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作者:罗辉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十月初五日庚寅耶稣2016年11月4日

   【东海附言】这是我见到的东海丛书的第一篇读书心得,颇得我心,特转发共赏。东海丛书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其中《四书要义》、《春秋大义》、《大人启蒙读本》等三本已上市,欢迎旧雨新朋支持。团购电话: 13910419488 网上购买:当当网、孔夫子旧书网、淘宝(淘宝地址https://shop155566500.taobao.com)、立品图书微店(立品图书微信号:tobebooks)东海2016-11-6

   历史到底是由谁来书写?走在大街上找个人一问,他一般会回答说,“哪个赢了就哪个说了算”。如果去问那些似乎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他可能会暧昧地说:“历史是为政治服务的”。这里面有人们面对现实的痛恨和无奈,也有恶习习惯使自然的回答。然而,当人们读到文天祥《正气歌》中:“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时,没有不为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太史三兄弟和晋国太史董狐那种不畏邪恶秉笔直书的精神所赞叹。这说明人心还是不死的,良知还是永存的。只是人们见惯了暴力和欺诈横行无忌,故而使人们怀疑一切、不相信一切。不过还好,尽管人们怀疑一切,但我们还有文天祥,还有齐太史兄弟,还有董狐们。我们中国的历史,从《史记》到《明史》二十四史,中华文明史,实际就是文天祥、齐太史兄弟、董狐们写的。读者可能笑话我,你是在说疯话吧,二十四史怎么是他们写的?而我要回答却是认真的,没有错,历史是由儒家写的。余东海先生新作《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第一篇文章即是如此告诉我们——《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春秋大义》一书是余先生近年读史心得文章的选集,虽仅二十四篇又附文两篇,然无不秉着夫子“‘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之理想,重申春秋决狱之精神,为城地立心,向时代发话”(孙齐鲁先生序语)。全书篇目基本按照历史顺序编排,为我们当代人阅读中国历史扫清许多障碍,也为我们理解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解决许多重大问题。除前面笔者提到的作者告诉我们历史只有儒家才有资格、能力编写之外,主要还告诉我们:

   中国五千年文明是怎样的一个脉络?

   历史有着各个时期的盛衰兴亡,中国如此,世界各国无不如此。然而中国自晚清以后受到外国的侵略刺激,故尤其自五四以来,知识界普遍失去对本土文化信心,加上受小说、野史、戏说等影响,从而随意曲解历史,抺黑历史。莫名其妙的历史循环论调、黑暗的封建专制之说等等,不无充斥于各种正规历史书籍之中。基于如此种种,余东海先生本着儒家大义的最高精神,以为人类历史发展脉络,归根结底,是良知和恶习的斗争史,但“由于恶习深重,人类进步的道路注定无限曲折,充满艰险;”而“由于良知不灭,人类终将穿越一切艰难险阻,向着理想前进不已。”

   具体到中国五千年历史,先生以文化、文明与野蛮、黑暗二端论华夷之辨理念,辨析各代各朝主导文化、政治模式、制度架构、社会状态、物质科技的发展程度等诸方面,对各君臣品格和政治措施也做了全方位观察,从而折中一是,认为夏商周汉唐宋为中华政治之正统,元明清民(民国)为中华政治之偏统。而在《【儒家网专访之三】习近平终结了持续百年的“去中国化运动”》,余东海先生对中华历史脉络又顺俗以“中华度”概念表示其儒化(即中华化和文明化)程度。“中华文明以政治文明为核心,辅以物质文明和科技文明。我以“中华度”这个概念表示文明指数。论中华度,尧舜禹时代最高,百分之九十以上;夏商周次之,百分之八十以上;汉唐宋又次之,百分之七十以上;元明清最低,但也及格了。”

    “凡是儒化程度较高的社会,文明程度也高;凡是异端邪说占上风的时代,文明必遭破坏,野蛮必占上风,这已成为中国的历史规律。”而中国历史几千年的大发展过程,则是“从战国开始绕了一个大弯,汉朝转回来了;从民国开始绕了一个更大的弯,至今未完全转回来。”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吗?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是民间颇为流行的一种说法,就是当今许多知识分子在五四以来失去“良知”文化的培育之后,对于此一问题也是茫然;而厚黑学、狼哲学、丑化历史学说的泛滥使得一般大众更是彻底迷失。如体现在历史上,比如人们对刘邦项羽之争、外族蒙元取代宋朝、外族等满清取代明朝等历史现象,以为是流氓战胜贵族、野蛮战胜文明而称王,果然历来就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然而历史事实果是如此吗?

   本书中先生以为对历史不能简单粗暴在表面理解。如刘邦项羽之争,项羽虽出身贵族,有拔山之力、见人恭敬慈爱,实乃匹夫之勇、小仁小义。他自命霸王、坑降卒、杀子婴、弑义帝种种不道,反映的都是其实际上的狭隘残暴、嫉贤妒能、师心自用、顽固自是。“小节或有可观,大处一无可取。虽嚣张一时,莽夫加屠夫而已,非真英雄也,其败亡是必然的、迟早的事。”而刘邦虽然出身底层,不拘小节,但看其举义前放走徒卒和举义时慷慨接受众人推举为首领的担当,显示出其天性豪迈豁达,宽宏大度。加上其对儒家由轻蔑排斥到尊崇器重,其德性也产生质的飞跃,智慧也随之提高,有智有勇,知人善任,善于纳谏,乐于从善,故其胜之也宜。

    “儒家不以成败论英雄,而是以品格论英雄,以德性论英雄。德高者胜为顺淘汰,德劣者胜为逆淘汰。德高者虽败犹荣,德劣者纵成功,也是贼寇。”

   元朝取代宋朝是正统王朝的衰落期败于偏统王朝的兴盛期。元朝虽是异族统治,但经过忽必烈确立儒学为治国理念和指导思想,实现除旧布新的大转型,蒙元从而由崇力向崇德升进、文明向野蛮靠拢,从夷狄向中华进化,汉化了。而南宋到了晚期,奸臣当道,排斥正学和正人,朝廷沦为君昏臣奸、礼崩乐坏,违反了“敬天保民”的道统精神,失去中华代表性和天道合法性。

   清朝取代明朝则是偏统王朝的衰落期败于偏统王朝的兴盛期。清初入关前就尊孔尊儒,重用儒家。入关后第二个月,即祭孔,并成为定例,并尊奉四书五经为最高经典,能够以儒家为指导思想,政治为德制,制度为礼制。而明王朝本来就尊儒不够,当时李闯和残明特别恶劣腐败,人心尽失。民心思定,清朝收拾残局,重建秩序有其历史大势的必然性。

   对于历史进程的敌对双方,作者认为:“敌对双方有各种情况,并非都有正邪之别,除了一方正善一方邪恶,有的双方都邪恶,有的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正义性。按照同德度力原则,双方力量差不多,德高者胜;反过来也成立。同德度力,双方力量都有一定正义性的时候,或者说双方正邪对比不太悬殊的时候,力大者胜。”“元对宋,明对元,清对明,双方都有一定的正义性,同行度力,力大者胜。”民国取代清朝,也是如此情况。

   儒化王朝官员普遍清廉,可以以宋朝为例。

   余东海先生在《宋朝官场清廉度秦后最高》一文,通过检索史书、笔记、名人轶事诸书大量记载,并就学者根据史籍做过的统计,认为宋朝官场清廉度秦后最高。宋朝官员清廉的原因并不是如某些学者所讲的高薪养廉,而是因为受到儒家道德教化和宋朝礼制约束而形成。宋朝君王和大臣大都仁厚,大小官员们洁身自爱。在当时真正树立了以廉洁为荣、贪污为耻的官风,从朝廷到地方,从高官到小吏,上上下下清官廉吏多如牛毛,贪污乃特殊现象。宰相中象秦桧、韩侂胄等贪腐属于极个别现象。

   今人误解历史,乃是因为今人多不读、不熟历史,又深受小说、戏说的影响,故而想当然地认为古代王朝都是腐败透顶。岂不知,大凡受儒家文化指导王朝的官员们绝大多数是从儒生中选拔出来的,文化底蕴一般都非常醇厚,人格相对来说比较健全,再加上历代的政治设置都有非常严格的监管制度,因此历朝历代的官员都是以清廉为主流。儒家王朝崇尚清廉俭朴,国人对于官员奢侈的容忍度也特别低。只是到了王朝末期,腐败现象会多起来,但儒式王朝无论怎么腐败糜烂,都是有限度的,并且历代王朝那怕到了末期,也都不乏清正之士奋起而欲力挽狂澜。

   东海先生并认为,当时若有官财公开制,落实起来必毫无障碍,就像三代若是发明了民主制,实践起来顺理成章一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正解。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语出《诗经》,许多人相当然地认为中国历史上的土地完全归属于皇朝所有,甚至不少学者也针对历史不同时代对此也有这种不同程度的倾向认识。余东海先生在《儒家的土地所有制》一文中综合典籍记载和学者研究,有着自己独到见解。

   在先秦三代时期的井田制,其具有双重性:公有(国有)和私有两种性质的统一。商时公有(国有)成分偏重,周后“九夫为井”之制,私有元素增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王有是名义,取其代表含义而已。

   井田制有国有性质,与现在的国有制、公有制不同;井田制又有私有性质,“耕者有其田”,但与秦汉以后和现代西方的私有制不同的是,土地不能买卖。中国自汉唐至明清,历代王朝都是实行土地私有制,以私有为主,公有为辅。公有形式有国家和集体所有多种,如官田、学田、寺田、屯田、族田等分别属于政府、学府、寺庙、军队、家族。

   中国古代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土地私有制的法律观念,但是国民拥有着土地的实际所有权。历朝历代无论王朝怎样更替,都不影响民间土地买卖和继承,也不改变土地的私有性质。土地私有,家族沿袭,私人产权和和私产安全都获得历代礼制的保护。

   儒家不需要为清朝背黑锅

   清末以来,多数学者将清朝衰败和灭亡的原因归结儒家,东海先生认为,其实是完全搞反了。清朝末期的衰败不但不是尊儒的缘故,恰恰是因为尊儒不到位缘故。尊儒是清朝的成功和清初的兴旺的根本原因。从多尔衮开始,清朝就尊孔重用儒家,颇受儒家影响。顺治时又进一步尊儒,顺治帝不顾满清大臣的反对,倚重汉官,迅速而牢固地树立起儒家的意识形态地位,为康乾盛世打下了坚实的文化道德根基。接着康熙在位的六十一年,康熙本人幼好儒家,乐学不倦,在其治理下,清帝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幅员最辽阔、经济最富庶、人口最众多的帝国。

   但清朝毕竟是偏统政权,首先其得国太血腥,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屠杀导致清朝建国以来一直到其灭亡,汉族人反清活动就从未停止过;加上其多次大兴文字狱,以及满族主义、君本位倾向,大大地拉低了清朝的文明度和中华性。“仁义不足,故开国多杀戮,治国太狭隘,都有违儒家义理。有此两障碍在,清朝再怎么尊孔尊儒,也无法进入中华正统行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