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回归荒凉-袁冰(四) ]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荒凉-袁冰(四)


    
     时间:公元1998年4月
   
     柳容正准备最终看清一个偷去她贞操的男人的心 —— 看那颗心上是否还有几许雄性的优美。

   
     柳如絮现在指导的博士生总共有五个。去年柳如絮在五十岁生日时讲过那番话后,柳容对于刘逸云和华荣已经只有厌恶之意了。还有两个女博士生,柳容同她们也几乎没有任何交往。仿佛只有最缺乏魅力的女人才会将青春年华都耗费在枯燥乏味的阅读中。而女博士故作严肃的呆板神情和憔悴冷漠的眼睛给人以她们的心早已干枯了的感觉。柳容暗自想,让女人读博士课程就象让她们服苦役一样不人道,而 “ 女博士 ” 这个飘散出枯萎气息的概念,乃是双向的侮辱 —— 既侮辱了女性风韵天成的美色,又侮辱了应当与美一致的知识。
   
     柳如絮另外一个博士生叫贾建成。他举止儒雅,脸上的皮肤光滑洁白得近乎女性;听别人说话时总模仿白人绅士,不时从鼻腔里发出轻柔的 “ 嗯哼 ” 声,以示对说话者的理解。只看外表,人们很难相信他出身湖北一个极为贫穷的农民家庭。不过,柳容觉得,贫贱的出身却可能使贾建成保持纯净,因为,他既没有能力象刘逸云那样用腐败的权力弄脏自己,也没有条件如华荣那样用金钱弄脏自己。
   
     柳容还发现,贾建成的傲慢也与别人不同。几乎所有的博士生都无一例外地显现出傲慢 —— 他们接近知识峰巅之后,至少是在名义上接近,还没有领略知识的高贵,却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傲慢的理由。华荣的傲慢粗俗而炫耀,象一头戴者金冠的野猪在昂视阔步;刘逸云的傲慢情调暧昧但却锐利,如同在厚厚的毛玻璃后面隐隐闪烁的刀锋;至于那两个女博士生则总是傲慢地抬着黄白色的脸走路,似乎是老处女在向太阳展现她们干枯的纯洁。贾建成与别人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傲慢似乎有几许诗意,那傲慢就象苍白的雪残留在枯黄的茅草萧瑟摇曳的山坡上,给人以悲凉的情韵。
   
     “ 知识就是美德 ”—— 柳容是在十四岁时偶然从一本书上看到苏格拉底这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在最初的瞬间,她那向往高尚意境的心灵就被这句话深深感动了,那类似于美少年灿烂的神韵在片刻的注视中就可以赢得她纯洁的迷恋。那种迷恋高于逻辑的论证和理性的说服,而只是对于直觉的精神魅力的感动。然而,生活却以她父亲的名义向她证明,苏格拉底是错的。知识并不能美化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相反,知识成为丑化生命的力量,知识的生命载体的普遍卑鄙,既是对知识的侮辱,也是对知识与美德一致的信念的否定。
   
     十四岁少女的信念纯洁而痴迷,它常常会在人的心灵上刻下终生的向往。父亲人格对知识与丑陋共存的论证,使柳容痛苦,却不能让她真正放弃对知识的信念 —— 现实越是侮辱那个信念,柳容便越炽烈地希望在生活中找那个信念的象征,哪怕象征是孤独的。
   
     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后上第一节专业课时,教授说的第一句话是: “ 哲人都是关心灵魂和热爱思想的人。 ” 当时,柳容就认为,对于她,教授的话只有一半是正确的。她确实从小就有关心灵魂的天性,但很难讲她热爱思想。事实上,她对灵魂的关心更多的表现为诗意的方式,而不是哲学的方式。因此,尽管四年正规的哲学理性训练,使她的意识具有了一些哲学思辨的风格,而她的心却仍然属于诗意。正是基于对贾建成骄傲神情的诗意理解,柳容才决定开始探索 —— 探索他的灵魂是否是知识与美德一致的信念栖息的洞穴。
   
     有一段时间,柳容每周至少有两次约贾建成到灯光如凋残的晚霞一样暗红的小酒吧,去谈论与灵魂和知识有关的问题。她遗憾地发现贾建成竟然不喝酒。在女性意识的嫣红晨光刚从她生命的天际呈现出来时,柳容就似乎完全自然地获得一种观念:酗酒的男人是女人的痛苦,不喝酒的男人则只会给女人带来无聊,而为了免于无聊的命运,她宁肯爱恋生动的痛苦。然而,现在她却把贾建成不喝酒的习惯善意地理解为知识的优雅,只不过那种善意是盲目的。
   
     每次约会都重复着同样的情景 —— 柳容不停地用纤细、秀美的手指艰难地举起巨大的玻璃杯,纵情豪饮。然后,便开始语调伤感地倾诉对人的失望,以及这种失望引发的心灵的痛苦。贾建成则坐在对面,静静地听柳容的倾诉。除了适时地用鼻子发出表示理解的 “ 嗯哼 ” 声之外,他都让自己保持沉默。柳容能从那柔软的沉默中触摸到怜悯和同情。唯独有两件小事令柳容有些不自在。一是她逼近地看到贾建成的眼眸呈现出暧昧的暗褐色,那种不洁的色调似乎将他眼睛里同情的神色都弄脏了。另一件事是贾建成总会固执地选择橙汁作他的饮料。而柳容曾希望他选草莓汁。理由在于草莓的颜色象正在用清泉沐浴的圣洁的火焰,橙汁的色泽则如同马尿。可是,贾建成偏偏喜爱沉溺于那种下贱的颜色。
   
     柳容对于酒有天赋的激情,而且那激情同肉体感觉无关,完全属于精神的范畴。她同贾建成约会时喝的酒,也是她自己配制的。她将这种酒称为 “ 柳氏鸡尾酒 ” 。
   
     进入大学后不久,柳容就从许多爱喝酒的男同学,甚至一些自称嗜酒如命的男同学那里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决不能同时喝几种不同的酒,混着喝酒很快就会醉,而且醉得极其痛苦。这反倒激起柳容配制一种混合酒的愿望。按照她的逻辑,喝酒就是为了沉醉,因此,最容易醉人的酒,就是最好的酒。
   
     为了隆重推出自己对酒的这种信念,柳容向一位来自新疆的男同学发出比试酒量的挑战。这位男同学自诩为北京大学的 “ 酒王 ” ,他的脸被西北酷烈的阳光烧成坚硬的青铜色,挺直的脖颈和披落在头颅后面粗硬、纷乱的长发,令人想起狂奔的雄马。
   
     第一美人向雄性之冠的挑战本身就是一首动人的诗。比赛这天,一间只能容纳六人住宿的学生公寓里,挤进来至少五十个人。三张双层铁床在过多人体的重压下,发出了刺耳的呻吟声。不过,宿舍中间的地板上还是留下了足够放一块方形小地毯的空间,竞赛的双方便在小地毯上相向而坐。那位男同学本来就纷乱的长发,今天故意梳成狂舞的火焰状,并定格在发胶的粘合力中。他挺直粗壮的腰身,狮腿般的双臂抱在胸前,怜悯而又傲慢地俯视着面前的对手。相形之下,柳容那骨骼纤秀的身体,就如同一只等待被雄狮利爪撕碎的小雌鹿。可是,当柳容从提包掏出两只巨大的玻璃杯摆在地毯上,并将装在水壶中的 “ 柳氏鸡尾酒 ” 倒进玻璃杯之后,那位男同学眼睛里的傲慢,以慢动作破碎为疑惑,甚至有些震惊。
   
     柳容沉迷地注视着玻璃杯中的酒,用介绍自己珍藏的宝物般神圣的语气说: “ 这是用我跑遍北京找到的几十种酒,混合在一起制成 —— 有六十二度的二锅头,有青梅煮酒,有干红葡萄酒,有俄罗斯的伏特加,有法国白兰地和美国威士忌,有日本的清酒和德国的啤酒……这里面有众多酒的灵魂在互相沉醉……噢,我还往里面撒了几片玫瑰花瓣,那代表破碎的血迹……。 ”
   
     那位自诩为 “ 酒王 ” 的男学生原来峻峭挺直的脖颈不自觉中谦卑地向前弯去,眼睛里现出敬畏的神情,变换着角度审视巨大玻璃杯中的 “ 柳氏鸡尾酒 ” 。酒液呈现出具有魔幻情调的复杂而怪诞的颜色,其中重叠着枯骨的苍白、凋残的灰黄、腐尸似的暗紫,还有混浊的墨绿,而酒液上飘着的几片撕碎的玫瑰花瓣,红得令人毛骨悚然。
   
     “ 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 我坐在动物园铁笼内同一只狼痛饮这种酒。 ” 柳容继续说着,她的声音变得哀愁了,仿佛在向什么人讲诉心灵痛苦的历程, “ 那只狼的眼睛被酒烧得象火炭一样红,它失声痛哭,在黎明前撞向铁栏杆,让铁青的头颅破碎……我配制的这种酒能唤醒狼的自由天性,它能让野狼的心在狂醉间回忆起无际的原野。噢,那只狼以悲壮的死超越了囚徒的命运 —— 是我的酒点燃了它高贵的激情……。 ”
   
     那个男学生没有被柳容的讲述所激动。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面前的巨大玻璃杯推向柳容,明确表示他不愿用这种液体同她较量。男学生语调坚硬地断言, “ 这根本不是酒,它类似于女巫配制的毒药,里面可能有蜘蛛、蜥蜴和癞蛤蟆的毒汁。 ” 不过,声音难以抑制的颤动表明了他的胆怯和羞惭。
   
     挤满人的宿舍里变得象墓地般死寂。柳容举着自己的酒杯站了起来,秀美、锐利的眼角鄙夷不屑地俯视那个男学生,声调悲凉地说: “ 你又一次证明,男人这个概念已经干枯了。 ” 她以炽烈亲吻火焰似的情态,痛苦地微微分开罂粟花色的双唇,把巨大玻璃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她撞开人群,冲出宿舍,向校园北边的郊外奔去。她要在狂烈的醉意袭来之前,奔向荒野,她只愿同峻峭的蓝天一起醉倒在人世之外的荒野间。
   
     从初中时起,柳容就开始暗中喝酒。进入北京大学之后,纵酒已经成为她生活中最生动的一部分。不过,柳容却几乎没有给任何人机会看到她的醉态。柳容饮酒的风格如同夏日的狂风骤雨般迅猛。每次狂饮之后,她都会在醉态涌现之前,躲开人的视线。她宁愿在狂醉中向野花、岩石、落日,甚至枯黄的杂草倾诉心灵的痛苦,也不愿意让人这种动物看到她的醉态。因为,她认为,酒醉之时也是心灵最真实的时刻,而人的不洁的目光不配欣赏她那被烈酒净化的滴血的真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对男人有一种极为敏感的不信任。
   
     但是,同贾建成频频约会的那一段时间里,柳容几乎每次都由于沉醉,而不得不在贾建成搀扶下,才能走出酒吧。这并不意味着柳容对贾建成的道德信任,而是贾建成那张女人一样光滑白净的脸和脸上的文雅神情,使柳容感到他甚至没有干坏事的勇气。柳容的这种感觉是错误的。她还不懂得,勇敢无畏的男儿会因为对高尚道德戒律的锋刃般的敏感,而止步于卑鄙的行为;怯懦的人则往往与道德和良知无缘,所以,他们常常会作出令人震惊的无耻行为,而且是以最下贱卑劣的方式来作。
   
     在一次酒醉醒来之后,柳容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贾建成的床上;从她如玉的双腿间涌出的血将雪白的床单染成娇艳的红色。但是,柳容却觉得她的处女之血染红的,是一片黑色的雪原。
   
     柳容想要哭,双眼却又象沙漠一样干枯而荒凉。她第一次意识到,悲痛的极致之处原来没有泪水,而只有阴冷、空虚的绝望。柳容的悲痛并不仅仅是由于贞操的丧失没有与炽烈的恋情重叠在一起,而且还是来自于一种生命哲学的意境。在这个心灵已经谎言化、物欲化的时代,她把自己富于诗意魅力和艺术灵性的身体之美,视为生命唯一实在的天赋的意义。那意义应当在激情的烈火中升华为生死不渝的爱情。可现在,她天赋的圣洁的意义却被鼠窃狗偷的方式弄脏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