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逸风文集
·《乱弹“知识匠”》----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观感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目录
·对于当代中国教师的隐忧
·风中的芦苇与风中的风筝
·就教育问题给吕易先生的一封信
·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就教育问题给常作印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我作为地主的后裔,根据我小时候口口相传我的地主爷爷和老爷那代人都是极其善良的。比如,有穷人到我家田里偷玉米被抓,我家里的人会给穷人的麻袋装满,并将装满粮食的麻袋送到穷人的肩膀上,让其扛走!所以,沦陷初期,我爷爷经得起乡里乡亲的揭发,没有被枪毙,但是躲不过60年大饥荒。因为,我家里的成分是大地主,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不会到像那些贫农可以到田地里偷庄稼吃。善良地主之辈只能饿死。地主们尽管不是什么民族精英,但是懂得天理,懂得乐善好施。当时参加国民革命的很多人都是地主子弟,正是这些地主为国家的未来贡献了劳动和人才。我想,那些共匪泥腿子能够为国家做什么贡献呢?不过就是抢劫杀戮而已!土匪只是将所有的文明的萌芽全部消灭而已!
   
   当然,我所在的村庄也有紧衣缩食积攒钱粮置办一些田地的土包子一类的地主,他们可能有一些积蓄,但是总是会被当地的土匪欺负,沦陷后他们也是被共匪专政的对象。


   如今,那些土匪以及他们的后人一直在祸害中华族群的优秀文化基因,导致如今的匪民遍地,文化断绝的境地。中共祸国殃民久也,此乃中华之大不幸!
   
   逸風 20161024
(2016/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