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这是第二次到辛庄讲学了。应明雨先生之邀任辛庄师范第二届全日制师资班《历史》教育的指导老师,六月底曾有辛庄之行,作了一个《中华历史精神》的讲座。这次讲《儒家真精神》,围绕四书和历史揭示儒家之精神和中华之命脉。从10月10日至28日连续三周,每天下午两小时共十五课。 自知许多思想观点生猛火辣,不合时宜,属于“非常异议可怪之论”,尽管明雨先生让我剖肝输胆放开来讲,开讲之前依然颇为惴惴,对学员们提了三点要求,第一是“空心化”,希望学员们暂抛成见,多听多学多问,最后以自心对是非对错作出自己的判断。

   事实很快证明我的顾虑纯属多余。我低估了这些未来老师求道、向道之心的热诚,低估了他们的是非之心、择法之眼和对正理正义的接收能力。尽管都承认我的课带去很大的观念冲击,但他们或惊而不异,或异而能悟,都能乐学好问尊师重道,让我在排惑解难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孟子所说的教育英才的快乐。本届师资班女多于男,我相信其中会有女儒生乃至女先生出现。

   明雨先生曾建议我开门纳徒,我说六十岁之前不考虑此事。弟子固须择师,师亦须择弟子,那比择友要严格慎重得多,那是要对社会、对历史也对对方负责的。但我相信,在“亲炙”过我的学员中,最可能有我德才兼高的入室高弟。

   学员们也存在一些技术性的顾虑,比如,我曾在课堂上严厉批判鲁迅。有学员就问,以后上课讲到鲁迅时怎么办?其实,思想问题解决了,技术问题不妨八仙过海。何况鲁迅正在加速倒塌并退出教科书。

   将鲁迅打下民族魂的神坛,还其去中国化、灭民族魂的思想打手的真面目,是复兴儒家、重建中华的必须。鲁迅思想大错有四:其“民族劣根性”说是对我们民族的诬蔑,其“仁义道德吃人”说是对中华道德的诋毁,其嘲孔斥儒是对中华圣贤和文化的攻击,其“吃人”说和“奴隶”说是对中华历史的无知抹黑。

   多数课时明雨先生也旁听或参与讨论,并在教学日志中记下所思所感,对东海颇多认同,所提问题亦尖锐敏感。既然主办方百无禁忌,我答起来就更一往无前毫无讳碍了。课堂仿佛无遮大会,在思想上无所遮挡、无所妨碍。具体讲学和讨论内容就不透露了。所有课程都有录像录音,是否公开,何时公开,公开多少,皆由主办方决定。

   滴水凤儿在其《儒家真精神》博文中提到:“今天下午的课,黄老师请余老师点评余秋雨,我请余老师点评周国平、王小波。他的点评切中要害,也很中肯。”滴水凤儿没有提及我如何点评,是有意为我打埋伏了。当天在课堂上和晚餐时我的点评大意如下:

   余秋雨是“花大师”,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矫揉造作。无数文人学者,前三十年被杨朔带坏了,后三十年则是被余秋雨带坏了。周国平是“哲学界的于丹”,不哲无学,浮皮潦草,妆模作样。王小波是文化二流子,不中不西,中西双昧,十三不靠,欺世盗名。胡兰成有妖气,这是明雨先生说的,我非常赞同。此人于儒佛道皆有所涉猎,但缺乏真实学问和功夫。但因为有所涉猎,故颇能惑人。

   辛庄期间,与学员们一起晨练,一起三餐,一起看电影,一起听讲座,一起谈古论今谈天说地,每天充实而快乐,精神为之一新。期间由明雨先生率领,一行四十人前往曲阜游学,参拜了孔庙孟庙。在孔墓前大家合唱了东海作词、微明谱曲的《孔子颂》,在孟庙中大家一起朗诵了刘梦芙先生的七律《读孟》。考虑到一些学员不习惯跪拜,我教了一种新式叩首礼以代替之。这种叩首礼,既表示高度尊敬又不用跪拜,男女老少师生官民咸宜,以后还可供领导人祭孔采用。 一路上,我和明雨先生为学员们讲孔孟故事,解孔孟思想,摄影大师冯刚一路追随录影,担任后勤部长的滴水凤儿,暗中为我拍摄了一组照片,神形兼备地把我“老村长”的风采传达了出来。

   期间,故人梦芙先生应明雨先生之邀前来小住两日,并作了一个诗词讲座,颇受欢迎。梦芙先生对新诗采取完全否定的态度,转述杨启宇先生的观点说“新诗非诗”,这是我不能同意的。百年来不少新诗,自有其诗意和意义,不乏兴观群怨的作用,不宜一棍子打死。百年诗史,旧诗为主,新诗为辅。

   梦芙先生诗词不愧第一流,有诗二首抒写此次相聚。《丙申晚秋應舊友余君東海之約,至北京昌平辛莊小住,識黄君明雨,談笑甚歡,感作》:

   一舊雨邀今雨,聯翩聚講堂。彌綸天地道,炳耀聖賢章。季世多憂患,吾儒豈退藏。燕山青鬱鬱,吟嘯起鸞凰。

   二小院深深巷,幽花向客明。聯床秋雨夜,把酒故人情。風骨經霜煉,艱難待玉成。知君仁本意,河海望澄清。

   其自注曰:“東海講學,述其儒家憲政綱要,以仁本主義為主體,道釋與西方自由主義為輔,融貫中西,圓成善政。”在儒家宪政课,梦芙先生听讲并阅读了萧三匝先生《当代大陆新儒家批判-----以蒋庆、康晓光、余东海、陈明、秋风为例》一文,(《文史哲》待发稿)贡献了宝贵意见。

   辛庄处处见庄心。一个小小的村庄,清静和谐而又热情洋溢;一个小小的学校,弥漫着蓬勃的朝气和庄重的大气。这里是快乐的,又是庄严的。这与明雨先生的辛劳和努力分不开。一个王朝的品质,与其创始人的品质密切相关,一个公司、一个学校也是如此。辛庄师范及“立品图书”都是明雨先生一手打造,故它们的品质与明雨先生一脉相承。

   每个人的生命成长、思想成熟、道德成就都有一个过程,对儒家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东海如此,明雨先生也不例外。他也曾沉迷过西学和佛道,逐步发现易理才是最高的理,中道才是最大的道,博学慎思,博文约礼,大本确立,乾坤定矣。特赠明雨先生嵌名联一副:

   黄中自有英豪气,风雨待明尧舜天。

   黄是中央之色,中指中庸之道。《易经》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风雨如晦,尧舜之天未名,有待于养就浩气的豪杰和明乎明德的君子共同努力去“明”之。

   由于岳家突发意外,不得不中断讲学提前离京。还有三堂课,只好先欠着了。归途得一七律《别后寄明雨兄兼怀辛庄诸师生》:

   木星初照路初开,深入心庄又一回。秋院幽幽催梦熟,燕山隐隐送青来。 博而能约君真健,浊以徐清我亦恢。中道相携天有意,开山捧日要群才。 2016-11-7余东海于南宁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