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独往独来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专访刘文辉胞弟刘文忠(三)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11,12)
   *专访反“文革”被公开枪杀的第一人刘文辉同案幸存者、刘文辉胞弟刘文忠(三)*
   今年5月16日是中共中央1966年发出《 五.一六 通知》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 五十周年。
   五十年前,在《五.一六通知》之后,中共中央又于1966年8月8日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 “十六条”。此后不久,上海青年技术工人、1957年曾被打成“右派”的刘文辉先生写出小册子和传单,明确反对“文革”、反对“ 十六条”、反对专制暴政。他于当年11月26日被逮捕,于四个月后的第二年3月23日被以“反革命罪”执行死刑枪杀。
    刘文辉是目前所知因为反“文革”被公开枪杀的第一人。在今天的节目里请继续收听长篇专访与刘文辉同案的幸存者刘文辉的胞弟、现在上海的刘文忠先生。今天播出的是第三辑: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刘文忠:陆洪恩——上海交响乐团指挥。毕业于天主教学校徐家汇公学、上海音专*
    刘文忠:“这13年当中,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是监狱的磨难,等于读了一个共产党的监狱大学。
    因为我是个政治犯,特别是在第一看守所的四年多,基本上都是跟一些政治犯……而且是重要的政治犯呆在一起。因为大陆的政治犯当中有一句话‘北有秦城监狱,南有上海第一看守所’。华东地区重大的政治犯基本上都在第一看守所。所以我19岁进去就在第一看守所,两次(共)四年多里接触了很多政治犯。
    比方说难友陆洪恩先生,是上海交响乐团的总指挥,当时我(按序号)的‘座’在他旁边。陆洪恩比我早进来,他是1966年5月份进去,因为批‘三家村’时,他当时是保护性的拘留,但是他进去以后并非如此。
    1967年、1968年时,革命组织随便什么人把他们从监狱里拉出来批斗,每一次批斗打得很厉害。特别是像陆洪恩……我碰到的这些人,用共产党的话就是‘顽固不化’,用我们内部的话,他们是真正像信教的人一样,已经做了最大的准备,学耶稣一样。像陆洪恩,他是个天主教教徒,他的父母是天主教徒,他从小就在徐汇公学……是徐家汇一个天主教学校,毕业后……1949年以前,他进了一个上海音乐专科学校,当时上海没有音乐大学,就是上海音专,他是第一届,大概是最早毕业的。”
   
   *刘文忠:与陆洪恩同监邻座,他戴铐我服侍他,他给狱友讲音乐,我们感情非常深厚*
    主持人:“你们最初见面是什么时候?”
    刘文忠: “1967年大概是1月份。他49岁,我19岁。我跟陆洪恩的‘座’安排在一起。他是‘1座’我是‘2座’。没有床,是地板。同监十四个人,住了一圈。晚上睡觉时把铺位推下来,也是紧挨着睡。他在受刑罚时,比方铐子铐了很长时间,都是我在照顾他。所以私下交流比较容易。
    这两年中,不夸张的说,他三分之一时间是受罚的。也就是戴铐子,不是前铐就是后靠,他吃饭睡觉或是大小便都要我服侍他。那时我是个小兄弟,我帮他是应该的,再说我从他身上也接受了很多知识。他年纪大、经历的世面比较多。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当时不懂音乐,他一个一个告诉我们西方一些音乐大师……特别是像贝多芬的故事啦,或者西方的……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或者俄罗斯……苏联他当时也谈……芭蕾舞……在专业方面谈的比较多。他告诉我不少事,所以我们的感情非常深厚。”
   
   *刘文忠:陆洪恩的妻子与儿子。他托付我将来有机会找到他的儿子,告知他怎样死去*
    刘文忠:“所以他到最后临死时,还会托付我做一件事。他说‘小兄弟,你已经服侍了我两年,我非常感谢你。我的命运我自己有数,我走了以后,你帮我……有机会时完成两件事。一是找到我的独子’,这个儿子实际上不是他亲生的,是他领养的。叫陆于伟。
    他进去时,儿子16岁。1966年5月他进来,儿子8月份就被发配到新疆。他从审讯他的人那里知道,儿子到新疆去了。他告诉我‘你以后如果有机会出去的话,找到我的儿子,告诉我儿子他的父亲在里面是怎么样死掉的。
    陆洪恩的老婆姓胡,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她是红色家庭出身,一个哥哥是共产党高干,南开大学校长。
   
    在我们里面,离婚是很普通的事情。每个有家庭的人,在判决以前他最要过的一件事就是先离婚。这是审讯员……就是监狱里唯一能够帮犯人做的一件所谓‘人道’的事情。就是……你被判刑以后,要株连九族,特别是你的子女、你的爱人,所以在你被判刑以前,审讯员都会给你一次机会,就是‘要是你跟你的妻子离婚,你的子女就不会受到你的株连’。据他当时告诉我,他两次向审讯员提出离婚,但是都没有答应。是审讯员不答应,还是他老婆不答应,这个我没有具体研究。
    但是我(后来)听他的儿子告诉我,‘母亲跟父亲感情不怎么好,特别是他进去以后,母亲始终想不通,受他的株连,母亲后来被迫害也死得比较惨’。”
   
   *刘文忠:托付我到贝多芬墓前,告之中国学生陆洪恩是唱着他的交响曲去死的*
    刘文忠:“ 陆洪恩要我完成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的儿子,告诉他父亲是怎么死在里边的。第二件事,叫我‘有朝一日你能够出国时,你帮我到奥地利,到贝多芬大师墓的雕塑像前,给我去献个花’。因为他遗憾的一件事就是他曾经有个机会可以出逃的,是在‘文革’以前时他曾经带团到奥地利去参加……苏联还是哪一个……音乐的交响……”
   
    主持人:“是哪一年您记得吗?”
    刘文忠:“我估计是在六几年时,记得是类似国际性的一个交流什么的,当时他没有在欧洲出逃,他一生的愿望……他最尊敬的就是奥地利的一些音乐家,特别是贝多芬,因为贝多芬的这些交响乐,特别是宗教当中的一些曲子,他老是在监狱里念。
    所以他告诉我说‘你如果能去的话,代我还一个愿,告诉他们(这些音乐家),曾经崇拜他们的一个中国的学生,就是唱着他的一个灵魂交响曲去死的’就是这样的意思。”
   
   *刘文忠:帮助陆洪恩达成了他这两个心愿*
    主持人:“他这两个的愿望,后来您都帮他达成了吗?”
    刘文忠:“对,对。第一个愿望帮他达成,一个人帮了忙,就是王友琴,你知道的,她看到我的一本书。她这些年记录受难者,把陆洪恩事情写上去时,说陆洪恩是发精神病(被杀)死掉的,就是说共产党不应该杀一个发精神病的、搞音乐的交响乐指挥。后来她看我的书,非常吃惊,知道陆洪恩发精神病,是季节性的精神病,不是在死的时候发精神病。他在死的时候非常正常。临死时发表的讲话,完全是个有作为、有良知的了不起的人物。
    王友琴告诉我陆洪恩的儿子的情况,我才通过她找到了他。”
   
    主持人:“到贝多芬大师雕像前献花的事情怎么样?”
    刘文忠:“对,对。我经商时出国的时候,应该是在2002年吧,我帮他完成了这件事。我到奥地利去时,帮他还愿,我也写了一篇东西。”
   
    主持人:“到贝多芬大师雕像前鲜花时您讲了什么话没有?做了什么?”
    刘文忠:“当然了,我把老陆对我私下讲的一些他的心里的话在贝多芬大师的雕像前我也讲讲,同时我也告诉了他们,陆洪恩临死的时候是怎么样哼着他们最欣赏的《庄严的弥撒》……是贝多芬写的……他临死时就哼着这样的调子走出去。”
    (插播:贝多芬《庄严的弥撒》选段)
   
   *刘文忠:关于陆洪恩,中国当局有另一种说法*
    刘文忠:“陆洪恩的事情在国内实际上引起了很大轰动,我写陆洪恩这一段故事,自己都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轰动。因为中国的很多知识分子老是被海内外羞辱,认为知识分子缺乏良知,特别是在‘文革’的时候都得了软骨病。在邓小平的时候,被人民币塞满了嘴,所以很多知识分子活得弯曲。
    当我写陆洪恩事迹时,引起中国大陆很多知识分子的强烈愿望,他们把陆洪恩的事情帮我在宣传方面起了巨大的作用。”
   
    然而关于陆洪恩,当局有另一种说法。
    刘文忠: “有关部门来找过我,他们说,他们已经为陆洪恩平反了,正名了,上海市文化局、上海市交响乐团为陆洪恩做了一个规模非常大的追悼会,甚至北京的文化部什么什么领导都出席了……
    他们看了我的书,说我写的跟他们宣传的陆洪恩是截然不同的。他们宣传的陆洪恩是‘他听党的话,跟党走,被四人帮所迫害。但是他的一生给中国的交响乐……’什么什么的……
    我书上写的东西他们感到是‘负能量’的,把陆洪恩这个人好像扭曲了,为这个事情也来找过我。我对他们的解释非常清楚——我是实事求讲真话,陆洪恩的档案都在你们手里。我如果有半点说错,你们可以把他的档案公开出来,他的档案能够说明一切。再说当时陆洪恩在监狱里,不是我一个人在跟他蹲在一起,有十几个人。除了有些人死掉之外,还有些人在国外,还有些人在国内,他们也知道的。侭管他们知道不敢像我这样写出来,但是他都能够认证我讲的是真话。”
   
   *刘文忠:希特勒杀人再多,也不会杀柏林交响乐团的犹太人指挥和音乐家*
    主持人:“您怎么认识的陆洪恩的?其中有哪些您印象最深的,他为什么被枪杀?您所认识的陆洪恩……”
    刘文忠:“为什么在判决最后说他精神病呢,陆洪恩在监狱里他犯的最主要的‘罪行’就是攻击毛泽东。因为我们在里边时,他每次出去被批斗,回来时都被打得鼻青脸肿。
    他攻击最多的一个人就是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因为他对江青非常恨,他认为他的所有追求的音乐、中国的文化都被这个巫婆——毛泽东的夫人江青所糟蹋了。他认为他一生所贡献的……对上海交响乐团这所谓‘毒草’,都被江青的所谓‘八个样板戏’所否定。所以他讲到江青……他在监狱里经常骂江青是巫婆。
    他在监狱里做的一个最大的要命的事情,是看到毛巾就用牙咬,看到红色的东西都要咬。晚上睡觉时,他是戴着手铐的。他睡不着觉,经常要我把毛巾放在他的嘴里,他咬着毛巾才能睡觉。当时这个动作,叫‘防扩散言行’,什么呢?‘毛巾’就是毛泽东的‘毛’。监狱里面检举揭发‘他恨毛泽东,咬毛巾’,所以当时审讯员判他时说‘出于对毛泽东的仇恨’当然还有其它,有的时候受到虐待被打骂的时候,他会非常冲动,他会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