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雷声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任重而道遠------論重建中華民國>>
   
   陳漢中
   拉斯維嘉斯
   

   
   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提倡“重建共和,再造統一”將近二十個年頭了,今天陳漢中還要講這個題目,只好講任重而道遠了。
   
   在中國從事民主運動的人形形色色、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可謂多如過江之鯽,為什麼我們推崇孫中山和孫中山創立、蔣中正完成統一實行憲政的中華民國?因為這個中華民國是真真正正植根於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文化傳統的現代民主國家,是比歐美各國的所謂民主憲政更先進、更合理化、更適合中華民族發展的現代民主國家。
   
   什麼是民主,民主就是對權力的限制和制衡。人們通過“一票制選舉”、“兩票制選舉”、“等額選舉”、“差額選舉”、“相對多數選舉”、“逐輪淘汰選舉”、“記名投票選舉”、“不記名投票選舉”等等方式方法信託權力,或者掠奪權力;往往出現所托非人或者權力被野心家掠奪的悲劇,類似“娶錯外遇老婆”的結局。所以,國人追求“一人一票選舉(國家)領導人”的民主訴求,只是在追求一種權力信託的方式而已,並不能解決“所托非人或者權力被野心家掠奪”的悲劇,也不能擺脫自己被愚弄、被奴役的命運。孫中山以三民主義、五權分立、地方自治建國理念創立的中華民國是當今世界最適合中華民族歷史發展的同時又能夠更妥善地對權力實行限制和制衡之國家制度,是目前最先進、最合理、最人性、最適合中華民族將來發展的國家制度。這就是陳漢中以及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數十年自始至終堅持“重建共和”、堅持“重建中華民國”的根本原因。
   
   很多人曾經預言中共這個境外反華勢力在若干年之內垮臺,“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這個外來政權在若干年內,甚至在若干個月之內被人民起義推翻,被清除。他們都是名聲顯赫的學者、德高望重的智者,而且都資料豐富、論據充分、言之鑿鑿。我從來不反對他們的樂觀主義論斷,但是,中共這個境外反華勢力之垮臺並不能保證我們就一定能夠“重建共和” 和 “重建中華民國”。很多童話故事的結尾都是男女主角經過艱難困苦的愛情長跑終於走進結婚禮堂------“從此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然而,現實生活卻是殘酷的,有一個朋友,長期做兩份工作,生了一對兒女,對丈夫相敬如賓,結婚二十多年,絕對是一位賢妻良母;沒有人知道她,也沒有人相信她竟然有時間瞞著丈夫和幾乎所有的人,堅持外遇近二十年,偷情超過三千次!她告誡我:作為一個男人,必須保持身體一級棒才能維持任重而道遠的美滿婚姻。
   
   權力這個東西就像外遇偷情對於女人那麼刺激、有吸引力,不妥善實行限制和制衡,就會泛濫成災、一發不可收拾!而權力和權力欲並不是僅僅人類社會才有,觀察一些動物種群,之中的等級分明,分工細緻,主導種群的那個等級之權力不容挑戰。不必例舉靈長類動物種群的猴王之權力,大凡有頭羊、頭狼的動物種群, 頭羊和頭狼的權力都不容挑戰。所以,權力和權力欲的存在早於人類社會的出現,是一種和性慾衝動一樣根深蒂固的屬於潛意識流的東西。
   
   我們從事孫中山式的民主運動,要在中國大陸的共產淪陷區重建中華民國,就必須正面挑戰權力和權力欲這種根深蒂固錯綜複雜的屬於潛意識流的東西。我們既要反對社會上、國家政治領域的獨裁專制,又要反對組織內部的爭權奪利,更須要警惕個人自己內心權力欲的膨脹。否則,造成獨裁專制統治的社會基礎、政治基礎、理論基礎和思想基礎沒有消除,我們很可能會脫變成比共產黨更“共產黨”的群體。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提倡“重建共和”、“重建中華民國”的確是任重而道遠。我們須要將“權力必須關進籠子”的訴求做到家喻戶曉、深入人心,達成全民共識,建立起對抗權力和權力欲的新潛意識流。
   
   權力是一種有效率的處奪。在中國大陸地區,利用這種有效率的處奪來謀取利益已經成為天經地義的生活模式,人人都駕輕就熟地運用所掌握的權力謀取額外利益,包括金錢、物質、美女、名氣和性需求。要改變人們對權力的追求、掠奪和壟斷,才能挑戰共產黨自馬克思以來近兩個世紀在全世界範圍內對權力的掠奪和壟斷;才能消除“無產階級專政”、“一切權力歸蘇維埃”、“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的荼毒,共產黨這個境外反華勢力才可能喪失在中華大地呼風喚雨為非作歹的能量。一個嶄新的、旨在能夠更妥善地對權力實行限制和制衡的中華民國,才能夠在中華大地重建成功。
   
   從民國七十一年開始,中國海外民主運動走過了漫長的三十三年艱難困苦歷程,與王炳章博士一起創辦<<中國之春>>、建立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的汪岷,已經從瀟灑翩翩的美男子變成了華髮滿頭的長者。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拓荒者們已經逐漸凋零,須要繼往開來者不斷加薪添柴。
   若干年前,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總部印發了<<加入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申請表>>和<<成立新的中國民主聯合陣線分、支部申請表>>,希望總部繼續印發這兩份表格,通過一切可能的管道散發到包括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在內的青年學生手中,吸引和吸收青年學生加入到重建中華民國的序列中來。
   
   三分之一個世紀(33年)以來,海外民運組織不斷分裂生殖,山頭林立龍蛇混雜,基本上可以分成“中華民國派” 和 “非中華民國派”兩種。中國民主聯合陣線自始至終倡導並身體力行“重建共和,再造統一”和“重建中華民國”,是旗幟鮮明的“中華民國派”。我們將一如既往地高舉“重建中華民國”的旗幟,團結“中華民國派”的其他朋友,以台兒莊大捷和古寧頭大捷來鼓勵自己,堅守中華民國的每一寸陣地,清除境外反華勢力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據點,澈底趕走盤踞在中國大陸的外來共產政權。
   
   <<關於國家制度及其他>>陳漢中10/12/2015拉斯維嘉斯
   
   汪岷發來了研討會的通知,我無法決定是否能夠參加,後來他再打電話來詢問,我還是確定不了。最終太太同意用兒子的2014年本田新車送我去拉斯維嘉斯,才能成行。
   
   今天(10/08/2015)早上跑完步,與西雅圖金秀紅通話,談論推動“請毛澤東入土為安,將周恩來拉下神壇”以及籌組<<中華民國河北省旅美同胞聯誼會>>事宜。末了,金秀紅問我,有多長時間沒“回國”?我陡然感到問題嚴重,馬上更正道:“我已經超過二十年沒有去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了。”
   
   問題為什麼嚴重?如果有人在大陸公開稱呼馬英九總統為:“中華民國現任總統馬英九博士”,大家都可以想像出問題的嚴重以及無可挽回的悲劇性後果。而陳漢中認為問題嚴重的關鍵還在於我們都中了共產黨這個境外反華勢力的荼毒、陷入了它們設置的語言陷阱,在潛移默化中成了它們的幫兇。
   
   我們是中華民國的重建者,回國,應該是回到中華民國。中共是“境外反華勢力”,而盤踞在中華民國大陸共產淪陷區的是“外來政權”。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則性認知問題,不堅定地確認這個問題,我們就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誰,正在做著什麼?我們就會迷失自己,甚至可能被境外反華勢力所利用。
   
   中共這個“境外反華勢力”最擅長行騙和偽裝自己,它們發明瞭一整套語言和文字系統,嚴密控制宣傳媒體,讓所有人都墮入它們的語言和文字系統中,在潛移默化的過程中接受它們的思維和邏輯,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被剝奪了人的屬性,讓獸性和魔心滋長,因而出現了由上世紀二十年代以來近一百年的一系列政治狂飆的浩劫。
   
   它們首先製造了“土豪劣紳”這個詞彙並且汙名化這個詞彙,然後將農村的殷實富裕人家說成是“土豪劣紳”,鼓動痞子流氓和它們一道對“土豪劣紳”燒殺搶掠姦淫。中共這個“境外反華勢力”不斷地製造和汙名化新詞彙來掩飾它們的罪行、對人民實行洗腦,包括“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蘇區”、“國統區”、“解放區”、“蔣管區”、“頑固派”等等、等等。所謂“解放”、“建立新中國”、“建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直至“一國兩制”、“法輪功邪教”統統都是藉助語言文字的洗腦工具和箝制人民思想、言行的刑具。如果我們真正從事民主運動的探索,或者進行認真的歷史研究,必須拋棄使用這些殭屍語言詞彙、徹底杜絕這一套洗腦的語言文字體系。
   
   我們從事中國民主運動--------在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重建中華民國,必須堅定、清晰地和無庸置疑地確立以下詞彙和概念: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現代民主共和國,是聯合國創始國;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和中華民族目前唯一合法政府。中共是一夥境外反華勢力,它們過去是、現在是、如果不放棄反動沒落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不放棄擁槍自重佔山為王的做法,它們將永遠是邪惡的境外反華勢力,必將遭到徹底的清除和掃蕩。現在盤踞在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的是一個外來政權,是最終被驅除、被趕走、被清算的罪惡集團。
   
   中共這夥境外反華勢力鼓吹的“一國兩制”是一個假議題,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實行兩種截然相反的制度,像一個正常人不可能同時運作兩套神經系統、同時擁有兩種遺傳密碼序列一樣。關於這一點,中共這夥境外反華勢力自己非常清楚明白,它們為了和平佔領西藏,與西藏達賴政府簽訂了和平進藏的城下之盟<<十七條協議>>,確保西藏達賴政府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利。然而,中共這夥境外反華勢力順利佔領西藏之後,斷然撕毀<<十七條協議>>,剝奪了西藏達賴政府的自治權,把維護達賴政府自治權的藏民污蔑為西藏獨立分子殘酷鎮壓屠殺。直到五十六年之後的今天,仍然沒有一絲一毫放鬆控制的跡象,繼續對維護達賴政府自治權的藏民實行殘酷鎮壓屠殺。
   
   盤踞在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的那個外來政權設定了五個擁有高度自治權的省級自治區和相當多的自治州、自治縣,然而,這些省級自治區和所有的自治州、自治縣從來沒有擁有過或者實行過真正的高度自治。現在來奢談什麼“一國兩制”、“一國多制”,是在刻意進行欺騙。
   
   盤踞在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的那個外來政權,起勁地兜售“一國兩制”,一批無恥的為虎作倀者竟肆意為之鳴鑼開道,讓我想起一個廣州移民,霸佔了別人的老婆十七年作性奴,連她每星期三次送小孩子上補習班的每次一個半小時,每週一、兩次到市場買菜的每次一小時都不放過,都要等在在附近搞車震。女方實在應付不過來了,他竟然打電話到女方工作的工廠,要女方解釋清楚為什麼不來與他搞車震。豈有此理!!
   
   據說女方回答道,你有你的老婆,我有我的老公;我憑什麼每天都要擠時間、找理由去和你搞車震?我今天不想去了,你需要什麼樣的解釋?盤踞在中國大陸共產淪陷區的那個外來政權不在自己實際控制的地區實行“一國兩制”,儘管它們承諾過人們可以實行高度自治;卻要在葡萄牙控制的澳門、大英帝國控制的香港和中華民國控制的台澎金馬推銷“一國兩制”,就像那個霸佔別人老婆的無恥廣州移民,鼓吹別人的老婆必須每天擠時間、找理由去和他搞車震作免費性奴的合理性那般無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