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回归荒凉-袁冰(三)]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四   
   
   
   
   时间:公元1998年4月

   
     “ 人的概念正在腐烂……。
   
     “ 人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存在……。
   
     “ 呵 —— ,中国人的心只是一个谎言,既没有宗教情感的神圣,又没有生命哲学的崇高,有的只是污秽的物欲。
   
     “ 生活丧失了激情,丧失了诗意,甚至找不到真实的火焰 —— 我该这样生存下去?呵,我渴望火焰的爱抚!
   
     “ 历史与精神同在。可是,精神枯萎的生命同时也就失去了曾经属于他们的历史。没有精神意境,也没有历史背景的生命,只不过是心灵的破落户,只不过是一块卑微的物质。
   
     “ 那些由于风情各异的卑陋无耻,而在各个官僚层次中爬上权力峰巅的官员;那些因为给腐败的权力作人格男妓而暴发的商人;那些靠做腐败权力和肮脏金钱的思想奴才而获得社会地位的学者文人 —— 现代中国所有这些成功的男人,对于女人,都不过是趾高气扬地自我炫耀的生殖器。它们是物欲的冲动,而不是精神优美,诗意的富丽。是的,他们在本质上是物性的象征,它们就是物,而且是虚伪的物。它们物性的炫耀也要在谎言情结间进行。多么可悲 —— 能够成功的男人只是,也必须是一个个撒谎的鸡巴!
   
     “ 生活在谎言中,忘却真实的情感和真实的人性;泯灭天性和良知才能生存 —— 这让我如何忍受?这是心灵的酷刑呵!
   
     “ 在茫茫的人海之间,何时才能找到一个高于物欲的心灵,一个诗意如花的生命?
   
     “ 贪婪、嫉妒、自私、虚荣、伪善、诡诈、无耻等等,人类所有的恶性,都以最卑陋的方式在现代中国人的人格中裸露出来。而我这颗在谎言中痛苦悸动的心,依然呼唤天性自由的男儿和圣洁的真实。
   
     “ 刚毅、秀丽的英雄,这是每一个高贵的时代,都会以其灵魂追求的生命美的意境。高贵的时代,精神意境个性繁富,英雄的神韵风姿万千。可是,我为什么却不幸生于英雄人格凋残的时空 —— 这是雄性异化为软体动物的时代;这是不再有铁血男儿的国度;这是不会再被侠义精神感动的人群!
   
     “ 死寂的黑暗呵,就象冰冷的水泥,要永远把我凝铸在窒息的痛苦中,而且是阴森的痛苦。可是,我渴望燃烧的痛苦!
   
     “ 自古以来,追寻英雄就是美貌多情的少女永恒的梦 —— 就象美是生命的永恒主题,真理是思想的永恒主题,英雄乃是圣洁少女之心的永恒主题。在一个男人普遍物欲化和谎言化的时代,追寻英雄就是追寻艰险的命运和悲怆的人生。但是,我愿意艰险和悲怆,只要那艰险能令我不死于庸俗无聊的物性;只要那悲怆之中有真实的火焰能烧疼我的心。因为,我的 ‘ 自我 ’ ,就是一缕对英雄男儿终生不渝的迷恋;然而,艰险与悲怆只是我荒凉梦境中那辽远的地平线。何时我才能以炽烈的搂抱,而不是苦恋的遥望,拥有辽远,拥有地平线。
   
     “ 呵,无论爱还是恨都闪耀着雪亮锋刃的英雄男儿 —— 你在何方!
   
     “ 阴冷、无聊的苦闷烧灼着我的眼睛,令我的眼球都要沸腾起来。就是为了免于那样清晰地逼视苦闷,我才沉入这地狱般的黑暗中。……噢,烈酒呵,真象地狱之火,我麻木的痛苦已被地狱之火烧焦。可是,无边的黑暗似乎把我的心都染黑了,让我的血变成了墨汁一样的污水,让我的骨头上都长出灰黑的霉斑。呵 —— ,如果一定要死,还是让我死于清晰的痛苦吧。我不能忍受我属于朝霞的生命埋葬在永恒的黑暗中……给我苍狼的利爪,我要撕裂这如石如铁的黑暗……。 “
   
     随着一声锐利的声响,沉郁的黑暗被撕裂了。上午的阳光以雷电的速度飞进房间,在玉白色的墙壁间,迸溅成破碎的银色火焰。厚重幕布似的深黑色窗帘坠落下来,犹如一个陡峭而古老的暗夜崩溃了。
   
     一位倒伏在地板上的少女从阳光中裸露出来。在极端的痛苦情态间扭曲的身体,恰好最生动地展现出现代青春女性特有的灿烂的性感,那炫目的性感就象一阵骤起的狂风将朝霞刮入人的眼睛一样,会令人于瞬间便进入绚烂的失明状态;黑得发蓝的、浓密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脖颈和肩头,形态如涌动的乌云般的黑发间,仿佛随时会掠动起嫣红的雷电;她的面容在黑发的缝隙间显露出来,由于酗酒和精神的痛苦,面容极其苍白,那是一种敏感的白色,就象一片飘落在淡金色阳光上的白雪,而且被阳光灼伤的雪正在战栗。
   
     少女的名字是柳容。等阳光消融了方才冻结在心中的黑暗之后,柳容才直立起身体,如同刚走出千里大漠的跋涉者一样,步履艰难地来到宽大的窗前,将雕花的玻璃窗推开,并倚在窗框边,稍稍眯起银火焰般闪烁的眼睛向外望去。在明亮的阳光中,她披着雪白睡裙的身体,宛似一片炫目的阴影。
   
     窗外不远处有一泓淡绿的池水。一座中国古典风格的木桥通向池中用青灰色巨石垒成的小岛。岛的最高处,顶部覆盖着金色琉璃瓦的亭台,象一座出土的古代王者的金冠。几株桃树围拥在亭台的四周。桃树暗红色的、扭曲的枝杆仿佛是紫铜铸成的蟒蛇,而枝杆之上怒放的繁花犹如朝霞的魂魄。
   
     这是一个建成不久的豪华型住宅小区,位于北京西北郊。小区的售房情况并不理想。主要原因在于,小区所处的地方古代曾是官方处决江洋大盗或者造反者的刑场。几年前,这里还长满了荆棘和灌木,弥漫着古老的荒凉气息。有人说,这里树枝被折断之后都会流出血来,因为干枯、坚硬的土地里凝结着的是重重迭迭的炽烈的血。很多人由此觉得这个地方不吉利,而柳容却正因为想要从夜半长啸的风中呼吸到醉人的血腥气,才在这个小区为自己购置了一套住宅。尽管她很难说服自己相信存在一个幽灵的世界,但是,柳容仍然经常在难以入眠的漫漫长夜中,祈盼有雄烈的鬼魂涌进房间,涌进她炽烈的心怀。 —— 她觉得,无论如何,头颅被砍掉的江洋大盗和造反者的生命里,至少都会回荡着一股英雄男儿的豪迈之气。
   
     然而,她祈盼雄烈鬼魂的爱恋,得到的却是心灵的寂寞。在那阴冷的寂寞最沉重的时刻,她只剩下一种感觉:生命枯萎干缩成一颗灰白的心,而且那颗心是坚硬、冰冷、破裂的石头。每逢这种时刻,她都要疯狂地酗酒,让她灰白的心,那块石头,在烈酒中沉醉。然后,她便拉上厚重的窗帘,制造地狱般的黑暗,因为,黑暗能令她专注地体验心的痛苦,体验属于石头的痛苦。同时,黑暗也可以给她炽烈的灵魂带来片刻的宁静。尽管那种宁静是沉重而阴冷的铁黑色,却可以抚慰她被灼伤的心 —— 灵魂太炽烈了,会化成血色的灰烬。
   
     是的,除了这种极端的状态之外,对英雄男儿的如醉如痴的渴慕,使柳容的灵魂成为一团日夜燃烧的火焰,而她的心也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焚烧的痛苦中抽搐,她仿佛时时都能听到自己秀丽的白骨在猩红的火焰中迸裂的声响。她的生命好象就是一团永不熄灭的活火 —— 只要对英雄男儿的向往不能实现,火焰便不会熄灭,而那火焰中燃烧的,乃是千古悲愁。
   
     炽烈心灵的痛苦常常将她推向疯狂的边缘,不过,她的外形却总给人以妖娆如流云,纯情似春雪的感觉。她这样作并不是为了掩饰心灵的真像,更不是虚伪 —— 她甚至愿意把自己内心的痛苦裸露在血红的落日下 —— 而只是基于她对生命美的理解和责任。
   
     柳容对于女权主义者有一种天生的厌倦。在她看来,女权运动已经被一群心理有问题的人引入了歧途 —— 女权运动野性勃勃地奔走呼号,目的只是为了让女人男性化,并以此作为女人踏上高贵命运之旅的前提。她觉得,那只会令女人变成不男不女的泼妇,并伤害女性的天然之美;而丑化生命者不属于真理,或者如果真理和正义要以丑化生命为代价,她宁肯爱恋美丽的谬误和灿烂的邪恶。
   
     “ 让岩石更象岩石,让花朵更象花朵 —— 让男人和女人都按照其天性趋向极致;女性的荣耀不在于男性化,而在于更女性,就如同男子的荣耀不在于女性化,而在于英雄。这才是刻在金色日球上的生命美的原则。 ” 很小的时候,这个信念便如同温暖的春风飘入她宽松的睡裙一样自然地进入她明澈的意识。在她的心目中,狂放的野性,血淋淋的呼嗥,那是属于雄性的生动,而女人疯狂的激情应当如漫天飞雪无声地飘落;女人炽烈的痛苦应当如枯红的落叶随金色的秋风飘飞。
   
     英雄是柳容生命的图腾,附丽于她生命间的流光溢彩的美色则是她生命中残存的唯一意义。既然心灵无法由于英雄男儿的爱恋成为丰饶的诗意,意义便只能栖息于容颜之美间 —— 那在炽烈的痛苦之巅招摇的美色,以妖娆万端的魅力,证明着她对于英雄的迷恋的真诚,证明着她超越现实的人性之梦的真诚。而真诚于现实的人往往是卑贱的;真诚于理想之梦的心灵才可能高贵,才可能与形而上的意义一致。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北京出现了许多灯光富于梦幻色彩的咖啡屋,那是温柔而又有些忧郁的梦幻。在遍布于这座古都的咖啡屋中演唱,便是柳容为自己选定的职业。她同另一个女孩构成的演唱组合叫作 “ 燃烧的寒冰 ”——“ 寒冰 ” 象征绝望,而 “ 燃烧 ” 则意味着,属于她们的 “ 绝望 ” 有一个自我焚烧的灵魂。
   
     柳容一年前刚从北京大学哲学院获得哲学学士学位;她的父亲是北大法学院西方法律思想史专业的博士导师。她命运的这两个背景都决定她本来不应当选择咖啡屋中的歌手作为自己的职业 —— 哲学真理要求沉静、纯洁的思想,歌手的生涯却往往充满纷乱、破碎的激情;象火鸡一样虚荣的当代中国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则大都把咖啡屋歌手视为地位略高于妓女的下贱族类。
   
     但是,柳容挣脱命运背景的枷锁,作出了自己的抉择。这种选择赋予她动荡着报复快感的自由情怀 —— 向人和知识的堕落报复。父亲给了她生命的机会,然而,她对于生命的厌恶也正是直接来源于父亲。柳容父亲最初的名字叫柳有禄,一个赤裸裸体现城市贱民阶层发财欲望的极为普通的名字。 “ 文化大革命 ” 时期,为了更适于在毛泽东点燃的政治狂热气氛下生存,他改名为柳铁锤,意思是要作毛泽东思想的铁锤,砸碎一切 “ 阶级敌人的狗头 ” 。凭着小动物式的机敏的生存本能,柳铁锤幸运地被当局选定为 “ 工农兵学员 ” ,进入北京大学深造。
   
     毛泽东死后, “ 文化大革命 ” 时期受到摧残的毛泽东的政敌,以纯熟的政治策略,击败了毛泽东夫人的势力,重新崛起。绝大多数普通人还根本不理解这种政治变动意味着什么,柳铁锤却清醒地认识到,毛泽东时代,以及与那个时代相连的幸运都结束了。于是,他将自己的名字改成柳如絮 —— 这个名字隐含着可以象柳絮一样随命运之风任意飘拂的意思。同时他开始拼命学习英语。经过两年的努力,付出满头兽毛一样粗硬的黑发几乎完全脱光的代价,他终于可以结结巴巴地同外国人对话了。不久,他对时代变化的预感就以同他的命运直接相关的方式显现出来。 “ 工农兵学员 ” 这个曾被视为时代骄子的高贵的称号,现在又被看作无知愚昧的象征,而且那象征中还有一丝卑陋的小政客的气息。许多 “ 工农兵学员 ” 都只能黯然神伤地注视过去,并倒退着走向未来。可是,柳如絮却又一次成为幸运儿。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对外开放政策,使他获得了被派往美国哈佛大学学习的机会。他之所以能被选中,并不是由于具备出类拔萃的智商,而只是因为他用满头黑发换来的英语技能。当时,在毛泽东长期的闭关锁国政策之后,能够较为熟练地运用英语的人很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