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作品选编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
   
   [日期:2016-11-08] 来源:公民议报 作者:蔡楚 [字体:大 中 小]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


   
   蔡楚
   

蔡楚按:杨本富大哥作为翻身农民,六十年代就对共产党的欺骗手段能有认识,当时我很吃惊。他不反对共产党,但对社会不公非常不满,可见,公道自在人心。他坚持不被共产党利用,就是一种抵抗,就是坚持作人的底线,而不沦为党的驯服工具。

   
   
   杨本富大哥离开人世已三十多年,但他的音容笑貌宛若在我眼前。特别是1971年初冬,他借一件棉衣给我过冬的情景,至今仍深藏在我的心中。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1971年冬蔡楚身穿杨大哥的棉衣于望江公园

   
   当时,我刚调到成都轴承厂做临时工不久,由于我的旧棉衣,在石油筑路处把我开除临时工队伍时已上交。而我又大而化之,认为自己年轻,可以不用棉衣过冬。一次,在望江公园茶铺外,晒太阳喝茶时,杨大哥见我只穿了一件破绒衣,问我冷不冷,我硬撑着说不冷。但一阵凛冽的江风吹来,我不禁微微颤抖。杨大哥见状,立即脱下身上穿的一件新军用棉衣,给我披上,说借给我过冬。我问他穿旧了怎么办?他笑答:没得事,可以找老战友换新的。我也不辨真伪,直到第二年春天才还给他,而且还把棉衣上烧了一个洞。杨大哥仍然说:没得事。
   
   杨大哥性情豪爽大方,黝黑的面孔,高瘦而强健的身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得出有几分功夫。我认识杨大哥在1964年。那时,我是待业青年,他家住在我家后面,临江路15号大院内。一天早上,我照例在锦江边练嗓子,他正好在一旁打拳,便招呼我跟他回家坐坐。久而久之,我知道他当时在成都铁路局做铁路公安,妻子姓曹,在新南门成都翻胎厂工作,有两个小女儿。
   
   一天午后,杨大哥把我叫到他家喝茶,我见曹大姐和他女儿都不在家,就问他有什么事。他说,铁路公安调他到成都至资阳一带铁路上值班,因此他不能经常在家,特地委托我随时到他家看看,若曹大姐需要帮忙,就请我搭把手。我一口应下,也没有多想。
   
   后来,我俩几次在新南门清和茶楼上喝茶吹牛,才知道他的经历。杨大哥,什邡县人,贫农出身。1951年参加志愿军,奔赴抗美援朝前线打美国鬼子。按他的说法,当时他家刚刚翻身分到土地,突然听说美国鬼子要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夺回他家的土地,就义愤填膺、义不容辞地参军上了朝鲜前线。1954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陆续回国时,他已在某师当师长的警卫员。后来,他1958年回国转业时,他家的土地,已先后被农村的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公有化”了。他说,农民视土地为生命,他感到受了欺骗,被利用。而且,杨大哥对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很不以为然,他说,这是扯白(瞎说),过去也从未听说四川饿死过这么多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这些过去的“最可爱的人”,现在不仅一钱不值,还落得周身都是病。
   
   杨大哥虽然转业到成都,并结婚得女,但他并不感到幸福。他说,因为他常年在铁路上值班,不能照顾家庭,因而家庭不太和睦,使他心烦意乱。而且,他在火车上听到的多是官员搞特殊化,甚至乱搞男女关系的消息,(如,成都军区原司令员黄新廷强占女歌舞演员的故事。)使他看透了这社会的不公。这就是他随时担心家庭,委托我随时到他家看看的原因。我不相信他讲的热情好客的曹大姐会看不起他,认为他有大男子气,但不便过问他的家务,只好劝他看在女儿面上,维持家庭的完整。之后他家搬到翻胎厂宿舍住,我还是常去坐坐。由于彼此之间有共同的话题,气味相投,所以成为好友。
   
   1965年8月,我调到四川石油管理局做临时工,修建资阳器材库。行前,因我没有一条耐用的长裤,杨大哥就帮我把我家的一张雕有中华民国国徽的小床抬出去卖了12元,买了些日用品,才动身去资阳县。后来想起,杨大哥无意中救了我家。文革初期,我大妹和小弟所在学校的红卫兵,都要求他俩主动申请抄家。而且,12中的红卫兵还到我家看过,若他们发现了这张小床,岂肯善罢甘休。
   
   六六年文革开始,我的早期诗歌,被同在一起做临时工的朋友,用大字报检举揭发,我被工作组勒令写坦白交代。这个消息传到成都后,突然一天,杨大哥带着两个女儿来资阳工地看我。当时,经过追查,我的两本手抄诗集和读书笔记等,在运动初期,我大妹为防本校红卫兵抄家,已提前烧毁。所以,朋友的检举揭发只能凭记忆提供只言片语,我的坦白交待,已侥幸过关。我与杨大哥和两个女儿,即步行到资阳县城去聚餐。我给他讲了,我与那位在一起做临时工的朋友,被工作组挑拨、利用而互相揭发的过程。分手时,杨大哥说,作朋友就要讲义气,要互相搊起(支持),不要互相扯皮(争论或揭短)。他还是经常去新南门口子上,修自行车的李大爷和我的老同学周国昌家坐坐,与一批成都新南门周围的朋友在“操扁挂”。(练武),要我回成都时去他家耍。
   
   六六年秋天,修建资阳器材库的成都临时工经过整编,解雇了几百人。剩下一百来人,被调到四川石油大会战的前线,荣县、威远县一带修公路、平井场,缩编成为筑路处土建队(又称成都中队)。由于会战前线离成都较远,我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但每次回家,去看望杨大哥也是不可或缺的事。一次,杨大哥告诉我,那位与我互相揭发的朋友,委托新南门的罗某找一群人收拾(殴打)我。罗来找他问是否了解此事,他告诉罗,我与那位朋友被利用,互相揭发的过程,叫罗不要过问此事,罗才从此不提这件事。他还告诉我,不要去介入文革,以免再被利用,抽时间练好自己的身体才是头等大事。六七年夏天,我从红村石油会战指挥部和处机关所在地红旗村的“抓革命”的“ 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石油系统分团筑路部队”,回到工地上“促生产”,也有听杨大哥劝告,不再被利用的原因。
   
   七零年一月初,我突然被筑路处土建队的群专队揪出来批斗,军管会和群专队命我交待与反革命组织“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的关系,说成都已寄来资料,成都市革命委员会人民保卫组掌握了此反革命组织,攻击中央文革小组的信件。我不知所措,只能避重就轻革自己的命。六月下旬,我被开除临时工队伍,八月送回成都,继续在派出所接受审查。
   
   回成都后,我与杨大哥之间的来往自然增多。此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休息或习武。他动员我也同他一样“散”(不上班),我说,你不上班有工资,我不上班吃什么?同时,他告诉我,他已调离铁路公安,被安排去守铁路上的交通要道的路口。那时,铁路上的路口是否通行,由人工拉动竹子做的标志杆来指挥。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到时间拉动标志杆。即使这样,杨大哥还是常“散”(不上班),他坚持“看透这社会”的观点,不愿意为它多出一分力。但他帮助朋友却尽心尽力,充分表现出社会“边缘人”的一冷一热。
   
   七十年代中期,杨大哥把他的小女儿送去学川戏,最终考进川剧学校,成了专业演员。他因胃痛常年病休在家,除“操扁挂”(练武)外,还学习中医的按摩术,义务为他人服务。一次,我骑自行车摔倒,伤了手指。由于临时工没有公费医疗,也是请杨大哥用他自泡的药酒给我疗伤。当时,他还津津乐道的说,找到了一种祖传秘方,今后要开一家按摩诊所。可惜他一直没有钱开办,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后来,我在新南门修自行车的李大爷家下象棋,见过杨大哥几次。他说与李大爷(管制份子)摆得拢,所以常来此聊天。由于修自行车的店铺处于路口,人来人往较多,故成为当时小道消息传播的场地。比如,成都当时流传很广的“号票歌”,我就是在那里听到的。人们常聚在一起发泄对“文革”的不满,是“文革”后期的特征之一。杨大哥是小道消息的积极传播者,他作为翻身农民,对共产党没有仇恨,但对社会不公,缺吃少穿非常不满。
   
   79年,我获平反,在轴承厂转正当了采购员。常年驻在长城钢厂催货,与杨大哥的来往就渐渐减少。
   
   1985年春天,我听说杨大哥病了,而且是胃癌,住在成都第二工人医院治疗。当时我常年出差,晚了几天才去看他。一天傍晚,在病房里见到他时,他已不能言语。他身边无人照顾,一人直躺在病床上,口大张开喘着粗气。我凑近他耳边大声说,杨大哥,我看你来了。他毫无反应,只有脸上淌满汗珠。我握住他的手,在病床边站了约十分钟,把买好的水果放在病房里,即去问护士为什么他身边无人。护士说家属轮流守护,刚才还在,现在可能回家吃饭了。
   
   我没有去杨大哥家,只听说没有几天他就去世了。杨本富大哥作为翻身农民,六十年代就对共产党的欺骗手段能有认识,当时我很吃惊。他不反对共产党,但对社会不公非常不满,可见,公道自在人心。他坚持不被共产党利用,就是一种抵抗,就是坚持作人的底线,而不沦为党的驯服工具。
   
   今天,我搜索杨本富(成都),第一项显示出成都金沙陵园殡葬服务有限公司,我欲去网上献花、点烛,但不能登录。
   
   安息吧,杨大哥。我会回成都看你。
   
   2016年6月5日初稿
   2016年11月6日定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