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逸风文集
·《说说"哈伦式"体察民情的方式》
·《关于"教师匠"的另类思考》
·《LIVING IN TRUTH 的两难》
·《也思学会“自律”的网友》──想念一只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的老鼠
·《也谈这一代的“文刽子手”》
·《也谈“另类”和“别类”》
·《专制流氓政治及其政治语汇》 ──为纪念“六.四”运动而作
·《“六.四”诗三首》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中)目录
·《老农民的话》
·《一位普通教师的六月二十三日》——我的“分校”暗访记录
·《到底由谁来拯救我们的孩子?》
·《风语颠言》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目录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乱弹“知识匠”》----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观感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目录
·对于当代中国教师的隐忧
·风中的芦苇与风中的风筝
·就教育问题给吕易先生的一封信
·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就教育问题给常作印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逸風
   
   我生於1968年,1976年文革結束時候,我已經八歲了,還是有一些點滴記憶的!
   


   我生於河南省焦作市白莊村,長在農村,所隸屬的當時叫做第四生產隊,母親是農民,父親是煤礦工人;農民必須出工掙工分。業餘時間拾取動物的糞便也可以充當工分;我上學之前就充當一個拾糞便工的角色,到處尋找豬狗的糞便,用鐵鍁鏟起動物的糞便後放在荊條編織的框子裡面,然後弄回家堆集起來,等候積攢多了送給生產隊計算工分,工分的作用就是在年底的時候換取一些糧食,在我的童年記憶裡面,一年當中有一張薄薄的白麵蔥油餅吃就是最好的獎賞。可能由於蔥油餅的誘惑,我對待我撿拾牲畜糞便的工作很是努力。有時候撿拾過程中,還有其他的小夥伴眼疾手快過來你面前來搶,你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獲得戰利品,然後狠狠地瞪我一眼,罵了我一句“地主崽子”揚長而去。
   
   其實,我當時並不懂得“地主崽子”這句話的含義。童心都是很懵懂的,暈暈乎乎,倒也無所謂他人的辱駡!有時候我㧟著糞便,肩膀上還扛著一捆乾枯的樹枝回家燒飯用的路上,會碰見一些趾高氣揚的貧農子弟們,他們的年紀在當時屬於紅小兵之類,他們看著我這個地主崽子的破落樣子,一手拎著糞筐,一手拿著鐵鍬,背上用破繩子捆住一捆樹枝,他們會哈哈大笑。他們說,這個地主崽子需要徹底勞動改造。
   
   後來,有一次不小心,自己摔倒,將右手撞在自己的鐵鍬上,手背部齊刷刷地切開一個大口子,流血不止,後到礦上二醫院縫合了20餘針,其中斷了數根血管。那個時候的礦務局的醫生的水準還是不錯,手背上除了有很長的疤痕,右手臂的筋有點短,導致右手從來就申布展之外,其他功能都正常!
   
   還有一則事情是在文革末期的時候,我父親將房子裡面的一間閣樓木板給拆除了,這房子以及鄰居們所住的房子在49年淪陷之前都是我爺爺弟兄們的房產,被土共土改分割給各個農戶而已。當年好房子都分給了各個農戶,作為地主的我爺爺只有住在當年的自己養牛馬的三間房裡面。我父親將閣樓給拆除後,就被鄰居舉報,罪名為妄想反攻倒算,拆社會主義牆角。全村開大會對我父親進行批鬥。批鬥的那天晚上,我偷偷地溜出來到村西頭的大禮堂門口看,看見父親被架著“土飛機”到了前臺,大家群情激昂地喊著口號,我然後在父母被批鬥結束之前又偷偷地溜回家裡,腦海裡充滿的是各樣的問號?
   
   1976年,我開始上小學一年級了,上學之初也是我苦難的開始,每次放學回家基本上都是哭著回家的,為何?因為,一到下課了,小學生們就很天然地分類,我屬於地主崽子之列的,就理所當然地被欺負,被推搡被打也就無所謂了,最難堪的就是這些小朋友們的唾沫鼻涕痰都往我臉上頭上吐。我告老師,老師也化解不了階級之間的仇恨,忍辱負重,敏感自卑成為我個性裡的底色。當年小學課本裡都開設了歷史課,裡面記載了中共如何抗日的事蹟。後來上初中,歷史課本有所變化,我發現和我小學學習的歷史知識漸有差異。等到高中時期,這些知識性的差異會更加明顯。中共本來期望在我幼小的心靈裡種下謊言的種子,其前後不一的謊言,讓我更早地覺察到其說謊的本質!一直到我六四被殘酷鎮壓後,我才開始完全地不會相信中共的片面宣教,走向自己獨立思考追求真相的道路上來!
   
   我的小學的五年,也是在忍辱負重裡渡過,因為,你也看到身邊的一個個貧農子女都帶上了“光榮”的紅領巾,我卻一直被排斥在此列之外。每次我的成績都是雙百分,而為了不讓一個地主崽子成為全年級第一名,校長和老師會開會研究將我的成績篡改後將名次拉到第三名,因為他們無法容忍一個地主的孫子考試成績比貧農的孫子優秀!
   
   不過伴隨著文革帶來的屈辱,我自小的心靈裡就播種著反思的種子,我一直在尋求著答案。答案其實很簡單,我們這個國家一直被謊言愚弄,被暴力挾持。謊言伴隨著互聯網的出現,正在正本清源,魔鬼的謊言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目前,中共只剩下了警察武警軍隊來維繫其邪惡政權的統治。有理由相信,魔鬼的末日很快就要來臨!
   
   於 2016年5月28日
(2016/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