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97)]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 (97)

   2016/11/12

   舊校失竊

   報載銅鑼灣加路連山道孔聖堂中學五個月內四次遭匪徒爆竊,這是我曾經服務的地方。

   那是1972年。當時我在小學教書,喜其半日休,即每天僅工作一個上午,其他時間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且,教小學也沒有什麼挑戰,不須備課,功課也不多。這種工作本來可以長期幹下去,如果我不是結婚的話。

   讀者或會問,這跟結婚有什麼關係﹖答案是小學這份工作雖然簡易,但報酬不太高,只是每月一千元。雖然我不少的同事也是拿這個薪酬養家活兒,(他們至多比我多賺二三百元而已) 但我是大學學歷,有途徑可以多賺一點。而這個途徑便是轉到中學任教。

   我在1972年暑天結了婚。結婚後,想到日後經濟負擔加重了,也想到多賺點錢改善生活,於是希望轉到中學教書。但那時不容易,因為中學不多,香港尚未推行九年義務教育。一般中學,特別是薪級等同政府薪酬的津貼中學,其職位僧多粥少,而且有空缺的話,會首先考慮有關係的人,如果是放出外面的話,則會先考慮香港大學的畢業生。(我是中文大學畢業)

   但是,雖然是困難。也要嘗試一下,否則永遠無法“出頭”。

   於是,該年夏天,我根據聘請廣告發出了多封求職信,其中只有兩所學校有回應,邀請會面。其中一所是個津貼英文中學,另一所便是孔聖堂中學了。當時,孔聖堂中學是一所私立中文中學,它聘請的是一位高年級英文教師。

   我如約前往孔聖堂會面。見我的是英文科主任何先生。他很喜歡我,在談話結束之前便已說聘請我。可是,當我問聘用條件特別是薪酬時,回答卻使我大失所望。他們只能給我月薪一千一百元,相當于我當時教半天小學的薪津。我據實以告,何先生也知道他這個薪金沒有吸引力,不過他請我考慮一下。由於我急於轉到中學教書,我告訴他,我還有一學校會見,如果不成的話,我便到他的學校服務。

   我告別的時候,我見他是有點戀戀不捨的。但沒有辦法,因為我當時亟於追求多一點的收入。數天後,我到另一所學校會面,被告知回家等候消息。隔了幾天,孔聖堂的何先生打電話給我,問我另一所學校的會面情況。我告以還在等候。這時他說,他個人還辦有一所夜英專,也在請人,如果我白天在孔聖堂任教,他晚上也可給我一個教職,月薪約二三百元,這樣日夜兩份工作,我可每月賺一千三百多,比目前多些。

   這個收入我是可以接受的,雖然是辛苦一點。而且我見他盛意拳拳,也不想再拖拉下去,於是致電另外那所學校,問有否決定。由於對方云尚在考慮中,於是我便回覆何主任接受他的建議。他大喜過望,而我也和妻子渡蜜月去了。

   其實孔聖堂對我也有吸引之處,因為它離我的住所近,只是五分鐘的步程,我可省回時間和交通費用。此外,它的校舍的位置也很好,恬靜而安寧。校園也是一流的,有操場和花園,有足夠的空間給學生活動。開課後,我發覺學校的週會經常由校長講儒家思想,也很有意思。學校校風很好,學生也純樸有禮,我喜歡在這裡任教,並想像會長期服務下去。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在這裡大概上了三星期課後,我的一個中學同學的弟弟,也是教書的,突然要去英國讀書。他向學校辭職,學校要求他介紹一個人代替,他想到了我。這真是給了我一個難題。他教的學校性質屬於私立受助,意思是學校給出的薪酬,政府額外津貼多百分之五十,即是說若學校出一千元聘請一位老師的話,政府補多五百元,即共一千五百元。這正是我朋友的月薪,比我現時日夜兩份教職的收入合起來還多。而且,這所在深水埗的學校是所英文中學,也是一個吸引我的因素,因為在中文學校教英文,始終有點被隔離的感覺。

   我於是應同學的弟弟之請,往見他學校的校長。這位陳校長似無所謂,簡短的見過我之後,便答覆我同學的弟弟說可以了。(我當時不知道這位校長有病在身。事實上,他見了我之後便住進醫院裡。我常說我只見過他三面,一次是見工,一次是往醫院探望,還有一次是在殯儀館弔唁。)

   得到了這校確鑿聘請我的消息之後,由於機會難得,我於是硬著頭皮對何主任講了,當然帶著很大的歉意。何主任倒也豁達和大度,知道很難留我。他要求我找一個人代替,於是我推薦了學弟吳昊。吳昊也有意,可惜他頭髮過長,不合傳統和保守的孔聖堂,在見過校長之後,便被拒絕了。最後孔聖堂找了另外一個人代替我。至於吳昊,沒有因此而有什麼損失。他入了無線電視做編劇,並繼續發展,成為香港一個著名的掌故家,逝世前最後的一份工作是浸會大學教授。(筆者另有一文﹕“吳昊逝世”,見本欄2013/12/16。)

   就這樣,我在孔聖堂教了一個月,便過檔到新的學校去。何主任沒有怪責我,仍然讓我在他的夜校授課,我們還經常見面。由於這一轉職,我的薪酬多了幾百元,月賺近兩千元,這是不錯的收入了。而我雖然離開了孔聖堂,有些學生,約五六人,因為要參加會考,請我給他們補習。我於是每星期六都到他們一個同學的家中去為他們義務補習,直至會考前為止。為了表示謝意,他們送了一管墨水筆給我。

   說起來,這位何主任,可說是我起初進入社會工作時的貴人。(人與人的關係真是很奇妙的,同是一個人,有人很喜歡我,有人恨我入骨。難怪有人說,人際的關係是化學性的,相拒或相融,難以捉摸。) 承他看得起我,到了第二年之後,他又請我回去孔聖堂做部份時間教師,教兩個會考班的英文。這怎樣安排呢﹖原來我在深水埗這中學是屬於高年級教師,教中五和中六英文,高年級老師有優待,別人是每週三十節課,我則只有二十四節,而且時間表給我編排得有兩個下午無課。無課便可以毋須留在學校,我便是利用這兩個下午,連星期六一個上午到孔聖堂做兼職老師的。

   這樣,我和孔聖堂的因緣連續了一年。完了之後,學校的主任(不是何主任) 對我說,下年不繼續了,也沒有說多謝,便結束了賓主關係,而似乎何主任也不在該校服務了。(我在何主任的夜校只教了一年書,第二年我便轉教政府的夜英專了,原因當然是薪酬,那是二百多元和四百多元的分別。)

   這是四十五年前的事了。我離開香港二十年,回來的時候也偶然到掃桿埔的孔聖堂中學門前逡巡一下。它外表一樣,當然是人事全非了。這裡是我正式進入工作世界的開始,也有一個非常欣賞我的人。這裡涉及的人物都已謝世了,包括年紀比我輕的吳昊、我的同學和介紹我到深水埗那所中學接他職的同學弟弟,令人嘆息。而更使人想不到的是,它引起我的注意和回憶,竟然是一宗爆竊新聞。

(2016/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