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明眼人不难发现,自明朝开始,一旦与日本开战,中国的政权必在战后很快灭亡:


   
    1592年四月,新统一日本的大封建主丰臣秀吉经过精心准备,派遣十五万大军,兵分三路,海路并进,大举入侵朝鲜,四月十四日日军在釜山登陆,势如破竹,仅两个多月就攻占了汉城、平壤,七月日军攻占整个朝鲜半岛,日军锐不可当,陆军先锋加藤清正率军渡图们江攻入建州女真领地,大破多路女真军,斩杀建州女真酋长贼鞑子卜占台、、、、、、
    朝鲜国王则逃入延边山区,遣使多次向明朝苦苦乞援。
   
    其实以当时日本的实力,即便吞并了朝鲜半岛,也没有打垮明朝的实力,而且,中、朝之间隔有野心勃勃、蠢蠢欲动的建州女真,女真人比日本人野蛮邪恶百倍不止,如果任由强劲日本占据朝鲜半岛,反而能够有效地遏制女真人的崛起,若是,就不会有后来的满清入关了。
    当时佯从于明朝图谋自立的贼鞑子奴儿哈赤深明此种大势,急切要求率领本部女真兵参加对日作战,图谋以抗倭为名,借机吞并海西女真部,被明廷察觉而拒之,奴儿哈赤大怒,转而企图背叛明朝投靠日本人,但战局的发展打乱他的如意算盘。
   
    可惜,明万历帝不顾中国国内的腐败和危机,拒绝日本的和谈提议,打肿脸充胖子,于1592年九月遣军大举援朝,几乎是无偿地帮助流亡的朝鲜李朝复国。万历帝朱翊钧根本看不到贼鞑子女真虏患,远远大于倭患的前景,更不懂得借倭制虏的战略。
   
    结果明军的抗日援朝之战,历经七年血战,才侥幸地因丰臣秀吉病死、日军主动撤军,而惨胜收场。
   
    整个战争明军伤亡不下二十万人,精干将领战死三百多人,其中有名将邓子龙。
    故经过朝鲜战争,明朝军队元气已伤,尤其是驻辽东的军队,几乎精锐耗尽,以至于后来再也无力阻止奴儿哈赤建州女真集团的崛起。
    朝鲜战争,更对明朝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明税率极低,只在5.5%-12%之间,故一般官府税收难以支应大规模突发状况,援朝军费实质上是由太仓库(相当于现今的财政部)支应。太仓库在1592年时有白银7,000,000两,每年流入约当2,092,000两;此战军费支出,平均一年即达2,400,000两左右,造成了太仓库的严重赤字,以至于在崇祯时期无力赈济华北、陕西的旱灾,更无钱用于对辽东后金的作战——而不得不追征“辽饷”,这又反过来激发了李自成、张献忠等大规模的农民造反。
   
    久蓄野心叛明的建州卫酋长——贼鞑子奴儿哈赤,在朝鲜战争中养精蓄锐,乘机兼并女真其他部落,并通过此战详细观察了明军的作战方式,摸清了明军的老底,为日后起兵建立后金汗国(满清)铺平了道路。
   
    由此可见,明朝执意要进行到底的朝鲜战争,实际上挖掘了埋葬自己的坟墓。
    朝鲜战争结束四十六年后,崇祯吊死煤山,满清入主中国,这一次中国人亡国亡得比南宋时还要惨,连头发和衣服都被异族强行改了。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日本明治维新以来历经近三十年,士气如虹,国运如同东升旭日,而中国在满洲的鄙劣殖民压迫下,气不顺,名不正,拥清洋务派的改革,如庸医不治病根,只补充营养吃止痛药、、.清国日迫西山、暮气深重、举国上下士气低落,而爱新觉罗家对朝鲜半岛的心态,却还停留在多尔衮时期,一副朝鲜藩属国不容东瀛染指的鸠占鹊巢贼鞑子心态,于是打肿脸充胖子,派袁世凯领兵渡鸭绿江,与日本进行针锋相对的争夺——朝鲜姓满,不姓倭!
   
    结果在由是引爆的甲午战争中,满清陆军一败涂地,被日本人由汉城赶过鸭绿江,又从鸭绿江边打入山海关内,海军更惨,汉奸奴才李鸿章苦心经营二十年的北洋舰队全军覆灭,空负“亚洲第一”的虚名。
    甲午战争惨败彻底戳穿了“同治中兴”的泡沫,揭示洋务运动的虚妄,甲午战争基本上基本上摧毁了满清王朝的精锐军事力量,导致满清元气大伤、威信扫地、财政危机空前,战后赔款达白银二亿五千万两,丧失国土台澎金马、、.日本在对清战争中大力散发《讨满檄文》(即《开诚忠告十八省之豪杰》)、《扬州十日记》等满清禁书,使得许多汉人转而反感清朝,清廷合法性危机前所未有,而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由人人唾骂的小丑,转而渐得人心。
   
    由是可见,清日甲午战争,为满清的灭亡备好了内外条件。
   
    战后第十六年,武昌枪响,满清灭亡。
   
   
   
    明末中日战争和晚清清日战争之爆发,中日双方都有部分责任,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那场八年战争之爆发,日本负有主要责任:
   
    1936年“双十节”,蒋介石政府在南京举行了隆重的阅兵仪式,由德国援建的国军“德械师”以威武的军容、精良的武器,震惊了观摩的日本代表,且蒋介石国民党治下“黄金十年”,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也令当时急欲进一步扩展的日本主流政客嫉恨莫名,认为再不侵华,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而中共的华北特科的两边打枪挑拨,也为强势的日本军方启动全面侵华战争提供了借口。
   
    1937七月七日日军大举进攻华北后,当时中国的最大盟友和剿共抗俄的最大资助者德国,进行了竭诚的调停:希特勒以高出中日双方一大截的战略眼光,忠告日本首相近卫文麿说:
    日本的真正敌人是苏联,日本应当作好与德国从东西两面夹攻苏联的军事准备,对于蒋介石,应当拉过来作为反苏反共的伙伴。
    但是日本政府置若罔闻,执意扩大在华北的战争,直至淞沪战役日军一度进攻受挫、伤亡惨重之际,近卫文麿政府才由日本外务省向蒋介石开出和谈条件:
    “(1)中国承认“满洲国”;(2)华北特殊化;(3)中日共同防共;(4)中日经济提携”
   
    其中并没有割地赔款的条款,客观来说不算苛刻,何况当时中国内有中共武装叛乱的心腹大患、外有苏俄赤化的更大威胁,这个条款在当时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蒋介石对此却作了大错的战略判断,他糊涂地对德国大使陶德曼说:
    “如果接受日本的这些条件,中国政府必将无以立足,而共产党起而当政,对日本也是不利的。”
    于是乎蒋介石不仅不听忠告,反在斯大林援助抗日的引诱下,于1937十月与苏联订立了互不侵犯条约,殊不知斯大林和毛泽东要的就是中日大打、特打、久打,怕的就是中日停战!
   
    希特勒对此大失所望,他通过德国顾问福根霍孙,最后一次郑重告诫蒋介石说:
    “如果战争拖延下去, 中国经济一定会崩溃,共产党一定会取国民党的政权而代之。”(已惊人准确地应验!)
   
    惜乎哉蒋介石仍然无动于衷,直至当年十二月二日,上海已经失守,而南京陷落在即,蒋介石才慌忙召集最高层会议,决定接受日本和谈条件,并请求希特勒政府斡旋,但这时候日本人不干了,近卫文縻表示:日本已经攻取中国的首都,先前的条件已经过时,大日本帝国的军刀一旦拨出,是不可能不胜利就收回去的!
   
    紧接着,1938年一月,近卫政府发出声明:“不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为中日和谈之对象,中日问题绝无第三国调停之可能。”
   
    日本人愚蠢地把中日休战之门永远地关闭了。
   
    果如希特勒的判断,战争的结果,是中日双双惨败:中国惨胜日本四年后,政权被共产党颠覆,滑落比日本侵华悲惨万倍的共产浩劫当中;而日本连吃进去四五十年的朝鲜半岛、台澎金马,都被打得吐了出来,北方四岛被苏联侵吞、、、、、、
    明朝惨胜日本的结果,是满洲入主而中国亡国(明朝一度以藩王郑成功名义迁台);民国惨胜日本的结果,是国民党政权迁台而大陆民国亡国——惊人相似!
   
   
    综上可见,中国一旦与日本开战,就离改朝换代不远了。中国若战胜,必有大难接踵而至,中国若战败,必有破旧立新的变革和转运。
    历史惊人相似,却不会简单重复。习近平一旦与日本开战,中共红朝必随之而覆灭、、、、、、
   
   
   
    为什么中国对日开战,战胜了总没有好果子吃呢?因为从玄学上说,日本是生助中国的力量(虽然它主观上往往是想削弱、分裂、侵吞中国),这就是日本发起的、欲争夺满洲的日俄战争,反而帮助中国收复了东北的原因所在。
    中国的风水中心其实在西安(中龙龙脉),日本据东震宫略偏北,乃寅木方位,对冲西方申金,克制艮宫土生助中土。
    而中国的大煞星在北方坎宫(即俄、蒙),和艮宫丑方(即女真、朝鲜)方位,由此也可知为什么俄国一直是中国的头号敌人、朝鲜半岛一直是中国的扫帚星。
   
    因此,也奉劝安培晋三等帝国回归派,不要以中国为敌,不要谋害中国,要象当年伊藤博文帮助同盟会反满那样,帮助中国民运反对共产党,因为中日相生,都有着共同的大敌俄国。
    同时也奉劝民运人士不宜过分反日,因为日本是反共的最吉方位,现在习近平盲目自信,对日义和团热血沸腾,中日关系不断恶化,以至于很快有一天日本政府会资助中国反对派。民运宜抓住这个机遇,应该尽早在日本建设基地,争取日本政府资助。
   
   
   曾节明 于2016国殇日 丙申丁酉丙辰 与阴寒纽约州
(2016/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