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藏人主张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刘汉城:《用中国的古籍和公文探讨对西藏和中国的关系—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最后部分
   十一月 26, 2016
   【西藏之声2016年11月26日报道】今年4月“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 于台湾举行。香港的刘汉城教授发表了专题报告-“西藏与中国的从属关系是否存在”。西藏之声已陆续整理播出了五节演讲内容:
   
   第一部分,刘汉城教授解释了厘清西藏问题的重要性,并做了一些背景介绍,提出中共欲统一西藏,与日本当时欲侵占中国的说辞非常相似,以及当时中共赞扬松岗环揭发日军行为,却不准中国民众做同样的事情等矛盾之处。


   
   第二部分,刘教授对比了中共体制内学者谭其襄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以及清朝所敕修的《明史》,表示虽然中共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标明西藏为明朝领土,然而清朝时敕修的《明史》,并没有将西藏画入明朝的领土内。
   
   第三部分,刘教授解析了明朝本身对明朝领土的说法,并以《大明一统志》来进一步推翻中共所谓“西藏为明朝领土”的说法。
   
   第四部分,他用明朝的类书以及清朝所修的《明史》事例,来证明西藏并非明朝的领土。
   
   第五部分,刘汉城教授分析了清朝典籍《大清会典》,证明西藏1727年前并未被划入清朝领土内,并以清朝时所着的《今古地理述》来证明西藏于清朝时属于“朝贡之国” ,在第五部份的最后,他更以清朝典籍中的人口数字来证明当时人口数据并不含西藏人口。
   
   而在本台播出的最后一期的内容中,刘汉城教授进一步分析了,在中共声称的有关西藏著作中所引用的西藏人口数据,皆是来自于一本没有作者的书-《西藏志》,表示在清朝时期,政府根本没有权力获得西藏人口数据,因为当时西藏并非其所辖。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西藏志》的介绍
   
   1750年,《西藏志》这本书有两个版本,一个大陆版,大陆版讲的是匿名,另外一个台湾版,台湾版讲了一个名字出来,究竟是谁也搞不清楚,而且他前面是康熙刊本影印,可是里面有一句是讲乾隆,如果是康熙印的书怎么会有乾隆的东西出来呢?所以台湾的那个东西肯定是不对的,可是大陆版事实上也不晓得是谁写的。
   
   首先,这个书跟刚才那些书的定义是不能比的,《大明统一志》、《大清会典》都是敕修,都是有名有姓的。这种书(西藏志)我不懂是谁写的,连大陆自己也承认,不晓得是谁写的。
   
   不过里面倒是有讲了,“乾隆二年造册理番院入一统志”,可是事实上你去查一统志是没有那个数据的,这本书不晓得是怎么讲到这个,不过他就把这个数字都讲出来了,这个数字很重要,请大家注意,这个东西要请大家做一点算数才可以。
   
   这个东西是难以置信的,中国造假是造假到怎么样的一个程度,你必须要分辨,请看第二个表,《西藏志》成书大约年代,然后属于达赖喇嘛的数目、属于班禅喇嘛的数目,你有没有看到,302560、121438就是那些数目,请大家核对一下,这些数目就是《西藏志》第一行的数目,请大家核对一下,你必须要一行一行看,你才知道中国的那些西藏史料是多么的离谱。
   
   中国学者魏源着作《圣武纪》疑似不正确引用《西藏志》
   
   第二段是《圣武记》,魏源的重要性去百度可以很轻易的去核实,魏源是中共政府高度赞美的一个爱国学者。《圣武记》于中华书局出版,在差不多一百年之后,又来了一个数目,这个数字跟第一行是一样的,过了一百年之后,还是同一套数字,且这个数字,讲法也不一样了。
   
   这个是“乾隆二年造送理番院入一统志”。首先,我们去查一统志是没有西藏的数字的,已经是等于不正确,“造送理番院”,明明就是故意,等于是作弊,因为造送理番院,谁造送的?你怎么样也应该要有一个人造送,这个东西呢的讲法就不一样了,这个“据乾隆二年理番院造册”,一个是人家算了,送给理番院,这边是理番院造册的,总而言之,数字是一样的。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两百年间,《西藏志》、《圣武记》和《清史稿》皆用同一套西藏人口数据
   
   再过一百年,1920年《清史稿》,《清史稿》的体例是很严格的,正史的体例,在本国把全国的领土都要讲得很清楚,然后就把他的人口、税收都讲得很清楚的。清史稿的地理部份,没有讲西藏人口,那西藏的人口是讲在什么,列传的三百一十二,就在最后的那一卷,在清史稿的最后一卷,就把这个数字塞了进去。
   
   这什么意思,就是说这两百年来的话,从头到尾,就是用一套数字。
   
   他的来源,就是这个名字连作者都不晓得的一本、不知道从哪裡跑出来的一本书(西藏志)的一个数字就用到《清史稿》。
   
   《清史稿》在那个时候的总编辑赵尔巽编的,赵尔巽与赵尔丰两位是中国边疆问题地位最高的,他有当过四川总督。赵尔丰大家就晓得了,西藏最讨厌的一个清朝官员,后来他又当到东北的总督,然后就成为国史馆的主编。
   
   赵尔巽这样一个官吏,又是中国四川总督,这样一个地位,中国有什么西藏史料他应该很清楚,可是,到了1920年,他可以找出来的西藏人口数据,还是1750年的同一套数据,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敢把这个数据,依照中国的体例,放在中国的领土裡面,就是地理。
   
   他只能在后面塞了一个番部就摆在这边,而且塞了这些东西,都没有讲来源。
   
   别人还有讲一个来源,什么造送理番院。到了这裡的话,他只能说,统治达赖所辖多少,来源不提。中共体例在正史的话,人口一定要讲年代的,人口是每年变的,这个东西连年代也不敢讲。
   
   而且因为他是编正史,不敢胡吹,连这个什么造送理番院都不敢讲,因为这个东西没有根据的。
   
   这个代表什么?就是说连他们连跟西藏要一个人口的资料都没有,所以要在国史、在正史裡面,搞出这个东西出来。
   
   中共的史著《达赖喇嘛传》的错误百出
   
   可是这个不是最好笑的,最好笑的在什么呢?这个表头三行是在讲《西藏志》、《圣武记》和《清史稿》,第四行是《达赖喇嘛传》,《达赖喇嘛传》的原文,把他印在辑四。
   
   辑四,这个就是中共的史著了。大家如果对中国的西藏史着有认识的话,你应该晓得,达赖喇嘛传是一个很权威性的,被翻译成藏文、蒙文、英文、德文,作者牙含章是内蒙古大学的副校长,中国最有地位之一的一个藏学权威。
   
   “根据后来《圣武记》”,所以刚才为什么要讲《圣武记》,因为这个圣武记是牙含章拿来做根据,没有援引原来的《西藏志》更旧的,他援引《圣武记》。
   
   这个圣武记的那一段印在这边,达赖喇嘛传印在这边,对照一下,记载了雍正11年,西元1733年,五世达赖报理番院的数字,当时全藏属于喇嘛,属于喇嘛方面的有多少多少,属于寺庙的农奴共为十二万,其中属于班禅方面的农奴为多少。
   
   首先比一下这两段,去看这个第四行的,如果把这边的中文数字去算一下,这个第四行的数字就是跟第一行的数字一模一样。从1750年到1963年,到了中共解放西藏之后,所有的清朝的数字,两百多年来,还就是那一套数字,不同的是,把“百姓”改成了“农奴”。
   
   而且不只是这样,每户以五口计,再拿来乘一个五,所以农奴一共六十四万人,这你看多少人。
   
   中国的这些史着完全就是欺骗,就是看准这些读者不敢去查资料的,人家说是理番院造册,而且是乾隆二年,他说是“达赖喇嘛报”,看起来很权威,五世达赖喇嘛来报理番院,但去百度搜寻一下就可以证实,五世喇嘛在1733年之前已经去世了,所以这个五世达赖喇嘛是不可能在那个时候报理番院的。
   
   雍正十一年,五世达赖喇嘛是在1682年就去世的,可是他那边说1733年,这边差了五十年。
   
   他们不只说谎,而且是因为他们心理事实上很简单,中共就是这样,你只要说西藏是中国的,什么东西都没人敢反抗你。
   
   如果你去中国数据科技查的话,到今天为止,说西藏农奴数目的话,除了这个没有别的根据。
   
   中国大多数讲农奴的数字根本就不讲援引,有特别援引的事实上就是牙含章的,不只这样,坳了这个牙含章的之后,还要加盐加醋,这种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这六十四万农奴,不仅要无偿供养三十多万僧人,还要负担地方政府的各种赋税。”
(2016/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