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槟郎文集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槟郎
     .
     本来墓址已变成
     繁华城区的十字路口,


     徘徊于陌生的人群,
     痛心于国家级文物的失去。
     我又庆幸你只是迁坟,
     多少古迹已经彻底失踪。
     .
     寻到荒凉的小山边,
     一方石碑,一杆木片,
     是全部的地上所见。
     却有月饼和酒瓶放在
     碑上与碑下,有人
     仍在延续对你的尊敬。
     .
     我深深地三鞠躬,
     采把野草花放在墓前,
     打坐,与你通灵。
     钦称高道,大明国师,
     一生光大原乡宗教,
     一度流放也教化着边民。
     .
     隔着五百年的光阴,
     仍能感受你的荣耀和质问:
     文化要交流,但祖宗的神仙,
     古老伟大的文化民族,
     真能被外邦精灵取代吗?
     但传统终会在曲折后中兴。
     .
     我来了,又得走了,
     心已有一份牵挂,
     对民族历史又增了责任。
     挂树的祈愿绸带随风飘舞,
     老天爷的采诗官啊,
     让天上人间都重温英名!
     .
     注:今天上午专程去了南京雨花区西善桥街道。
     先到了岱山中路和岱善路(管道路)交叉口。这里曾经有座小山,山上便是刘渊然高道墓,专家曾建议就地保护,可以申请为国家级文物。而今已是平坦的城区,繁忙的交通路口。
     去寻找刘渊然高道的迁移后的新墓地,通过杂乱的工地后,看到一座小山,是岱山的支脉。荒山野岭很大,问过几次人都不知道,我傻眼了,难道只是白跑一趟吗?
     又走了一百米,问一个干农活的阿姨,她竟然知道!这是刘祖在冥冥之中保佑我啊。阿姨热情地带我到了墓地,还帮我照了几张相,我感动得掏出二十元塞给她表达谢意。
     回来路上,又到西善桥博物馆参观。王永保先生热情接待了我,向我介绍本地的文物,与我一道感慨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还送我一本《西善文物精粹》,也非常感谢!
     朋友们如去访刘渊然高道墓,我可以做向导了。
     2016-11-2
(2016/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