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来自月球的控诉]
逸风文集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月球的控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逸 风:来自月球的控诉
   作者:逸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5 更新时间:5/31/2013 12:02:28 AM
   
   
   2013年5月28日上午10点半时分,我自香港来到了罗湖口岸的海关处,我的行李被告知要进一步检查,检查后,说我所带的书籍不能进入大陆,然后进一步检查我携带的DV录影机、相机、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物。检查时海关人员态度蛮横,不讲道理。我一再表示我的抗议,我再三要求归还我的手机,被无理拒绝。以下是我记忆中与海关人员的对话:


   
   海关一位女士:你不知道这些书不能带入国内吗?
   
   我:我只知道毒品之类的不能带入。
   
   海女:这本柳宗元的散文研究书可以随便带,为什么要看这些书呢?
   
   我:我看什么书难道还要随时向你报告吗?
   
   海关一男士:你是做什么的?
   
   我: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又问:你到底是干啥的,你的工作证件我看看。
   
   我:我刚才已经回答了,不用我再次重复吧?
   
   又问:你带这些书到底想做什么?
   
   我:我有读书的自由。
   
   过来一名身穿警服的人员,问:刚才看了你的录影资料,这些资料是不可以带入内地的。你不知道吗?
   
   我:你这个问题很奇怪,如果神州5号上了月球旅行一圈,回到地球,是否神舟五号上的影像资料也需要你来鉴定不许可带入地球?我去香港旅游(旅游签证),为何不能有录影资料?
   
   警服男: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违反人权的工作我如何配合?
   
   警服男: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本人无法理解。对于侵犯人权的工作,还需要得到他人的理解?什么时候我来侵犯你的人权自由,你也来理解一下,好吗?
   
   警服男:你到那边的座位上等一下。
   
   我:希望你们快点停止你们的侵犯人权自由的事情,我需要尽快赶飞机。
   
   我去那边的座位上等了将近2个小时,我不断地催促他们快点,我需要赶飞机。他们都一律不搭理。我索要我的手机,也无人回应。
   
   期间,有一群,大概有6名左右的海关工作人员从外面匆匆来到柜台处,将我的书籍、录影机、相机、笔记本电脑、手机又进一步翻查了一番。大概有半个小时时间过去了,有一个年青的海关人员拿着DV录影机过来,说,请我帮助他把里面的影像资料删除。我拒绝帮忙,并质问他们为何要删除我的资料。他们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其实,我也不会删除,这台录影机是我借朋友的,我也不会操作。
   
   中午12点半已经过了,有一位海关人员走过来,告诉我,可以离开了,告知我电脑、录影机里的有关资料全部删除,相机里的关于香港526游行示威方面的照片都被删除。书籍有4本可以带回去。我说,你这是严重侵犯我的个人隐私和私有财产,我要控诉。我是一名写作者(不敢自称作家),我会把这些记录下来,公布于众。他们对我的抗议不置可否,不予理睬。
   
   我拿着剩余的四本书走出了海关,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侮辱感。我登上了去深圳保安机场的大巴后先给野火打了个电话,说了我在海关的遭遇。后给深圳的郭永丰打了个电话,抱歉不能和他会面,因为在海关所耽误的两个小时,原定计划取消,表示了本人的歉意。其实,应该是海关来道歉才对。对人权的粗暴干涉,对本人的恶意扣留达到两个小时,对我的私有财产的扣押没收,对我的电脑等物件的非法检查和资料的删除,都是没有取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只是到最后才说明情况。如同被蹂躏之后再解释事实,多此一举。
   
   他们给我留下的书只剩下四本,这四本书是香港朋友孟浪先生的一本诗集,还有一本是香港朋友写的一本研究柳宗元的书。另外两本是我在书店购买的金耀基教授写的《中国政治与文化》、余世存先生的《非常道》增补本。其余十余本书都被没收。还有我照相机里和友人合影的几张照片没有被删除,甚是庆幸。
   
   我想,除了我之后之外,还有更多的人也会有这样的粗暴的侵犯人权的事情发生。特别是最近,中央九号文件的下达,会更加严厉地控制书刊杂志以及影像资料进入内地。本人认为这些控制室徒劳的,真理是挡不住的,如同雾霾只是暂时的,不可能全年365天、整个世纪的36500天都是雾霾的日子,当新鲜的风气一旦进入,便不可阻挡,如同再黑暗的地狱,只要有一缕的阳光,也会刺破黑暗。
   
   于2013年5月30日
   http://50.22.162.226:602/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38259
(2016/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