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巴克栏目
·巴克:走了
·我是顽石,我走了
·巴克:无奈的秋天
·巴克:谁愿意与孤独共舞
·巴克:下海——上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如今天下虽是武夫做霸盛行的时代,也却出现了,谁企图用武力消灭对手、谁也将会最终被武力打倒的自然演变景象。而在这个事态上,不论你是什么国?什么帮?什么人?没有慈悲心,只有杀戮,或不脱离用武力做霸主、武力吃掉对手的流氓行径的这种窠臼,都将在这恶性循环的怪圈里自造恶孽地自然毁灭。

    眼下,让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中东地区武力对抗十分地盛行,激烈,还有亚太地区,几乎是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涟漪汹涌,两个最邪恶、最流氓的国家一大一小的就在这里折腾着做那垂死的挣扎。

    然而,尽管如此,鄙人认为,“唯有革命”的斗争理论还是不切合实际,因为,暴力革命虽然容易,也可能成果来得更快些,但是,暴力革命总是用自相残杀的形式来完成的,已没有必要,鄙人十分不赞赏。

    在这新时期,文明的角逐更彰显出它的智慧性,现实已告诉我们,武力恶斗是两败俱伤的愚蠢行为。不像《孙子兵法》上讲:最上乘的方略是“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的道理,我们该领悟的就在这里。因为,任何与人民为敌的流氓集团,不论目前有多强大,最终结局只有灭亡,无二可选。那么,有了这种自然形成的要件,还愁什么与其对垒不可以完胜呢?只要我们能把捏住分寸,就有胜算的实际韬略。

    在中国大陆,中共虽然挟持了政权几十余年,其已深谙若不思变,只有死亡之其理,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利,他们依然不得不表面上张牙舞爪的,他们所笃信的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从未具备过道德思想,然对外根本不会动用武力,但对国内的残酷镇压,就从来没有终止过——十足的一犋纸老虎。

    只不过,一方面,对外,他们掩耳盗铃,矢口否认;另一方面,肆无忌惮,杀戮抓捕异议分子着。自然也就殖生出了不少的黑幕人祸。特别是没有意义的人祸,直接残害大陆一些民众的生命,损害着大陆民族的实际利益,同时也终将导致出中共的必然灭亡之厄运。在实际要挟国家政权中,现时代的大陆中共,已经拥有着高新尖端武器,以及先进的监视器材,豢养着一大批锦衣卫似的包打听,并捆绑着强大的武装力量。尽管民众的力量更是强大,然要是依靠尚未组织起来的民众从外围去攻克十分坚固的独裁堡垒,若没有一定的武装势力或群起而攻之的态势,那真的是白日做梦。

    《孙子兵法》里还有一句话:“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但有些智者,因为在说理的斗争中未捞到实际成果,就转变成了鼓动提倡“武装斗争”的“导师”,却不能接受现实中的经验教训,如何运作出来武装?竟然截然思考如何用武力解决中共在大陆的暴政问题;不正视如何从实际出发,忽视了,力不如共的今天,自己怎样才能拥有力超中共的实际管控的实力?

    大陆中共之所以敢于暴政,就是因为在中国大陆暂时没有对手。并且,他们自己亦很清楚,已不得民心,早晚将会葬身在群起而攻之的汪洋大海之中,却也在更新预防暴政被摇撼、或过早地被铲除的手段,好使自己的利益不至于过早地失去。

    当然,国内的经济不景气,下岗潮一旦来到,走投无路的工人群体在确定饭碗不能装入食物的时候,也有可能引发更多的个案最后到了揭竿而起的程度。但是,我们不要小看中共的邪劲,他们的严厉镇压也是不会犹豫的,更多的血腥也会很快地到来。虽然作为新时代的人们,想有所大成,首先要考虑的不是拥有了多少能量,应该是能输出了的是多少能量?但是,真能拥有大能量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选择。也就是说,首先自己所该如何拥有更多的能量,才能设想在民主事业中有更大的能量输出。

    ——现实斗争中,所谓的民运大佬,似乎是改变民主进程的主导者,而这种主导者,精力却用在什么奖项,或者对被关进监狱的同仁生活的支持上。所以,这种势力的存在,只能是常态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已该丧失主导中国民主进程的主动权。

    而且,作为台湾民主势力,目前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民主力量,尽管不能与大陆中共直接形成武力对抗的对等态势,但是,由于中共在大陆不得民心,已经到了即将寿终就寝的时代,台湾的民主势力,完全可以借助这一态势坐大,与全国民众一道,在打败中共独裁者的道路上,走得更好。

    然其基本条件是,只要是改变闭关锁国的思维,形成中国全面民主的前瞻意思,就有取代中共坐大的可行性,这已不是耸耳听闻的事情。但是,台湾民众决定着台湾的政治走向,而不思进取的台湾民众不仅歧视大陆民众,还有独立建国的臆想。

    当然,中华民族,仅仅依靠台湾这个岛国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知性的开辟第二领域,形成民主另一地区,才是我们以及台湾政客的智慧对抗,同时,能帮助大陆民主势力形成新的民主地域,已经是台湾最智慧的选择。

    何况,若要消除中国大陆独裁势力,只有开辟第二领域,形成对中共国震慑与影响,才是所有中国知性群体的无二选择。

    而借助经济公司的形式进入缅北是最好的方略。

    同时还要清楚,我们处在劣势位置的所有人,不知道拥有足以震慑中共暴政的能量,就不要再异想如何铲除中共暴政了。因为,我们的目标虽然很正确,却影响不了中共独裁者在短时期的任何肆虐,到不如省点力气,使我们自己也能积聚些力量。

    而且,我们也看到了,习共即使有借鉴孙文先生的四院法统策略的想法,却不会有从根本上取缔中共独裁制度的思想,我们所看到的,依然是邪恶势力统治着中国,使正义无法伸张,使民意无法通行无阻,更不能使贪官污吏失去任何贪腐的机会,并且,掠夺民脂民膏的邪恶制度一点也不会舍弃。

    可喜的是,即使他们自动地放弃独裁制度,不再挟持中国政权,或者国内的群起蜂拥而至,也不会因为我们积聚了实力而白费心力。再说,积聚实力在国内根本已丧失了最基本的条件,只能是一盘散沙地文斗不能武斗。所以鄙人提倡走出来的谋略,有利于我们的成长,并能在新的地区逐步形成利于中国政治进程的实际新范围。

    现在,我们之所以没有力量,最大的原因就是身为“政治家”的人们,尚没有公众的心,不是以国家民族利益为主,而是为了个人的利益思考过多。所以也就没有心思去思考如何坐大的先机?自然就只能固步自封的不能展开犄角,仅仅的在海外遥向谩骂,国内的民主思想的人们也只是在国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抗争,还要受到中共的抓捕。

    这样的选择与结果就更难突破我们的弱势地位,而不能依靠群体的力量来逐渐形成大势;不能够与大家一道去做该做好也能做好的事。

    那么,我们如何发展壮大自己的实际力量呢?首先,我们自己应该进入现实中来,在人力资源已不缺乏的时刻,首要任务就是自己拥有更多的社会物力资源,才能验证我们是能做实际事的群体。同时,还要明白,处于弱方的我们,不论在何处,都必须的在游戏规则内活动,而不是过早地打破游戏规则。因为我们没有条件来决定游戏规则前,只有在游戏规则内活动,才能逐步增长。

    有人谈到推翻暴政,眼睛就会发亮,心血来潮。虽然推翻暴政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也是我们这个时期的民主人士的基本任务,但是,我们在网络忽悠可以,真正进入实际中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用暴力对暴政构成实际威胁。因为,我们不具备自己的势力。特别是武装势力,根本影响不了独裁者的思维,更不要说是能影响独裁者的行为了。

    所以,我们急需改变的就是自己的势力没有形成的状况!

    在现实期,我们想到的,中共也能想到;我们想做好的,中共就会暗地不让我们做成。这是必然的事情。但奥妙的所在,就是如何能发展壮大能影响暴政最快地被终结又不会受到中共的阻挠?才是我们开初创业应该选择的最基本战略。

    鄙人在缅北,着重考察过缅北地区,所看到的,这里的经济落后又是资源丰富,当地武装参差不齐,缅甸政府军的歧视弱小民族武装,屡屡进行杀戮,而弱小民族武装各自为战的现实让我看到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得到一些用武之地呢?如果说,我们想得到用武之地的时候,选不到地方,那是我们孤陋寡闻,现在看到的武装割据的地方,我们却不会利用,那说明我们这个庞大的群体,确实在政治战略上,没有多少智慧可以标榜。大家最大能耐就是李逵的做派。

    更况,缅北的现局里,大王并不都是王伦,还有宋江似的的人物,再说,缅甸军政府的常年清剿不说,大缅族意思形态直接影响了缅甸国家内部的沟通与团结,也是我们进入缅甸国家内部事务的最好的时机。并能知性地帮助缅甸早日形成一流的民主国家又能互惠互利的局面奉献我们的一点智慧与力量。

    原本,缅北地方军阀,缺少的就是战略战术上的智慧,缅甸政府军,缺少的知性太多,而我们是否也缺乏呢?答案不是一层不变的,因为我们所依托的是在中国大陆有所斩获,而不是打出去的政略,也就直接影响了我们的民主进程新思维。

    而且,我所要说的,不是用武力对付武力,更不是用武力与中共独裁者较量,因为我们无法形成武力与中共独裁者抗衡的时候,奢谈较量,未免是一种笑谈。我们要做的,应该是采取大家都能得到实际利益的事业,而不是一厢情愿的占有与掠夺。特别是,在缅北要想形成我们的武装,并不难的前提下,被中共破坏也不是太难的事,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平衡我们与当地军阀与中共的微妙关系,以及完成符合中华民族的切身利益的事业,然后才能力所能及的立足以实际地发展。

    同时,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来缅北发展,有过不少各怀己见的“同仁”,但在发展上基本达成了共识,期间,也有不少的社会垃圾,更有一些探险者,甚至各色各样的骗子都来到过这里招摇撞骗,所以,中国大陆人在这里的个人形象的确不良,但中共国几十年来的积蓄,比起缅北来,的确要富庶了一些,思考实际问题时,也前瞻了一些,不管术的运用是好还是坏上。

    不过,真正能掌控缅北,还需要一些经济投入和具体的实际谋略,甚至是如何与当地大佬做好交易?如何筛选扶持当地某个武装势力?使缅北地方武装因我而加强。首先,不能幻想着如何打下来缅北,更不应该掠夺缅北的经济资材。

    也是说,掠夺与反客为主的心态暂时要不得,只能抱着互惠互利的基本原则行事,更不能贪婪为一己之私不顾当地人的利益,还要能为缅北做一些贡献,方能融入缅北,形成缅北也是一个符合中国利益的新共同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