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槟郎文集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梁羽
   
     我望着窗外的滂沱大雨,刚刚被雨水浸湿的双脚冰冷刺骨,使我无法专心于这一堂枯燥的专业课。突然想起公选课“旅游文学”课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上了十周了,对教这门课的槟郎老师很有感想,于是我提起笔开始构思这一篇文章。
     我本想写一篇旅游散文,可是脑中闪现过一些去过的景点,却让我无从下笔,因为我发现,跟老师的旅游方式相比,我的旅游简直就是走马观花式的。在参观景点的过程中,我纯粹只是一名拍客,并没有仔细地观赏景物,也没有深入地了解其历史文化,只有朋友圈的照片和定位能证明我到此一游吧。这样想来自己也很惭愧。所以,我转念一想,其实槟郎老师的课本来就是一场无需费用、无关乎晴雨的旅行。全程你只需要带上双眼,竖起耳朵,跟上他的节奏,就可以游览南京的各大风景名胜,而且附上他本人原汁原味的诗歌创作,这何尝不是一种特别的旅行呢?这场旅行的导游,他叫李槟。


     作为一名环科院的学生,对于其他院的老师都不了解,但是选择文学院李槟老师的《旅游文学》课,并不是巧合,因为那不是我第一次见过他。第一次见李槟老师是在一次建造师考试的监考工作中。记得那一天我想提前来到考务教室等待,却发现老师已经提早到了,他没有在与其他老师交谈,而是在低着头认真地看一本书。我慢慢地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气氛安静的让我感到尴尬,但是老师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到来。依旧沉浸在书本里,过了许久,才发现我已经坐在了他的旁边,他微笑着和蔼地对我说了一句:“来了啊!”我缓缓地“嗯”了一声。
     起初我并不知道他是一名文学院的老师,但是从他的随声物品和言语谈吐中,我便能够做出准确的判断了。他像大多数大学老师一样其貌不扬,可能都专心于学术,所以对外表都是不拘小节的,他头顶着稀松的头发,戴着一副方框眼镜,当眼镜滑落到鼻翼两侧时,他会做一个推眼镜时皱眉的动作。他喜欢穿着西裤搭配一双运动休闲鞋,在穿衣品味好的人的眼里,可能觉得很突兀,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却没有那么不和谐。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在整个监考工作中,老师大多数都是亲力亲为,让我轻松了不少。闲暇之余,老师还与我进行了交谈,交谈之中他也会提到他的引以为傲的原创诗歌,那时候我也就知道了他也是一位现在诗人。
     在他的“旅游文学”课上,他会给我们播放有关景点的视频,大概地介绍一下景点,然后就会以大量的图片(大都是他自己拍摄的)来向我们展示景点的细处。每一张图片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他自己和景点的对话。对于这些景点他如数家珍,每一个景点背后的历史典故他也能娓娓道来,让我们仿佛身临其境。他有一个让我十分佩服的习惯,就是坚持写诗。每到一处景点,他都会作诗一首来记录。我觉得这是一种比拍摄实物的照片更加真切的记录方式,值得我们去学习和推广。他的诗歌就像他得为人,平淡却真切,没有过多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地炫技,就那样简简单单,字里行间却也能显露出他游览的真情实感。阅读他的诗歌就仿佛在听一位老者在侃侃而谈,让我沉浸其中。
     每一位诗人都会有解不开的心结,槟郎的第一个心结大概就是他的故乡了吧!槟郎的诗歌创作源源不断,但是故乡巢湖永远是他不会落下的主题。他曾写过《咏巢湖岠嶂山》、《巢湖骗朱德》、《巢湖赛龙舟》、《故乡的养猪》和《故乡的姥山岛》等等一系列有关故乡的诗歌。2015年11月9日他曾在《故乡的姥山岛》中这样写道:“生在湖东岸半汤镇的山村,儿时放牛岠嶂山,眺望巢湖。上中学时春游,巴士到中庙,再乘游船上岛。读诗专时,巢湖西坝口上船,三小时水路。今年十一假,由合肥到中庙,游子的圣地,三次任嫌少”。这几句平淡的诗句回忆了槟郎儿时的经历,如今人到中年的他却依旧能够清晰的记起,若不是故乡早已扎根于心底,何来的几十年后的回忆?落叶归根,槟郎的根就是那片叫半汤的小镇,岠嶂山放牛的经历大概就是他儿时最纯真快乐的回忆吧。他在《故乡的姥山岛》的结尾中这样写道:“我思念的巢湖如一只眼睛,姥山岛便是挂着相思泪的瞳仁”。槟郎几十年如一日地做一名教书匠,是什么让他在喧闹的尘世中孑然独立?大概就是他执着的那一片故土,让他不忘初心,坚守着“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平凡生活。但是夕阳西下后,是你无人能懂的“断肠人在天涯”的忧伤。
     除了让他魂牵梦萦的故乡,槟郎对于身边的事物观察也是细致入微。他在《冬天的校园》中这样写道:“又是一年的冬季,人生的再一个轮回。解溪河堤上的杨树林,校园东界的风景,看到了你的一岁一荣枯,我便感到渐老的伤悲。楼下近处的樱树林,光秃秃的凋残枝干,还在梦想春天的花海吗?光皮紫薇的新枝也枯萎;木芙蓉的杈枝将剪去,剩老根缩在土里躲寒气。那最著名的栾树路,教学楼与南食堂的必经。茂密的绿叶和红皮的果实,早已凋落得无影无踪。还有春花秋实的紫叶海棠,明年再采摘硕果的芳香。在这深冬的校园里,天阴沉沉的特别萧索。但我也看到桂树是绿的,黄杨海桐的篱栏是绿的,冬青女贞和樟树是绿的,
     而低矮的茶花灿烂地绽放。下课铃打断我的思绪,校园又充满青春的气息。我拿起讲义准备去教室,那讲台有我人生的意义。我感到冬里面有春了,多感的悲哀便突然消失。”冬天的万物凋零,春天的万物复苏,这样一年一年的周而复始,而槟郎也随着一起渐渐地老去。他珍惜是那咫尺的讲台,舍不得是他辛勤哺育的学生。他不求回报,只是在冬日的校园里独自哀伤逝去的芳华。但是他又乐观,因为他看到了桂树的绿色,黄杨海桐的篱栏的绿色,冬青女贞和樟树的绿色,让他的心境豁然开朗。他又拿起讲义,义无反顾地奔向他向往的讲台。人生的道路何尝不是如此,只要你跟着梦想走下去,熬过了冰天雪地的寒冬,迎接你的也会是阳光明媚的春天,不放弃不抛弃,冬天都已经到了,春天就不会远了。
     在槟郎的诗歌中,我还发现了他的另一个不解的情结,那就是宗教情结。槟郎的身份不仅是一个平凡的教书匠,还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他跟宗教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大学时期,他一度想遁入佛教修行,但因尘缘未了,被主持婉拒。从那以来,他再也放不下这样的心结,后来又转向中国本土的道教求索。他在《初游茅山》中写道:“以后每年的8月1日,一年一次的免费开放日,我都要到茅山朝觐。离我最近的道教圣地,可以当天回的路程,是我的麦加和耶路撒冷”。大学老师中能如此执着于宗教的还真是少见,偶尔突发奇想的想去参观的大多也不会坚持,像槟郎这样年复一年坚持的更是稀少。谈到宗教,总觉得那是一个神秘的又不可触碰的话题,但是槟郎却能够沉迷于其中,让人捉摸不透,在我心中他的形象又多了一抹神秘的色彩。槟郎继承了中国传统道家隐逸文化精神,他在《游中山竹海湖》中写过这样一句话“罢罢罢,还是浊世逍遥”,体现了道教“清静无为,反对斗争”思想对他的深刻影响。道家和道教的“返璞归真”、“清静无为”的思想在槟郎的身上践行得实实在在。
     槟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又神秘的人。在生活中,他是一位敬业的教书匠;在旅游文学的课堂上,他是一位专业的导游;在他的诗歌里,他是一个神秘而又细腻的诗人。槟郎用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生活是用双脚走出来的,大千世界是要我们用心去感受的。读万卷书还须去行万里路,这样你会有不一样的收获,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感受。
     老师的课是我大学以来的所有课中让我感觉最舒服的一门课,没有过大的压力。老师也不需要不断地以敲黑板的方式来吸引你的注意力,因为你会在不知不觉地被他讲课的内容所吸引,所以我很珍惜每一次上课的机会。
     2016-11-25
(2016/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