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非智专栏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非智
   
    移居澳洲长达二、三十年的大陆华人,无论在生活上,习惯上以及为人处事上,大多都渐渐与澳洲文化和环境相融合,这些称为“老移民”者,在澳洲生活,比之回到他们的故土更为适应。他们习惯澳洲蓝天白云,习惯澳洲鲜美食品,习惯澳洲街上干净清幽行人不多,习惯澳洲自然的山水丛林大洋景色,习惯澳洲清闲悠哉的日子。可是,在思想上,在政治意识上,有些老移民却无法融入澳洲主流社会,不能接受澳洲政治价值,他们虽然在生活上有了洋房豪车,有着高质量的生活,但由于是少数族群,没有主流社会政治意识,终日混迹华人社区,在心理上有种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伤痛感觉,即便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些人中的多数,是不把这个人类最神圣的权利放在心里,投票不投票并不重要,只要生意能继续做,只要家庭福利不受损害,选这个党或那个党,无所谓。


   
    当然,这十几、二十年来,为感恩工党政府在89年“六四”后让一大批华人留学生留下来,多数的老移民会投工党的票。不过,近些年来,随着多数华人在经济上的成功和稳定,生活上渐渐上升到澳洲中产阶层,这些老移民的一部分,已在感情上慢慢远离只会照顾“弱势群体”的工党而接近自由党,这部分较成功的老移民就自然地把票投给了自由党。
   
    澳洲自由党主要是由中产阶层组成,思想上保守,经济上倡导市场经济,在对国家经济管理上较之工党有些经验。这个党把国家的利益看得比民众重要,因此对“弱势群体”关心程度远不如工党,可以说,工党常给普罗大众带来经济福利,有着一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理念。如果说自由党是中间偏右,那么工党则是中间偏左。不过工党最大问题是党内工会势力强大,经常左右整个党,多位工党总理都是工会领袖出身,最有名的是1983年就职澳洲总理的霍克,但近年来,工党渐渐远离工会,近几届工党总理、州长多不是工会起家的。自由党来自中产阶级,故此有些傲慢,对少数族群关心不够,也不太在乎少数族群在党内的发展,工党领导由于来自基层比较多,本身就是劳工所属的党,亲近弱势群体,容易接纳少数族群,也因此,在工党内,少数族群的从政者更有机会脱颖而出,华人中最有代表的政治人物,就是曾任联邦金融部长,现为联邦上议院工党领袖的黄英贤女士。到目前为止,黄英贤还一直是华人从政的一面旗帜。
   
    在东部,有着华人背景的从政者成为州一级的议员比较多,西澳洲华人介入政坛也还是近几年的事,第一位州华人参议员戴洪晖,也是从工党走出来的,这位上一任州参议员非常低调,在华人社区中认识她的不多,一方面,她很少在华人社区露面,另一方面,她在争取华人权益方面似乎也没表现出特别政绩,也就因此不被多数华人所知道。不仅多数华人不知道不认识,就连参议院工党副领袖的Sue,在为支持这次参与竞选州参议员席位的杨帅的晚会上,还误以为如果杨帅被选上,将是西澳洲第一个华人参议员。戴洪晖没有在华人中有什么竞选举动,悄悄被选上,得力于工党党内对她的支持,不管怎么说,戴洪晖成为参议员,也是华人在西澳从政的第一人,是华人的骄傲,无可置疑,在西澳洲历史上将被载入史册。
   
    华人从政比之经商更不容易,成功机会更少。在澳洲,经过个人努力奋斗,在商业上有能力有成就的不少,但真正步入政坛而成功地成为举足轻重的政治家屈指可数,数来数去,也只有黄英贤。黄英贤能言善辩,为人机智,能成为一个杰出的政治人物,不仅在于她过人的智慧,更在于她的人品人格为选民所认可。经商是你自己的事,有钱有财富也是你个人的事,但从政则是为了大家,必须奉献和做出牺牲。如果华人中有更多的精英出来从政,则将有益于提升华人社区的影响。一旦有更多的华人在州或联邦从政,不仅为华人,更多地为澳洲选民办事,那么,华人就有更多说话的权利,有立法建议的权利,有参政的权利,而有了这参政的权利,才是人最高权利。
   
    华人要获得这种权利并不容易,首先要有愿意站出来的华人精英,而这华人精英一要有热心从政之志,二要具有愿意牺牲奉献之心,三要有高尚的人品人格。崇高的人品人格尤为重要,如果在这方面稍有瑕疵,就有可能不被选民所接受,我们也知道,许多有才能,有奉献之心的政治人物,最后的失败就在于他们的人品人格上。目前参与州一级议员竞选的二位华人候选人杨帅和陈丽丽,都是律师,在事业上都有成就,都热心政治,都是市政委员,也都有为选民和华人做出奉献之心,他们都有着令人羡慕的人品人格,故也因此,都能成功地从他们的党内脱颖而出。
   
    我所熟悉和交往多年的杨帅,最令我欣赏的是他的人品人格,他为人谦和,富有正义感。杨帅的政治能量极为充沛,政治能力强,看问题的观点也相当敏锐。他虽然没有参与许多华人社团活动,也罕见他参加活动的照片在华人报上刊登,但他在党内在民间,经常对澳洲社会所出现的对少数族群歧视不公的行为做法发声,提出批评,并倡议对这些做法进行抵制,呼吁对不完善法律作出修正。他提出的“我们不仅仅是为我们现在争取权利,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争取美好的未来”的政治观点,我极为赞同。我们移民这里,我们的子孙将繁衍生活在这里,我们跨越了两个国度两种文化,而我们的子孙将仅认这个国度这个文化,澳洲才是我们子孙的家,才是他们的未来,我们现在所争取所奋斗得来的权利,就为给他们有个像美国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所希望给他的子孙后代的未来。没有马丁·路德·金的努力和牺牲,也就不会有奥巴马成为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的今天。我们现在有可能争取的是议员、部长,但我们希望将来我们的子孙争取的是总督、总理。
   
    所以,华人要走出来,要鼓励和支持更多的华人从政,要有更多的华人议员出现,华人要更多地参政议政,这不仅仅是为生活在现在的我们第一代移民谋利,更是为将来生活在澳洲的我们子孙后代谋幸福,我想,这就是华人从政的意义吧。
   
   2016年11月8日
(2016/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