必然还要杀更多的咱们人。凡是有良心、有民族正气的人,都不会答应。Chen强调,那位同志说的是事实,不该说是右派。
   
   他这一番发言,驳得主持人哑口无言。反右领导小组就说他帮助右派分子,帮助右派分子的人也就是右派,于是,一顶右派鉄帽也扣到他头上。
   
   另一位,Ai-qingshan,沈阳西北郊区下坎子村人,今年77岁。1952年进入沈阳飞机制造厂当工人。鸣放期间他讲了所见苏联红军暴行,结果被定为“坏分子”,判刑17年,投入凌源监狱劳改,受尽折磨。
   
   Ai向笔者讲述了当年他在下坎子村所见。他说:
   
   下坎子是一个小自然村,在沈阳市西北郊,有一百多户人家。苏军所到之处无恶不作,我们村也不能幸免。王××(因其后代仍在原地居住,顾及子女的颜面,隐其真名)的妻子被苏军军官抓住,拽到砖厂空房内强奸,苏联士兵在外面站岗。高家十二岁小女孩也被苏军强奸了。
   
   距离下坎子村几里地外,在沈阳西北郊有一个日本军用仓库叫“581仓库”,日本投降,社会秩序大乱,有些人从581仓库抢军用品,如皮鞋、毛衣、被褥等物资扛回来卖,有时苏军也开汽车拉些军用物资来卖。我们村的徐树吉住在村东头,一天早晨,他怀揣着钱想买点便宜货,他来到村西头两棵柳树下守候。这时来了一个苏联兵,见着徐树吉就搜身,把他怀里揣的钱翻着了,徐树吉哪肯舍得,就往回夺,但钱还是被抢走了。他十分心疼,站在柳树下生闷气。不多时,那个苏联兵又找来一个苏联兵,先前那个兵用手指徐树吉,意思说就是他往回夺钱,不老实顺从。两个苏联兵走上前,抡起枪托搂头盖顶就砸徐树吉,把徐树吉打得惨叫声整个村子都听到。那年我十岁,那恐怖的哀嚎声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全村子没有一人敢上前搭救的,连他家人也不敢。大约过了半小时渐渐没有声音了,村里人才敢出来,见两个大鼻子兵已扬长而去,围过去再看徐树吉,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早就死了。
   
   沈阳北郊有一条从东向西横穿的运河,现在沈阳市的人管它叫北运河,那时都管它叫二道沟,我们下坎子村人管它叫沙河沿,冬天枯水期河面结冰,人车为了抄近都从冰上走。1945年冬,远屯有一辆胶皮轱轳大车路过我们村附近的二道沟,老汉赶车,车上坐着老汉的姑娘。这时来了一个苏联军官,把姑娘强奸了,完事还要扒大车的胶车轮胎。赶车的老汉连哭带诉:“给我们的姑娘给糟蹋了,还扒车轮胎,这车还能走吗?怎么回家啊?我们受了小日本十四年的气,这又受老毛子的,连强奸姑娘带扒车带,……”。正好有两个中国警察路过,本来也不敢管,但听老汉的一番哭诉,其中一个叫徐敬一的警察激起义愤,就豁出去了,照那苏联军官腿就打了一枪。这个苏联军官挨了枪,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嚣张气焰立刻没了,坐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不住的拍巴掌。另一个警察张玉清说:“你那能耐哪去了?真是太可恨了!”说着又给补了一枪,这也是他罪有应得,大快人心。可是,“解放”后1952年,把徐敬一、张玉清二人揪出来,五花大绑,拉到我们村外的大台上,跪着,脖颈上挂着写有“杀人犯”三字的大牌子,批判斗争,这两人以后再也没回来。
   
   另一位历史见证人,W-yongda,今年80岁,上世纪50年代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做过共青团干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7年因讲了1945年苏军的暴行,受留党查看二年处分。这位先生的老伴至今心有余悸,一经提起这段遭冤屈的历史,就坚决不准老先生再公开说,怕因自己揭露了大王爷忌讳的事而给儿女带来麻烦。
   
   最典型、知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副主席龙云先生。龙云先生因为质疑苏联红军1945年在东北拆运机器设备、在抗美援朝战争后向我国催逼军火款项等不义行为,就被加上“反苏”罪名,扣上右派帽子。死不瞑目。
   
   当年反右派运动中有许多因说了苏军的暴行而被陷入“阳谋”之网。只是因为后来销毁档案,我们已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因此蒙冤。
   
   强迫民族失忆的势力就是恶势力
   
   面对整个民族一代人目睹、亲历的事实,却不准人说,说了就严厉镇压,封杀历史见证人的嘴巴,企图使曾给整个民族造成耻辱和伤痛的事实随着历史见证人的消亡而抹杀,似乎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伤天害理的暴行。这是对整个民族实行的强迫失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