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逸风文集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逸 风:“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作者:逸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7/3/2012 1:12:54 AM
   
   战争乃是人类处于无明状态所采取的最愚昧无知的解决矛盾的方式,自古以来,战争带给人类的伤害远远大于它带给人类的益处。人类的进步如果依靠无休止的治乱循环的话,并不能证明人类的高明之处在哪里,而恰恰证明了人类的还处于灵魂的黑暗状态(无明)。
   


   最近凤凰网的针对中菲南海争端的民意调查显示,民众约有百分之九十二的支持率支持以战争方式处理争端。面对如此高的支持率,我感到深深的悲哀。国民在政治上一直被左右着,要么成为左派,要么成为右派,民众在无自觉地成为“左”“右”力量之一分子的的原因是什么?为何诸多人没有自我的思维而要成为左右力量较量的一个分子?这个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人类的无明状态乃是因为人类作为国家的民族的成员的存在一直受到政治利益的摆布,人类自身政治上的倾向性,乃是被灌输和诱导的结果。被灌输和诱导的方式乃是人们所接触到的政治上的、文化上的甚至是教育上的被统治集团或利益集团所利用或所操纵着,被这些力量所左右着,因此人们心灵上被左右,而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思维,此乃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正如同当年亚历山大大帝带领他的远征军横扫欧亚非大陆一般,所有的追随亚历山大的军队好像是在为大帝和自己的荣耀而奋斗一样,其实都不过是被一种无明的力量而左右着。
   
   希腊的历史学家阿瑞安和其它追随亚历山大远征印度的人详细地记下了以下这则极为有趣的故事。
   
   亚历山大对印度的入侵并不成功,但最值得赞赏是他表现了对印度哲学及偶尔遇到的瑜伽行者和圣人深切的兴趣,此乃是当时人们所处的社会渴望追求的。希腊的战士到达北印度塔席拉不久后,他派遣了希腊第欧根尼(Diogenes)学派的信徒欧尼西克里多斯(Onesikritos)为使者,邀请塔席拉印度伟大的托钵僧丹达密斯(Dandamis)上师前往。
   
   “婆罗门的导师啊!向您致敬,”欧尼西克里多斯找到在森林中隐居的丹达密斯后说道。
   
   “非凡的天神宙斯之子亚历山大是全人类的王中之王,要求你去见他,你若遵从,他会赏赐你许多礼物,但你若拒绝,他将会砍下你的头!”
   
   这位瑜伽行者平静地听着这个简直是强迫性的邀请,并躺卧在树叶上,连头都不抬一下。
   
   “如果亚历山大是宙斯之子,那我也是,”他评论道。
   
   “我不想要亚历山大的任何东西,我已经满足于我所拥有的,我看到他与他的人毫无益处飘洋过海游荡着,而且他的飘荡是没有止境的。回去告诉亚历山大,那至上君王的上帝从来都不会是个侮慢错误的唆使者,而是光、和平、水、人类身体和灵魂的创造者;当死亡使人类自由时,祂会接纳所有的人,决不会受到邪恶疾病的影响。我唯一尊崇的上帝,祂厌恶屠杀,不会挑起战争。”
   
   “亚历山大不是神,此后他必需尝到死亡的滋味,”圣人平静轻蔑地继续说道。
   
   “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为世界的主宰,他自己都还无法坐上统治内在宇宙的宝座?他尚未能活着进入冥府,也不知道太阳经过地球中央区域的轨迹,在那界限上的国家甚至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呢!”
   
   在这番无疑的是所有曾经送去抨击这位“世界之主”耳朵最为刻薄的斥责后,圣人讽刺地补充道,“如果亚历山大现有广阔的领土还不能满足他的欲望,就让他渡过恒河吧;如果这边的国家对他而言是太狭窄的话,那里他会发现一个足以维持他所有人的地区。”
   
   “我知道你刚才所说的,不过亚历山大所提议的和他所允诺的礼物对我都是完全无用的东西﹔我所珍视并认为有实际价值和用途的东西是这些树叶,那是我的屋子,这些开着花的植物供应我日常的食物,这些水是我的饮料。而所有其它以焦虑烦恼累积起来的财产,通常证实对那些积聚的人是毁灭性的,只会带给每个可怜的凡人已经充满的忧伤和苦恼。至于我,躺在森林的树叶上,没有任何需要守护的东西,闭上眼睛安宁地睡觉;反之如果我有任何需要守护的东西,就无法睡觉了。大地供应我每样东西,就像母亲给她的小孩奶水一样。我到任何喜爱的地方去,没有任何牵累会迫使我妨碍自己。”
   
   “即使亚历山大砍下我的头,他也无法摧毁我的灵魂。我离开身体单独的头就像一件破旧的衣服,那时会是安静的,将留在世上它来自的地方。我会变成灵魂,上升到上帝那里,祂以血肉之躯包里着我们所有的人,放我们在地球上证实,是否我们在下面时,会顺服祂的旨意生活着,祂也要求我们所有的人,当离开回到祂面前时,叙述自己的生活,因为衪是所有自豪罪恶的审判者﹔那些被压迫人的呻吟会变成压迫者的惩罚。”
   
   “让亚历山大用这些威胁,恐吓那些渴望财富及畏惧死亡的人,这两种武器对我们来说都是同样无用的﹔我们既不喜爱金子也不怕死亡。回去告诉亚历山大:丹德密斯不需要任何属于你的东西,所以不会到你那里去,如果你想要得到丹德密斯的任何东西,到他这里来。”
   
   亚历山大非常注意地倾听这位瑜伽行者经由欧尼西克里多斯所传达的讯息,并感到比先前任何时候更渴望见到丹德密斯,虽然年老且赤裸,但却是这许多国家的征服者所碰到唯一比他更为强劲的对手。
   
   上面所讲述的这则古老的故事,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讲还是很新鲜的。其中所蕴涵着的灵性知识并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印度人,即使是最低下的农夫,与生都俱有特殊的本质,那就是崇敬灵性财富以及那些舍弃世俗束缚寻求先知依靠的圣人;我们国家的许多国民可以浅薄地称谓菲律宾为“菲佣”也可以称印度为“阿三”,但是这些鄙薄的称谓不能掩饰的乃是自己的浅薄和无知。当自己还处于无明的黑暗状态下,如何能给予世界的其他地方的人们带来些许的光亮呢?
   
   自大和无知乃是相辅相成的孪生兄弟,谦卑和高明乃是最需要我们学习的品格。圣经上有云:认识至上者乃是智慧的开端。
   
   唯有在至上者面前谦卑下来,认识自己,才能摆脱自己的无明状态。
   
   希腊的历史学家们留给我们许多印度社会具启发性生动的描绘。阿瑞安告诉我们印度的法律保护人民并且“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是奴隶,他们享受各自的自由,尊重所有人都拥有同等的权利。他们认为那些学会不要对他人作威作福或阿谀奉承的人,已达到对所有多变世事的生活的最佳适应状态。”
   
   人生在世不仅仅是要脱离政治上的奴役状态,不做没有自由的奴隶,而是要学会尊重,学会协商,学会和任何人以及任何国家的对话,而不是简单地诉诸流血战争。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乃是对话和协商的艺术,国与国之间亦当如此行!
   
   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今日,诸多人越来越感到丰富的科学知识和充裕的物质世界并不能带给自己幸福转向寻求至上者的时候,学习自觉地摆脱无明状态才刚刚起步,意识到要学会从古代经典和圣人那里寻求答案,开始去自省和审察个体身上的不完美,此时,才是真正地开始了人类的进步。
   
   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当这个国家学习不断地汲取他国的优秀智慧,用灵性智慧不断地武装他的人民,并学习不断地服务于他所统治下的人民的时候,才是真正地开始了进步。因为,一个具有伟大灵性智慧的民族是任何最伟大的征服者最为害怕的事情。
   
   2012年5月23日于逸风阁
   http://50.22.162.226:602/Article/hyxz/201207/Article_20120703011254.shtml
(2016/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