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文集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李文瑶
   
     槟郎,一个叫李槟的男子。
     记得在第一次课上,槟郎就在课上幽默地调侃过他自己名字:“我的名字听起来很好吃,槟郎!可生活中,我是个活的生物啊,也不好吃!槟郎是我的笔名!”也就是从那节课上,我开始默默关注这位老师,我被他谈资的韵味与话语的幽默所吸引,更欣赏他别有风趣的教学方法。我喜欢他上课时的氛围,轻松而又不失认真,严谨而又不乏诙谐。十分有幸,我能在大二选到槟郎的公选课——旅游文学。每次上这门课,我虽在课堂听课,却感觉是在各地旅游,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好不自在!


     槟郎,本是安徽巢湖人,现定居南京,有体贴的爱人和可爱的儿子。槟郎是地道的中文科班生,所以,他骨子里似乎就多了点自古文人都有的那一抹叫做“情怀”的因子。而当这些因子与“诗”相遇,碰撞中激起的绚烂火花美极了,一如槟郎的诗。然,这二者是有微妙差别的:烟火虽美,却稍纵即逝;而槟郎的诗却可经沐风雨,岿然不动,一如方山的巍峨。
     在诗中,槟郎常常以“游子”、“浪子”、“异乡人”、“方山脚下的教书匠”亦或是“小道士”等自谦。他的每一个名字都有一段别有风韵的“传说”,那关乎着诗人生命血液流淌的方向。
     在诗外,槟郎是一个真真正正,懂生活、爱生活、会生活的诗人。他用心去感受每一处他到达的地方,讲每一次出游都当成生命中的一次遇见,不为浮华,只为将生活过成诗的人。
     无论是在诗中还是在诗外,槟郎都是一个有故事的诗人。
     那个欧洲的“玫瑰诗人”里尔克曾说:“我的诗集就是我的坦白,我一生的故事。我的一生就是一场漫长的康复……孤独一如我历来的生活,甚至更甚。”这个晓庄的“方山诗人”槟郎曾说:“我喜欢写诗,虽不全是好诗(他一向谦逊),可这都是我的真实感受,写诗就是在写生活。记录的不仅仅是一次出行,更是我这一生的一次又一次的心里路程。我希望,多年后有世人能知道有个叫槟郎的方山脚下的教书匠。”
     槟郎的诗风十分奇特,虽独辟蹊径,却是有规律可寻。
     读他的诗,一遍不解其味,两遍略知一二,三遍通明达意,再读……
     总之,每读一遍槟郎的诗,你都能从他的诗句中更深刻的了解这样一个把生活过成诗的男人。他的儒雅,他诙谐,他的落落大方,他长长的诗篇,还有他深刻在骨子里的,文人通有的蓝色忧郁……
     中国这座古老的庄园,自古就有了“家国情怀”。西汉时期戴圣的《礼记•大学》中有这么一篇:“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领悟另有一番“作为”。
     他的那首《故乡的油菜花》就足以应证我在前面所提到的,他自称的“游子”、“浪子”亦或是“异乡人”了。槟郎虽如今在南京工作谋生,南京城也算得上是一座大城市了吧,可生活在城市中的槟郎却永远带着农村的尾巴。他热爱在南京的家庭,爱他的“秦淮河畔的女郎”,他的儿子,给他诗情和归宿感的方山……而这些前提的后面总少不了一个“但是”——但是,他的心中永远满满当当地装着一个回不去的故乡。
     他所怀念的故乡,安徽巢湖,很多年前就是一个有故事的小城: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其中体量最大、最具特色、最具观赏价值的,首当名胜文化。巢湖是一个区位独特的地方。在共和国的版图上,很少有哪个城市能像她这样,襟江而又拥湖。大江大湖在这里交汇,江南江北文化在这里集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她造就为江北的“鱼米之乡”,历史的烟云赋予她丰富的名胜古迹,长江巢湖之水哺育出一辈又一辈历史名人,为今天的巢湖留下了珍贵的自然和历史遗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名胜文化资源。是的,正是有了长江巢湖水的哺育,才有了这位有故事的槟郎诗人。
     “故乡的神的花朵,朗朗乾坤。在故乡的田塍边溪塘边,农田里山坡上,到处都是,小树一般亭亭玉立的苗条腰身,扇一般的叶子,天神一般的花盘。那黄色和绿色浓抹的世界,天高气爽,蓝天白云的背景,还有什么比你更诱人的伊甸园?”槟郎总是关注故乡的微小细节,那一株株向阳的葵花,在他的笔下也变得有了“人味”——那亭亭玉立有些“苗条腰身”的葵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便多了一分婀娜,添了一分可爱。故乡的葵花和油菜花,巢湖的西坝口和姥山岛都常常在槟郎的笔下出现,仿佛,槟郎不是在写诗,而是在追忆早年故乡所留给他的那一丝温暖。对于一个与诗结缘的游子,故乡——这干净而整洁的土地,滋养了槟郎一缕又一缕浓浓的思乡念乡而不得回乡的情丝。
     槟郎的旅游阅历十分丰富,他不仅留念于祖国的大好河山,他还曾去过海外,到韩国领略别有风味的异乡风情。因为中年的槟郎定居南京,所以,他对南京的每一个景点都十分熟悉,从他的诗中,我们所领略到的,不仅是他对每一处景点的描写,更能体会他对景点历史人文素养的思考与追溯。如他那首《灵谷寺的桂花》中的诗句:“一片浓香的世界,一汪金粟耀眼的海洋。特别是第一公墓大草坪中间的金陵桂花王。一株独秀,龄过百年……花如繁星,芳香四溢。而桂林石屋附近的万株桂园,目不暇接,香醉酣浓。”在字里行间,我们不难发现:槟郎,这位常以浪子自称的诗人,内心除了堆砌了满满的文墨,在他心坎最柔软的地方所流露的那一份缜密与细腻。他,有时是性情洒脱的浪子,有时又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
     多变的槟郎,多变的诗风,不变的信念。
     说到信念,或许槟郎的信念是源于他对宗教的痴迷。他常常调侃自己年轻时的疯狂:上大学的时候竟离校去了外省的寺庙——出家。他说那时的他并非看破红尘,而是单纯的想要逃避现实,寻得个耳根清净。可这些想要出家的念头和行动最终都不得而终。
     皈依佛门不得,槟郎又踏上了追寻耶稣的道路。他曾参加过基督教读经班,可结果也是不尽人意。他在那首《怀念耶稣》中说到:“我走向你,道路真理和生命,凭着无神论时代的诗神的密令。”可见,槟郎曾经信仰基督教,是因为他对爱与真理的坚守与感悟。
     皈依佛门不得,投奔耶稣又失利……后来,许是在哪个有月无风的夜晚,又许是在某个天朗气清的早晨,信仰踌躇不定的槟郎突然顿悟:我泱泱大国,土生土长的道教文化才是我的归宿吧。这或许是命中注定,又像是冥冥之中就早已有了定断。
     于是,有一天,道教向孤独无助的槟郎伸出了橄榄枝,槟郎在对方山洞玄观遗址的怀古中洞悟了天机:他的一个前生曾是“小道士”。“首先,我好像生来就有宗教情结;其次,我出过家未成功,进入基会读经班,也没找到感觉;再次,后来发现除了宗教情结,还有民族情结,而道教是唯一本土大宗教,中国文化根底”。这是我摘自槟郎的随笔《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中的一段话。是的,槟郎最终选择了道教,道教也对这个诗人温柔以待。据说方山洞玄观的住持孙敏财道长和他有交往,他邀约槟郎在那边做义工。
     槟郎,这个曾在仕途中迷了路的诗人,终在民族土产宗教中找到了归属感。
     槟郎近期的关于道教的诗歌有不少。诗作《拜谒水西门天后宫》说道:“基教伊教释教,西方西方还是西方,横行的这片土地,我寻找原乡的神庙和祭司。”可见槟郎对本土文化的珍视。诗的最后一段更是催人觉醒:“人类不能没有宗教,除非是自以为是的邪说,每种宗教都有其存在理由。但毕竟祖宗神灵的祭祀,本土唯一原创的道教,偏偏在大人们得意的打压中。有原创而不知珍惜,极端崇尚仿袭的民族,它的国格肯定变态!”每每读到此段,我似乎听到了槟郎咆哮般的呐喊——人类不能没有宗教!那般高亢而又不失风度,因为槟郎呼唤的是民族文化的觉醒,是对本土宗教的坚守与捍卫!
     如今,生活中太多的喧哗与浮躁,只会让人们失去方向。而诗人恰恰都是远离尘嚣,在生活的细微之处浅吟低唱。槟郎,这位方山脚下的教书匠,也曾学过五柳先生,如诗歌《方山记事》所记录的,在方山脚下择一片土地,种菜养花,施肥除草,颇有那股“晨兴理废”“带月荷锄”的古风情。
     这就是我认识的槟郎,在生活的末微处感知生命的光辉,凭着一份执念,在苏皖之间,与诗一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槟郎,一个将生活过成诗的男子。
     2016-11-13
(2016/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