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97)]
点滴人生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 (97)

   2016/11/12

   舊校失竊

   報載銅鑼灣加路連山道孔聖堂中學五個月內四次遭匪徒爆竊,這是我曾經服務的地方。

   那是1972年。當時我在小學教書,喜其半日休,即每天僅工作一個上午,其他時間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且,教小學也沒有什麼挑戰,不須備課,功課也不多。這種工作本來可以長期幹下去,如果我不是結婚的話。

   讀者或會問,這跟結婚有什麼關係﹖答案是小學這份工作雖然簡易,但報酬不太高,只是每月一千元。雖然我不少的同事也是拿這個薪酬養家活兒,(他們至多比我多賺二三百元而已) 但我是大學學歷,有途徑可以多賺一點。而這個途徑便是轉到中學任教。

   我在1972年暑天結了婚。結婚後,想到日後經濟負擔加重了,也想到多賺點錢改善生活,於是希望轉到中學教書。但那時不容易,因為中學不多,香港尚未推行九年義務教育。一般中學,特別是薪級等同政府薪酬的津貼中學,其職位僧多粥少,而且有空缺的話,會首先考慮有關係的人,如果是放出外面的話,則會先考慮香港大學的畢業生。(我是中文大學畢業)

   但是,雖然是困難。也要嘗試一下,否則永遠無法“出頭”。

   於是,該年夏天,我根據聘請廣告發出了多封求職信,其中只有兩所學校有回應,邀請會面。其中一所是個津貼英文中學,另一所便是孔聖堂中學了。當時,孔聖堂中學是一所私立中文中學,它聘請的是一位高年級英文教師。

   我如約前往孔聖堂會面。見我的是英文科主任何先生。他很喜歡我,在談話結束之前便已說聘請我。可是,當我問聘用條件特別是薪酬時,回答卻使我大失所望。他們只能給我月薪一千一百元,相當于我當時教半天小學的薪津。我據實以告,何先生也知道他這個薪金沒有吸引力,不過他請我考慮一下。由於我急於轉到中學教書,我告訴他,我還有一學校會見,如果不成的話,我便到他的學校服務。

   我告別的時候,我見他是有點戀戀不捨的。但沒有辦法,因為我當時亟於追求多一點的收入。數天後,我到另一所學校會面,被告知回家等候消息。隔了幾天,孔聖堂的何先生打電話給我,問我另一所學校的會面情況。我告以還在等候。這時他說,他個人還辦有一所夜英專,也在請人,如果我白天在孔聖堂任教,他晚上也可給我一個教職,月薪約二三百元,這樣日夜兩份工作,我可每月賺一千三百多,比目前多些。

   這個收入我是可以接受的,雖然是辛苦一點。而且我見他盛意拳拳,也不想再拖拉下去,於是致電另外那所學校,問有否決定。由於對方云尚在考慮中,於是我便回覆何主任接受他的建議。他大喜過望,而我也和妻子渡蜜月去了。

   其實孔聖堂對我也有吸引之處,因為它離我的住所近,只是五分鐘的步程,我可省回時間和交通費用。此外,它的校舍的位置也很好,恬靜而安寧。校園也是一流的,有操場和花園,有足夠的空間給學生活動。開課後,我發覺學校的週會經常由校長講儒家思想,也很有意思。學校校風很好,學生也純樸有禮,我喜歡在這裡任教,並想像會長期服務下去。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在這裡大概上了三星期課後,我的一個中學同學的弟弟,也是教書的,突然要去英國讀書。他向學校辭職,學校要求他介紹一個人代替,他想到了我。這真是給了我一個難題。他教的學校性質屬於私立受助,意思是學校給出的薪酬,政府額外津貼多百分之五十,即是說若學校出一千元聘請一位老師的話,政府補多五百元,即共一千五百元。這正是我朋友的月薪,比我現時日夜兩份教職的收入合起來還多。而且,這所在深水埗的學校是所英文中學,也是一個吸引我的因素,因為在中文學校教英文,始終有點被隔離的感覺。

   我於是應同學的弟弟之請,往見他學校的校長。這位陳校長似無所謂,簡短的見過我之後,便答覆我同學的弟弟說可以了。(我當時不知道這位校長有病在身。事實上,他見了我之後便住進醫院裡。我常說我只見過他三面,一次是見工,一次是往醫院探望,還有一次是在殯儀館弔唁。)

   得到了這校確鑿聘請我的消息之後,由於機會難得,我於是硬著頭皮對何主任講了,當然帶著很大的歉意。何主任倒也豁達和大度,知道很難留我。他要求我找一個人代替,於是我推薦了學弟吳昊。吳昊也有意,可惜他頭髮過長,不合傳統和保守的孔聖堂,在見過校長之後,便被拒絕了。最後孔聖堂找了另外一個人代替我。至於吳昊,沒有因此而有什麼損失。他入了無線電視做編劇,並繼續發展,成為香港一個著名的掌故家,逝世前最後的一份工作是浸會大學教授。(筆者另有一文﹕“吳昊逝世”,見本欄2013/12/16。)

   就這樣,我在孔聖堂教了一個月,便過檔到新的學校去。何主任沒有怪責我,仍然讓我在他的夜校授課,我們還經常見面。由於這一轉職,我的薪酬多了幾百元,月賺近兩千元,這是不錯的收入了。而我雖然離開了孔聖堂,有些學生,約五六人,因為要參加會考,請我給他們補習。我於是每星期六都到他們一個同學的家中去為他們義務補習,直至會考前為止。為了表示謝意,他們送了一管墨水筆給我。

   說起來,這位何主任,可說是我起初進入社會工作時的貴人。(人與人的關係真是很奇妙的,同是一個人,有人很喜歡我,有人恨我入骨。難怪有人說,人際的關係是化學性的,相拒或相融,難以捉摸。) 承他看得起我,到了第二年之後,他又請我回去孔聖堂做部份時間教師,教兩個會考班的英文。這怎樣安排呢﹖原來我在深水埗這中學是屬於高年級教師,教中五和中六英文,高年級老師有優待,別人是每週三十節課,我則只有二十四節,而且時間表給我編排得有兩個下午無課。無課便可以毋須留在學校,我便是利用這兩個下午,連星期六一個上午到孔聖堂做兼職老師的。

   這樣,我和孔聖堂的因緣連續了一年。完了之後,學校的主任(不是何主任) 對我說,下年不繼續了,也沒有說多謝,便結束了賓主關係,而似乎何主任也不在該校服務了。(我在何主任的夜校只教了一年書,第二年我便轉教政府的夜英專了,原因當然是薪酬,那是二百多元和四百多元的分別。)

   這是四十五年前的事了。我離開香港二十年,回來的時候也偶然到掃桿埔的孔聖堂中學門前逡巡一下。它外表一樣,當然是人事全非了。這裡是我正式進入工作世界的開始,也有一個非常欣賞我的人。這裡涉及的人物都已謝世了,包括年紀比我輕的吳昊、我的同學和介紹我到深水埗那所中學接他職的同學弟弟,令人嘆息。而更使人想不到的是,它引起我的注意和回憶,竟然是一宗爆竊新聞。

(2016/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