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陈破空文集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在美國主流媒體和世界輿論一片不看好的聲浪中,特朗普高票當選美國總統,震撼了世界。國際金融市場劇烈震盪,大幅跌落。
   
   然而,在美國,股票市場卻止跌回升。大選揭曉後的次日,三大股市分別上漲256.95點、57.58點、23.70點,表明,華爾街,美國市場和美國民眾,對特朗普當選後的美國經濟滿懷信心。
   
   原本是一場角逐激烈和充滿爭議的大選,最終,以特朗普驚奇的大比分大勝而和平落幕。美國民眾的分歧,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大。因為多數州都投票支持了特朗普。這顯示,美國民眾的主流民意,是決意尋求改變。各國震動,只能說,對美國大選,全世界都看走了眼。


   
   特朗普,不僅僅擊敗了克林頓,這只是表面;他擊敗了所有的建制派,這才是實質。首先,他擊敗了共和黨的建制派;接著,他又擊敗了民主黨的建制派。而資深的傳統政治人物克林頓,不過是整個建制派的典型化身,一個形象和一個符號。
   
   把特朗普推上總統寶座的,不僅僅是美國的產業工人,潛在的,還有遍佈美國的移民,那些合法移民。這裏有一個搭車原理:憑票上車的人,看不慣那些混票上車的人(不買票而擠上車的人)。也就是說,合法移民,看不慣那些非法移民,哪怕那是他們的同類。比如,合法的中國移民,就看不慣來自福建的偷渡客。同樣道理,合法成為美國公民的拉丁裔,不見得同情那些大批偷渡而來的拉丁裔非法移民。關鍵的,還在於,合法移民已經擁有投票權;非法移民,卻沒有投票權。當克林頓和民主黨以為他們是移民的代言人時,擁有投票權的移民們,卻並不賣這個帳。
   
   至於黑人,也並沒有如民主黨所預期的那樣踴躍投票支持克林頓。原因在於,黑人的飯碗,也被移民或非法移民搶走。黑人對現狀不滿,並不亞於白人產業工人。說不定,很多黑人,悄悄投了貌似“白人至上主義者”、“種族歧視者”的特朗普的票。
   
   讓克林頓失敗的,不僅僅是她根深蒂固的建制派形象,還在於美國的政治週期。1940年以來,只有共和黨曾創造同一個政黨連續執政三個任期的唯一記錄(雷根總統兩屆任滿之後,其副總統老布希當選。)而民主黨還不曾有過連續當政三屆的記錄。克林頓要打破這個魔咒,殊非易事。
   
   作為女性,克林頓已經創造了一個歷史,那就是,她成為首位大黨女性總統候選人,但是,她未能創造另一個歷史,即,未能成為首位女性總統。如她所說,美國女性還沒有“打破那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她堅信,終有一天,有人會打破。
   
   事實上,克林頓還背負了奧巴馬的包袱。大選中,儘管有現任總統奧巴馬及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為克林頓月臺。然而,在這一風光的背後,是克林頓無法承受的奧巴馬之重。美國民眾對奧巴馬的不滿,轉移為對克林頓的不滿。克林頓由此背負了雙重的不滿。人情難卻,克林頓也別無選擇。奧巴馬,本來就欠克林頓一個人情(2008年),如今,又欠了一個,而且,可能永遠無法償還。
   
   順便說一句,如果有朝一日,美國民眾期待一位女性總統,奧巴馬夫人,口碑甚佳而頗受歡迎的米歇爾奧巴馬,或許已經是其中潛在的一位。
   
   主流媒體發佈的民調顯示,即將卸任的奧巴馬,在美國民眾中擁有高達54%的好感度。然而,就像主流媒體對這次大選民調失靈一樣,主流媒體對民眾對奧巴馬好感度的民調,也不見得有那麼靠譜。奧巴馬全面左轉的方向,強推歐洲式的社會福利政策,極大地,加重了美國的成本和負擔。
   
   特朗普當選,的確是美國大選的又一個驚奇。實際上,這是一次回歸,一次有力的回歸,對美國傳統價值的回歸。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著美國優先的修正。
   
   對美國主流媒體而言,特朗普的大勝,是意外,是爆冷。用主觀願望代替客觀分析,是美國主流媒體在這一輪大選中犯下的大錯。特朗普不僅戰勝了建制派,也戰勝了主流媒體,後者是建制派的側翼。
   
   憤怒的美國,憤怒的美國人,這是今年美國大選的氣氛。而憤怒的特朗普,就是憤怒的美國人的代言人。他大嘴無遮攔,不斷放炮,怒氣衝衝,看似粗魯無禮,恰恰就是美國工人階級牢騷的寫照。工人階級的特徵,粗糙而粗魯,特朗普,正是這樣的一個形象和一個符號。有趣的是,特朗普本人,並非工人階級 ,而是億萬富豪。這個毀譽參半的億萬富豪,一躍而為美國工人階級的代言人,正所謂:“英雄不問出處。”
   
   作為當選總統,特朗普本人,面臨巨大而複雜的挑戰。他在競選中作出了諸多承諾,包括他的百日新政,諸如廢除災難性的奧巴馬健保法案、驅逐非法移民、與中國等國重開貿易談判,等等,能否兌現?有多少能兌現?有多少不能兌現?將考驗他和選民的蜜月期能維持多長時間。換言之,美國人民將檢測,特朗普追求的,究竟只是一個總統寶座?還是他矢志改變美國的宏偉理想?
   
   (2016年11月9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1-11102016122956.html
(2016/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