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陈破空文集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推出“習核心”稱號。縱覽外國媒體和港臺媒體,充滿了這樣的描述:
    
   “‘習核心’正式確立,地位比肩毛鄧。”(美國《紐約時報》)
   “習近平成為與毛澤東和鄧小平一樣的強人領導者。”(英國《衛報》)
   “習近平核心稱號,中共中央委員會一致贊成。” (臺灣《中國時報》)


   “確立習近平在中共黨內至高無上核心地位。” (香港《蘋果日報》)
   ……
    
   然而,中國政治,遠不是外界所想像的那般簡單。這一回,外國媒體和港臺媒體就充滿簡單化的誤讀。針對這些媒體的說法,筆者不得不回應如下:
    
   習近平已經上臺四年,“習核心”封號,姍姍來遲。僅今年內,就一波三折。一月,由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帶頭喊出“要自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領導核心”,顯然來自習王陣營的授意,用“這個核心”(習核心)挑戰“那個核心”(江核心)。先後有十一個省市一把手跟進。但不久,這一口號夭折,歸於無聲無息,顯示江澤民一派反撲,習近平受挫。十月,六中全會前,已經升任天津市委書記的李鴻忠,再次喊出“黨中央的領導核心就是習近平總書記。”顯然也是來自習王陣營的授意,但無人跟進,直到六中全會後“習核心”稱號正式出爐。
    
   順便說一句,善於表現的李鴻忠,近期受到中紀委公開表彰,可謂獨一無二。此人官運看好,可能連升三級。隱約間,或已躋身為習近平潛在的接班人選之一。
    
   習近平的“核心”稱號,並非中央委員會“一致贊成”,而是威脅、妥協和交易的產物。雖然號稱“核心”,習近平距離“黨內至高無上的核心地位”,還有路程,至少,還有一步之遙,那就是,有待於人事全面換屆後的十九大。
    
   可以預見,未來一年,中南海權力鬥爭依然風急浪險。諸如王岐山能否留任、習近平是否超期延任、誰可能成為習近平接班人、哪些人“入常”(成為政治局常委)、哪些人“入局”(進入政治局)、以及,哪些人還要落馬?等等,各派必有幾番惡鬥和較量。或鬥倒政敵,或再行妥協、交易,端視習王膽略與智識。
    
   毛澤東時代,毛獨步天下,無須稱“核心”。“核心”一說,源自鄧小平。主導六四屠殺後,鄧有意退休。引退前,鄧佯稱毛是“第一代核心”,鄧自稱“第二代核心”,順便欽定江澤民為“第三代核心”。當然,筆者早就指出,鄧是冒充的“第二代”,他原本與毛同屬開國的“第一代”。鄧之所以冒充“第二代”,乃是蓄意抹煞曾擔任最高領導人的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的歷史地位,自己取而代之,或獨佔。
    
   江澤民受鄧小平欽定為“第三代核心”之後,權欲私欲膨脹,輕狂自恃,忘乎所以。以至於,當他交班給胡錦濤(鄧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時,竟拒不轉讓“核心”稱號。讓中共僅稱“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連“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都不肯說。江及其隨從的潛臺詞是,胡雖名為總書記,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簾聽政,胡遭架空十年。
    
   如今,習近平取得了“核心”稱號,意味著,“習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終於過時。但“習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剛剛超過胡錦濤,與當年的江澤民打平,遠遜毛澤東、鄧小平。
    
   “核心”者,按鄧小平的解釋,就是“能拍板”、能個人說了算。習近平能否達到這個標準?如前所述,試看十九大。
    
   至於歷史地位,習近平能否比肩毛鄧?還須再看五年、甚至十年。毛推翻一個政權,建立一個政權,自有其歷史地位;鄧顛覆毛,讓中國經濟大翻覆,自有其歷史地位。習若只是繼承毛鄧或師法毛鄧,半毛半鄧或亦毛亦鄧,政治崇毛,經濟崇鄧,則絕無可與毛鄧比肩的資本和底氣。習若要取得與毛鄧比肩的歷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鄧不曾開創、不曾走過的路,即,不同於毛鄧的第三條道路,比如,開啟中國民主化之路。
    
   以民主政治取代一黨專政,讓中國跨入文明世界,此可謂,政治上超越毛;以政治改革深化經濟改革,掃除政治體制的積弊,進而擰開經濟體制的瓶頸,此可謂,經濟上超越鄧。
    
   習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鬥爭四年,才勉強如願,證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無效。縱觀民主國家,領導人靠選舉上臺,得到人民授權,一旦當選,立即就成了領導核心,權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著通過與同僚展開權力鬥爭來謀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著跟政治老人死拚。
    
   四年時間,對民選領導人而言,專心治國理政,已幹滿一個任期。但在中國,被小圈子指定的領導人仍陷於權力鬥爭的漩渦苦苦掙扎。這證明,一黨專政日漸走入死胡同,終將潰敗。中共喉舌嘲笑美國大選,不如嘲笑自己一黨專政下的閉門惡鬥。僅此一點,就可警示習近平:若要比肩毛鄧、超越毛鄧,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別無他途。
    
   走筆至此,筆者願再次申明:客觀分析,加善意奉勸,並非有對誰抱幻想之意。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11月2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10312016104050.html
(2016/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