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穆斯林问题]
非智专栏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问题

   
   
   非智
   
    穆斯林问题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作为宗教,伊斯兰教本身就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又由于这个宗教特有的教规,凡是穆斯林家庭所生小孩,都自然就成为穆斯林,故此,随着穆斯林人数的增长,这个宗教的教徒就有膨胀之势,有可能将来超越基督教而成世界第一大教。


   
    伊斯兰教的兴起比之佛教、基督教都迟,大约在七世纪后由穆罕默德创立,有关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的故事,多数人知道,但对于这个宗教自从创始人过世后,就一直争吵不休,分成什叶和逊尼两大教派这历史知者不多。历史上这两派之间有如仇敌,一直斗了一千多年,直到今天,在中东还在相互敌视,甚至相互厮杀。
   
    最近十几年人们对于穆斯林认识最多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以及恐怖分子的暴力行为,这恐怖主义行为从2001年9月11日飞机摧毁纽约双子楼后,全世界都知道伊斯兰极端分子头目本·拉登以及他的“基地”组织。虽然在此之前,有些人闻说在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怎样夺得政权,怎样摧毁历史文物大佛雕像,怎样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教规,怎样残暴地对待非伊斯兰人,但那毕竟是在阿富汗境内,还没有威胁到阿富汗境外的人民的生活,
   “9.11”事件后,人们认识到,这恐怖主义的暴力,随时随地随处都可能发生,而且就发生在自己或亲人好友身上。“9.11”灾难,让无数家庭陷入深度痛苦中,紧接着的英国火车站爆炸,法国《查理》周刊枪杀案,澳洲悉尼咖啡店绑架事件等等,一直到最近的纽约市爆炸事件,都是伊斯兰恐怖主义极端分子所干的行为,这些恐怖主义行为,打破平民百姓日常和平安逸的生活,使得人们的生活蒙上恐怖的影子。现在,人们无论在路上散步,在火车站等火车,在单位上班,甚至休闲地在咖啡店喝咖啡,都有丧生的危险,恐怖分子已对于热爱和平的人们造成极大威胁,也因此,在民众中对伊斯兰宗教有着明显敌视,对伊斯兰恐怖主分子极为憎恨。目前,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似乎一提起穆斯林、伊斯兰,就会引起周围不少人惊异的眼光,而且,逐渐地,我们发现排斥穆斯林的人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势下,有政客提出反穆斯林的口号,必然获得一大部分人的支持。据报道,在针对是否同意Pauline Hanson 在参议院的讲话的澳洲民众调查中,竟有49%的被调查者支持Pauline Hanson的观点,意即要减少穆斯林的移民。在这个调查发布不久,有一篇文章出来,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对大量接收中东难民表示后悔,而且文章说,默克尔接收穆斯林难民的举措,将不仅毁掉德国,也将毁掉欧洲。可是,我们却在前天听到我们的总理腾博跑到联合国一口应承要接受18,750 难民,而且这还不包括前总理艾伯特一年前所公布的接收12,000中东难民在内,这个消息对澳洲人民来说,恰如重磅炸弹,这几日里,媒体议论纷纷。
   
    当然,人道的支持是应该的,对于处于危难的人伸出援助的手,也是必须的。但怎样区别真正的难民以及经济移民,怎样断定这些难民中没有恐怖主义分子,这是政府所面临的极大挑战。如果,仅为在国际上表现出“人道主义精神”,而给澳洲人民带来“恐怖主义威胁”,那么,澳洲政府的行为其实就是对澳洲人民的极端不负责任。澳洲政府首先考虑的应是澳洲人民的利益,其次再去考虑什么国际上的“人道主义”精神,如果不在完善地保护好澳洲人民的生命和生活利益前提下,引进了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分子,那么,就会像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样,不仅给德国,也给欧洲人民带来了灾难性的恐怖主义,到时,后悔已是无用。 如果伊斯兰极端分子在西方国家潜伏壮大,那么宗教的冲突和种族的冲突必然随之而发生,一旦这些宗教和种族冲突发生激烈,必殃及广大无辜,在西方包括在澳洲的亚洲人,特别是华人将会成为受害者,成为牺牲品。
   
    西方,包括澳洲的人们不是不能接收穆斯林,人们只是无法接收穆斯林的缺乏宽容性,缺乏融合性,缺乏现代精神和意识的生活方式和理念。穆斯林作为一种宗教也是一种生活习惯,一本《古兰经》不仅在精神上指导穆斯林,而且在生活上也规范穆斯林,因此,依照《古兰经》生活的穆斯林就无法或很难同非穆斯林社区相融和,即便他们一代一代地在西方或澳洲生活下来,但始终无法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宗教信仰。根据报道,多数伊斯兰极端分子曾受过西方教育,甚至有的是从小生活在西方社会的第二代穆斯林子弟,所以那些期望通过西方教育能改变穆斯林思维的人,是过于乐观。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创始人埃及的库特卜也曾留学美国,不过,留学美国后,他更憎恨美国,由此宣扬一切白人都是穆斯林的敌人的口号。这位库特卜就是本·拉登的精神领袖,也是近代一切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开山之宗师,包括目前伊斯兰国ISIS所崇尚的理论,也是从这位库特卜那儿来的,这种理论就是:恢复一切原始的穆斯林生活方式,残酷杀害一切所谓背离伊斯兰教的人。库特卜提出一个新的理论,称为“塔克费尔”,指称即便你曾是穆斯林,但只要你背叛了真主,行不义之事,那么你就是“塔克费尔”,也就在被消灭之列,他的态度就是对凡不属于伊斯兰思想范畴的东西,都要加以消灭,为此提出要进行圣战。目前,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发动所谓“圣战”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滥杀无辜,其中被杀的包括也是穆斯林的他们的兄弟姐妹,但是,当这些恐怖分子在滥杀无辜时,那些穆斯林也就成了他们眼里的“塔克费尔”。
   
    一旦,在我们生活的社区有这么几个库特卜的信徒,我们的社区就不得安宁,恐怖就存在,危险就存在。我们也知道,依照《古兰经》生活的穆斯林在生活上是很严谨的,不喝酒,不到色情地方,不吸毒,甚至不抽烟,虔诚者则以每天敬拜真主为生活目的。但由于对《古兰经》不同派别不同解释,不同穆斯林不同观念,所以,在我们生活中,自然会遇到好的穆斯林和行为不端的穆斯林,这就像我们遇到好的佛教徒和不好的佛教徒,遇到好的基督教徒和不正的基督教徒一样,是生活中难免的一部分,不过,好坏信徒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具有极端宗教思想的人,那些会成为恐怖分子的“圣战者”,也许他们是好信徒,但是他们却给人类带来灾难,而穆斯林的问题,其实即在于怎样区别极端主义的问题,区别恐怖分子的问题。
   
    我们尊敬和友善那些遵行教规、遵纪守法的穆斯林,但也要提防库特卜信徒有如本·拉登一样的穆斯林。澳洲腾博总理这次大量接收难民的行为,也许是人道主义的体现,但我们希望这种行为不会给澳洲人民带来恐怖主义以及不安宁的生活,也希望腾博在将来不会后悔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如果当腾博像默克尔一样后悔时,也许已来不及了,也许澳洲人民已蒙受了不安宁,甚至已笼罩在恐怖的生活之中。
   
   人们知道,一切的后悔都是太晚了。
   
   
   2016年9月23日
(2016/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