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民粹和仇富]
曾宁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九二共识玄机在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粹和仇富

   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和中国人似乎形成了这样的一种传统,这种传统就是权力崇拜的传统,帝王就是权力的当然代表。离开了权力,离开了帝王,国人似乎就会六神无主,失魂落魄。这不能不说是国人的悲剧,和悲哀。好在网络时代带来的充分的信息的流通,正在迅速地充分地消解国人心中的偶像与权威崇拜,也才为充分凸显国人个体的价值,以及公民社会的到来,提供了某种可能和契机。曾宁2016.10.17
   转@阮宝鹏
   辛亥革命用相对温和的方式驱走了金銮殿上的真命天子,但中国人心中的真命天子情节(领袖情节)却始终未泯。于是乎,江山代有才人出,袁世凯,孙中山,北洋枭雄,蒋介石,毛m泽东揭杆而出,不过是改头换面的皇权再现。邓D江胡梦亦邯郸学步,亦步亦趋,企图将这真命天子的精神大旗挥舞到死。我可怜的同胞啊,什么时候你心中的皇帝能被你驱走?你的灵不受奴役了,你的身才不受奴役!你心中没有那个魔,现实中的魔鬼就像怕太阳一样,滚的远远的。如果你心中有魔,魔鬼甚至会装扮成太阳来奴役你。
   
   中国的知识分子,客观地说,虽然可以被称为,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英,但就中国的知识分子,这个文化的精英们,所能够认识到的,中国社会,中国国情,国民性和民族性格,中国的文化而言,可以说是幼稚的十分的可以,因而最终也就难免摆脱不了悲惨的可怜命运,自取其辱和自我灭亡。一部分人是可悲可怜,自我毁灭,另一部分人则是本质上就是坏蛋和恶劣,依附于权力,作为权力的帮凶,助纣为虐。曾宁2016.10.17


   转 据季羡林回忆,胡适到南京后曾安排专机到北平,点名要接走几位老朋友,而他自己亲自到南京机场恭候。飞机返航,舱门拉开,他满怀希望要同老朋友会面,然而除了一两位以外,他想接的人大多都没有走出机舱。据说,胡适当时大哭一场。胡适之哭,真乃千古一哭;傅斯年长吁短叹,也是千古一叹。以后的事实证明,这一哭一叹并非空穴来风。冥冥之中,他们似乎已经预测到文人命运的未来走向。罗隆基们等55万人被一网打尽,中国精英一夜之间全军覆没,老舍们投湖,胡风们入狱,傅雷、剪伯赞等各携妻引颈,沈从文们封笔,梁漱溟、马寅初们被批,钱伟长扫厕,艾青、王蒙们流放……
   
   查建国谈仇富
   昨见曾宁兄谈仇富,也凑几句。所谓仇富有两种:
   一,在半市场经济中,在经改政不改邓路线下,产生了权与企勾结致富的权贵阶层。国民对这一批靠权致富的人仇恨是正常的,是变革不合理制度,促进民主转型的正能量。
   二,在市场中合法公平竞争中也涌现出一批富人,对他们则不应仇视,而是依法监督和学习追赶,这时的仇富则是影响经济发展的负能量。
   人的能力有大小,竞争产生差异正常。
   在第一次分配阶段讲机会平等,讲依法依规。在这期间会产生穷富扩大,这是可接受的,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
   在分配的第二阶段,国家利用级差所得税,遗产税和富人用慈善来调节前段产生的穷富差异。这是分配结果的再调整。
   我们反对“毛派”利用人们对权贵阶层的仇富来复辟毛时代。
   马克思把资本家的投资所得视为无偿占有的剝削,大错且危害极大。他以“剝削论”为整个主义的基石,扩大阶级矛盾,挑动阶级战争,将人类社会引向空前浩劫。
   毛利用穷人仇富心态杀地富灭资本家,将中国带入一个“大锅饭”,票券民生的赤贫灾难中。
   我们反对民粹中的仇富思潮。真理多迈一步既谬误,民粹思潮将富人一锅烩而仇之则极端了。
   民粹中的仇富,仇官,仇权,鼓吹暴力都是这种“多迈一步”的极端,应防之。
   转文:
   民粹和仇富,是中国社会民主化变革的过程中,需要警惕的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和错误倾向。民族的,和纯粹的,以及,对富有阶层的仇视、仇恨,是中国民主化变革中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因为这两种极具潜力的,巨大危害和错误的倾向,将意味着极有可能把中国社会引向灾难。而如何清理和清算在权贵化的变革过程中,所形成的大量的国有资产的流失,以及在这一过程当中的巧取豪夺,瓜分民脂民膏,所形成的权贵集团的犯罪所得,又不能不说是一项浩大而有细致的紧迫工程。曾宁2016.10.17
   
   《 也谈仇富》
   看了曾宁先生谈仇富的帖子,有点不同意见,想谈谈自己的意见。算是和曾宁先生磋商吧。
   仇富心里,从理论上说,的确是一种违背常理的异化心理。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自诞生以来的全部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追求富裕的历史。事实上,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用时期,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追求过上富裕的生活。这种对富裕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是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生产力不断提高、科技不断发展的最根本动力。一旦人类没有了对富裕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社会发展就停止了。向“文革”这种大规模的仇富灭富运动,仅仅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的、绝无仅有的例外,是完全违反历史规律的。因此,我们没有任何仇恨富裕的理由!从这个意义上说,仇富心理的确是错误的,是违背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是极其有害的,因而是必须批判和摒弃的。
   然而,在当今的中国大陆,的确有相当多的人怀有不同程度的仇富心理,尤其在一些生活不富裕,甚至很贫困的下层民众中,这种仇富心理表现得十分突出。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种社会现象呢?
   在我看来,对这种仇富心理必须做具体分析,绝不能一概而论,全盘加以批评和否定。换言之,就是要看他们仇恨的具体对象,要分析中国大陆现有富人发财致富的具体手段。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现有的富人几乎都是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产生的。“文革”结束以后,经历了毛时代极度贫困的国人,就像潘多拉的磨盒被打开了一样,万众一心投入到了脱贫致富的洪流之中。这原本是一件大好事。然而,由于政治体制等方面的原因,邓某人鼓吹的让一部分人现富起来,让先富带后富的先富论,实际上成了一部分权贵集团敛财致富的护身符。他们先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占尽双轨制的好处,疯狂倒卖,疯狂敛财,终于激起民愤,导致了八十年代后期那场众所周知的以反官倒为口号的学生运动。不幸的是,通过官倒先富起来的倒爷们不仅没被打到,反而变本加厉,或者打着国企改制这一冠冕堂皇口号,肆意鲸吞国有资产,化公为私;或者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或他们老爹的红色保护,走私贩私,垄断资源,或者权钱交易,贪污腐败,终于完成了从倒爷到富可敌国的亿万富翁的罪恶转身,攫取了令人瞠目的财富。下层民众仇恨的主要的就是这一部分人。对他们的仇恨,正是一个社会良知未泯的表现,是极其正常的,合理的。试问,对这部分富人我们不应该仇恨吗?在我看来,不仅应该仇恨,还必须把他们铲除,还社会一个公道,因为,他们是社会的寄生虫,是民众的压迫者,是地地道道的罪恶阶层!
   当今中国还有一部分富人,即一部分企业主、老板,是投靠和依附于官僚权贵而发财致富的。他们贿赂收买各级官僚,利用官僚手中的权力,或垄断经营,
   或排挤打压同行,或偷税漏税,坑蒙拐骗,或残酷剥削员工,或造假贩假,坑害消费者,通过种种不法手段致富发财。对这种犯有原罪的富人,我们难道不应该仇恨,反而应该赞美吗?赞美他们,肯定他们,就是把中国经济引入违法犯罪的歧途!就是鼓励人们都去勾结权贵,违法犯法,坑蒙拐骗,大发不义之财!
   不可否认,当今中国大陆也的确有一部分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艰苦拼搏、辛勤劳动,合法经营,通过正当方式得以致富的。对这一本分富人,我们不仅不应该仇恨,还必须充分肯定,甚至点赞讴歌,大力支持。这样,才能把国人追求富裕的正当追求引上正确的道路。
   以上一得之见,聊作抛砖引玉,恳请朋友们指正。
   野老村夫2016.10.18
   附 民粹和仇富,是中国社会民主化变革的过程中,需要警惕的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和错误倾向。民族的,和纯粹的,以及,对富有阶层的仇视、仇恨,是中国民主化变革中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因为这两种极具潜力的,巨大危害和错误的倾向,将意味着极有可能把中国社会引向灾难。而如何清理和清算在权贵化的变革过程中,所形成的大量的国有资产的流失,以及在这一过程当中的巧取豪夺,瓜分民脂民膏,所形成的权贵集团的犯罪所得,又不能不说是一项浩大而有细致的紧迫工程。曾宁2016.10.17
   
   在极权体制之下,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成为极权体制绞肉机下的牺牲品,没有人能够例外,包括最高权力的拥有者——皇帝老儿,就算生前可以享受无限的风光,死后也照样无一例外的,肯定会身败名裂。转型,转型,转型,也只有在民主与宪政的体制之下,每一个人也才有可能会充分的享受,自由、平等、尊严和人权。曾宁2016.10.18
(2016/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