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钱穆先生补漏]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钱穆先生补漏

   为钱穆先生补漏

   民国真正的大师屈指可数,不逾十位,钱穆先生就是其中之一。钱穆先生品学双优,《晚学盲言》作为其晚年的作品,思想更加成熟,颇多真知灼见。不过,仍有不少不够中正圆满之处。兹特从《晚学盲言》第五二章《情与欲》中挑剔一些美中不足之处予以评点,以起补苴罅漏的作用。

   钱穆说:

   “庄子兼反儒墨,盛言自然,人与物相类,无爱亦无敬,尤少言人情。但庄子实近儒。内篇七篇,《逍遥游》、《齐物论》,开宗明义。继以《养生主》,则生命当养。又继以《人间世》,则人当处世。继以《德充符》,有小德大德有德无德之辨。继以《大宗师》,大德则为世宗师。殿以《应帝王》,宗师大德乃可为帝王。则庄子思想,实亦其与儒又何异。”

   儒道两家,根源处大同大异,大同不可抹杀,大异不可混同。钱穆说“庄子实近儒”、“庄子思想实亦其与儒又何异”,将两家硬拉强配地混同起来了。儒家强调“天地之性人为贵”、“仁者爱人”、“礼主敬”,强调常道、常理和常情,庄子反儒,“盛言自然,人与物相类,无爱亦无敬,尤少言人情。”区别非常明显。

   庄子只知“道”形而上的超越性,而不知“道”无所不在的内在性;只强调宇宙生命本质之齐,而忽略宇宙生命现象之不齐。天地万物,同是乾元所现,故本质相同。但所现之象各异,万有不齐。《易经》乾卦彖辞说:“乾道变化,各正性命”, 乾道意味着世界的同一性和统一性,变化产生差异,“各正性命”意味着世界的差异性。《易经系辞上》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这就是差异性。

   《养生主》知道生命当养,但所养和所以养,皆与儒家不同。儒家八条目,归结于修身,主要是“养其大体”,明其明德,此非庄子之“养”所能及也。《人间世》,知道人当处世,但不仁不义,无敬无礼,处世方法与儒家大不同。《德充符》、《大宗师》的道德标准与五常道格格不入。《应帝王》主张听任自然、顺乎民情、行不言之教和无为而治,无异于放任自流,连“道之以政,齐之以刑”都做不到,遑论“导之以德,齐之以礼”。

   钱穆说:

   “墨子非礼非乐,以自苦为极。庄子则非礼不非乐,与惠施游濠梁之上,而言儵鱼之乐。惠施名家墨徒,与之辩。宁有人不如鱼,不知生之可乐者。庄子妻死,鼓盆而歌。此即阮籍“礼法岂为吾辈设”之义。妻死而歌,母葬而饮酒,蔑弃人间礼法则有之,非对母妻无情。《庄子》书又有《至乐》篇。治庄周道家言,无不知对外当和,对己当乐。和与乐,即皆情。”

   乐有快乐和礼乐之别。庄子不反对快乐,并特别热衷于追求人生之乐,但他反对礼乐制度,蔑弃人间礼法。妻死而歌,母葬而饮酒,严重违反人情、人道、仁性之常。纵然有情,也是扭曲、异化和极其反常的。纵然能和,与儒家“发而皆中节,谓之和”的和,天差地别。

   如果脱离社会,逃向方外,当然可以不接受世间礼法的约束。但若要过家庭、社会、政治生活,焉能如此蔑弃礼法哉。

   钱穆说:

   “庄周兼反儒墨,但于孔子前提出一老子,于尧舜前提出一黄帝,虽寓言无实,岂不仍是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之意。墨子亦言,非大禹之道不足以为墨,则仍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信好及于古人,此见人情之深厚。”

   过度美化。孔子编书自尧始,不及尧舜之前,这才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庄子“寓言无实”,就不是“述”而是“作”,任意造作,何谈信而好古。

   关于黄帝,《史记五帝本纪》说:“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

   这是典型的王道政治,与道家倡导的“无为而治”截然不同。

   至于墨子,早为孟子所严批。钱穆先生将墨子与孔子相提并论,不知置孟子于何地。墨子以夏禹否定周礼,割裂了大禹和西周的中道共同性,同时忽略了大禹政治道德和民本原则的整体。

   墨子推崇大禹,只是推崇大禹俭朴的一面。孔子说禹“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论语泰伯篇》)墨子却一味强调其俭朴和苦行,忽略了大禹致孝乎鬼神、致美乎黻冕的大方。《大禹谟》说: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俾勿坏。”

   这是大禹对舜帝讲的话。禹说:啊!帝要深念呀!帝德必须善政,政治在于养民,水火金木土谷六种生活资料必须料理,正德、利用、厚生三件大事必须调和。这九件事必须理顺,九件事理顺了付之歌唱。要用休庆规劝臣民,用威罚监理臣民,用九歌勉励臣民,使之不会败坏。”

   九功,指水火金木土谷六府和正德利用厚生三事。禹讲为政三件事,正德放在第一位,是“利用”、“厚生”的前提。正德利用厚生三合一协调运行,相辅相成。这是大禹阐述的治理国家的思想,岂是老庄和道家所能及。

   对于老庄,宋明儒辟之过严,或有不宜;五四以来抬之过高,更加不可。钱穆在这方面或亦受时风影响,忽略了老庄思想中严重的错误和流弊。

   钱穆说:

   “故西方有个人主义,又有集体主义,主要皆在权。集体主义实即个人主义的变相,则人与人自无情感可言。”

   此说不当。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对立,有正邪之别:个人主义较正,集体主义极邪。个人主义作为自由主义的哲学依据,可以导出民主制和私有制,集体主义只能导出公有制,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

   《晚学盲言》共分上中下三篇九十章。在其它章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六十五章《孟子论三圣人》中,将墨子与伊尹相比,将庄子与伯夷相比,说马列主义“其实亦即个人主义”云云,都是错误的,兹不详论。2016-11-9余东海于南宁首发儒家网http://www.rujiazg.com/

(2016/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